第164章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52 字数:3498 阅读进度:164/306

厉枭的话,并没有让言笙有意料中的那么惊讶,甚至,她的心也只是微微顿了顿,而后恢复了正常。

她以为自己会十分震惊的,但事实上,她却只是平静的,笑了笑。

或许是因为慕安晓的出事吧,让她对于这件事情的执着暂时放了下来。

“这件事情过去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厉枭看了一眼言笙,轻声道。

他们都同时失去了记忆,一定不会是巧合。

而这当中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厉枭也一定会查清楚的。

至少,他失忆这件事情,厉以宁肯定是知情的。

“好。”言笙淡淡点了点头。

他们之间没有再开口了,只是很平静的想着自己的事情。

到了地方后,黎染心还没有到,厉枭与言笙面对面的坐着。

又过了一会儿,黎染心才姗姗来迟。

言笙是背对着她坐的,所以她并没有发现言笙的存在。

黎染心小步跑着过来,有些兴奋:“厉大哥。”

她的声音里充满了娇羞,言笙抬头看去。

黎染心明显是刻意打扮了一番的,面容精致,身上那条嫩黄色的齐膝短裙更是将她的身材衬托的十分妙曼,她的手臂上仿佛有什么痕迹,被她用脂粉掩盖住,连脖子也绕了一圈浅色丝巾。

在言笙抬头打量黎染心的时候,黎染心也发现了坐在厉枭对面的言笙。

黎染心一怔,有些震惊:“你……言笙?你怎么会在这?”

黎染心知道她,言笙眸色微微黯淡下来:“黎染心,你还记得我啊。”

黎染心脸色微白:“我……”黎染心有些词穷,不知道怎么回答言笙,便看向厉枭,“厉大哥,她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说对她没有感情吗?”

这话听的言笙微微抬眸,看了一眼厉枭。

厉枭面上一冷:“黎染心,我喜欢谁还轮不到你来过问!”

黎染心顿时十分委屈:“可是……我才是你的的未婚妻。”

“明天我就会放出消息解除婚约。”厉枭冷声道。

黎染心脸色一变:“不!你不能这么做!”

言笙冷着脸看了看他们俩,有些不耐烦:“你们的事情,稍后再说吧。黎染心,我有话要问你。”

“我不想跟你说话!”黎染心眼眶微红,她不明白,厉枭为什么就非要喜欢言笙不可?

明明厉枭都已经把言笙忘记了,为什么还是对言笙念念不忘!

“慕安晓出事跟你是不是有关系!”言笙可不管那么多,她站起来,目光凛凛的瞪向黎染心。

“厉大哥,我要回去了……”黎染心似乎是不想再看到言笙一般,转身就想走,对于言笙的话恍若未闻。

“不准走!”言笙上前一步挡住黎染心的去路,冷声问她,“我再问你一次,慕安晓出事,是不是跟你有关系!她受伤,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黎染心咬着牙,瞪着言笙。“我根本不认识慕安晓!”

是的,黎染心不认识慕安晓。

虽然两人同为a市世家子女,可是黎染心常年在国外,很少参加国内的聚会,而慕安晓也是能躲就躲,所以两人很少有机会碰面,就算是在哪里碰到过,也不认识对方。

慕安晓知道黎染心是谁,那还是因为黎染心跟厉枭不清不楚的关系。

“你撒谎!”言笙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慕安晓就是进了你的房间后才出的事!”

黎染心一愣:“你说什么?”

事到如今言笙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今天上午,你在时光酒店见了谁?做了什么事?慕安晓发现了你做的事情,所以你想杀人没口是不是!”言笙大声道。

黎染心浑身轻颤,看着言笙的目光里满是惊恐,半响才缓缓开口:“不是……我不知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放开我,我要回去了!”

黎染心拼命挣扎着,可是言笙的力气很大,让她竟然挣脱不开。

此时已经是晚上了,所以这个地方除了他们根本没有人在。

厉枭走过来,冷冷看着黎染心:“黎染心,你最好老老实实的交代,或许我还不跟你计较以前的事。”

黎染心躲避着言笙凌厉的目光:“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言笙,你放开我!”

黎染心大力一甩,或许是因为心里恐惧吧,她竟然还真的将言笙的手甩开了,她后退一步:“慕安晓是谁我不认识,你说的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

言笙紧紧一咬牙关:“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我迟早会查出来,那时,我不会放过你!”

说完,言笙狠狠再瞪了她一眼,才转身离开。

“黎染心,你最好祈求我找不到证据,不然,就算是黎家护着你,我也不会放过你!”厉枭半眯着眼眸,撂下这句话后才跟上前方的言笙。

而黎染心,在他们两人走后,才腿一软,连忙撑住一边的椅子。

她脸上的慌乱再也盖不住,她几乎是颤抖着手,从包里摸出手机来。

“慕安晓到底死了没有!不能让她醒过来说出那一切!”黎染心虽然是怕的,可是此时,她说这话的时候,眸中的狠辣却半点也掩盖不了。

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黎染心渐渐勾起了唇角,满意的笑着。

言笙怒气冲冲的走出来,停在车子旁。

“我倒是小看了她!”听到身后跟上来的厉枭的声音,言笙才转身道。

她以为黎染心那样的人是不经吓的,可是没想到她都那样逼黎染心了,她竟然也还是一个字都不说!

“不要急,如果真是她做的,那她接下来要做的事,肯定就是销毁一切证据。慕安晓的安全是必须要保护好的。”厉枭道。

言笙深吸了一口气,才将内心的怒火压了下来:“医院有慕家的人在,我也会让叶家的人去医院守着,不会出事。”

“现在主要的事情,就是要知道慕安晓那时候究竟看到了什么。还有,你口中所说的,那个跟黎染心见面的男人,有可能找到吗?”厉枭问。

因为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并不在场,所以他不知道那个男人究竟是长什么样子。

但是,言笙也没有看到。

当时那个角度根本看不到那个男人的长相。

或许除了黎染心,慕安晓就是唯一一个见过那男人的人了吧。

可是慕安晓现如今生死未卜,他们的疑惑,自然也没人来解答。

言笙有些累,她抬手按了按眉心,打开门坐上了车。

厉枭也回了车上,问她:“天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去。”

说着,厉枭便发动了车子。

“不要。”可是言笙却开口阻止了他,“送我去医院吧。”

这个时候,慕安晓应该从手术室出来了吧。

她想要去看看。

就算慕夫人还是会打骂她,她也得去啊。

她要亲眼看到慕安晓,心里才会放心。

“好吧。”厉枭看到她脸上的疲倦,本意是想送她回去休息。

可是既然言笙坚持,他也没办法啊。

车上言笙一直都没有说话,她像是在想着什么,眼睛看着窗外,一眨不眨。

“慕安晓她……”良久,言笙突然开口,一开口,便听得出来她语气中的哽咽,“对我很好。就算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就算,我这一年来都没有任何消息。可是当她听到我的消息后,还是二话不说就赶过来了。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这世界上,真的会有这种友情。”

或许很多年不联系,甚至很久都没有见过面。

可是当听说她的消息后,还是会如同一开始时那样,不管你在哪,我都会来见你。

言笙这么久以来,所接触过的人就只有澈妈。

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除了澈妈,或许就不会再有什么朋友了。

可是这一趟a市,却让她发现,原来在地球的另一端,有这么一群可爱的朋友,一直都念着她啊。

“言笙,这件事情,错不在你。”厉枭唯有这么安慰。

“怎么会不在我……”言笙捂着自己的脸颊,闷闷的声音仿佛是从她胸腔传出来的一样,“如果不是我看到了黎染心的异样,如果不是我让慕安晓留下来,如果……我一开始,就没有回a市,她一定不会出事的。厉枭,你让我怎么能不自责?我宁愿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也不想要任何人带我受过。”

或许,真的如她所说的,她一开始就没有回到a市,那么就不会出事了。

言笙死死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哭泣的声音。

可是她的脑袋上,却有一双大手轻轻附过来,温暖的掌心仿佛再给她无限的温暖力量一样。

“如果真的这么自责,那就打起精神来,好好把这件事情查清楚。眼泪,并不会给你答案。它只会让你变得更加懦弱。”

厉枭低沉的声音传到她的耳朵里面。

“我知道……”言笙低声说。

她只是忍不住而已。

“相信我,事情迟早都会解决的。”厉枭安慰道。

当然,这件事情,当然会解决的。

言笙从掌心抬起脸颊,然后擦干脸上的泪。

“我不会让慕安晓白受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