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那件事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46 字数:3521 阅读进度:144/306

不过言笙到底也不是个自怨自艾的人。

厉枭走了,她顶多伤心难过一会儿,掉掉眼泪而已。

几分钟后,她恢复了平静,红着眼圈端起已经凉下来的粥,硬是喝了两大碗才停下来。

她将盘子碗收到厨房去,看着厨房那些剩下来的菜和粥,她的心里又是一阵的愤然。

“言笙,你就活该……”

言笙嘟囔着,直接将那些菜啊粥的,全部倒进了垃圾桶。

这些是她忙活了一早上做出来的,虽然心疼,但也没那么在意了。

她忙活完厨房的东西,然后回了自己的房间,她拿出行李箱,将自己的所有衣服都装了进去,原本还有一些冬季衣服的,但是之前已经让澈妈带走了,所以她所有的东西,也就一个行李箱了。

言笙费力的用左手将沉重的箱子提出卧室,放到玄关去。

她把沙发桌子电视,全部都用布掩了起来,做完这一切,当她准备拍拍手离开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厉枭的房间,她没有收拾啊。

她站在原地愣了一下,最终还是抬脚去了他的房间。

房间的床上铺着一黑白条纹的被褥,衣橱里挂着的衣服也是熨的整整齐齐,可以看出来,平时的他,也是一个严谨的人吧。

言笙咬了咬牙,然后将他的衣服全部取下来,一一装进了他的箱子里面。

至于被套,她单独拿了一个口袋装好。

言笙满头大汗的弄好好,又将箱子拖去了客厅,她用便签纸写了一行字,然后贴在厉枭的箱子上面。

便签纸上写的大概内容是他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了。尽管以厉枭的身家,是不会在意这些衣服的。

不管厉枭回不回来拿,也不是言笙所关心的范畴了。

言笙拉着自己的行李,出了门。

她的心里竟然有一丝不舍,毕竟在这里住了一年多啊。

可是这不舍,也不知道是不舍得人,还是不舍得房子。

言笙最后看了一眼,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言笙在楼下等着的士时,顺便给澈妈打了一个电话。

“言笙?”

“是我。”听见澈妈的声音,言笙觉得很好,“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马上会坐车过来。”

“行,那我在楼下等你。”澈妈道。

“好。”

短短几句话后,言笙便挂了电话。

不多会的士也来了,她将行李放到后备箱,然后坐上车,报了地址,便靠在窗边默默看着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正在言笙发愣的时候,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她看也不看来电人是谁,便接通了。

“喂……”

“晨曦?”许贞听见言笙的声音仿佛有气无力的。

“妈。”言笙弯了弯嘴角,然后直起身体,“怎么了?”

“你的声音听起来很憔悴啊,是出了什么事么,还是生病了?”许贞担忧的问道。

言笙笑着:“没有啊,我很好,没出什么事,也没生病,你别瞎担心。”

“没出事就好。对了,你跟念生,相处的怎么样了?”许贞问。

言笙有些无奈:“妈,我们才认识几天啊,见过几次面啊,勉强能称得上朋友,可是如果当做对象来相处,那有些早了吧。”

“我看这念生不错啊,你可千万别又像第一次见面那样了,要是错过了念生,看你找谁哭去。”许贞道。

“妈,你女儿我就这么差么?”再说了,牧念生可是有自己喜欢的人啊,并且人家都追到米兰来了,还有她什么事啊?可是这话言笙到底也只是敢在心底里说说而已。

要是真对许贞说出来,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而且,言笙也不想做拆散牧念生跟那个女孩儿之间的罪魁祸首啊。

“你都要二十五了,再不嫁就成剩女了,你的自身条件本就不算好。”许贞这话暗指她有一个孩子,“将来叶家的财产是要由你来继承的,你的丈夫,也必须得是个有经商能力的人。牧家虽然比不上咱们叶家,但到底也是大家,不会撺掇叶家财产。”

“晨曦,不是妈逼着你结婚。而是,你爷爷已经老了,爸妈也不会陪着你一辈子,我们迟早都会离你而去。所以我们都希望你自己,可以过得更好。”

许贞对言笙有愧啊,尽管言笙没了记忆,不知道自己以前的事情了。

可是言笙被抱出去这件事,始终都是扎在许贞心中的一根刺,拔不出,咽不下。

没来由的,听着许贞的这一席话,言笙眼睛有些泛酸。

“妈……”言笙不知道说什么,她只这么轻轻叫了一声。

许贞说的这些话,不管言笙多么不肯承认,可那就是事实。

她相信许贞逼她有她的理由,她也在努力的迎合许贞了,尽量让她满足心中的愿望。

电话那头许贞也久久没有说话,母女两个就这么对着电话,红着眼圈。

过了半晌,许贞才轻声说:“好了,我也就说这些了。至于怎么做,也是由你自己决定的。”

“我知道了。”言笙说。

但是,结婚之前,她得先去办一件事。

那件事情如果解决不了,她不会就这么安心结婚的。

挂了电话以后,言笙感觉自己的心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

不管怎么说,她也不是一个会为了男人而整天悲春伤秋的人。

她还有自己的家啊,这个家里还需要她。

或者,她该回到扬天集团上班吧。

将来若是真的继承了扬天,光靠她这么一点设计天赋,是远远不够的。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言笙整个人也舒畅了。

她看了一眼外面,好像离澈妈那里越来越近了。

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处陌生公寓前,而早就等在楼下的澈妈已经走了过来。

言笙给了钱后便下车将行李拿了出来。

“欢迎回来。”澈妈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言笙也用力抱了抱她:“这些日子辛苦你了。”看到澈妈过后,她也安心了。

起码当初她让澈妈搬走的决定是正确的。

“孩子们都懂事,我也没做什么。”澈妈说着,突然看到言笙的手,脸色顿时一变,“手是怎么了?”

伤的还是右手,想当初言笙初来米兰时所遇到的事情,她是宁愿冒着废了左手的危险,也有保证右手一点伤口都没有啊。

可是此时,她的右手却包着厚厚的绷带。

“这个啊。”言笙摊开手,“昨晚上停电,我不小心打碎了一个杯子,手又好巧不巧的摁了上去。你别担心,只是小伤,过几天就好了。”

她说的漫不经心,可就是这轻描淡写的语气,让澈妈察觉到,这几天她过的,并不像她说的那样闲适。

只是言笙不说,她就算问,也是问不出什么的。

所以澈妈也没再说什么,直接拉过她的行李:“上楼去吧,天意早上去学校,下午才会回来。”

这样也好,能让她有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至少不能让天意那个鬼机灵看出点什么来。

天意那小子啊,真是聪明的有些过头了。

或者以后,让他来继承扬天也是不错的。

言笙这么想着。

上了楼,言笙才一踏进去,还没来得及打量这新家的时候,个子小小的小熊便扑了过来,抱住言笙的腿,扬起一张稚嫩的脸:“言阿姨,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啊,天意哥哥也好好想你啊。”

小熊的脸上满是开心,这仿佛就是他的全部表情了,甚至,为了表达天意更加想她,词穷的用了两个好字。

言笙忍不住笑了,摸了摸小熊毛茸茸的脑袋:“那言阿姨不在的时候,你跟天意哥哥有好好吃饭睡觉么?”

小熊立马点头,像是带着保证:“当然了,我们每天都有按时吃饭睡觉哦。天意哥哥上学都不要妈妈送了,他都是一个人去学校。”

言笙喉间一哽,差点在小熊面前失态了:“那就好。”

她沙哑着嗓子,说。

澈妈知道她是因为天意才这么情绪激动的,便走过来对小熊说:“儿子,你的画还没画完吧,等你画完,你言阿姨有奖励哦。”

小熊一脸惊喜:“真的吗?”

言笙点点头:“真的。”

小熊一声欢呼,然后松开抱着的言笙,转身跑向客厅的茶室,坐在椅子上,趴着画画。

“进去说吧。”澈妈拉着她的行礼走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言笙才说:“不管对天意多好,我都总觉得自己亏欠他。”

尽管言笙这一年来已经做得够好的了。

但是澈妈知道,言笙失忆之前就对天意心怀愧疚,即使是后来失忆了,她也还是没能忘记那种愧疚感。

澈妈叹了一口气,说:“天意怎么独立,或许也是好事。天意从小就表现的不像同龄孩子,你也没必要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在天意心里,也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我就是……”言笙皱着眉,说不下去了。

澈妈拍了拍她:“好了好了,别想这么多了。开开心心的,你也不想一会儿看到天意,是这副哭脸吧。”

言笙勉强的扯了扯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