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分道扬镳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46 字数:3547 阅读进度:143/306

“你身上,这么多伤……”言笙低声呢喃了一句,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看到厉枭身上的伤口时,确实是有些震撼的。

可是转念一想,厉枭是军人,或许他此时是凌川口中的总裁,是国内冷氏集团的领导者,可是,他也仍旧是军人,他所经历过的枪林弹雨,根本不是言笙所能想象得到的。

“早就没事了。”厉枭倒是有些无所谓。

言笙暗自叹了口气,随后扬起笑脸:“既然你醒了,那么来吃点东西吧。正好我的粥也熬好了。”

说着,言笙又准备用右手去拿汤勺,看样子,她又将自己右手有伤的事情忘记了。

厉枭走过去,在她握到汤勺之前便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你的手有伤,我来。”

他这么轻声说了一句,而后便很自然的从她手中接过汤勺,又拿过两个小碗,将熬好的粥盛进碗里。

言笙在一旁愣愣的看着他的动作,她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刚才自己的心,猛地抽动了一下。

那不是心跳,而是心痛。

厉枭对她越好,她的心,就疼得越厉害。

这也是为什么她一开始对厉枭,冷言冷语的原因。

“还愣着干什么?”厉枭端着碗准备走出去的时候,却看见言笙眼睛一眨不眨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恩?”言笙回了神,“什么?”

“吃饭吧。”言笙一早上的起来熬粥做小菜,估计也是没吃东西的吧。

言笙跟在他的背后,抬眼间,她看见厉枭右肩下面的伤口好像在渗血,已经将纱布都染红了。

她的心不由得一揪:“你的伤口,在流血……”

厉枭回头看了一眼:“没事。”他流血早就流习惯了,这也是为什么凌川并没有等着他醒过来便离开了。

凌川也是军人,厉枭受了伤,那么他需要做的事情便也更多了。

言笙才不信他的没事呢,她的手只是受了一个小伤都火辣辣的疼,更别说厉枭那是中弹了。

所以言笙直接走到客厅,将医药箱拿过来:“我帮你处理一下,不处理会严重的。”

厉枭也没说什么,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任由她在自己的伤口上摆弄着。

言笙这是第一次给别人换纱布,所以她的动作很慢很慢,怕碰到厉枭的伤口。

她小心的将厉枭身上原本的纱布给解开,最后一层,她看见伤口已经跟纱布黏在一起了,这样直接扯开,厉枭一定会很疼的。

像是感觉到了她的顾虑一样,厉枭轻轻笑了笑:“你放心处理吧。这点痛,我还是忍得住的。”

两人只不过才相处几天,可是彼此间心里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那你忍着点。”言笙皱着眉,而后一点一点的,将纱布从他的伤口上扯下来。

过程中,她很清楚的听见厉枭好像闷哼了一声,不过她的手并没有停下来,如果这时候停下来,对他也是一种折磨吧。

最后,言笙咬着牙,笨拙的将新绷带绑在他的伤口上。

做完这一切,言笙才缓缓松了一口气:“好了。”她的嗓音里带着笑意。

“吃饭吧。”这一次,不用厉枭说,她也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端起碗便开始吃。

她也是饿坏了,一大清早什么都没吃。

“欧大没抓到么?”言笙吃了几口后,突然这么问了一句。

厉枭手微微一顿,而后抬眼,淡淡看了她一眼:“你很希望能抓到他?”

他这话,一语双关。

如果抓到了,那么就说明他们的同居生活该结束了。

没抓到,那他们就要继续住在一起,可是下一次想要再抓欧大,绝不会像昨晚那么简单了。

所以,当厉枭反问她这么一句的时候,言笙也愣了愣,随后扬起嘴角,一副无所谓的语气:“呐,当然希望啊。把他抓到了,我也不用天天担惊受怕了。也可以跟孩子住在一起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是带着笑的。

可是,厉枭的脸色却越来越冷了,最后,他冷笑了一声:“还可以跟男朋友约会了吧。”

言笙这几天不就是在跟一个男人见面么?

约会?言笙微怔,而后反应过来,厉枭是在指牧念生。

她张了张嘴,想要解释的,但是话至嘴边,又被她咽了回去,她在心中苦笑。

她跟厉枭,也不是什么关系吧,她没必要向他解释的那么清楚不是么?

再说了,厉枭本来也是有未婚妻的,难道她有男朋友就不正常了吗?

“我跟男朋友约会又怎么了,这不是很正常吗?你不也有未婚妻,人家为了你可是都追到米兰来了啊。”言笙承认,她的话里有那么一点赌气的成分。

厉枭脸色一黑:“我说过了,我会跟她解除婚约!”

“哦。”言笙淡淡的看着厉枭,“可是,那又关我什么事?”

他们之间,连朋友都称不上吧。

“言笙!”厉枭低低的叫了她的全名,那双漆黑的眸中有一抹危险的成分在。

尽管言笙被他语气中的寒冷吓得抖了一抖,但还是梗着脖子看他:“这本来也是事实啊。我们住在一起也只是为了抓到欧大更方便,当初你不就是这么说的么?我只是诱饵,现在我这个诱饵已经没什么用了。要抓欧大,或许要靠你们自己了。”

言下之意,就是厉枭该离开了。

“你就这么想赶我走?”这几个字,几乎是从厉枭的嘴里蹦出来的,他紧紧握着手中的筷子,只有这样,他才能忍住心底那股莫名其妙的怒火。

言笙说的没错,甚至全对。

可是该死的,他心里就是不爽!

这个女人,每句话都在跟他撇清关系,难道跟他扯上关系,会让她觉得耻辱吗?

他堂堂一个企业总裁,竟然头一次被人嫌弃到这个份上!

言笙将手中的碗筷放下,双手握在一起,平静的开口:“厉枭,不是我赶你走。而是以我们所处的立场,根本就不应该扯上关系。你有未婚妻,就算你要跟她解除婚约,但那也是日后的事情,起码目前你还不是单身。我有男朋友,是准备结婚的。我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跟一个陌生男人住在一起。”

更何况,她根本就不知道厉枭是谁,只知道他是冷氏的总裁。

但是中国冷氏又是何其多。

“说了这么多,意思就是我们该分道扬镳了是吧。”厉枭脸上淡淡,没什么表情。

言笙轻笑:“是。”

她不管自己以前是不是跟厉枭有什么关系,可是目前,她是不能跟厉枭扯上任何关系的。

她不可能会去做别人的小三,她或许会找回自己的记忆,但是要不要跟厉枭之间发生什么,也是以后的事情。

再说了,她跟厉枭,认识也才几天而已啊。

几天的时间,就算再动心,也不会到死心塌地的地步。

这要是为什么言笙能平静的说那些话的原因。

厉枭吸了一口气,扯了扯嘴角,扬起一抹僵硬的微笑:“那么,如你所愿。”

那么,如你所愿……

那么,如你所愿?

这句话,在言笙的耳边徘徊,可是她的脑袋却猛然刺痛了一下,让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为什么,这句话会这么耳熟?

熟悉到,她的心都忍不住在颤抖。

言笙眨了眨眼睛,感觉到眼角的微微湿润。

“好。”

她低下了头,嗓音有丝丝沙哑。

她没有去看厉枭的表情,即使不看,她也能猜得到,此刻的他,一定是脸臭臭的吧。

过了大概两分钟,言笙听到自己对面传来椅子被推开的声音,而后便有一道人影从言笙眼前闪过。

轻微的脚步声越传越远,直到玄关处响起关门声,言笙才浑身一颤,抬起了头。

原本坐在她对面的人啊,已经离开了。

有玻璃将言笙此时脸上的表情反射出来。

她以为自己应该是面无表情的才对啊,可是为什么玻璃上的那个人,却是一脸的悲哀。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然后轻轻附上自己的眼睛。

没过一会儿,言笙的手心便已经湿润一片了。

其实,她从没想过自己跟厉枭会是以这样的方式告别的。

起码在她的心里所幻想的,是两人微笑着说再见,然后微笑着转头朝两个不同的方向离开。

可是为什么,却是这样,不欢而散?

言笙深吸了一口气,好半天了,才颤颤巍巍的,吐了出来。

从她见到厉枭的第一眼起,她的心里就在发生着变化。

她的理智提醒她,让她不要对这个更男人有任何好感,千万不要。

但是她的心,什么时候装进了人,却不知道。

遇到厉枭之前她每一天都过的很轻松。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样难受过。

可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她的心有多么空洞。

那种空落落的感觉,让她习惯用美好的事情来填充。

这样的生活,让她渐渐安定下来。

厉枭的出现,却将言笙本就风平浪静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

尽管到头来她的心里比之前更加难受,可就是这样,却让她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她这一年多的时间,都在自欺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