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天意的父亲是谁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43 字数:3535 阅读进度:130/306

言笙连忙赔笑:“好了好了,妈,是我的错,是我不该这么久都不给你打电话的,我错了,好吧?”

许贞哼了一声:“算你识相。”

言笙嘿嘿笑了一声:“那母上大人,您的电话有何贵干?”

许贞叹了口气:“晨曦啊,你都多大了?”

言笙一愣,不知道许贞问这个做什么,不过她还是十分正经的想了想,才说:“二十四了吧?”

她有些不确定,毕竟失忆以后,她对生日年龄这些,都没什么概念了。

“是快二十五了。”许贞纠正道。

“好好好,是二十五了。母上,您打个越洋电话过来,就为了告诉我我的年龄?”许贞没这么无聊吧?

“我是提醒你该结婚了!”许贞也不跟言笙兜圈子了,直接说道。

言笙微怔:“什……什么?”

“结婚!”许贞又说了一遍。

言笙有些为难:“好端端的干嘛说这个啊。”

她要是想结婚,不早就结了吗,还用她催?

“什么好端端的干嘛说这个,你要是早点结婚找个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还用得着我这个做妈的来替你天天操心吗?”许贞一说起这个就恨铁不成钢了。

现在这哪个姑娘过了二十五不结婚啊?言笙单身这么久,连个男朋友也不找,许贞都替她干着急。

“我这不是没遇到合适的嘛。”言笙继续用这个理由来搪塞许贞。

反正这一年里,只要许贞提到结婚的话题她就这么回答。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许贞居然是有备而来。

听了言笙的话后,许贞便诶了一声:“你还真别说,我就替你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小伙子家境不错,长得也不错,最重要的是不嫌弃你有个孩子……”

说到这,许贞的声音突然停住了,她略微尴尬的咳了两声:“晨曦,妈不是那个意思……”

许贞话还没说完,便被言笙打断:“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

许贞也是为了她好,她都知道。

许贞叹了口气:“晨曦啊,你说你,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你也是时候找个人来依靠了。那个小伙子啊,我见过的,性子很好,你肯定喜欢。”

“妈……”言笙无奈的想要拒绝,可是却找不出什么好的借口了。

“晨曦,你再不结婚,女人这宝贵的青春,可就没有啊。过了二十五要再想找个好男人,可是难上加难了。再过不久你就二十五岁了,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你也为天意想想。天意那么小,就算你对他再好,他也需要一个父亲。父爱,是你无论如何也给不了的。”

许贞苦口婆心的劝着,语气中满是无可奈何。

言笙听着许贞的话,陷入了沉思。

她好像,从来没有想过,天意需要父亲。

天意不说,可是这也不代表他不想要吧。

言笙咬了咬下唇,眸中划过一丝坚定。

“那……那个男人在哪?”

言笙说。

既然许贞都说不错,那么她就去见见吧。

毕竟她也需要为天意考虑。

听到言笙妥协,许贞几乎都要以为自己听错了。

许贞说话的嗓音都激动的有些发颤:“你……你说什么?你同意去见他了?我没听错吧?”

言笙翻了翻白眼:“我倒是希望你听错了。”

“我可不管,就算我听错了你也不准反悔!”许贞连忙说道,生怕言笙反悔一样。

言笙有些哭笑不得:“我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你不用担心。”

许贞这才放下心来:“那就好,那就好。既然你同意了,那我可就跟人家那小伙子说了啊,你到时候可不准爽约,要是被我知道你答应了又不去,看我不飞到米兰来找你。”

“行行行,你就放心吧。我到时候见了再给你汇报战绩如何?”

“那还差不多。”

许贞最终喜滋滋的挂了电话。

言笙看着手机屏幕,愣了好一会儿。她居然就这样答应了。

看来从此以后,她也要踏入相亲这条路了。

言笙感觉心里有些乱乱的,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然后转身打开落地窗走进去。

“你妈给你打的电话?”澈妈抬头问了她一句。

言笙点头:“是啊,又逼我相亲。”

澈妈哦了一声便没说话了,继续低头整理着自己的东西。

言笙站在原地,半晌,才说。

“我要去相亲了。”

澈妈手里动作一顿,几乎是有些诧异的抬头看着言笙:“你不是不去相亲吗?怎么又要去了?”

言笙坐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有淡淡的伤感:“我妈已经操心我的事那么多了,如果我去相亲,能让她心情好的话,那去也不是不可以的。”

再说来了,她只是答应要去相亲,又没说一定要结婚了。

到时候以不合适为由直接推掉不就好了。当然,这只是言笙自己在内心里想的,并没有说出来。

“那冷之安呢?”澈妈问。

“冷大哥?”言笙不明白澈妈这是什么意思,“我去相亲,关他什么事?”

澈妈起身坐到言笙身边,看着她:“你不要告诉我你是一点都察觉不到冷之安对你的心意。”

澈妈跟冷之安倒是也认识很久了,几乎是在她认识言笙的时候,就同冷之安认识了。

而且,冷之安这些年来对言笙的心,澈妈也是看在眼里的。

澈妈一直以为言笙是会和冷之安在一起的,而后来言笙跟厉枭扯上关系后,她也以为言笙跟冷战之间不可能了。

可就恰恰是在这个时候,言笙失忆了,而厉枭也订婚了,两人间再也没有联系。

而冷之安又出现在言笙身边,这样默默守了一年。

就算言笙的心是块石头也该被捂热了吧。

澈妈也以为言笙一直不肯去相亲,是因为冷之安呢。可是言笙现在却告诉她,她要去相亲了?

她当然会问一句冷之安该怎么办。

“我对冷大哥,只是朋友的关系。”言笙只是拿冷之安当朋友,她从来没有对冷之安有过朋友以外的想法。

可是澈妈却笑着摇头:“但是冷之安并没有拿你当朋友。他一直苦苦守了你这么多年,可是你却一点都不为之所动。说时候,有时候我都觉得你挺无情的。”

她无情吗?言笙微微垂眸。

或许吧。

她对冷之安没有情爱感受,所以她对于冷之安的感情,没办法做出回应。

“可是想想,你这么做,其实也算是很正确的。”澈妈叹了口气,微仰起头,“至少你从来没有给过他希望,让他没有一丁点的奢望。”

“澈妈,我感觉,我这辈子是很难爱上一个人了。”言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出这句话,只是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脏,在微微发疼。

言笙捂着自己的心,对澈妈说:“我的心里一直都是空空的,我装不进去任何一个人。就连冷大哥,也装不进去。”

澈妈笑着看她,没说什么。

可是澈妈心里明白,言笙心里,不是装不进去人,而是因为已经进不去了。

言笙的心里装了一个人,其他不管任何人,任何方法,都挤不进去。

尽管言笙忘记了以前的事情,可是她心里的记忆却从未忘记过。

所以无论冷之安对她多好,都进不了她的心。

澈妈拍拍言笙的肩膀:“好了,别想那么多了。这次相亲要是心动了,说不定就是你的归宿了。”

澈妈半开玩笑的说。

言笙轻笑一声,然后又起身去收拾东西。

言笙掐好时间去学校接小熊和天意放学回来。

回到家里后,天意看着这满室被打包起来的行李,微微惊讶:“妈妈,我们要搬走了吗?”

“现在还在收拾东西。”言笙摸摸他的脑袋,“不过快了。”

“哇哦,要搬新家了!新家一定很好玩!”小熊比天意小几岁,所以脑子里并没有天意想的那么多。

天意拉着言笙的手,皱眉仰头看着她:“妈妈,我们突然搬家,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言笙呼吸微微急促起来,她干笑了两声:“没有啊,能发生什么事啊。”

“那,为什么之前没有听你说要搬家?”搬家来的太突然了,而且还这么迅速,所以天意有些怀疑。

言笙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想要告诉天意事情真相的冲动,她扬起嘴角冲天意笑了笑:“这要是妈妈跟澈阿姨不久前决定的,没告诉你们。”

天意还是表示怀疑,但是言笙没有给他继续问下去的机会。

言笙已经抬脚走进卧室去看澈妈整理的怎么样了,天意无奈,只有回到自己房间去放书包。

进了房间后,言笙才松了口气:“天意洞察力太厉害,刚才差点我就说出来了。”

澈妈笑着看她:“没出息的,一个几岁的小孩子就能把你逼成这样。”

言笙努努嘴:“也不知道天意到底朝谁,小小年纪的,身上总是一副深沉的气息。”

说起来,言笙还不知道天意的父亲是谁呢。

她醒过来的时候便看见天意了。

可是关于天意的身世却没人告诉她,连她问天意,天意也没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