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你拿我做诱饵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42 字数:3443 阅读进度:126/306

言笙第一次开始好奇,自己失忆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

而那个欧大,他所说的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

难道说,她真的在一年前认识欧大,并且还认识厉枭吗?

言笙想到这,就感觉自己脑袋疼的快要炸开了一样,她死死抱着脑袋,将头埋进枕头里面。

她的头好疼啊,可是为什么她就是想不起来呢?

电视上不是说,失忆的人会渐渐回想起自己以前的事情吗?

可是为什么,她过了这么久,还是对以前的记忆一无所知?

言笙突然好想知道,自己以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她又发生过什么事,她不喜欢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她曾经想过要问澈妈,因为她认为,自己和澈妈既然是朋友,那么她一定就知道自己的事情。

但是言笙试探性的问过几次后,却发现澈妈对她的事情所知甚少。

久而久之,她也没有了想要知道以往事情的心了。

言笙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强迫自己不去想着那些事情。

她不知道自己在床上躺了多久,她只记得,自己好像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见房间窗户“咯噔”一声,她的睡意瞬间变没有了。

言笙猛地一下睁开眼睛,警惕的看着窗户。

可是她才一睁开眼,便看见自己窗前站了一个人。

黑黑的影子,在黑夜里让她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言笙的心突然猛烈跳起来,她紧紧抓着自己的被子,一动也不敢动。

她张着嘴想要叫人,可是还没发得出声音便想到,这个家里是没有男人的。

澈妈是个女人,而隔壁两个房间里躺着的是两个孩子,如果她发出声音后,殃及到孩子可怎么办?

想到这,言笙又紧紧咬住了牙关,她甚至吓得浑身都在抖着。

她床前的那道黑影静静站着,什么也没说。

就在言笙觉得自己身体僵硬的快要没有知觉的时候,她床前那道身影突然动了。

那身影缓缓压下了身躯,他伸出了手,好像是要来抓言笙一样。

言笙这下是忍不住了,她猛地将自己脑袋下面的枕头抽出来,从床上坐起来便大力朝那黑影打去:“混蛋,小偷!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言笙压低了声音这么叫道,可是手中的力气倒是没一丝减少。

“闭嘴!”

言笙一连打了好几下后,那道合影终于压制着怒火这么低低道了一句。

言笙一愣,觉得这声音有些眼熟,可是她心里还是慌得不能控制手脚了,她手中的枕头还在条件反射的打在那黑影身上。

“你给我滚出去!”言笙只想让着男人滚出自己的房间,所以根本没办法思考他的话。

“你这个死女人!”厉枭有些恼怒,他狼狈的躲着言笙打过来的枕头,在黑暗中,他找准一个机会猛地将言笙扑倒在床上。

“是我!”厉枭将眼神个压在床上,他单手将她的双手紧紧攫住,让她动弹不得。

言笙被压倒床上的那一刻,觉得自己心跳都要停止了。

完蛋了完蛋了,这男人是要劫色吗?

言笙的呼吸都紧张的乱了:“你你你!松开!”

厉枭真是要疯了,他直接扬手一把将房间里的灯“啪”的一声打开,映入眼帘的,是言笙有些红润的脸颊,以及她满脸的慌乱。

“你这个疯女人,浑身上下到底哪一点像个女人了?”厉枭咬牙切齿的上下打量了言笙一眼,一般人遇到夜里有陌生人进入房间,不都是先叫人的吗?

这个女人怎么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一样?还打个不停了。

“你你你!”言笙震惊的看着此时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竟然惊讶的一时都忘记了要让厉枭离开她的身体了,“你是怎么进来的!不对,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儿的?”

这个厉枭,不就是白天在工厂看见的那个男人吗?

言笙记得,自己好像还打了他一巴掌。

当时被打了以后,言笙可是还记得,厉枭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了。

言笙突然心里升起毛骨悚然,完了完了,这个男人不是来找自己报仇的吧?

“哼,我想知道一个人住在哪,还会没有办法?”厉枭不屑的挑了挑眉头。

说完后,厉枭又低头看着言笙,嘴角勾起一抹凉凉的笑:“倒是你,看来还记得我啊。”

厉枭语气中那冰凉的温度,听得言笙心里一惊。

言笙干干的笑了两声:“这个……那个……我记性不好,就记得白天见过你。”

“不记得了?”厉枭心里升起好笑,“那我不介意帮你回忆回忆……”

说着,厉枭的另一只手突然高高扬起来,像是随时都要重重落在言笙脸上一样。

言笙顿时瞪大了眼睛:“你居然打女人,你算什么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不用你说。”厉枭手微顿,“倒是你,是不是女人,我可就不知道了。”

言笙愤怒:“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是不是女人我自己还不知道吗!”

说着,言笙还挺了挺胸,可是这一挺,却让言笙跟厉枭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贴近了,言笙这才反应过自己竟然还被厉枭压着。

言笙连忙手脚上下挣扎着:“你快放开我!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言笙边说身体边不规矩的扭着,可是她却没看见厉枭那瞬间变色的脸庞:“我警告你,别乱动!”

这个女人,大半夜的,在一个男人的身下乱动,这不是惹火是什么?

“你压着我还不准我乱动!”言笙皱眉,琥珀色的眼眸瞪着他,并且身体动的更加快了。

只是言笙动着动着,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言笙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却看见厉枭那一张隐忍的脸庞。

言笙一怔,她脸瞬间也是一红,她突然想要低头去看看,可是还没来得及低头,便感觉头顶自己被抓着的双手一松,然后厉枭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道便没有了。

言笙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自己被抓痛的手腕,揉了一会儿,她才看向那个起身后就站到窗边去男人:“喂,你到底这么晚了进我房间做什么?”

就为了来吹风?

厉枭没回头,因为他怕言笙看见自己那潮红的脸庞。

“你管我来干什么。”厉枭头也不回的这么冷冷说了一句。

言笙抽了抽嘴角:什么干什么,这是她家,这个男人半夜翻窗进来,他还有理了?

想到这,言笙突然愣住了。

如果她没记错,她家,好像是在二十楼吧……

所以说厉枭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言笙抬眼瞅了瞅厉枭,心里想着这男人莫非是蜘蛛侠?

“你要是记恨白天在工厂我打你的事情,那你就打回来吧。打完赶紧走人……”说着,言笙打了个哈欠,真是,大半夜的扰人清梦。

“你这女人到底脑袋是怎么长得?能活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厉枭转身,鄙视的看了言笙一眼。

言笙听了这话,瞬间有些炸毛:“你这男人怎么说话的!这么嚣张,居然没被人打死!”

“我才没你那么蠢。”厉枭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言笙紧紧咬住自己牙关,捏住双手,尽量忍住自己不往厉枭脸上招呼过去的冲动。

“所以说你到底来做什么?”言笙一脸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将心里的那股愤怒压了下啦。

“保护你。”厉枭语出惊人。

言笙也确实惊讶到了,差点被口水呛到:“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保护你!”厉枭不耐烦的看她一眼。

“拜托,我只是一个平民,需要什么保护?”言笙又没什么仇人,一个三好市民。

又不像他厉枭,还持枪混战。

“欧大不会放过你的。”似乎是觉得玩笑话说的够多了,所以厉枭的语气突然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言笙脸色蓦地凝重:“你什么意思?”

她根本不认识欧大,欧大应该也是绑错了人,既然这样,那就不会再来找她了才对啊。

而且,这个男人不是很厉害吗,难道说白天的时候让欧大跑了?

想着想着,言笙用一种很无能的眼神看向厉枭。

“少用这种眼神看我。”厉枭横她一眼,“我了解欧大,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而且,这也是唯一能找到欧大的方法。”

言笙一愣,突然反应过来:“你在用我做诱饵!”

言笙浑身一阵激灵,整个人也瞬间清醒过来,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厉枭:“白天的时候,你让欧大开枪杀了我,我可以说是,你不认识我,不在乎我的命。可是现在你这么做又是为什么?你也看到了,我不是孑然一身,我有朋友有孩子,你竟然拿我做诱饵?”

欧大是什么人?尽管言笙现在不知道,可是就从这两天的相处中她也看得出来,欧大身上有血腥气,他就是个亡命之徒。

他既然都可以开枪杀一个毫无相关的人,更别提是两个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