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你这个死女人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42 字数:3552 阅读进度:125/306

“你没死啊,真是可惜。”

厉枭的声音在言笙身后响起,语气中那淡薄以及浅浅的挪愉吓得言笙心脏一突。

言笙直起身体,转身,却没想到厉枭竟然就站在自己身后,而她一转身就刚好撞到了他的胸膛。

言笙笔直的鼻梁都差点被撞的塌下来。她捂着自己的鼻子后退了两步:“你走路没声音啊!”

厉枭抽了抽嘴角,表情有点凶:“是你耳聋。”

“啪!”

厉枭的话音刚落,便看见面前的女人突然走上前来,高高扬起手,然后重重落在了他的脸颊之上。

那清脆的一记耳光,打的厉枭有些愣怔,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女人,不可置信。

“这是你欠我的!”言笙刚才可就在心里发过誓了,见到他就一定要赏他一记耳光,只是没想到这个机会来的这么快而已。

打了他,言笙心里果然爽多了。

趁着厉枭没反应过来,言笙扭头就跑,她跑到很快,好像身后有什么野兽再追一样。

言笙没跑两步便听见身后传来厉枭暴跳如雷的声音:“你这个死女人,给我站住!”

随后便是一阵急速奔跑的脚步声,言笙心下有些慌乱了,生怕被追上来,听厉枭那声音里的愤怒,她也知道要是被追上了肯定没什么好结果。

所以言笙跑的更卖力了,一边跑她还一边高声喊着:“我聋了我聋了!”

谁让刚才厉枭说她耳聋的,那么她就装聋,反正不停下来就对了。

言笙一口气跑出去很远,她的身后没有那男人的声音了,她边跑边回头看了一眼,看见厉枭站在厂房前不远处,他的身前还站着两个穿黑衣的男人,看来是被工作上的事情困住了脚吧。

言笙哈哈大笑,真是天助她也。

看到这,言笙跑的更快了,不久便跑出了这废弃的工厂,正好有一辆的士路过大门,言笙赶紧在车后面高声叫了两声,跑着追上去。

好在那的士师傅听见了言笙的声音,停了下来。

言笙也不管自己身上是不是有钱,直接对师傅说:“请带我去市里,快点走!”

“好嘞,坐好了小姐。”的士师傅爽快答应。

当厉枭处理完事情追出来的时候,便看见绝尘离去的的士,要是再追也不是追不上,只是厉枭却不想追了。

可是不追,并不代表厉枭就把那一巴掌忘了。

厉枭捂着被打的那半张脸颊,气的咬牙切齿,他厉枭活了几十年,还没被人打过耳光,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一个陌生女人打了,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这个仇,说什么他都要报。

再看这边言笙,的士很快到了市里,在家楼下停住了。

言笙身上没有钱,所以她向的士师傅借了手机打给澈妈。

“喂,你好?”电话那一头传来澈妈礼貌的声音。

言笙听见这声音简直是要哭出来了:“澈妈!快来救我!”

“言笙?言笙你在哪里,你告诉我,我马上来救你!”

五分钟后,澈妈拉着一张脸将钱递给的士师傅,同言笙站在路边目送车子离去。

澈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戳着言笙的脑门:“我说你要我给你送车费钱就直说,说什么来救你,吓我一跳!”

言笙委屈的瘪瘪嘴:“这也是十万火急的事情啊。我不在的这短时间天意还好吗?”

“他倒是还好。”澈妈叹了口气,也不责怪她了,“倒是你啊,这两天究竟去哪了,我去报警,可是警察也找了,都没有找到你的下落,你是怎么逃回来的?”

“原来我被关了两天啊……”言笙低声重复道。

“行了行了,上楼去再说吧。”澈妈见她神色有些憔悴,也不忍心再问她了。

上楼回了家,因为天意和小熊都上学去了,所以家里只有她和澈妈在。

言笙饿的全身无力,而且刚才又那么猛的跑了一段路,这会儿早瘫在沙发上起不来了。

“我去给你做点吃的,你先等会。”澈妈说,然后转身进了厨房。

言笙随手抓起桌子上的水果便咬,等澈妈端了一盘意大利面出来便看见言笙把啃剩下的果核扔到垃圾桶里。

“快吃吧。”

言笙都没来得及道谢,拿起钗子便狼吞虎咽起来。

“哎呀,你吃慢点,当心噎到。”澈妈说,给她倒了杯水。

言笙一连吃了好几口才停下来:“从来没觉得你做的面这么好吃过。”

“你这是饿了多久啊。”澈妈心疼的看着她。

“都怪那个绑我去的男人,绑了我就算了,居然还不给吃的,差点饿死我。”言笙喝了一口水,恶狠狠的想着欧大。

“那个男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要绑架你?”澈妈问。

“我也不认识啊。”说到这个言笙就觉得憋屈,“他把我绑去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最后还差点杀了我。然后有一个男人,竟然怂恿他杀我,气死我了!”

好在最后她狠狠打了厉枭一巴掌,也算是报仇了,她不亏。

“行了行了,你赶紧吃吧,别想这事了。既然你回来了,那么一会儿我们就去警局销户吧。”澈妈说。

言笙点点头:“知道了。”

言笙吃完后,本来想说等澈妈洗完碗出去的,可是她躺在沙发上,竟然就直接躺睡着了。

澈妈出来看到她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酣,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以前的言笙哪会儿有这些行为啊。

好像言笙失忆,是脱胎换骨了一样,把以前那谨慎精明的性子完全丢了,剩下的只有纯真和大大咧咧了。

现在虽然是夏天,不过啊,这样睡着,也怕着凉了。

所以澈妈进屋拿了一床薄毯盖在她的身上。

澈妈独自去了警局。

言笙睡着以后,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一个男人,背对着她站着,身形修长,看背影,言笙竟然觉得有些熟悉。

“喂。”她试探着叫了一声。

那个男人,突然一下转过身来,幽深的眼睛看着言笙。

言笙看到那张脸后,吓得大叫一声然后从梦里醒过来。

外面天已经渐渐暗下来了,房间里有天意和小熊玩闹的声音,厨房澈妈在做饭。

言笙浑身都是汗水,还心有余悸。

她看了看四周,渐渐拉回了思绪,这才明白,刚才那只是在做梦。

只是为什么在梦里,她的心也跳的那么快。

言笙捂住自己如同小鹿一般乱跳的心,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刚才在梦里看见的是厉枭。

她明明只是今天白天才第一次见厉枭,可以说连他长什么样子都没有仔细认真的去记。可是为什么做梦却能梦见他?而且还是那么的清晰。

在梦里的那种感觉,让言笙的心很不好受。

澈妈转身出来拿什么东西的时候看见言笙已经醒过来了:“你醒了?”

“澈妈……”言笙捂着额头,感觉有些头痛。

“有哪不舒服吗?”澈妈看见她的动作,问道。

言笙也不知道该怎么对澈妈说自己心里的感觉,只是她觉得,就算说了,澈妈也不会明白,所以想了想,言笙还是对澈妈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刚才做了个噩梦,现在已经好了,不用担心。”

澈妈这才放下心来:“没事就好,我就担心你是不是因为绑架落下后遗症了。”

“好香啊,你在做什么菜?”言笙伸了个懒腰,突然闻到从厨房飘出来的菜味道。

“你喜欢吃的。”澈妈闻言,抿唇一笑,“去叫天意他们出来吃饭吧,也快好了。”

言笙点点头,她也有两天没有看见天意了呢。

言笙起身,将身上的毯子拿开,然后去洗手间先洗漱了一下。

等她洗漱完出来的时候,外面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言笙抱着毯子走进天意的房间。

天意正和小熊趴在桌子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天意?”言笙站在门口,含笑看着他们俩。

“妈妈……”天意听见言笙的声音,立即转过头来,然后丢下手里的东西跑过来,“妈妈,你睡醒了吗?”

天意扬着一张担忧的脸庞。

“是啊,妈妈没事了。”言笙掐了掐天意脸上的肉,笑道。

“没事就好。”天意一副小大人的口气说道,“你这些天去哪里了?”

害得他一直都在担心。

言笙叹了口气,说:“妈妈啊,被一个叔叔请去家里玩两天了。”

“那为什么你跟我们说一声就走了?”天意表示疑惑。

“这不是走的急吗?”言笙刮了刮他的鼻梁,笑道。

“好了,澈阿姨做好饭了,我们出去吃饭吧。”说完,言笙又叫了小熊。

三人一起去了餐厅。

吃过饭后,言笙将天意哄上床睡着了,她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可是躺在床上,她也不知道是因为白天睡足了原因还是什么,翻来翻去的睡不着。

一直到凌晨了,言笙都还精神抖擞的看着天花板,仿佛要把天花板看出一个洞来。

“他到底是谁?”言笙看着天花板,突然这么喃喃自语了一声。

厉枭……厉枭……她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可是每念一声,她就感觉自己的心要钝痛上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