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我知道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39 字数:3565 阅读进度:115/306

言笙紧紧抓着自己的双手,又说了一次回放。

那保安有些无奈:“这位太太,已经重复放了好几遍了,如果这样都没有找到,那就可能是真的找不到了。”

言笙的心仿佛被什么狠狠打了一拳,疼得她有些呼吸不过来。

许贞紧紧握住她的手,安慰道:“你放心,我已经打电话告诉你爸爸了,他们会派人来找的。”

“妈,我,我该怎么办……要是真的找不到天意了,我该怎么办?”言笙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

a市的人口贩卖不是没有,而且最多的就是那些才几岁的儿童,这一拐卖,就是永远都找不回来了。

就算能找回来,那也是少中之少啊。

言笙突然很怨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过来,说不定早一点过来就能接到天意了。

“别哭别哭,一定会找到的。”许贞心疼的说,“如果连叶家都找不到,那也不用在a市混了,你要相信你爸爸。”

当初,都能找到从小被抱走的言笙,现在又为什么找不到天意呢?

而且,天意那么聪明,如果真是被绑架了,肯定也会有自己的方法逃出来的。

许贞抱着哭成泪人的言笙回到车上,然后吩咐司机在街道转,这样也可以找找。

言笙一直捂着脸在咬着牙哭,而许贞也在低声安慰着她。

所以母女两人都没有看到,从窗外一闪而过的,一辆被撞倒在路边,将树都撞断了的校车。

言笙很想自己走下车去找,可是a市这么大,她又该去哪里找呢。

就算下去了,也是漫无目的的瞎走啊。

最后,许贞带着言笙先回了别墅,在家里等着叶明泽的消息。

天快黑的时候,叶明泽的电话打了回来。

“刚才天意所在的学校有一辆校车被撞,根据现场警察的话,看见天意在那辆车上。”

言笙一震,连声音都因为震惊而轻微颤抖起来:“车祸?校车?”

“是的,但是车上有一些孩子受伤了,还有一些大人也受伤了,现在很多正在医院医治。但是还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天意。”叶明泽说。

“爸,是哪个医院?”言笙很怕天意会出事,甚至在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都也咬到了自己舌尖。

但是疼痛让她的思绪更加清晰了,她要去找天意!

“在人民医院。”叶明泽回答。

听到这,言笙也不管叶明泽接下来还要说什么,便飞快的抓起衣服跑了出去。

“带走天意的人,是厉枭。”叶明泽的声音从电话那一头传过来,但是言笙没有听见。

许贞很惊讶:“是他?他带走天意干什么?”

“这个,恐怕只有等到当面问他才知道了。”叶明泽说。

其实之所以知道天意在那车里,还是因为当时警察从车里将厉枭救出来的时候,发现他怀里保护着一个男孩子。

而那警察也对那个男孩子多看了几眼,这才记住了天意的长相。

言笙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上车后便让司机往人民医院去。

可是车子还没驶出别墅的大铁门时,便看见有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了叶家门口。

言笙从车窗里眯眼看了看。

那车子后车门轻响一声打开来,然后从里面跳出一个小孩,背着书包,还转身对坐在车里的人笑着说什么。

看到这一幕,言笙瞬间觉得自己脑子充血,让她有些考虑不了问题。

那不是天意吗?他怎么会回来了?

言笙看到天意的第一反应便是打开车门下车,然后跑向天意。

“天意!”

天意听到言笙的声音,转过身来,然后便看见自己妈妈哪啊一双红肿的眼睛,他稍稍有些惊讶:“妈妈?你怎么了,又哭了。”

言笙没有回答天意的问题,而是蹲下来,仔细查看他有没有受伤,可是从头到尾看下来,都没发现天意身上有哪里受伤,而且他的脸上也一点伤口都没有。

“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天意,你告诉妈妈,不要让妈妈担心。”

天意推开言笙的手,宽慰的对她说:“我没有哪里受伤,也没有不舒服。妈妈,你不用担心的。”

言笙蓦地眼眶又是一红:“胡说,你坐的那辆校车不是出车祸了吗?你怎么可能一点伤都没有。”

一定是天意不想要她担心,所以才这么说的。

可是天意却肯定的摇头:“妈妈,我真的没有受伤,但是爸爸受伤了。”

言笙一愣:“什么爸爸?”

问出这句话,她才愣愣的抬头,看向这车里,坐在后车厢的那个男人。

他隐藏在车厢昏暗的灯光里,所以言笙一开始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而此时,听了天意的话,她才注意到那里,坐了一个人。

“就是爸爸啊。”天意指了指坐在车上的厉枭。

看到这,言笙算是明白了。

原来是厉枭把天意给接走了,甚至还一句话都不说,他难道就不知道她会担心吗!

言笙心里涌起一股怒火,她直接绕过车子,走到厉枭所坐的那一边去,伸手将车门一打开,然后冷冷对他说:“下车!”

可是厉枭坐在里面,一开始并没有动。

直到言笙又加深了音量:“下车!你别给我装死!”

紧接着,从那车厢里伸出一条长腿,随后一步跨了出来。

言笙也没等看清楚他的脸,便直接甩了他一个耳光。

“啪!”

这记耳光干脆利落,直打的言笙那只手都在颤抖。

打完之后言笙才发现厉枭满脸苍白,似乎有哪里不对,可是正在愤怒关头,也没有多想。

“厉枭,我说过了吧,天意跟你没有关系,让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言笙怒斥道,“就算你要带走天意,但是我拜托你打电话给我说一声好不好?你知道我今天有多担心吗?你知道我听说那辆校车除了车祸之后,有多怕天意会出事吗!”

言笙几乎是炮语连珠的对厉枭吼出这些话的。

而厉枭呢,则是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辩解,硬生生挨了言笙这一巴掌。

等到言笙说完了,厉枭才缓缓低下了头:“我知道。”

他的声音低沉暗哑,听着像是没什么力气。

他的嘴唇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看样子竟是随时都要倒下去了一样。

而言笙发泄一般的冲他吼出这些话,她以为,厉枭会像以前一样,愤怒,或者是冷冷的反驳她的话,来替自己辩解。

可是却没想到,厉枭竟然这么轻飘飘的一句,我知道?

言笙微微有些愣怔,看着橘黄色灯光下他略显苍白的脸庞,竟然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良久,言笙才又硬着心肠,冷声对厉枭说:“厉总裁,如果是我话说的不够明白,那么,我在这里再一次对你说。以后不要再来找天意了,更加不要出现在他面前。你没有资格做他的父亲。”

说完,言笙才毅然决然的转身,走到天意面前,忽略天意想要说的话,直接拉着他进别墅。

“妈妈,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天意急切的想要对言笙解释,可是言笙根本不听。

随着言笙“嘭”的一声关上门,也将天意那弱小的声音完全阻隔。

只是言笙并没有看见,站在外面车边的厉枭。

他那么站着,脑子里好像还在回想着言笙说的话。

他的嘴角缓缓流下一道暗红色的血沫,身形晃了晃,而后靠在车身上面。

直到凌川下车来,扶住厉枭,他才回过神。

“本来我是想要来道歉的,可是又让她生气了呢。”厉枭无奈的勾勾唇角,语气轻的仿佛都要被这寒冷夜风吹散一般。

凌川看着已经开始思绪恍惚的厉枭,突然有些不忍心看他这样。

“总裁,言小姐以后会明白的。”

“我们回去吧。”厉枭说,然后转身,坐进了车里。

凌川叹了口气,而后也坐到了驾驶座上,驱车离开。

一路上厉枭都没有再说话,凌川担心他出什么事,好几次都看后视镜,可是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回到了冷宅,凌川将车停好,然后后车厢,将门打开。

可是厉枭迟迟都没有动作,像是睡着了一样。

凌川大着胆子探身进去,推了推他:“总裁?”

但是厉枭没有任何动静,闭着眼睛,半点也没有要睁开的意思。

凌川心里一顿,难道是刚才的车祸,总裁身上受了伤吗?想到这,凌川正要打电话叫家庭医生的时候,突然听见厉枭发出了一丝声音。

“唔……”他突然闷哼一声,然后猛地睁开眼睛,几乎是惊恐的看着前方,脸上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了。

这还是凌川第一次在厉枭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他顿时心里一跳:“总裁,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可是厉枭还没来得及回答凌川便陡然一脸痛苦的抱住自己的脑袋,低低的仿佛是在极力隐忍的痛苦声音从他嘴里传出来。

厉枭的脑袋很痛,比前几次的都要痛,痛得他都说不出话来。

尤其是不久之前他为了保护天意还被狠狠撞了一下。

只是那当时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可是现在,却感觉头疼的快要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