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下意识的举动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38 字数:3644 阅读进度:111/306

伸手不打笑脸人。

“是。”但是言笙也只能做到,不对他发火,而不是对他笑意盈盈的。

不等厉枭开口,她又问:“天意什么时候还给我。”

“言笙,我们之间就非得闹到现在吗?”厉枭苦笑。

厉枭那天回去以后,想了很多。

他以为自己可以潇洒的放手,可是这么多天了。

他的脑海里还是存留着言笙的音容笑貌,他告诉自己要忘记,可他就是忘不了啊!

刚才看到她的时候,他听到她的身份,承认自己是有些被惊讶到了。

他没想过言笙的身份竟然是叶家的女儿。

他感觉,自己跟言笙之间,好像突然隔了好多好多的沟壑,让他怎么也迈不过去了。

就像是此时,他看着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脸上的陌生,让他一度以为,两人这只是第一次见面。

“我只是想要回孩子。”言笙说。

孩子……

厉枭心中微疼,他之所以不把天意还给厉枭。

就是想着,因为有天意在,所以他跟言笙之间,就一定会有来往。

“言笙……”厉枭正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觉得脑袋一疼,好像有一根针狠狠扎进了脑子里面。

又来了……厉枭疼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自从中东回来以后,他就时不时的会有一阵头疼。

几乎每天都有。

厉枭突然变化的表情让言笙一愣,她张了张嘴,想要问厉枭怎么了,可是又想到自己现在似乎没有立场问。

她又将话都咽了下去。

“我先走了。”她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

在一边等着的慕安晓见她走过来,脸庞迎上来挽着她的手小声道:“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你以为呢?”言笙白她一眼。

慕安晓努努嘴:“你们不是应该有很多话要说的吗?”

在慕安晓的心里,厉枭和言笙就是一对啊,两人看起来那么般配。

而且,言笙是因为莫名其妙消失了一段时间,所以厉枭才同意跟黎染心订婚的。

可是,这不还没结婚吗?

要是言笙喜欢,随时可以把厉枭抢过来啊。

但是为什么他们两个看起来那么不和谐呢?慕安晓很不明白。

“安晓,我跟厉枭没有关系,以前没有,以后更没有。”言笙自顾自的说,并没有注意到慕安晓对她使得眼色,“我只想把天意要回来,然后离开这里。”

“咳咳……”慕安晓轻咳了两声,看向言笙的身后,“那个,厉总裁,你好啊。”

言笙浑身一僵,第一反应是,刚才的话,绝对被他听见了!

不过又转念一想,她说的是实话啊,干嘛要心虚,想着,言笙挺了挺腰板。

转身,端笑,一派的温柔娴淑。

厉枭就站在她的身后,面色发白,那双漆黑的眸子由于灯光太暗,有些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

言笙以为他要说什么的,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他说一个字。

最后,厉枭索性转身走了。

可是言笙分明看见他嘴唇蠕动了一下啊。

“厉总裁好像转性了一样。”这是慕安晓对他的评价,“他以前哪会这样啊。以前在a市,他几乎就是横着走的,虽然也没有做出过欺压强女的事情,可是也没有现在这么颓废啊。”

慕安晓都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浑身上下都还是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

可是现在,完全都感受不到了。

也不是慕安晓自己欠虐,可事实就是这样啊。

不仅是慕安晓发现了,言笙也看出来了。

言笙跟厉枭同居过一段时间,对他的脾气算是摸了个半熟。

他就算是生气,温柔的时候,都不会像刚才那样。

难道是,生病了吗?

言笙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来了。

好像厉枭生病的时候,就会这样吧。

想到这里,言笙突然控制不住心里的欲望,抬脚,跟上了厉枭的步伐。

但她离得远远的,没有让厉枭发现。

厉枭一路走出了会场,然后停在外面一处长椅上。

外面冷得让人直发抖,可是厉枭就坐在长椅上,从上衣口袋摸出烟和打火机,点燃。

他落寞的坐在那里,完全没有一个总裁的风范了。

言笙在想,自己是不是刚才话说的有些重了?

迟疑了好一会儿,就在言笙冷的想要转身进会场的时候,却看见厉枭突然倒在了长椅上面,而他手中的烟也自然的掉在了地上。

言笙心里一惊,连忙跑过去。

厉枭的身上已经冰冷一片了,他紧闭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晕了过去。

言笙将他扶起来,拍拍他的脸颊:“厉枭,厉枭,你醒醒!”

厉枭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两下,随后在言笙满怀期待中,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神里是茫然,看到言笙的时候还没反映的过来。

可是,当他反应过来以后,他做的第一个动作,却是脱下自己的上衣外套,披在言笙单薄的身上。

言笙穿着礼服,出来的急又没有拿外套,所以此时她也冷的快要说不出话来。

当厉枭的外套落到她肩头的时候,即使看不见,她也能想象的出来,自己瞬间蹿红的眼眶。

“你别冷生病了。”厉枭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虚弱,可是却包含着对言笙的关心。

言笙看着他的眼睛,眼泪不可控制的滑了下来:“你怎么这么傻啊!”

厉枭轻轻笑了:“你不是很怕冷吗?每次来月事,都疼成那样。”

言笙“噗嗤”一声笑出来:“你刚才是睡着了吗?怎么突然倒下去了?”

她此刻也暂时忘却了自己跟厉枭之间的不越快,只因为刚才,厉枭的那一个动作。

言笙突然感觉到了。

感觉到厉枭,是真的爱自己。

如果不是的话,那么他大可不必做那样的举动。

“这几天没休息好,有些困。”厉枭说,可是他目光里的躲闪,却没能让言笙看见。

似乎觉得两人之间太过亲密了,言笙将肩上的外套脱下来,还给厉枭:“我进去了,你要是累了,就回去休息吧。”

黎染心还没有离开,要是被她出来撞到两人,指不定该怎么说呢。

言笙虽然刚才追出来是有些冲动了,可是她不后悔。

其实厉枭已经跟她解释清楚了,她如果要跟他在一起,那也没人会阻止。

可是,真正让言笙介意的却是,厉枭一点也不信任她。

如果厉枭是真的爱她爱的那么深,那么当初听到厉以宁骗他的话,就不会相信。

也就不会跟黎染心订婚了。

她在中东的原始森林里面就已经对他表明过心意了,他又怎么会以为,她会丢下他一个人走呢?

终究到底,都是爱的不深的原因吧。

言笙是个死心眼的人。

如果要爱她,就要全身心,无条件的相信她。

厉枭连这都做不到,那么她,又为什么还要给厉枭再一次伤害自己的机会呢。

她现在只是还忘不掉对厉枭的感情而已。

但是,在时间面前,什么都不是事儿。

时间会治愈一切的。

聚会结束,言笙出会场以后,便接到了冷之安的电话。

“你打算什么时候来冷家接回天意?”

“明天吧。”言笙说。

这是一个好机会。

今天已经给了厉以宁当头一棒,她知道,明天就是最好的机会。

“那我明天来接你吧。”冷之安说。

“不用了。”言笙拒绝,“我会坐车到冷家的。”

冷之安迟疑了一下,感觉言笙的口气有些不太对,可是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那好吧,我等你。”

“晚安。”言笙轻笑,而后挂断了电话。

坐在言笙身边的许贞听到了她的话,便问:“明天去冷家吗?”

言笙点头:“恩。也是时候了。”

把天意留在冷家实属无奈,言笙已经好几个月都没有见过天意了。

如果不是因为想一击必中,她早就闹到冷家去了。

只希望天意在冷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吧。

第二天一早,言笙便早早起来梳洗完毕,跟家里人吃过早饭后,拒绝了他们陪往前同,随后坐着车离开了。

到冷家是十点钟左右。

言笙下了车,便给冷之安打了电话。

“我马上下来。”冷之安说。

言笙便在门口等着冷之安,几分钟后,冷之安从别墅里面打开门走出去。

他一路小跑过来,言笙开了门。

“进去吧。”

“冷大哥,谢谢你。”言笙一连感激。

冷之安是冷家的人,可是却经常为了她而做一些有损冷家的事情。

这让言笙十分愧疚。

冷之安轻笑一声:“这有什么谢不谢的,我也不常常在家,所以放天意一个人在这里,我也不放心。”

黎染心现在也是住在冷家的,她要是借机在天意身上动手,依照天意那不说不闹的性格,铁定是会经常贝儿欺负的。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冷之安要帮助言笙了。

言笙笑着叹了口气,随后便跟冷之安一起走进去。

进门的时候,言笙便看见厉以宁好像是从楼上下来,正一步一步慢慢走下楼梯。

看见言笙时,厉以宁还愣了一下,随后便冷下了脸庞:“言笙,你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