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我爱你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34 字数:3554 阅读进度:96/306

就好像,刚才听到的那声音,是他的错觉一样。

可是,欧大能混到如今的地步,靠的就是小心警觉。

所以他当即拿起枪,朝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他手下的人虽然不解,但是也还是小心的跟上。

他们渐渐走到刚才言笙站过的地方,可是那里什么也没有。

只有林中偶尔想起来的鸟叫声。

“是不是听错了?”欧大的心腹道。

欧大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枪收了起来,然后道:“好了,继续追,他受了伤,肯定跑不远!”

说完,欧大便带着人转身离开。

可是在他们走后,那颗巨大的榕树下方,突然抬起了一颗脑袋,一双琥珀色的眼眸转着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后,眼睛的主人才松了口气,看向身旁因为虚弱而无力躺着的男人。

“你中枪了。”言笙看着厉枭那苍白的脸庞,说道。

刚才她被厉枭一把捂住嘴,然后拉到这里来,她才发现,原来这颗树下是一个天然的树洞,可是容纳两三个人。

她因为紧张没有来得及说话问厉枭问题,欧大的人便追来了。

她也听见了欧大的那句话。

厉枭受伤了。

言笙也不等厉枭回答,直接走过来在他身边蹲下。

原来她看到的那些血,真的是厉枭的。

“不是重伤,不用担心。”厉枭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是说话的语气还是中气十足的。

言笙没理他,低头专心看着他的伤口。

他的伤口在手臂上,左臂。

还在往外流着血,看样子子弹并没有穿过手臂,还留在他的手臂里面。

这个场景,好熟悉。

就像很久之前有一次,他也中了枪,她就如同现在这样,看着他的伤口。

可是这一次与那一次不同,那一次她是平常心。

但现在,她看着厉枭的伤口,心突然好痛好痛。

以至于她的眼泪都忍不住留了出来,掉落在厉枭的伤口上。

厉枭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是叫你等在那里吗?你怎么出来了?”

厉枭的语气有些严厉,刚才要不是他及时看到了她的身影,把她带到了这里来。

说不定她就会被欧大发现,那后果,是他根本不能承受的!

厉枭不说这话还好,他一说,言笙心里突然很委屈,她抬眸,一双泪目望着他。

“以后,不要再丢下我,好不好?我宁愿自己跟你在一起,也不想要一个人在原地等着你,然后发现你的伤。”

她担惊受怕了一晚上,可是他却责备她没有听他的话。

虽然言笙心里很委屈也很生气,但是她知道,厉枭这是因为担心她。

“好,我答应你。”厉枭一看见她哭,就心疼的不行。

心里的怒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抬起右手将她脸上的泪擦掉,苍白的咧了咧嘴角:“别哭了,像个大花猫。”

“我帮你把子弹取出来。”言笙吸了吸鼻子,然后胡乱的在脸上抹了一把。

要包扎伤口得先把子弹取出来才行。

虽然这里条件有限,可是言笙也算是有过一次经验了。

还好她穿的衣服下摆有些长,她将衣服下摆撕下来,紧紧绑在厉枭伤口的上面,然后在衣服上擦了擦自己的手指。

她动手之前,看了一眼厉枭:“我动手了。”

厉枭笑着点点头:“开始吧。”

说完,言笙深吸了一口气,聚精会神的将目光集中在他的伤口。

看样子子弹嵌的并不深,因为言笙将伤口扒开以后还能看见子弹。

她活动活动手指,然后紧紧一咬牙,飞快的将两跟手指伸进去,捏住子弹末尾便狠狠扯了出来。

过程很快,以至于言笙将子弹取出来的时候,厉枭的伤口迸了她一脸血。

可是言笙没时间去擦掉脸上的血,她飞快的又将自己的衣服撕了一截下来,然后将厉枭的伤口绑住,止住血。

做完这些言笙才彻底松了口气,一松气,她便感觉自己浑身无力,让她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她耷拉着脑袋,大口喘着粗气。

她的余光看见面前厉枭动了一下,然后坐起来。

她还没拉得及抬头,便感觉他的双手将她的脸抬了起来。

然后,一片模糊中,言笙感觉厉枭微凉的双手,在她脸上擦拭着。

想来是在擦她脸上的血吧。

言笙没动,干脆闭上眼睛仍由厉枭擦着。

良久,言笙觉得那只大手的动作突然变得轻柔了起来,小心的摸着她的脸颊,让她觉得痒痒的。

她轻笑了一声,正要睁开眼睛的时候,突然感觉唇上一凉。

这突如其来的感觉让言笙微微一愣,随后她便反应过来厉枭在做什么。

她没有睁开眼睛,而是小心的去享受这一刻难得的温存。

她能感觉到厉枭已经急促起来的呼吸,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热,还是什么原因,言笙只觉得握着自己下巴的那只手渐渐烫了起来。

她正要睁开眼睛的时候,厉枭却将她一把抱入了怀中,不再继续刚才的举动。

言笙睁眼,瞧见厉枭轮廓分明的下颔,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言笙竟然觉得十分性感,她的身体陡然燃气一股火来。

言笙大着胆子,突然凑上去亲了一下他的喉结。

言笙的这个动作让厉枭身形一僵,他低头看着怀里的言笙,目光蓦地变得危险幽深起来:“你是在惹火。”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听得言笙心跳加速。

“我们在这里安全吗?”言笙突然低低问道。

“或许,现在是安全的。”厉枭不明意味的扭头看了一眼四周。

欧大的人暂时离开了,他们躲在这里,只要不出去,就不会被发现。

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法啊。厉枭想着,目光微微一沉,看来还是需要用到信号弹。

至少,需要拼上一拼……

厉枭还没想的完,他的唇突然被堵住,竟然还大胆的挑逗着他!

言笙大胆的动作让厉枭脑子里“轰”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他垂眸,看见言笙半跪在地上,脸颊微红。

他看着言笙的脸,一时间快有些绷不住了,可最后他还是将言笙推开,语气粗重:“你做什么?”

“你说呢?”言笙努努嘴,有些委屈,一双琥珀色的眼眸内有一层浅浅氤氲的雾气。

“你想好了?”厉枭不是一个纯情的男人,他也会有正常的需求。

可是,在他做这件事前,他得保证言笙是心甘情愿的。

言笙轻笑着,咬了咬他的下巴:“这是我的回答。”

见她这样,厉枭也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翻身将她压到在地上。

言笙还有些脸红,虽然这里没有其他人,可毕竟是野外。

厉枭虽然单手有些不方便,可是他的手却已经摸进了言笙衣服里面,绕到她的背后。

情至浓处,言笙不觉嘤咛出声,脸色潮红,她感觉到厉枭在脱她的衣服,小声嗔了一句:“小心点!”

就这一件衣服啊,要是扯坏了,她穿什么?

话音刚落,她的衣服已经从头顶被厉枭褪了下来。

厉枭的目光突然变得幽深,看的言笙有些不好意思的闭上眼睛。

“我爱你……”厉枭在她耳边轻轻说着的这一句话。

他声音中的无限缱绻,让她有些眼睛涩涩的。她睁开眼睛,眼里有些许水汽,可怜兮兮的看着厉枭。

五年的时间太长,让他们都忘记了第一次时候的感觉。

虽然厉枭并没有满足,可是也担心言笙的身体受不了,所以,他没有缠着言笙太久。

尽管如此,结束后言笙也还是浑身无力的倒在厉枭的怀里。

她甚至连话都不想说,仍由厉枭给她穿着衣服。

穿好衣服后,她还是躺在厉枭的怀里。

“要是怀孕了怎么办?”言笙问。

两人都没有什么紧急措施,事后言笙才想起这个问题来。

厉枭把玩着她发丝的手也微微一顿,而后轻轻一笑:“生下来。”

顺便,他们也可以结婚了。

言笙幸福的勾着唇角笑了,然后抱住厉枭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胸膛:“好。”

言笙是个性格很直的人。

没爱上之前,不敢这个男人怎么做,她都不会对他吐露自己的真心与真实的性格。

可是只要爱上了,她也从不会避讳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

她爱这个男人。

爱这个,敢为了她豁命出去的男人。

恢复力气以后,言笙才从厉枭的怀中起来。

她看了一眼外面,已经是下午了。

身后轻轻响了一下,言笙听见响声回头看了一眼,厉枭也起身走了过来。

“我们该出去了。”厉枭这么说道。

“怎么出去?”现在貌似没有别的办法。

“跟我来。”厉枭一把牵起言笙的手,走了出去。

昨晚上厉枭已经大致摸清了这个丛林。

距离这里不太远的地方,有一处瀑布。

言笙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再这样下去,她的身体会虚脱的。

所以,那里,是一定要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