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欧大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33 字数:3622 阅读进度:91/306

言笙浑身无力的靠在座椅上,看着面前的言沫,心里忽然明白了什么。

言沫伸出手,一把捏住言笙的下巴,微微翻转,讽刺的勾了勾唇角:“言笙,你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失策了?”

“为了把我骗到这里来,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啊。”言笙冷笑一声,尽管不喜欢言沫的触碰,不过,她也没有力气能够挣脱的开。

而原本应该在她身边坐着的大卫却不知道被言沫等人弄到哪里去了。

琳达与麦克站在言沫的身后,表情冷淡。

仿佛,这一路上言笙所看到的他们两人,都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一样。

言沫手中猛然用力,捏的言笙脸色一变,有些吃痛。

“落到我的手里,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言笙只瞪着一双眼睛看她,提不起力气再说话了。

言沫站起身,松开手,对琳达与麦克道:“把她关进房间里。”

琳达麦克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却走上前来,动作有些粗鲁的将言笙抬起来,然后走到后面的一个小房子里。

言笙被拖下车后迅速打量了这个地方。

好像是一座小城,房子最高的也才三楼高。

不过没做房子的天台上走站着一些人。

那些人的手里还握着枪,目光警惕的在天台上走来走去的巡逻。

远远的仿佛在地平线之外的地方,有一处森林。

只是言笙还没看的清楚便被扔进了那个昏暗的房子里面。

言笙被扔进去后,房子的门便“轰”的一声被关了起来。

她趴在地上,虽然夜晚有些凉,但是她的身体却还是有一丝燥热。

她在那里趴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一点力气,然后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

她打量了一下四周,突然发现角落里好像靠着个人。

她微微一愣,眯了眯眼睛,穿着白衬衣,好像是大卫。

言笙心里了一喜,迈动虚弱的双腿跌跌撞撞的走过去,短短的一截路她却摔倒了好几次才走到大卫的身边。

大卫还在昏睡着,但是身上没有什么伤口。

言笙想起来在车上的时候,大卫递给她的那瓶水。

水还是琳达递给他们的,看来是水里放了什么东西,让他们都昏睡过去了。

而大卫喝的比她多,所以直到这个时候都还没醒过来。

言笙叫了他几声,可是他一点要醒的迹象都没有。

言笙身体也还没有恢复全部力气,所以叫了一会儿,便气喘吁吁的靠在一边。

她摸了摸随身带的手机,可是没有摸到。

看来是趁她昏迷的时候都搜走了吧。

言笙叹了口气,抬眸看着从窗外渗透进来的那一点点月光。

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被关在这里,还是被言沫关在这里的。

她知道言沫有多不喜欢她,言沫会用什么样的方法对付她,她也不知道。

不知道杰西卡没有接到她的电话,会怎么做呢?

言笙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了厉枭。

她的眼圈有些红。

尽管她在来之前心里一直生着厉枭的气,可是此时此刻,她竟然很想厉枭。

其实仔细想想,那个时候,她应该问问厉枭。

问他是不是真的,不喜欢她,而喜欢照片上的那个女人。

可是她没有,甚至还说了那些伤人的话。

不过现在好了,厉枭也见不到她了,应该,很快就能恢复正常的生活了吧。

想着想着,言笙心里突然就好难受,眼泪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的心里是不希望厉枭忘记自己的。

厉枭,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只是叫着这个名字,就能让她的心里这么温暖。

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会当面问厉枭的。

……

第二天一早,言笙便被吵醒了。

准确的说,是被言沫叫醒的。

她还在做梦的时候,便觉得腿上一疼,睁开了眼睛。

言沫就站在她的脚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看来刚才是她用脚踢了她吧。

言笙正想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又走进来一个人。

是一个男人,那个人还是言笙极其熟悉的。

“欧大要见她。”林遇安淡淡看了一眼言沫,然后对着言笙冷笑。

“林遇安……”言笙紧紧咬着牙,看着言沫与林遇安。

这两个她最恨同样也恨着她的人,同时出现在她的眼前。

“好久不见。”林遇安轻声说道。

“你们如果恨我,绑架我,我可以理解,但是他跟这件事没有关系。你们放了他!”言笙指着身边还没醒过来的大卫说道。

“你当我傻啊。”言沫嘲讽的笑一声,“放了他?放他去报警吗?”

“他可是筹码,没了筹码,又怎么跟你做交易呢?”林遇安冷笑,然后扬了扬手,立即有两个黑衣壮汉走上前来,将言笙一左一右的架了起来。

言笙没有大吼大叫,而是很冷静的思考自己要如何面对接下去所发生的一切。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想做什么?”言笙被带出去后,大卫也醒了过来,他惊恐的看着这个屋子,还有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一男一女。

言沫看了林遇安一眼,见他没有想说的话,便对身后的人道:“好好看着他,别让他跑了。”

“是!”

说完,言沫与林遇安便一起退出房子。

言笙被架着出去,看见广场中央放了一把椅子,椅子上做了一个男人。

男人的身边有人在打着伞,还有人在用扇子扇着风。

而那个男人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样子,面容凶狠狰狞,面上从左眼到右下颔有一条十分恐怖的疤痕,左眼上带了一个眼罩。他皮肤黝黑,看起来像是常年晒着烈日烤成这样的。

他的身形魁梧,露出来的双臂青筋密布,鼓鼓的像是铁打一般的肌肉,看起来就让人心生颤巍。

言笙被压着走过去,站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天上的烈日晒得她有些头晕,眼前都有淡淡的模糊。

“她就是厉枭的女人?”那个男人单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则是指了指言笙,用英语问言沫。

“是的,欧大,她就是厉枭的女人。”言沫笑着回答。

被叫做欧大的男人眉头微微一挑,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

“压近点瞧瞧。”

欧大俨如古代帝王般的发号施令。

他的话音一落,言笙便被压着走到了欧大的面前。

她面容有些憔悴,算不上精致,但是底子还在,皮肤白皙,尽管看着有些狼狈,但欧大眼中还是划过了一道惊艳。

欧大那张看着令人心里发抖的脸缓缓凑到言笙的面前,他粗糙有力的手指猛然攫住言笙娇嫩的下巴,翻来翻去看了一遭:“不愧是厉枭的女人,果然有料。”

说着,他的目光滑到了言笙胸前。

虽然有衣服挡着,可是言笙还是感觉自己在欧大的眼神下,仿佛没有穿衣服一样。

言笙紧紧咬着牙齿,琥珀色的双眸中有一抹坚韧。

“这个女人交给我了。”欧大松手,躺回椅子里面,淡淡看了一眼言沫。

“欧大想要怎么做?”言沫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

怎么做?欧大微微一勾唇角,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言笙,而后一扬手:“把我手机拿过来。”

他旁边扇风的一个女人赶紧从自己包里掏出来,递到欧大手上。

言笙看见欧大好像拨了一个电话出去,不知道是打给谁。

周围也安静了下来,只听得见风吹的声音。

言笙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紧张,连带着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甚至都不敢大声的呼吸。

少顷,电话里,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欧大。”

男人低沉略带磁性嗓音淡淡吐出这个名字,却又仿佛含了无数风暴般的冷冽。

听到这个声音,言笙突然鼻尖一酸涩,差点就没忍住掉下泪来。

厉枭,是厉枭的声音!

“厉枭。”欧大蓦地冷笑一声,“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你想要什么?”厉枭没有时间跟他叙旧,不过,欧大能打这个电话来,却是给了他准确地址。

“我想要什么?”欧大低低的呢喃了一句,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瞎掉的那只眼睛。

“我要你的命!”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狠辣,狰狞的脸上浮现一抹戾气,看得人心底发怵。

“你要我的命,来取就是。不过,能不能取到,就看你自己的本事。”厉枭冷笑。

“放心,这一次,我可是有足够的筹码呢。”欧大说着,看了面前的言笙一眼,他猛地伸出手将言笙的头发一扯!

巨大的力气仿佛要将言笙的头发与头皮撕扯开,疼的言笙狠狠的咬住了下唇,硬是没有叫出声来。

言笙的隐忍倒是欧大没有想到的,他略微惊讶的看了看言笙,将她的脑袋凑近电话,嗓音有些邪魅:“来,乖女孩儿,说句话给你的男人听一听。”

言笙没说话,尽管她疼的快要将嘴唇咬破,她也还是没有叫出来。

厉枭,绝对不能来这里!

这个地方方圆百里都没有人烟,厉枭来了这里必死无疑!她不能让厉枭来,绝对不能!

所以,尽管她很痛很痛,她也不能发出一丝声音。

“言笙。”

可是,言笙没有说话,电话里面,却传来了厉枭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