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想娶的人只有一个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32 字数:3634 阅读进度:86/306

厉以宁一把抓住厉枭的衣领,怒声:“妈说了这么多,你究竟有没有理解妈的苦心!妈这都是为了你好啊!”

“不是。”厉枭轻轻摇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厉以宁,淡淡的,“你不是为了我好。如果真是为了我好,那就应该让我去追求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在这里强行把你的思想加注在我的身上。”

厉以宁顿时嗓音一哑,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良久,她才手一滑,慢慢松开厉枭的衣领,又哭又笑:“你是我的儿子。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好,你却宁愿为了一个女人,来违抗我的话……”

厉以宁她自己心里的苦,谁又能知道?

她从怀孕就一直被人家从背后指指点点说闲话。

生下孩子以后的很多年,都一直被人家骂是小三。

可是,他们又怎么知道,她跟冷毅,才是最先认识的。

她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让厉枭继承冷氏,就是想让那些人知道。

她厉以宁,从来都不是小三!

但是她的儿子,她辛辛苦苦生下来养大的儿子,却不理解她的心。

“前几十年,我都是按照你的意愿来活。可是现在,我想跟着自己的心来走以后的每一步。所以,以后不要再给我安排相亲了。我想娶的人也只有一个。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会娶她。”厉枭说完,便起身,走出门外。

“你要是走出去,就是不要我这个妈!”厉以宁凄厉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厉枭脚下一顿,停了下来。

厉以宁看到他停了下来,她以为,他会转身折回来的。

可是,没有。

他只是轻轻说了一句话,然后继续抬脚走了。

他说,不要逼我恨你。

……

厉枭下楼的时候,言笙与冷毅也正好从外面走进来。

看见言笙,厉枭心里的哀伤微微散去了一些。

“回去吧。”厉枭说。

言笙点点头,随后叫了天意。

“我们走了。”厉枭对冷毅微微弯了一下腰。

“恩。路上小心。”冷毅点头说。

走出冷宅后,言笙发现厉枭的心情似乎有些低落。

她看了看驾驶座上的厉枭,轻声问:“你们谈的怎么样?”

但是其实不问,看他的脸色也猜得出来。但是言笙就想听他说话,这样子,会让他不要自己在心里默默的痛苦。

“很好。”厉枭侧眸,看了一眼言笙,微微一笑。

“看样子并不太好。”言笙笑着打趣了一句。

厉枭忍不住叹了口气:“一切都好。不用担心。”

他跟厉以宁,只是冷战一段时间而已。

厉枭不愿意说,言笙也不想强求。

两人便沉默着,一直到回到家。

言笙等厉枭去停车,然后三人一起乘电梯上楼。

一出电梯门言笙便闻到了一阵浓烈刺鼻的酒味,她皱了皱眉。

在家门口,正坐着一个喝的烂醉的女人,披散着长发,看不清面貌。

那酒味,明显就是从她身上传来的。

言笙抽了抽嘴角,看向厉枭。

果然,厉枭的脸也黑了下来。

言笙走过去,离得远远的地方停下,仔细看了看,这个女人竟然是陆双双。

她可是个大明星啊,要是被狗仔拍到深夜出现在厉枭家门口,说不定又是一顿好写了。

言笙看了一眼厉枭:“喏,找你的,自己解决吧。”

厉枭脸黑黑的,直接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来!”

就这么简单粗暴的两个字,然后挂掉电话。

没多会儿,凌川便从电梯里出来了。

“总裁。”凌川走过来,道。

“把人给我带走。”厉枭似是嫌恶一样的看了一眼坐在地上靠着门的陆双双。

她靠在那,他们可是连家门都进不去啊。

凌川也没说什么,直接走过去,将已经没了意识的陆双双从地上扶起来,然后离开。

从头到尾陆双双都没有醒过来,只是发出似梦呓一样的轻微声音。

但是又听不出来说的什么。

陆双双离开以后,言笙便走过去开门,然后走进去。

换了鞋子,言笙带着天意去浴室洗了澡,弄好后也是深夜了,言笙从天意房间出来以后困的开始打哈欠了。

正想去客厅倒杯水喝的时候,却看见厉枭还坐在客厅,抱着双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到言笙过来,厉枭突然开口解释:“我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来,我跟她早就说清楚了。”

他本来跟陆双双也没什么的,可是又怕言笙像上次黎染心一样生气,所以一直等着她忙完想跟她解释。

但是言笙其实根本没在意这件事,此时看厉枭那么急切的解释,有些好笑:“我没放在心上。”

“为什么?”厉枭原本还担心言笙生气,可是看言笙的样子,好像是没放在心上。

他心里突然有些慌了,难道说,言笙是因为没有把他放在心上,所以连同他身边的女人也不在意吗?

“这有什么为什么?不在意就是不在意啊。”言笙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

她没发现厉枭瞬间变得紧张的表情。

“言笙……”厉枭突然低声叫了一句。

“恩?”言笙脑袋一歪,看着他。

“你对我。”他顿了顿,又道,“就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码?”

他的这句话,让言笙心里微微顿了顿。

对他没有感情吗?

不是吧。

言笙嘴角扬起一抹轻笑,缓缓走到厉枭的面前,然后俯身,在他讶异的眼神中,轻轻吻住了他的唇。

虽然只是像蜻蜓点水一般的,可却在厉枭的心上狠狠一击。让他霎时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言笙亲过后便离开,看了看他呆愣的模样,轻笑出声来:“我先睡了。晚安。”

说完,她便转身回房间。

而厉枭则是在她离开后的几秒钟反应过来,他摸了摸自己仿佛还残留着她味道的唇,然后傻傻的笑出了声。

他发现,自己好像并不满足这一个吻。

他起身,几步追了上去,在言笙关门之前一把将门打开。

言笙看见他突然进了房间,心里有些慌乱:“你,你做什么?你的房间,在对面。”

“你猜我要做什么?”厉枭边笑边向她靠近,直直的将她逼近床沿。

言笙一步一步往后退着,退到床边的时候一个没反应过来,仰着倒在了床上。

厉枭趁机起身而上,嘴角勾起浅笑,语气暧昧:“你这是在邀请我吗?”

言笙脸“腾”的一下红了:“你起来!”

“既然是你邀请我的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厉枭轻笑着,然后加深了刚才那个浅浅的吻。

言笙本来是想拒绝的,可是她拒绝的话却没说的出口,便沦陷在厉枭的温柔攻陷中了。

已经这么久了,她其实对厉枭也不是没有感情的。

更何况,今晚厉枭都已经当着冷家人的面说了那样的话,不管是哪个女人,恐怕都不会再忍心拒绝这样的男人了吧。

她面容羞红,看着就像一个熟透的红苹果,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更是氤氲水雾。

她这个样子,真的是让他有些欲罢不能啊。

可是就在言笙阻止他的时候,他也想起来,她亲戚还没走呢。

这让厉枭有些不甘心,一头埋进她的颈窝,略微沙哑的声音说道:“等你好了,要补偿回来。”

虽然他已经被勾起火了。

可是这样,就让他很满足了。

至少,言笙是真的接受他了,不是吗?

而关于那个赌,实际上却是他赢了。

言笙被他呼出的气息弄得脖子痒痒的,忍不住轻笑了起来:“起来,重死了。”

厉枭听见这话,又埋深了几分:“不想起来。”

他就想这么抱着她,闻着她身上独有的气息。

“流氓。”言笙笑骂了一句。

她的话音刚落,便被厉枭整个一翻身,将她抱在了他的上方。

她俯身趴在他的身上,望着他坚毅冷硬的下颔。

“这一切就像在做梦一样。”厉枭轻声说道。

他不久之前还在幻想迟早有一天他们会这样,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言笙轻轻凑上前,咬住他的下巴:“疼吗?”

“疼。”

“疼就对了。”

疼就代表,这不是做梦,不是吗?

厉枭轻轻笑了一声:“睡吧,很晚了。”

言笙也有些困了,浑身没有什么力气,干脆趴在厉枭身上不动了。

两人的心跳都很快,隔着薄薄的衣衫,仿佛两颗心距离越来越近了。

言笙的心中突然又想起厉枭刚才的那句话了,这一切,真的就像是在做梦。

第二天两人起的都很晚。

因为头一天晚上两人虽然没有做什么,但是厉枭却抱着她缠绵了几乎整晚,一直到天亮才放过她。

明明什么都没做,可是言笙起来,却觉得自己身体酸软的不像话。

她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当她的手臂从眼前伸过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本雪白嫩滑的手臂,竟然星星点点的布着红印还有淡淡的淤青。

言笙翻了翻白眼,这厉枭昨晚被憋坏了吧?

不过,如果昨晚不是因为她亲戚还没走,估计言笙这个时候是起不了床了。

就在言笙坐在床上发呆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