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去看病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30 字数:3573 阅读进度:77/306

“谁?”言笙问了一句。

“不认识。”厉枭摇头。

连厉枭都不认识的人,言笙也没多想。

由于言笙的身体还没好的完全,而天意的情况也越来越糟,所以言笙便留在家里,没有去公司,而公司的事情,也一应交给杰西卡来处理。

天意的情况还是一点好转的意思都没有,言笙想,要不要带他去医院检查检查呢?

就在这时,言笙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言笙微微蹙眉,但还是接了。

“你好。”言笙轻声道。

“言笙,你猜我是谁?”电话那一头,传来一道清脆含着笑意的女声。

一听这话,言笙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慕小姐,你是从哪知道我的电话号码?”言笙有些无奈慕安晓的死缠烂打。

如果说她是一个男人,慕安晓这么做还情有可原,可问题是她是女的啊,慕安晓这是抽什么风?

“想要知道你的电话还不简单吗?”慕安晓笑了两声,随后道,“我今天很闲哦,要不要出来一起玩?”

“不了,我还有事。”言笙直接拒绝。

“有什么事比我还重要吗?”慕安晓略带委屈的声音传进言笙的耳朵里,惹得言笙忍不住笑了起来。

“慕小姐,我是真的有事,我要去一趟医院。”

“去医院?”慕安晓讶异,“你去医院做什么?生病了?”

“不是我。”言笙虽然在笑,可是语气里却泛起一丝苦涩。

“那是谁啊?难道是天意?”慕安晓猜测道。

言笙没说话,慕安晓一听她沉默下来,忍不住问道。

“真是天意?他怎么了?”

“发生了点事情,他的自闭症又犯了,我想带他去医院看看。”言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慕安晓说,或许,她的心里其实是很希望有一个可以听自己诉说的朋友吧。

而慕安晓这么久以来都没放弃跟她交朋友,她也没必要一直摆着人家。

“自闭症……”慕安晓轻声呢喃了一句,蓦地开口,“我知道一个医生,他一定可以治好天意的!”

“真的吗?”言笙有些惊喜,因为以前在米兰的时候她不是没有带天意去医院看过,可是他们的回答几乎都是一样。

“我一会儿开车过来接你们,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慕安晓语气中有些激动,听她电话里的动静,好像是打开门蹬蹬瞪的不知道跑去哪了。

言笙道了声谢,便挂了电话。

她突然觉得,或许跟慕安晓做朋友也不错吧。

言笙抿唇微微笑了笑,她起身去换了衣服,然后又到天意的房间去看了看。

天意还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在画些什么。

神情十分专注,只是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却没有任何喜怒。

“天意,妈妈带你出去好不好?”言笙走过去,在他身边慢慢蹲下,柔声询问。

闻言,天意的手微微一顿,没有说话,只是那双漆黑没有任何焦距的瞳仁却缓缓转了过来,看着言笙。

良久,他又缓缓转了回去,默默的开始收拾东西。

看到这一切,言笙心里酸涩不已。

她眨了眨眼睛,才将眼里的泪意忍了回去。

希望,这次去医院会有用吧。

尽管她已经习惯天意这个样子了,可是她还是会忍不住怀念不久前那个,会笑会说话的天意。

收拾好以后,言笙便牵着他的手出了门。

虽然天意表现的很淡定,可是在经过家门口的时候,言笙还是感觉到,自己握着的那只小手,微微僵硬了一下。

她低头看了看天意。

看见他的手在轻微颤抖。她用力将天意的小手握的紧紧的,无声给她温暖。

到楼下以后,没过几分钟,慕安晓的车子也停在了两人面前。

慕安晓一下车便朝着言笙走过来。

她停在言笙与天意几步远的地方,看了一眼天意,随后脸色微变。显然,她也发现了天意的变化。

“上车吧。”慕安晓对言笙轻声说道。

虽然两人前几天才见过,可是慕安晓却觉得言笙变得很憔悴,甚至身形都有些瘦弱。

看来因为天意的事情,她这几天一定没有休息好吧。

言笙牵着天意上了车,然后才对慕安晓道了声谢:“谢谢你,慕小姐。”

“要拿我当朋友,就叫我安晓吧。”慕安晓头也不回的笑着回了句。

“好,安晓。”

言笙的声音让慕安晓突然一愣,她有些不可置信的回头看着言笙,言笙嘴角的笑意让她有那么一刻的发怔。

“哟呵,你突然这么答应了,倒是让我有些不习惯。”慕安晓很欠扁的回了一句。

“慕安晓……”言笙阴测测的淡淡叫了一声。

慕安晓这才嘿嘿笑了两声:“坐稳了,出发了啊。”

说着慕安晓便发动车子,使出了公寓大门。

车上,慕安晓放着轻柔欢快的歌曲,让人心情畅快。

“对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慕安晓突然这么说道。

言笙微怔:“什么事?”

“我跟厉总裁的婚事已经取消了,也不知道厉总裁怎么说服冷夫人的。”慕安晓嘟囔了一句。

“取消了?”言笙有些惊讶,这件事,厉枭倒是没对她提起过。

“不过听说冷夫人又在安排其他企业的千金。”慕安晓又来了一句。

看得出来,厉以宁是铁了心想让厉枭娶企业千金。

可是她怎么不想想,厉枭那样的性子,如果不是他愿意做的事情,谁又能逼得动他?

所以,言笙并不担心厉枭会突然宣布订婚或是结婚。

说到底,这跟她也没什么关系不是吗?

言笙微微叹了口气,突然想起了冷之安。

这几天一直没有跟冷之安联系,也不知道那天她走了以后,冷之安怎么样了。

虽然那天的事情让言笙多少有些气恼,可是冷之安毕竟之前也帮了她很多。

想到这,言笙掏出手机给冷之安发了一条短信。

大致内容是约他什么时候出来见一面。

她想,自己该把话跟冷之安讲清楚才行。

经过那天的事后,言笙才算是真正知道了冷之安的心意。

到了医院,慕安晓轻车熟路的带着言笙来到一间办公室前,也没敲门直接进去了。

“周子越,我带朋友来了。”慕安晓扯着嗓门道。

里面一个长相清秀带着眼镜的男人,微微蹙了眉,有些不悦:“慕安晓,你能像个女人吗?”

“废话,劳资全身上下哪里不像女人了?”慕安晓一挑眉,道,“我不是女人,难道还你是?”

周子越正要说什么,突然看见跟着慕安晓一起进来的言笙与天意,迅速止住了要说的话,面带微笑轻声道:“您好。”

“您好。”言笙礼貌道。

“喂,这就是我跟你电话里提到的朋友。”慕安晓对周子越说,“她叫言笙,这是她的孩子,有点自闭症。”

周子越不愧是专业医生,他只看上天意一眼便明白了。

“请跟我来。”周子越对言笙笑笑,然后领着她去了另一间房,那间房布置的很温馨,还有小孩子都喜欢的玩具。

“请坐。”周子越做了个请的动作。

言笙点点头,然后牵着天意在椅子上坐下。

周子越拿出一些卡片,卡片上写着英文字母。

他将卡片放到桌子上,然后双手握在一起,放在卡片上,同时对天意微微笑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言笙正要说话,周子越却突然扫了她一眼,镜片后的眼眸带着警告。

言笙顿时忍住想要说的话,看着天意。

周子越阻止她,不让她说话,是要让天意自己说。

可是,天意只是看着周子越,没有开口。

周子越也不气馁,将准备好的卡片推到天意的面前,轻声道:“那么,把你的名字拼出来。”

他这一次并没有用请求的语气,而是直接命令他这么做。

言笙以为天意不会动,可是,她想错了。

天意只是静静看着周子越,下一秒,突然抬起了手,从面前那对卡片中找出自己的名字拼音。

没多久,他便将名字拼好了。

周子越笑了笑:“天意,真是个好名字,那么,让我来你最喜欢做什么?恩,看书?”

天意没说话,可是那双眼睛却缓缓升起了了一抹光泽。

“或者,画画?”周子越轻声道。

陡然,天意眼中微微闪了一下,然后周子越,虽然没有说话,可是眼睛却已经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晰的传达给了周子越。

周子越微微一笑:“我猜你一定画的很好,来,跟我来。”

说着,周子越起身,将手递给天意,而天意也放下戒心牵住了他的手,跟着他到一张书桌前。

桌子上摆着画画需要用到的工具,而周子越则是坐在天意的身边,柔声跟他说这话。

看到这一切,言笙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慕安晓小声示意她出来。

言笙起身,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你这位朋友真厉害。”言笙由衷夸赞。

可是她语气中的酸涩也让她有些失败。

她是天意的母亲,可是却都帮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