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静好

小说: 豪门蜜爱:帝少的绝色娇妻 作者: 云川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8:26 字数:2569 阅读进度:62/306

“好多了。不用担心。”厉枭微微笑道。

言笙脸颊微红:“我才没有担心你呢!”

说完,她便跑到洗手间去。

她走后,厉枭一脸茫然的看着身边的天意:“她经常这么口是心非吗?”

天意没有说话,但是他却笑着点了点头。

天意觉得,好像有个父亲,是个不错的选择。

起码,他会给自己和妈妈做早餐。

厉枭笑摇了摇头,那笑容里却多了几分柔情。

他跟天意坐到餐桌前,等着洗手间里的言笙洗漱完毕出来吃饭。

而洗手间里的言笙,她虽然将水开着,可是却没有洗。而是双手撑在边沿,看着镜子里那个,一脸羞红的人。

天,她这是怎么了?怎么心跳的这么快!

她用手捂着自己的心脏,真的好快,快的都让她要呼吸不过来了。

她浇了一捧凉水在自己脸上,可是脸还是滚烫的吓人。

她又浇了一些,这才感觉好了一点。

她深呼吸几口气,才将自己跳个不停的心脏平稳了下来。

真是要疯了,这种麻酥酥的感觉。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言笙才走出去。

那一大一小正看着她,让她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她走过去,然后坐下。

桌面上放的倒是她平时吃的。

她抬眸看了一眼他们:“不吃都看着我干嘛?”

难道看着她就会饱吗?

“吃吧。”厉枭看得出来言笙有些害羞,也没点破,笑了笑。

一家三口安静的吃着碗里的东西,谁也不说话。

言笙吃东西的时候不喜欢说话,天意是本来就不怎么说话。而厉枭呢,他吃得很快,也是因为不说话。

餐桌上倒是有一种诡异的和谐。

吃完东西,言笙便利落去收拾碗筷了,厉枭当然也坐到沙发上去养着自己的身体了。今天周末,不上学,所以也天意坐在他身边,两人看着电视,时不时的搭两句话。

这看的言笙格外眼红。

她跟天意相处这么多年了,都没见天意跟她主动说话,就算说,也是很少,扳着手指都输的出来。

这厉枭才跟他见过几次啊?都熟到这个份上了!

好吧,言笙得承认,她吃醋了!

洗完碗,言笙便走到厉枭面前,虎着脸:“你,回去!”

旁边就是他自己的家,干嘛赖在这里不走了?

碍她的眼!

“我伤口还没好呢。”厉枭看着言笙,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言笙瞬间抓狂,这尼玛确定是冷氏大名鼎鼎的总裁?

居然还噘嘴求可怜?

“哼,我看你精神挺好的!”说什么也不能心软!

厉枭不说话了,看向天意。

而天意显然也接收到了他的信号,居然也伸手扯了扯言笙的衣服:“妈妈……”

天意软糯的声音让她瞬间就心软了,她瞅了瞅儿子,又看了看厉枭那张满是病态的脸。

“就一天!”最终,她还是退让了一步。

难得天意居然像个正常孩子一样会撒娇了,就看在天意的份上,让他再待一天。

得到了她的许可,天意顿时笑眯眯的收回手,同厉枭一起愉快的看着电视。

而厉枭也满眼笑意的看了她一眼。

言笙瞪他一眼: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她无声警告。

她转身回了自己房间,昨晚厉枭身上的血有些许溅到了床单上,她将床单扯下来,然后又将天意的换下来,丢到洗衣机去洗了。

换好了新的床单,她才打开所有的窗户将房间里淡淡的血腥气散出去。

她做好了这一切后才坐到桌子前,拿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杰西卡,让苏珊去设计晚礼服,还让她不要告诉苏珊,就当是惊喜。

而她自己呢,就画需要交给乔安娜的设计图。

这一画,就是好几个时辰。她画完手里这一副准备抬手伸懒腰的时候,手突然碰到了身后,那分明该没有人的啊,可是却真实的触碰到了东西!

惊得她一个哆嗦,猛然回头去看。

看到是谁后,她怒了:“厉枭!”

厉枭什么时候站到她的身后的?竟然还一声不吭!

“做什么?”厉枭竟然还能轻笑着一脸无辜的样子。

要不是看在他受伤的份上,言笙真想给他一拳。

“你什么时候来的?”她咬牙切齿的瞪他。

“大概……”他竟然还认真的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的回答,“两个小时了吧。”

言笙一愣,脸上的表情凝住:“你一直站在这?”

站了两个小时,他的伤口,能坚持得住吗?

厉枭点头:“你画的很专注。”这是他的实话,他走进来的脚步很轻,她没有听见。

他站在她身后两个小时,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这么认真的打量着她。

她的皮肤很细腻很白皙,头发扎了起来,都可以看见脖子后面那细小的绒毛,让他很想伸手去摸一摸她的脖子,可是又怕惹得她生气,最终也只是想了想。

“不专注我哪来今天的位置。”言笙嘟囔了一句。他以为随便画两笔就完事?

厉枭低低笑了两声,突然脸色又变的有些僵硬。

“怎么了?谁让你笑的,扯动伤口了吧,活该!”言笙扬起眉毛斥责。

可是,厉枭脸上的笑意不减反增,且越来越浓,看的言笙有些心里发毛。

“你到底在笑什么?”言笙不明白有什么那么好笑的。

可偏偏厉枭又只是笑着不说话,真气得她想掐死厉枭。

“出去出去,我要忙了!”言笙干脆赶人。

“好好好,我出去就是了。”厉枭轻笑着,然后转身走出去。

言笙看着他的背影,总觉有哪里不对。

她歪着头想了半天,最后一拍桌子,想起来了!

该死的,厉枭身上穿的衬衣,那么崭新干净,而他昨晚被她拔下来的此时正挂在外面风干呢。

他肯定是早上起来的时候回过自己家了!

他竟然还拿自己伤口没好为借口赖在这里!

都能回家了,还扯什么伤口不好!

言笙气的七窍生烟,站起来就打开门大步走出去。

她今天非得把厉枭撵回自己家不可!

可是,当她走出去,还没走近,听见客厅里传来厉枭浅淡的说话声后,她的脚步,突然停顿了下来。

厉枭的声音里已经完全找不到往日的冰冷了,剩下的,只有淡淡的充满柔情的语气。

言笙的心里,没来由的一软。

她转身回到了屋里,然后拿起笔专心画着设计。

迎着夏日,迎着微风,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