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能看到顾正南站在我面前,真好。

小说: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作者: 绯语 更新时间:2017-01-18 12:49:40 字数:3089 阅读进度:368/392

“罗靳予。”我格外的慌张。

我看不到夏媛的脸,但我总觉得她现在的脸色应该好不到哪里去。

“放了梁旖,我留下。”

直到罗靳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才多少有点理解他的想法。他是想代替我留在这里,很久以后,他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才告诉我,他答应了何易燊会照顾我。就一定会保证我的安全,当时的情况,他没有其他选择。如果一定会有伤害的话,他愿意留下陪夏媛一起承担。

“哈哈哈,罗总,我真是对你刮目相看啊。想不到你家财万贯,居然还如此痴情。”顾闫凯不断的嘲笑着罗靳予。半点都没有放了我的打算。

罗靳予有些急了,他质问道。“你不是说放了梁旖吗。”

我早就猜到,顾闫凯不可能这么做。他轻啐了一口,不屑的说道,“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放走梁旖吗,只有留着她。我才能见到顾正南。”

顾闫凯原本就是这样一个卑鄙的人,明明是他想方设法的夺走顾家的东西。却又觉得全世界都亏欠了他,他不懂得感恩,也没有所谓的廉耻之心,他怎么可能兑现他的诺言。我胸口积压着一团怒火,无处宣泄。可是我被绑在这里,却又什么都做不了。

罗靳予愤恨的看着顾闫凯,过了许久之后,也只好放下了姿态,低声下气的问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放了他们两个其中一个,我留下,我给你做人质。”

顾闫凯一手抓着夏媛的头发捏在手里把玩,他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淡淡的说道,“抓夏大小姐过来,只是因为实在气不过,倒也没有太大的仇。我和顾正南之间的事情才不共戴天,既然今天罗总亲自过来了,我也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大,我还要留着精力对付顾正南呢。这样吧,罗总跪下,给我磕三个头,说一声,你错了,我就放了夏小姐,你看,这笔生意如何。”

顾闫凯这样羞辱罗靳予,比羞辱我更加的让我憎恨,我尝到了一些苦涩的味道,这才发觉自己流下了眼泪。我欠罗靳予的实在太多了,也是因为我,他和夏媛才会卷入这场纷争里,我不知道以罗靳予的性子,听到这番话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我不想让他这么做,却又阻止不了,这是他和顾闫凯之间的谈判,赌注是夏媛,同意不同意,都是罗靳予的决定,我没有资格左右他。我看着夏媛柔弱的背影在不住的颤抖,想必她也早就哭了起来。为什么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一定要经历这样的磨难,那些简简单单的爱情是不是真的不存在呢。

罗靳予怔怔的站在那里,我从未见过他这样的样子,没有一点自信,这些所有的情绪大概全都源于都夏媛的在乎吧。

耳边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我只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还有剧烈的心跳声,身上的感官似乎也麻木了,连疼痛都难以察觉。

“罗靳予。”我低声的呢喃了一句。

我的声音轻到自己都听不清楚,但罗靳予却好像听到了一般,他突然抬头望着我,给了我一个笑容。泪水渐渐模糊了双眼,罗靳予的样子也慢慢开始变得模糊,只剩下一个虚影在我面前。

在我心里,罗靳予始终是那个稚气未脱的大男孩,他有稳重坚毅的一面,却又像是一个哥哥那般知道我所有的小心思,我心疼他,就像他心疼我一样,不舍得让他受到一丁点的委屈。我以前一直觉得,能受到罗靳予这样的对待,全都是来源于何易燊,我把这份感激也全都加在了何易燊的头上,可到现在我才明白,比起何易燊,罗靳予也同样的重要,在我心里,他也一样无可替代。

那个模糊的人影慢慢的屈膝,一点点的变矮,罗靳予妥协了,为了夏媛,他没有选择。我用力的闭上眼,我不愿意看到这一幕,不愿意看到罗靳予卑微的样子。但是顾闫凯得意的笑声还是传进了耳朵里,狠狠的捏住了我的心脏。

我恨不得杀了顾闫凯,然后和他同归于尽,他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可恨了,他这样羞辱罗靳予,难道就会让自己快乐了吗。

但我不管怎么咒骂他,我依旧无力改变这一切,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熟悉的声音,我最想见到也最不愿见到的男人还是出现了,我蓦地睁开眼,就看到顾正南已经走到了天台上,他一声黑色的着装,步伐没有一丝摇摆,直接就走到了顾闫凯的面前。

顾正南的行为大概是让顾闫凯也吓了一跳,他下示意的朝后退了一步,扯着夏媛的头发一个用力,致使夏媛尖叫出声。

顾闫凯用短刀抵着夏媛的脸颊,愤恨的说道,“别过来,否则我杀了她。”

顾正南站定了脚步,他脱掉了黑色的外套扔在了一边,又脱掉了手表,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短刀扔在了衣服上。他双手高举,在原地转了两圈之后,冷冷的说道,“我已经来了,放了罗靳予,放了夏媛,我才是你的目标,和他们没有关系。”

比起我们的慌张,顾正南就像是在对待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我没有察觉到他有半点慌张,从出现直到现在,他都异常的冷静。可是,他从头至尾都没有看我一眼,但我却做不到不去看他,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我的视线就没有从他的身上移开过半分。

顾正南,原来你真的没有死。比起听到他还活着的消息,能真真切切的看到这个男人还站在的面前,我一颗悬着的心才终于得以安放。

顾闫凯没有回答,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现在的情绪让人捉摸不透,我也害怕他会夏媛做出什么事情来,那这样,我该如何偿还对他们的歉疚。

让我意外的是,顾闫凯并没有刁难他们,他收起了短刀,顺手放在了裤子后面的口袋里,他松开夏媛的头发,一把将她推到了罗靳予的面前。罗靳予眼明手快,及时的扶住了夏媛。看到夏媛靠在罗靳予怀里的时候,我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也感觉到了一种全所有为的轻松。

顾正南转头对罗靳予说了些什么,他的声音很轻,我的耳边风声很大,我完全听不清楚。我只看到罗靳予点了点头,他搂着夏媛,眼光在我身上停留了几秒钟之后,带着夏媛离开了。

整个天台上,就只剩下我们三个。风声越来越大,天气也变得阴沉下来,好像有种要下雨的感觉。这几天香港总是阴雨绵绵,伴随着这样的天气,温度也下降了不少,习惯了终日都有阳光陪伴,这几天的天气,让我格外的不适应。

顾闫凯朝后退了几步,慢慢的靠近了我,他看了我一眼,脸上尽是胜利者的姿态。顾闫凯随意的靠在了铁柱子上,因为他的这个动作,整个铁柱伴一阵摇晃,我的身体也被迫的左右摇摆。摆动的幅度越大,我能清楚的看到下面的一切,十几层的高楼,让我有种随时会掉下去的感觉。

随着顾正南的走进,我也能再一次的看清他,他的眉头皱的很紧,脸上蓄着淡淡的胡渣,眼窝有些青紫,除了依旧冷漠之外,看上去还有一些疲累。

能看到顾正南站在我面前,真好。他为了我而出现在这里,我应该是高兴的吧,这说明顾正南还是在意我的。可想到这些,我又觉得有些心酸,他做了这么多的事情,都是因为我,而我又为他付出过什么呢,比起顾正南为我做的一切,就连那九年都变得有些微不足道。我甚至希望他不要来,兴许顾闫凯也就无计可施了。

顾正南始终没有看我,他的定力真是超乎我的想象。顾正南对着顾闫凯冷冷的说道,“我已经来了,你想要说什么,做什么尽管来吧,既然我出现在这里,就没有想过要活着回去。”

这个语气,这些话,还有这样的神情,不就是顾正南一贯的作风吗,即便是再怎么在乎,他都可以表现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但其实他的内心却比谁都温热,这就是我爱了十几年的顾正南,从没有后悔过爱上的男人啊。

顾闫凯轻笑道,“顾正南,其实你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跟我比,你只不过有一个好的出生罢了,论资质,论能力,我哪一点比不上你。”

顾闫凯的话语里充满了对顾正南的愤恨,但不管他怎么说,顾正南都没有开口的打算,只是冷眼望着他,这样的情形,就好比顾闫凯是一个跳梁小丑。

顾闫凯走到顾正南的面前,在走动的过程中,他又掏出了那把短刀捏在手里。顾闫凯围着顾正南绕了几圈,十分鄙夷的说道,“但无论如何,你终究还算是个人物。不过,顾正南,我没有想到你会为了一个女人断送自己的前途,我搞不明白,难道那些钱财,权势都比不上那个女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