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 我可以微笑着回顾一生,却唯独不能提及你。

小说: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作者: 绯语 更新时间:2017-01-18 12:49:38 字数:3367 阅读进度:365/392

这件事情到底还是没有压住,但虽然新闻上做了报道。却将许多事情全都掩盖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那一地的尸体,我可能也没有办法想象这一切。&p;p;;p&p;p;;

一个礼拜了。仅存的希望也全都被磨灭了,我再也没有任何关于顾正南的消息,我知道,这一次,我和他是真的彻底失去了所有联系。&p;p;;p&p;p;;

孙叔和罗靳予都没有在我面前提过他。即便有了消息,也都不告诉我。但我想,如果顾正南真的还活着。他们早就不瞒我了,我不傻,我在心里也早就替他盖好了一座坟墓。&p;p;;p&p;p;;

所有的一切,都是罗靳予操办的。下葬的这一天,香港下起了雨。&p;p;;p&p;p;;

这一套浑身黑色的衣服,是夏媛替我准备的。送顾正南的人并不多。只有我和罗靳予,还有向东。&p;p;;p&p;p;;

这块碑上。没有照片,没有墓志铭,仅有的只是顾正南这三个大字。香港的土地很紧张。墓园自然也不可能精挑细选。这个墓园在半山上。这么短的时间,已经算是很不错了,而且,我也不希望这件事情太张扬,立一块碑,只是为了让自己有个念想罢了。&p;p;;p&p;p;;

我没有带花,只是带着顾正南的那件皮衣和那枚戒指,到了墓园门口,我转头对罗靳予和向东说道,“让我自己进去吧,我有话和他说。”&p;p;;p&p;p;;

他们没有反对,站在了墓园门口等我。&p;p;;p&p;p;;

一个礼拜了,我都没有想好要和顾正南说些什么。这些天,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流,惹得罗靳予每天都胆战心惊的,大抵是觉得我会想不开吧。其实,我真的没有想过要轻生,只要想到念儿,我就必须活着。&p;p;;p&p;p;;

曾经听过一句话,那时候没有什么感触,现在想象,却觉得有道理极了。有人心疼的时候,眼泪才是眼泪,否则,只是带有咸味液体,没有任何的用处。所以,我一点都没有想哭,顾正南走后,我所有的感情和情绪都被他带走了,活着,只是不想让念儿失去母亲。&p;p;;p&p;p;;

我走到顾正南的墓前,通体黑色的大理石碑上,简简单单的刻着他的名字,这三个字就如同毒药,是这世上最猛烈的毒药,他渗进我的血液,融入我的生命,难舍难分。&p;p;;p&p;p;;

我蹲下身,把那件外套折的整整齐齐,放在了他的墓前,又从口袋里拿出那枚戒指放在上面。我怔怔的看着顾正南三个字,许久之后,才淡淡的开了口。&p;p;;p&p;p;;

“顾正南,你有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局,如果是这样,你会不会有一丁点的不舍得。你还没有听念儿喊你一声爸爸,难道就不觉得遗憾吗。”&p;p;;p&p;p;;

我低下头,自嘲的笑了笑,换做是我,大概也会这么做,我和他本就是同一种人,才会将对方如此牵挂,难以割舍。&p;p;;p&p;p;;

“等念儿再长大一点,我就带她来香港看你,我会让她喊你一声爸爸的,不知道那时候你能不能听到。”&p;p;;p&p;p;;

“顾正南,我们终究是错过了,那一开始的九年,榆城的大半年,还有英国的两年多,我们真正开心的时候,

并不多。想来,其实和我在一起,你也挺累的吧。顾正南,你怪我吗?”&p;p;;p&p;p;;

这种话,大概也只有他无法回答的时候,我才敢这么问,如果他当着我的面,告诉我和我在一起有多辛苦,兴许我会崩溃的。&p;p;;p&p;p;;

“早知道这样,我应该勇敢一点,那我们就不会错过这么多的时间了。”&p;p;;p&p;p;;

“顾正南,下辈子我们就不要再相遇了,我答应了何易燊,我不能再骗他了,我欠他太多了,虽然我欠你的也不少,但相比起来,我还是更愿意欠你多一点,那样,你就不会忘记我了,是不是。”&p;p;;p&p;p;;

说了这么多,突然觉得好累,我闭上了嘴,静静的站在那里。回忆起来,我和顾正南好像不曾有过这样的画面,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鲜少会这么安静,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般,静静的对视着。&p;p;;p&p;p;;

我深吸了一口气,扬起了笑意,大声的说道,“顾正南,我走了。”&p;p;;p&p;p;;

我没有和顾正南许诺什么时候会回来,我想,我应该是会再来这里的,但这个日期,连我自己都不敢保证。因为往后的日子里,我要佯装坚强的走下去,我可以微笑着回顾一生,却唯独不能提及你。&p;p;;p&p;p;;

我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没有一丝留恋。有时候,明明心如刀割,却要灿烂的微笑,明明很脆弱,却表现的如此坚强,眼泪在眼里打转,却告诉每个人我很好。&p;p;;p&p;p;;

刚刚还下着的小雨,突然就停了,云朵的后面露出了太阳的光芒,但我想,我的世界里,应该再也没有阳光了,顾正南走的潇洒,却也带走了我的一切。&p;p;;p&p;p;;

我踩在青色的地砖上,仰着头想要笑的明媚一点,刚走了几步,突然脖颈后面传来一阵剧痛,伴随着耳鸣,短短两三秒的时间内,我的眼前一片漆黑,随后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p;p;;p&p;p;;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只觉得浑身蒜头,后肩的部位更是痛的撕心裂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应该受到了袭击所以才会晕倒的。我有些紧张,想要立刻的了解我现在身处的位置。我一动才发现,我的手脚全都被绑住了。&p;p;;p&p;p;;

我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恢复理智,我慢慢发现,我现在横躺在一辆面包车的后座,车子不断的在颠簸着,我的胃里也翻江倒海的。我用力的挣扎都没办法解开绑在身后的绳子,我知道我这样下去也只是白费力气,过不了多久也就放弃了。&p;p;;p&p;p;;

我努力的撑着做了起来,头发早就凌乱不堪了,我喘着粗气靠在椅背上,我看到开车的应该是一个男人,但我只能看到他壮硕的后背。那个人带了一顶鸭舌帽,压的很低,开车的速度也非常开,因为被绑着,难以控制重心,所以我不断的在车后座来回的摇晃。&p;p;;p&p;p;;

等我好不容易靠近了车窗倚在上面之后,我开始审视我现在的处境。我试图从反光镜里看清楚那个男人的面貌,却发现他还戴了口罩。那个背影有几分熟悉,但可能因为我有些太紧张了,完全记不起来,他到底是谁。&p;p;;p&p;p;;

我镇定下来,大声的质问道,“你是谁,你要

做什么,带我去哪里。”&p;p;;p&p;p;;

我很确定,那个男人一定是听到了我的声音,可是他没有一丝的慌张,也没有回答我问题的打算,依旧自顾自的专心开车。我只好放弃了,因为我知道,他根本不会回答我的问题。我只能将视线投到了窗外,想要记下这一路过来的线路,分辨出我们到底要去哪里。&p;p;;p&p;p;;

这辆车没有做过任何的改装,只是一辆很普通的厢式面包车,车窗都没有涂色,所以我能很清楚的看清楚窗外的一切。后来我才知道,那人不这么做,只是根本没有想过让我活着回去。&p;p;;p&p;p;;

车子开了很久很久,因为看不了时间,所以我也不能准确的判断,我大概估计了一下,应该开了一个半小时左右。这一路的颠簸加上紧张的情绪,等到了目的地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有些混乱了。&p;p;;p&p;p;;

我们在一栋废弃的大楼面前停下,除了这栋大楼之外,周围一片空旷,车子停稳之后,我就探头四处的张望。&p;p;;p&p;p;;

就在这个时候车门被打开,我还来不及震惊,就被那个男人一把解开我脚上的绳子,抓着我的手臂整个人拖下了车,他走的很快,我几次三番的都要跌倒,但他用力的抓着我,所以我连倒下的机会都没有。我原本想看清楚他的样貌,但是他依旧没有给我这个机会。&p;p;;p&p;p;;

这栋楼大概有十几层这么高,里面全都已经废弃了,没有电梯,只有安全通道,我被那个男人拉着一层层的往上爬,别说是这样被拖着,就算平时让我爬这十几层楼,我都会觉得费力。我不知道他要走到什么时候,我只是一味的喘着粗气,连话都说不出来了。&p;p;;p&p;p;;

这场灾难持续了很久,总算到了大楼的顶层,男人突然就松了手,我整个人控制不住的摔倒在了地上。因为手被绑住了,所以我摔的格外惨烈,脸也蹭到了地上,半边身体都酥麻了。&p;p;;p&p;p;;

但之前所经历的一切,都及不上听到顾闫凯的声音来的震撼。我错愕的抬起头,就看到他那张丑陋的嘴脸,顾闫凯摘下了口罩,目不转睛的瞪着我,冷笑着说道,“梁旖,好久不见。”&p;p;;p&p;p;;

我刚想回答,余光却瞥见了天台的角落里,还有另一个身影,这是我这些天来,情绪最为剧烈的一次,我没有想到会被顾闫凯绑到这里来,跟没有想到,他不仅绑架了我,还劫持了夏媛。&p;p;;p&p;p;;

“夏媛。”我尖叫了一声。&p;p;;p&p;p;;

但是夏媛没有给我一点反应,看她的样子,好像已经昏迷了。&p;p;;p&p;p;;

我不顾上身上传来的酸痛,先是跪着,再用力的撑着站起来,跌跌撞撞的朝着那个方向跑去。顾闫凯并没有拦着我,大抵是觉得,我根本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吧。&p;p;;p&p;p;;

“夏媛,你怎么了,夏媛。”&p;p;;p&p;p;;

夏媛也被绑住了手脚,她和我一样狼狈不堪,在我不断的呼喊之后,夏媛总算是有了一点反应。她用力的皱着眉头,吃力的睁开眼睛。&p;p;;p&p;p;;

“夏媛,你怎么样了,夏媛。”&p;p;;p&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