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 我是应该喊你顾总,还是江总?

小说: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作者: 绯语 更新时间:2017-01-18 12:49:28 字数:3092 阅读进度:341/392

夏媛把赵叔安排给了我,说是进出夏氏的时候。有个司机接送会方便很多。但是我实在有些不习惯,在我的再三推辞之下。夏媛才没有坚持下去。这一夜之间,突如其来的变故已经让我有些措手不及了,我不想因此变得太过于招摇。

虽然昨天夏媛当众宣布了我成为夏氏的执行总裁,但我至今还没有想好具体的对策,昨天晚上和罗靳予通了很久的电话。我知道他很担心我,可是他毕竟在海城。对于香港的一切,他也并不是很了解。也只能嘱咐我多加小心。

我在家实在有些闷了,来香港的这一个月,我也真的没有去哪里逛过,每次路过街上都觉得车水马龙的。而我却因为这点烦心事,像是被禁锢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怎么都走不出去。我不能再这样下去。后面还有一场仗要打,我必须振作起来。

趁着今天有时间。难得也有这样的心情,我想出门去走一走,全但是散散心了。也好顺便买些衣服。我现在的工作,应该也要准备一些商务型的着装才是。

香港人流一向很大,到处全都是游客,好在我只是想要逛一下商场,所以倒也没有太挤,加上这个时间,大多数的人都在工作,所以百货公司倒也比我想象中的清静。

我一向没有什么逛商场的耐心,所以挑选了几件合适的衣服之后也就离开了。因为这一带打车不方便,所以我用手机查了一下,正好有一辆捷运可以到家门口,只是要走过去一点。索性也没有什么事情,我不如就当做散步过去好了。

这里一条街很热闹,有许多小商店,路边还有很多小摊,所以我步子一直快不了,这里比起商场里,拥挤了许多。大抵是因为耳边一直很吵闹,我完全没有注意我目前的状况,直到手腕被人用力的拉扯,原本手上的提着的袋子也因为这阵冲击力全都掉在了地上。

我一个踉跄,差点就没有站稳。耳边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响声,像是玻璃碎掉的声音,因为贴的太近,这个声音几乎是震耳欲聋,差点就要震破耳膜。

“梁旖,你在想什么呢。”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下意识的回过头,就看到夏媛拉着我的手腕,将我带到了一边,而我原本站的地方,地上有一只碎裂的花盆,泥土和摔烂的花枝散了一地,周围好多人都聚在旁边,对我刚才的遭遇,指指点点。

我这才意识到,若不是夏媛刚才拉我一下,那这个花盆应该正巧砸在我的头上。但我根本没有开小差,也没有意识到一点危机,我只是很正常的在路上走着,我想,谁也不会莫名其妙的抬头看一眼吧。

我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控制不住的心跳加快,我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蹲下身将袋子捡起来,夏媛也帮着我一起。

我站起身,硬是扯出一脸的笑容,对着夏媛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媛接过我手上的东西,拉着惊魂未定的我朝路边停着的车子走去,她把我的东西放在后座,又替我拉开了副驾驶的门,我道了一声谢谢之后就弯腰坐了上去。

这里不能停车,所以夏媛很快的就把车子开走了,我们到了一个咖啡馆,比起刚才的慌乱,我已经平静了下来。对于刚才的经历,我有些纳闷,但是对于夏媛的突然出现,我更是感到不解。

这样一条人流量这么大的街市上,居然有一个花盆对着我的位置生生的砸了下来,我实在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这是凑巧。而且,夏媛的出手相助,更是让我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已经有人想要对我动手了,只是我不敢确定,这个人到底是谁。

夏媛替我叫了一杯茶,等到服务员离开之后,她淡淡的说道,“梁旖,我想你以后出门的时候,还是应该小心一点。”

夏媛直言不讳,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她昨天非要将赵叔派给我,原来是我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我试探性的问道,“是秦子兮吗?”

夏媛笑了笑,她靠到沙发上,回答道,“我不敢笃定的告诉你,是谁,但有一点,你应该比我还清楚,秦子兮对你下手,是早晚的事情。如果你不是夏氏的总裁,今天你看到的可能不止是一个花盆这么简单。梁旖,这是香港。”

夏媛这是在提醒我,香港不比海城,如果秦子兮真的要取我性命,应该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在这之前,我从来也没有想要和她正面交锋。

“既然你选择了要来香港,你就应该做好趟进这趟浑水的打算。梁旖,香港原本就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很多是非不是你能够想象的,这也是我不愿意混迹商场的原因。”夏媛说着,眼神里有些闪烁,她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地方,语气也变得有些软糯。

“只是,我也遇到过这样一个男人,她让我奋不顾身的付出了一切,但是到头来,先放弃的人,居然是他。”夏媛自嘲的笑了笑,继续说道,“不过,我倒是从来没有后悔所做的一切,至少,他给我留下了可可。曾几何时,我也恨过,怨过,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梁旖,你比我勇敢,也比我有魄力,当年,在他放弃的时候,我就放手了,我不敢去追,也不敢去想,我相信他的每一句话,也断定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到了尽头。”

我看着夏媛的神情,她虽然没有哭,可是每一句却像是痛彻心扉一般,说出来的时候,都连带着血肉,我知道,她是在翻开自己的伤口给我看,这是一件多不容易的事情。

“夏媛”

夏媛摇了摇头,扯着笑脸说道,“所以,梁旖,你要加油,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至少,在以后的日子,回头看看这件事,你是努力过的,你没有让自己后悔。”

夏媛很快就掩饰了自己的情绪,不在提及这件事情。说实话,我是佩服她的,兴许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之后,她也有了盔甲,但这过程一定是漫长而又艰辛的。很久以后,夏媛才告诉我,她之所以帮我,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和我有过同样的经历,她不想也让我受这样的痛苦,所以才会如此大方的将夏氏交给我。

自从经过这件事之后,我和夏媛好像一下就敞开了心扉,我再也没有去怀疑她的动机,许多事情,也开始慢慢学会和她吐露,对于和秦子兮之间的事情,夏媛也没有隐藏什么,但我知道她的身份,没办法太直接的帮我,她能这样,我已经很感激了。

据向东调查结果得知,环企在香港这里的业务也主要从事建筑地产这一块,稍稍有涉及一些其他的生意,但是资金都不大,所以可以暂且忽略。因为夏氏在香港的名望,也因为老爷子的地位,所以香港每年发展的地块,无一例外,全都拨给了夏氏。可能群众也会觉得将地块给夏氏,会比较让人放心,因为夏氏在香港的几十年来,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名誉上的问题,一直很遵守原则。

但是夏氏只从事地产开发,建筑行业却未曾涉及,所以就想夏媛说的,每年夏氏都会选择两位合作伙伴来共同开发这块地。环企已经连续和夏氏合作了三年,这也是环企近几年来在香港发展的格外顺利的原因之一。

如果没有夏氏这棵大树,那环企势必会也会遇到一些阻碍,可想而知,秦子兮如今一定是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我断定了,环企一定会找人来和我洽谈合作的事情,但我没有想到,来的人会是顾正南。

有些时候,我会好奇,顾正南为什么会至此,他是太在意我,还是根本就像他说的那样,他早就已经没有了感情,变得只在意权势和地位。我从来就没有看透过顾正南,但我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我已经误会过他太多次了,我必须相信他,不管发生任何事情,希望他不要再让我失望了。

环企在昨天打电话来和我预约了时间,所以我今天特意来了办公室,就为了等着这次的洽谈。

顾正南几乎是分秒不差的走进我的办公室,手表上的时间正好是上午十点。他的神情依旧冷漠,他径直朝我的方向走来,在办公桌前站定。顾正南审视了我一眼,双手插在口袋里,冷冷的说道,“梁总,打扰了。”

上一次这么喊我的时候,是我在建燊的时候,这一次,我们依旧是因为公事而见面,我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希望能够不被他影响。

我淡淡的笑了笑,戏谑道,“我是应该喊你顾总,还是江总?”

顾正南的眼神里多了一抹其他的情绪,他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回答道,“随便梁总怎么称呼,我并不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