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我和你之间已经彻底完了

小说: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作者: 绯语 更新时间:2017-01-18 12:49:23 字数:2676 阅读进度:333/392

女人扯出一抹笑容来,感激的说道。“实在太谢谢你了。”

我耸了耸肩。说道,“没事的。举手之劳而已。”

同样是女人,同样是母亲,我很能体会她的感受,那种突然失去了心脏,惶恐不安的感觉。就像是一瞬间失去了全世界那般。

女人说了很多的感谢的话,想要请我吃饭来答谢。但我离开家里已经太久了,而且我知道我这次来的目的。所以我都一一婉拒了。她想要留我的电话,但因为刚过来,而且我是国内的号码,只好同样拒绝了。好在女人也很识时务。她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笑着说道,“梁小姐。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我听你的口音。应该不是香港人,如果你遇到任何麻烦的事情,打给我。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忙。”

“嗯。”简单的道了别,和可可打了招呼之后,我就离开了。我看了一眼名片上的字,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串数字,我没有太在意,就直接放进了衣服的口袋里。

两天没有见到向东,在第三天的早上,我才看到他的人影。向东风尘仆仆的回到家里,神色严肃的对我说道,“梁小姐,我打听了两天,都没有打听到顾总的下落,只有有一些关于顾总和秦家的消息”

向东欲言又止,我却十分坦然,笑着说道,“你说吧。”

向东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打听到,一年半以前,顾总和秦子兮在香港办了婚宴,那时候这场婚宴宴请了很多人,但是他们是不是注册结婚,我倒是没有查到。结婚后没有多久,秦啸华就宣布将环企集团旗下百分之十的股份归到顾总的名下,在之后,就传闻顾总离开了香港。”

我淡定的点了点头,心里却不可能没有一点波澜,顾镇南居然和秦子兮举行了婚礼,但我只是有些难过罢了,没有一点责怪他的意思。我知道,对于秦子兮,他并没有付出过感情,难道是我的离开,才让他打破了底线。

向东说,“我还打听到,明天环企有个周年的酒会,会有一部分对外开放的会场,我猜想,顾总会不会出现,所以我想明天去那里跑一趟。”

“我和你一起去吧。”我提议道。

向东想了想,也没有拒绝我。

为了避免引人注意,我和向东还是分开前往,毕竟秦子兮认得我,虽然我可能根本见不到她,但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环企在香港有着很大的影响力,所以周年庆也搞得格外的隆重,除了例行的酒会之外,还有明星的驻场,甚至环企旗下的各大商场也都在搞着促销的活动,几乎整个香港都被笼罩在节庆的气氛中。

向东打听好了,说是在中环这里的广场会有环企的剪裁仪式,这栋办公楼算是环企的第一栋建筑,所以将地址定在了这里。这里只有一个剪彩活动,没有明星,有没有打折,氛围相对来说没有那么热烈。

我原本一直坐在对面的咖啡馆里,直到看到对面大楼前停了好几辆车子,我才从咖啡馆里走出来。我看到了秦啸华和秦子兮从车里走了出来,他们一下车就被许多记者给包围了,应该没有功夫注意周围的人。

秦子兮和之前一样的漂亮,只是我在她的脸上几乎看不到一丁点的笑容,甚至有一些憔悴,看来,这两年多来,她也没有过得很好。那次在订婚宴上,我也知道了秦子兮对顾正南的感情,我想,可能是真的很喜欢他吧,只是她用错了方式。

剪彩仪式如期举行,站在人群的最外面,即使是白天,我都能看到里面刺眼的闪光灯。剪彩仪式结束之后,记者开始提问,大多数的问题,全都是关于环企之后的发展,还有一些相应的投资预案。但突然有位记者,将矛头对准了秦子兮,他提出的问题让场面上的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

“秦小姐,请问你和江先生的感情怎么样了,有传言说你们早就已经分道扬镳了,是不是确有其事,能不能请你回答一下。”

我也竖起了耳朵等着听秦子兮的回答,却在这个时候,我的手腕被人抓住,一种熟悉的感觉窜进了脑海里,让我浑身的血液全都凝固了起来。

我被顾正南连拖带拽的拉进了旁边的走道里,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被他一把推到了墙上。顾镇南将我禁锢在他和墙壁的中间,低沉着嗓音质问道,“梁旖,你他妈的是不是脑子有病,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怔怔的看着顾正南,他的眼里满是愤怒,我却仿佛还在梦里,我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能见到他。眼前的顾镇南穿着一件黑色的恤,带着一定鸭舌帽,压的很低,但我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他,根本不需要辨别。

我扬起了笑意,戏谑道,“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的回答没有让顾正南改变他的态度,他警惕了朝旁边看了一眼,又一次拉着我的手朝里面走去,穿过一条马路,走进一条巷子,比起刚才,这里几乎没有什么人经过,算是很僻静,他甩开我的手,愤怒的说道,“梁旖,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我已经警告过你,我和你之间已经彻底完了,不管你怎么做,我们都回不去了,我早就已经不爱你了。”

即便我做足了准备,但是听到这番话时,我依旧有些心痛,但想起罗靳予和我说的话,男人有时候比女人更加的口是心非,我才没有那么的难过。

我反问道,“既然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你又凭什么管我出现在哪里,既然你可以来,凭什么我不可以。”

顾正南怒目圆睁的望着我,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他迟迟没有开口,但是一双愤怒的眸子却始终紧盯。

罗靳予说过,有时候,需要我自己去迈出那一步,我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顾正南走去,我和他贴的很近,气息里全是他独有的味道,两年多以前的记忆一下子就唤醒了我深埋在心里的感情。仅仅是一瞬间,我的眼眶就红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到顾正南眼里有一闪而过的心疼,他皱眉望着我,一言不发。

我伸手抓着他的衣服,淡淡的说道,“顾正南,我对你的感情,从来没有变过,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两年半前,是我一声不吭的离开,那只是因为我根本没有勇气和你道别,我怕会因为你而动摇,但我不能这么做,何易燊对我付出了太多,我这辈子都还不清。我欠他太多了,甚至恨自己,不能将爱分给他一丁半点。”

顾正南微不可查的轻颤了一下,他原本紧绷的情绪也稍稍有些缓和。

“我知道,不管什么原因都没有办法弥补这两年多来的空缺,所以我也一直不敢回来,我害怕面对你,更怕你对我的感情已经变了。我将所有对你的爱都寄托在我们的女儿身上,可是那也因为她是你的骨肉,所以我才会如此战战兢兢。顾正南,我知道,你也没有变,所以,不要再推开我了,我已经离开了你两年,我不想余生都活在对你的思念里。”

顾正南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我,他的眼神越来越深邃,里面蕴藏里许多莫名的情绪。既然已经鼓起了勇气,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必须要告诉他我的感受。

“我承认,我是个胆小鬼,我害怕你拒绝我。但是在来香港的前一天,我才知道,比起再也见不到你,那些根本算不了什么。我不要你一个人在香港,我不想你出事,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我也没有办法再面对我们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