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爱情里,哪有什么公平可言。

小说: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作者: 绯语 更新时间:2017-01-14 13:59:32 字数:3073 阅读进度:277/392

你什么意思?难道

我的心跳都开始加快了,何易燊却突然大笑了起来。他轻拍了一下我的脑门。调笑道,好了。跟你闹着玩儿呢,既然顾正南已经答应了你,三月为期,我想他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你和他之间的感情,你自己很清楚。不是吗,为什么还要这么紧张害怕。

我稍稍松了一口气。但心里终究有些怪异的地方,我轻锤了一下何易燊。不悦的说道,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玩。

我们一路说说笑笑的到了家,好像在他的陪同下。我心情豁然了不少,也兴许是因为相信他说的话,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何易燊已经让工程全都停了下来。相关的所有一切程序也全都搁置,这个命令是何易燊亲自下的。没有通过我,可能也因为这个原因,没有任何人提出过质疑。即便是这么做会令公司造成很大的损失。也没有什么影响。

这块地,我想顾闫凯现在也分身乏术,顾正南没有跟他一秒钟喘息的机会,几天之内,闫晟的股票被稀释的惨不忍睹,小股东手上的股份几乎也全都被并购了,就一个外行人来看,也知道闫晟的气数已尽,唯一能支撑公司的,也只是顾正南在的时候,收购的几块土地带来的固定收益罢了。

我的生活也已经步入了正规,何易燊依旧是那样,我完全摸不透他的行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约我吃个晚饭,或是来我办公室闲聊几句,但我要找他的时候,却永远见不到他的身影,所以我已经习惯了任何事情都自己决绝,因为我知道,如果真的遇到大的问题,他是一定会出现的。这种感觉,来自于我对他的信任,还有他对我的关心。

距离三月之期只有三十二天了,也就是一个月的时间,虽然我总是告诫自己,不要太在意时间,可是也忍不住的会去算一算,想着很快就可以渡过这段难熬的日子,心情也变得开朗不少。

自从何易燊回来之后,宋倾也经常会不在公司,我想可能是因为何易燊有事情交代她去做,而且,她分内的事情也都完成了,早晚也都会跟我汇报,所以我也不会太过追究她去干了些什么。

我刚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就听到手机响了起来,我下意识的走到办公桌前,看了一眼,是陆以沫打来的,我不禁稍稍有些担心。

喂,以沫。

手机那头传来陆以沫低低的啜泣声,让我更加的紧张了,我刚想开口问道,就听到她低哑的说道,小旖,我爸醒了。

听到这个消息,天知道我有多高兴,除了替陆以沫开心之外,心里那份挥之不去的自责感也多少被冲淡了一些。我放下了手头上所有的工作,直接冲到了医院里。

病房门口,陆以沫和陆伯母站在那里,看到我之后,陆以沫直接抱住了我,激动的说道,小旖,我爸醒过来了。

我眼眶也有些泛红,不断的点着头,说道,恩,没事了,会好的,都会好的。

陆以沫松开我之后,陆伯母又走到我的面前,低声的说道,梁旖啊,虽然我知道以沫已经说过了感谢的话,但是伯母还是要谢谢你,这么一笔债,还有这么好的医生,我们家能缓过来,全都靠你。梁旖,这份恩情,我和你陆伯伯全都记在心里,我也开心,以沫有你这样一个朋友。

我使劲的摇头,哽咽道,陆伯母,以沫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不要这么谢我,反而会让我过意不去的。

陆以沫告诉我,陆伯伯在里面做检查,现在刚刚有醒过来的迹象,但毕竟经历了这么一场手术,身体定然和以前不一样,恢复的过程可能还很漫长,只是现在眼前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上天最大的恩赐了。

陆以沫拉着我离开了病房门口,说是有话要和我说,她带着我到了医院的花园里,看上去有些愁眉苦脸的。

以沫,你怎么了,是不是陆伯伯的治疗费用

不是的,小旖,我们现在的钱够了,真的够了,你已经替我们把这么大一笔债还了,所以我爸的治疗费用一点都不紧张,真的,你相信我,我只是在烦别的事情。

我们在石凳上坐下,我拉着陆以沫,问道,陆伯伯的情况已经在好转,也不是费用的问题,那你还有什么好愁的。

陆以沫吞吞吐吐了好一会,才说道,我妈知道了我和沈青离婚的事情。

我愣了一下,不过转念一想,这么久了,陆伯母一定也察觉到什么端倪来了。

然后呢?陆伯母怪你了吗?

陆以沫摇了摇头,回答说,没有,我妈很理解我的做法,虽然她也觉得沈青是个好人,但我们家的情况,也确实不适合拖累他,所以,我妈并没有说什么。

话虽这么说,但我想,陆伯母一定也是很心疼陆以沫的,没有一个父母会希望自己的子女过得不好,更何况,在陆家没有遭遇这些事情之前,陆以沫和沈青真的很恩爱。

只是,我爸并不知道我和沈青离婚的事情,而且,医生说了,他的病情,不能受到一丁点的刺激,我爸现在还没有彻底清醒,万一他问到了沈青的事情,我怕就算瞒也瞒不了太长的时间。

陆以沫的担忧是有道理的,陆伯伯一定会问起来这件事情,若是这件事让陆伯伯受到了刺激,那一抹也一定会很内疚的。

我问道,你最近和沈青联系过吗?

陆以沫沉默了很久,说道,没有,离婚之后,我就把所有关于他的号码全都删掉了,我不想让自己优柔寡断,只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

沈青也已经离开了建燊,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我总有一个直觉,就是他对陆以沫还是有感情的,而且事情也绝对不是陆以沫表面上看到的那样。自从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秦子兮搞的鬼之后,我也曾怀疑过,是不是这件事,秦子兮也一并参与了。可是后来听到陆以沫说的话,我知道,她只是不想沈青跟着她一起背负这些,而不是在意他出轨这件事情。

以沫,既然你自己都已经想到了,为了陆伯伯,给自己,也给沈青一个机会,说不定,事情会比想象中的乐观很多。

陆以沫望着我,低声的说道,梁旖,我这么做会不会太自私了,让他走的人是我,现在又要他回来陪我演这场戏,这对沈青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爱情里,哪有什么公平可言,若是真的要追究公平二字,那我也不会傻等了顾正南九年,也不会让我们现在冰释前嫌,各自牵挂着对方。我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这辈子想要的爱情,也希望陆以沫不要错过沈青这么好的男人。

我劝说道,以沫,你没有选择,为你陆伯伯,你必须这么做,如果你不敢的话,我去帮你找沈青,我相信,他不会拒绝的。

不要。陆以沫激动的说道,我自己去和他说吧,给我点时间。

嗯。百度半(浮)生—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离开医院之后,我又有些想念顾正南了,多亏了他,陆伯伯才能醒过来,陆家的债务也可以偿还,虽然这三个月里我们见不到,可是他对我的付出却让我感觉到了他的爱,我一点都不怕等待。

刚才离开公司的时候,安四问我要去哪里,需不需要陪同,我几乎没有犹豫的就拒绝了。所以我现在一个人,没有叫司机,也没有任何人跟着,一个人在马路上走着,享受着难得的清闲。

入冬了,天气也变得越来越冷,可是我心里确是暖的,所以步伐也很轻快,完全没有因为迎面的微风而有半分的停顿。

现在这个时间是下班的高峰,想要打车有些困难,但是让司机来接我的话,我估计可能又要等上半个多小时,索性也没什么事情,就一边走着一边看看能不能打到车,实在不行,就去前面搭公交,也很方便。

我正走着,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指示灯跳成了红色,我站定了脚步,这个时候手机短信铃音响了起来,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刚准备解锁屏幕的时候,突然间,眼前一黑,伴随着一股刺鼻的气味,我的手脚一瞬间就没了力气,整个人不受控的向一旁倒去。

我本能的想要呼救,可是声音却卡在喉咙里,怎么都发布出来。就在短短的十几秒之内,我失去了所有的意识,完全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我是在一阵颠簸中醒来的,当意识慢慢恢复清明,身上却依旧没有力气,我陷入了一种深深的恐惧感里。周围弥漫着浓烈的烟味还有一些腐蚀的味道。车辆的颠簸让我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被震出来了,可是即便再难受,我也没有一点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