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居然可以这么大

小说: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作者: 绯语 更新时间:2017-01-14 13:59:31 字数:3060 阅读进度:276/392

顾总,我想你今天这一趟可能要失望了。我并不觉得这件事情是可以靠求情来解决的。商场上的事情,各凭本事。我想你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认输了吧。

顾闫凯似乎并不认同我说的话,他提高了音量,大声的反驳道,梁旖,你接手闫晟才多久。你跟我提商场?我们拿什么和环企斗,建燊和闫晟加起来。也不够给他塞牙缝的。我告诉你,顾正南要的根本就不止是拿回闫晟。就连建燊他也不会放过的,他早就不是你认识的那个顾正南了,他的野心已经收不住了。

我并不否认,不管是建燊还是闫晟。都不是环企的对手。起初,我虽然觉得环企的实力不容小觑,但现在发生的一切。还是让我有些震惊,不知是因为顾正南的手段太过狠辣还是秦啸华的背景太雄厚。总之,环企发展的势头,确实让人忌惮。

可是我知道顾正南为什么这么做。我也坚信。他的目的除了是拿回失去的一切之外,也是为了能和我在一起,所以,我并不觉得会有什么问题。这次发生的事情,也是因为他针对闫晟,而我当初选择和顾闫凯合作才会导致的。

我刚想反驳,可是顾闫凯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了,他用力的拍了一下桌面,怒视着我,说道,梁旖,如果你不想建燊和闫晟一起玩完的话,我劝你最好是按照我说的去做。顾正南现在已经没有理智了,他的野心也已经控制不住了,你告诉他,我不想和他都,闫晟如果他要的话,就让他拿回去好了。

顾总,我想你搞错了,这件事情并不是由环企说了算的。

我正有些迟疑的时候,陡然听到何易燊的声音,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会客室的门被打开,何易燊好整以暇的站在门口。他踱步朝我们走来,顾闫凯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奇怪。

何易燊淡定的说道,顾总,我如果是你,绝对不会来这里求梁旖,而是自己想办法,如何将失去的东西拿回来。你要知道,环企即便是再强劲,他到底只是一家香港企业的子公司,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吗。

顾闫凯冷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何总真是会说风凉话,先是一举拿下海城明年的规划地块,又有华润集团这样的背景靠山,你自然是不怕的,但我告诉你,顾正南现在的做法,也早就把建燊一起算在了里面,我想,你到时候也一定会为自己的大意而后悔。

何易燊耸了耸肩,海城的地产企建筑企业已经到了饱和的状态,政府势必会插手,而且,经济贸易城市的转型也是势在必行,环企想到的一切,建燊早就已经做了准备。换做是我,宁可鱼死网破,也不会让他占到半点便宜。

他们的对话,我一知半解,但也看到的出来,何易燊占了明显的上风,而且,顾闫凯今天过来的目的原本就很令人费解,不管我和顾正南现在是什么关系,我都不可能因为这件事而去求他。

顾闫凯见没有什么结果,愤愤的瞪了我一眼,就扬长而去,什么话也没有留下。只剩下我站在那里,有些错愕的看着会客室半敞开的门。

何易燊伸手将门关了起来,随手拿出了手机,对着那头淡淡的说道,会议结束吧,让他们都回去,梁小姐我会送她,你也走吧。不难猜测,他应该是在和宋倾通电话。

我拉了凳子坐下,勉强的挤出一张难看的笑容来,垂头丧气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何易燊的行踪实在让我捉摸不透,突然出现,也会一声不吭的消失好几天,我也从来没有问过他去了哪里,也并没有那么在意了。他让宋倾解散会议,应该也是有他的理由,我也没有急着追问。

这件事情,不用想的太复杂,这是闫晟的事情,和我们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话虽这么说,可是因为当时我的决定,现在这块地不仅仅是闫晟的,只要他们出了差池,建燊也必定会受到牵连。我将头埋得很低,一副很沮丧的样子。我现在确实是束手无策。

我听到何易燊朝我走了过来,在我面前站定,他淡淡的说道,如果我是你,当初我也会选择这么做,确实,就那个时候而言,选择和闫晟合作,是最好的办法。

听完这句话,我才稍稍的提起了些许的精神,我抬头望着何易燊,好奇的问道,为什么?

何易燊走到我旁边,在座位上坐了下来。

环企刚来海城,其实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实力背景有多厉害,而是顾正南的投资眼光,他们将第一笔预算全都用在了西郊的投资上,这块地又恰恰是海城今年最大的利润项目,所以,如果当时你不选择和闫晟合作,我们拥有的这一块地,根本没办法和环企抗衡,不管投资什么项目,最后都会被打压。

我点了点头,心里暗自分析着何易燊的话,只是有一点,我有些不明白,便开口问道,可是你说,顾正南的投资眼光?西郊这块地,是你去年拿下的,那时候,他和环企又有什么关系?

何易燊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他只是笑了笑,转而谈论起别的来,这个项目,你暂且搁置一下,依我看来,环企的动向可能不仅仅是这么简单,兴许闫晟可能还会受到更大的波折,所以你现在即便是做了决定,也会被推1翻。

我愣了一下,也觉得何易燊说的没错,即便是现在政府强制回收三分之一的土地,但是政府回收并不是无偿的,所以对闫晟来说,损失其实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按照顾正南的做事风格,应该不会这样手下留情才对。

那我该怎么做?

何易燊站起来,笑着回答,静观其变。说着,他朝门口的方向走去,转头对我说,好了,别想那么多了,赏个脸和我一起吃晚饭吧,梁总。

我不悦的瞪了他一眼,有时候,想起来真的有些生气,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几乎是让我没日没夜的困扰,花费所有的经历都未必能够解决。可是对于何易燊和顾正南这种人来说,只要稍稍动个小脑筋,就能让别人几近奔溃。这大约是我第一次感叹上帝的不公平,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居然可以这么大。

我跟上了何易燊的脚步离开了公司,和他一起吃了一顿晚饭。我全程都很惆怅,时不时的询问他几个问题,但何易燊却从头至尾,都在和我讨论今天晚上厨师的料理风格,我真是彻底的败给了他。

因为吃饭的地方离家里并不远,所以吃完饭之后,我们决定走回去,难得今天的天气不算太冷,走一走也好放松一下心情。

梁旖,你和顾正南之间有什么打算。何易燊淡然的问道。

我以为,我的事情他应该全都知道的,也没有想要瞒他的意思,索性就如实回答道,他让我等他三个月,他说会处理好一切的,现在还剩一个半月,我想,他不会骗我。

何易燊点了点头,戏谑的说道,难得你们还能走到一起,等着三个月,会不会思念泛滥了?

我睨了何易燊一眼,反驳道,你别担心我了,你自己呢,离开这半年多,就没有遇到什么合适的女孩子吗?我看宋倾跟了你这么久,长得又这么漂亮,你也不考虑一下吗?其实这句话,我完全是在开玩笑,在何易燊离开之前,我从来也不知道宋倾的存在。

我没有心情去想这些事情,我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总觉得时间都不够用。一个人也挺不错的,比起你们这样,想见又不能见,我真是不知道幸运多少。

我从来不知道,何易燊调侃起人的本事居然这么高深,几句话就把问题又抛到了我的身上,看来,想要揶揄他,我还是嫩了点。

我不免想到顾闫凯白天说的话,虽然我很相信顾正南,但可能真的是因为太久没见,心里多少有些患得患失的。我犹豫了很久,开口问道,何易燊,你说,男人的野心真的难以控制吗,是不是一旦得到了之后,就会想要更多?

何易燊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我,他的神情突然变得很严肃,低沉着嗓音说道,你是想问顾正南的事情吧?

我怯怯的点了点头。

梁旖,我问你,如果顾正南真的像顾闫凯说的那样,他的野心并不是你看得那样,他可能会想要更多,而这过程中,势必会牺牲很多东西,甚至很多人,或者作出许多让你难以理解的事情来。你会怎么做?

何易燊的认真让我有些紧张,与其说是他让我紧张,还不如说是因为这个话题。我不敢去想,他所谓牺牲的人和事,会是些什么,也不知道,那些让我难以理解的事情,会是什么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