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 总而言之,必须拿下。

小说: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作者: 绯语 更新时间:2017-01-14 13:59:30 字数:2653 阅读进度:274/392

我下了车,朝着工地入口的地方走过去。这个时候。看到一辆很眼熟的车子停在我的旁边,不多时。何易燊就从上面走了下来。我站在原地看着他,比起昨天来,他的气色好了不少,连带着走路的步伐也轻快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的我心理作用吧。

我朝他走了两步。惊讶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何易燊笑了笑。说道,我来给你送礼物。顺便也看一下这里的情况。

我点了点头,他来也是应该的,这块地是何易燊之前拍下的,也算是建燊投资较大的一个项目了。如今虽然进行的很顺利,但他也该过来看一下,也让我放心一点。

我们两个换了安全帽就进了工地。廖经理今天不在,由另外一位负责人和我汇报情况。在说完大概的工地进度之后,何易燊就让他离开了。

何易燊带着我往前走,他不咸不淡的说道。明天晚上那个拍卖会。宋倾和你说了吗?

我点了点头,恩,宋倾已经告诉我了,但是明天的这块地,似乎有一大片已经出了海城,我也看了一下,周边的发展趋势,好像投资的回报并不是特别高,所以明天我也没有打算去拍下这块地。

我说完之后,何易燊却突然站住了脚步,他转而看着我,认真的说道,你查一下公司下两个季度的投资预算还有项目中的超算预支,不遗余力,一定要拿下这块地,无论什么价格。

为什么?我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

何易燊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他极为严肃的说道,你相信我,这块地日后的收益会比你想象中的还要高,所以,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拿下他,即便是超出了投资预算,你也千万不要放弃,你可以申请调动下季度的固定收益,实在不行,还可以向华润申请注资,总而言之,必须拿下。

在投资这方面,我对何易燊的眼光没有任何的质疑,只是在我印象里,他也不是这么一个大胆的人,对于一些投资,他的做法相对来说还算比较保守。我虽然很认可,有些地块的投资在几年内可能没有办法立刻实现,但是何易燊居然让我动用下季度的固定收益,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冒险了。

何易燊我总想要追问些什么,可是对他的信任却已经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也不知还要追问些什么。

何易燊一改刚才严肃的表情,转而笑着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害你的,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这块地,一定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点了点头,最后还是决定听从他的意见。很久之后我才知道,这块动用建燊几乎所有流动资产拍下的地,收益人不是何易燊,也不是建燊,而是我。

我们走了很长一段路,到了闫晟的那块施工地上,何易燊半开玩笑的说道,梁旖,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若是这块办公园区的周围全都是商业区,甚至通了轨交,那会不会对这里的办公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

我如实说道,这个问题我考虑过,但是就地块而言,可能这个问题对建燊来说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因为几条轨交都离我们比较远。

嗯,但是你别忘了,我们现在的项目,不仅仅是建燊这一块地,还有闫晟的。

何易燊只是这么随口说了一句,然后就转而岔到了其他的话题上。这一整天,我和他都在西郊的工地上到处的巡查,在我看来,眼下也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一切全都在计划之内。只是闫晟的状况可能比较糟糕一些,顾正南没有给他们半点喘息的机会,接二连三的进攻,即使顾闫凯再周全,可能也多少伤了点元气。

在第二天的拍卖会上,这是我一个多月来第一次见到顾正南,可是我们却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连一个会心的眼神都没有交流过,这多少让我心里有些不舒服。但看到他身边,始终挽着他手臂的秦子兮,我也只能暂时将这样的情绪压在了心头。

兴许许多人的想法和我大致相同,所以这次的拍卖会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可也有令人意外的地方。顾正南和顾闫凯全都出现在了这里,我没有想到,对于这块地,他们也表现出了极大的投资热忱。

拍卖会举办在市内一家不算太豪华的酒店里,我完全不知道顾正南今天会出现,我满脑子都在猜测着何易燊的行为,我反复估算了这块地,都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坚决。

就在我入场后,等待拍卖会开始的时候,听到周围响起了细碎的谈论声,我随着人们的目光转而看向入口的方向。

顾正南的脸上依旧是那样的冷漠,但是即便是这样,不管到哪里,顾正南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的成为众人的焦点。加上他身边如此美丽的秦子兮,想要不注意都很困难。

比起顾正南的冷漠,秦子兮就显得大方很多,只是虽然知道她是装出来的,但我想大多人都拒绝不了她这样美丽的外表。秦子兮落落大方的朝着所有经过的人点头微笑,路过我身边的时候,也同样如此,可是顾正南却一点变化都没有,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直接走了进去。

我只能试图用三个月的期限来安慰自己,顾正南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三个月之后我们能名正言顺的在一起,所以我只能忍耐。

因为顾正南的出现,之后到的顾闫凯似乎黯然失色了不少,也无法吸引更多人的关注,他看上去好像也有点不悦,进了会场之后,就直接落了座。

今天的拍卖会很简短,只竞价一块地,进场之前,都做了登记,拿到了拍卖牌。和以前一样,跟我来的是ay,我虽然准备听从何易燊的建议,但至少也该先看一下情况才是。

若不是何易燊提前告知,一个亿的起拍价都已经让我有些望而生畏,这样的地块,除了省道之外,没有任何直通的路线可以到那里,相应的设施也几乎没有,这样一块地,我至今不明他的投资意义。既无法作为商用,也无法用来住宅,他的投资意义到底在哪里。

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顾闫凯两个亿的叫价让我突然就回过神。我想,在场的人,除了顾正南之外,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了顾闫凯。第一轮叫价就已经到了这个价位,之后的加价幅度,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只是,总有人不把这个数字放在眼里,譬如秦子兮,三亿的价格让现场又出现了一小波的骚动,许多地产界的老总开始质疑这块地的价值,纷纷摩拳擦掌。

短短数十分钟,秦子兮三亿的价格,就已经被淹没在了一次次的竞价中。这块地的最新一轮拍卖价,已经到了五亿六千万。现场一度陷入了安静的氛围里,这个价格,最后是由顾闫凯喊出来的。这样一块原本谁都不看好的地块,居然如此抢手,我想,这件事情可能会成为明天媒体争相报道的头条新闻。[banfheng]首发

我见时机差不多,便转而对着ay低声的说了一句,加价。

ay举起手中的号码牌,将价格喊到了六亿。

秦子兮坐在第一排,我们的出价让她直接就转身向我看来,我也毫不避讳的对上了她的目光,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六亿五千万。秦子兮喊道。

ay,加价。

ay举牌,七亿。

拍卖会上的硝烟已经消散了一大半,如今的对弈似乎只存在于建燊和环企之间,虽然实力悬殊,可我却是因为何易燊的话,有备而来。更何况,我一点都不想输给秦子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