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 没什么,就是有些想你了。

小说: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作者: 绯语 更新时间:2017-01-14 13:59:25 字数:3010 阅读进度:263/392

我也试图给林皓打过几个电话,虽然孙琦已经说联系不上他。我也只是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但是当手机里传来冰冷的声音,告诉我他的电话已经关机的时候。我愈发的觉得有些难受。

宋倾,你帮我联系一下赵行长,他在警局那里多少有点关系,试试看吧,看看能不能帮上一点忙。我脑海中思绪了半天。将可能帮上忙的人全都整理了一遍,让宋倾一一联系。

我让安四开车带我去了林皓租的那套公寓。还有他时常去的几个酒吧,甚至连工作室周围一圈我们也都找遍了。所有我能想到的地方。即便是有一丁点的关联,我都没有放过。但现在已经是深夜了,不管是联系别人,还是找人。都有一定的难度。

凌晨四点多,我实在想不到还有哪里可以去了,而且真的已经很晚了。无奈之下,我只能暂时放弃。我让安四先把车子开到宋倾家。把她送回去之后,再送我回家。所以我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六点了。

这离我原本起床的时间就剩下一个多小时,就算我再困。也没有睡觉的时间了。所以我只能洗个澡。给自己泡了一杯浓茶,坐在了客厅里。

我跟孙琦联系了一下,他那里也没什么消息,挂了电话之后,我就变得格外的失落。如今,我最怕的就是和我有关的人出现任何的差池,公司的事情,我已经没有那么担心了,有官云芝这样的靠山,我想,她也不会看着建燊遇到什么重创。

虽说我一直生活在海城,可是如今有关联的人真的不多,能让我在乎的人也越来越少,除了顾正南之外,我想也就只有陆以沫和林皓了。可是偏偏是他们,最近好像遭遇了许多不顺心的事情,接二连三的打击,让生活充满了灰暗。

我盘坐在沙发上,有点思念顾正南,虽然我们昨天才见了面,但我还是控制不住这样的情绪。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拿起手机,想要给他发条消息,可是想了半天,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最后,只打了两个字。

‘正南’

短信刚发出,我就叹了一口气,准备把手机扔在一边,可让我意外的是,顾正南居然回了我的消息。

‘梁旖,怎么了。’

我喜出望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消息比这杯浓茶管用多了,我捂住了胸口,试图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

‘没什么,就是有些想你了。’

我想,顾正南一定觉得我疯了,这么早发些这么无聊的消息给他。

‘我也想你。但是这个时间你应该还没有起床,你不会是通宵了一整夜吧???’

看到这条信息最后的三个问号,我有些想笑,但是这样被关心的感觉,也让我心里暖和了起来。为了不让他担心,我不得不对他撒了谎。

‘没有,只是醒的早了点。’

‘嗯,那在睡一会,照顾好自己,我一会有个会议,我先去忙了。’

我没有再回复他的消息,仅仅是这几行字都足以让我支撑下去,即便再累,我也不怕了。我只是想尽快的找到林皓,希望我身边所有的人都可以变得顺利。

我和往常一样准备好了出门,看到宋倾和平时一样出现在门口,我转头看了一眼,安四也站在他的车旁,我朝他们笑了笑,转身上了车。上车之后,宋倾没有和往常一样,向我报告今天的行程,而是转而问我,梁小姐,你今天有什么打算。赵行长那里我已经联系了,他说会尽力的帮忙,还有几位局长,也都打了个招呼,但是应该不会这么快的有答复。

我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恩,我知道了。上午的时候,先回一次公司,把事情处理一下,下午让安四跟着我吧,你可能要辛苦一下,公司里的事情你帮我打点着,有什么问题及时给我打电话。

嗯。宋倾点了点头。

我从宋倾手里接过市场部的预算规划,仔细的翻看了起来,我虽然现在脑子很乱,但我依旧很明白,我只有把公司里的事情处理完了,才能安心的去做自己的事情,否则如果两边都有问题,我会更加的难以应付。

我看着企划案,时不时的和宋倾讨论着几个细节上的问题,这几家媒体是最好的选择了吗,其实我们可以不局限于这种新闻媒体,我们是不是可以联系一下几家做专题的媒体试一下。

自从之前出现了秦子兮的那件事情之后,安四就一直跟在我的身边,虽然没有遇到过什么太大的事情,但是安四一直很本分,一些小事情也处理的也极为妥当,让我对他很放心。而且,虽然宋倾没有直说,可也不难猜测,安四应该不是宋倾找来的,而是何易燊安排在我身边的。

在上班的路上,安四的车一直是紧跟在我们后面,他的车技很好,从来不会被车子插进来,或者变道的行为。虽然我不是很懂,可是大概这是他的惯性思维吧,我也习惯了偶尔回头的时候,安四的车紧跟在后面。

我和宋倾专注的在讨论这份方案,突然间,一阵巨大的冲击力让我整个人被撞了出去,在失去意识之前,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我的头部受了重创,这种疼痛从头部一直蔓延到了颈部,让我觉得有些窒息。

我想要呼叫,但鼻腔里全都是浓烈的烟雾和淡淡的血腥味,眼前也睁不开,四肢稍稍动一下就会牵扯住浑身的神经,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从喉咙深处发出几声低哑的嘶喊声,可是很轻,轻到我自己都听不清楚。

我是在疼痛中失去意识的,这样的感觉很糟糕,也很害怕,因为我完全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本坐在我旁边的宋倾去了哪里,这猛烈的撞击又源自哪里。除此之外,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又是熟悉的消毒水味道,为什么我总是避免不了和医院打交道,我这些乱七糟的事情什么时候才能过去,突然就觉得心很累,好像总有应付不完的事情。唯一庆幸的是,我没有在这场车祸中失去生命,我还能感受到冰冷的手术刀在我身体里作祟,除此之外,我就像是一个扯线木偶,任人摆布。

我应该是睡了很久,久到我都不愿意醒来,我对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失望透了。好在,我睁开眼时,第一眼看到的人,是顾正南。

我眼眶有些微酸,头也很痛,想说话,但是喉咙干哑的可怕,想伸手,却又没有力气,我卯足了力气,也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

正南。

顾正南贴近了我,抓着我的手,抚1摸着我的脸颊,低声的说道,梁旖,没事的,我在这里。

在看到他的时候,我已经有些想哭了,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我哪里还控制的住自己的情绪,若不是没有力气,我想我已经扑到了他的怀里。再睁开眼,恍如隔世,幸亏我还能再见到他。

顾正南替我擦着眼泪,心疼的说道,好了,别哭了,没事的,发生了一点意外,但是没有太大的伤害。

我的手臂上缠了很多绷带,脸上也有很多伤口。在车祸中,我的手臂上嵌进去了很多碎玻璃,所以经历了一场小手术,好在只是一些皮外伤,在顾正南看来,只要我没事就好了,但我更担心的是,会不会留疤。

我听说宋倾和司机都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了一点小伤,但是安四稍稍严重一点,他的右腿骨折了,可能需要在医院休养一段时间。

顾正南一直在医院陪着我,到了下午的时候,我才稍稍恢复了一些,可以坐起来,进食,说话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我多少还是有点担心宋倾,虽然顾正南告诉我她没事,但因为我们一起坐在后排,若不是亲眼所见,我终究有些提心吊胆。所以,快到傍晚的时候,宋倾还是来了我的病房,在看到她之后,我悬着心的心,才放了下来。

宋倾确实没什么大碍,只是身上好几个地方有擦伤,比我已经好很多了。

宋倾,你坐吧。宋倾在我病床的另一头坐了下来,我开口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这场车祸是意外吗。

听完我的话,宋倾下意识的看着顾正南,随后摇了摇头,回答道,应该不是意外,这次如果不是安四反应及时的话,我们可能都没有办法在这里说话了。

我紧张的看着宋倾,她却耸了耸肩,轻松的说道,撞我们的车时速已经超过警戒范围很多了,安四察觉之后,选择第一时间向那辆车撞过去,但是因为距离有限,所以导致三车相撞,我们这辆车算是损伤最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