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 自己挑起来的火,得自己想办法灭了他。

小说: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作者: 绯语 更新时间:2017-01-14 13:59:20 字数:3119 阅读进度:255/392

他伸手贴在我的额头上,柔声的问道。怎么样了。还难受吗,我和你的助理说你生病了。在家休息两天再回公司。

我点了点头,软糯的回应道,不难受了,就是有点没力气,其他都还好。

顾正南转身面对着我。用一种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因为在家里,我只是穿了一件宽松的衬衫。遮到腿根,下面除了内ku之外。什么都没有穿。他刚才将我抱到沙发上,我便一直横坐在沙发上,我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妥,也不知道顾正南的眼神里在暗示着什么。

我下意识的拉紧了领口。显得有些局促,就在我呆愣的几秒钟里,顾正南居然伸手扣住我内ku的边缘。十分熟练的扯了下来,我尖叫了一声。想要伸手反抗,却已经被他整个抱起,跨坐在了他的腿上。

顾正南一只手就解开了我胸前的三颗扣子。当衬衫滑落肩头的时候。我才惊觉事态的严重性,可是他的手拖着我的后腰,我根本无路可退,为了避免胸前的春光乍泄,我只好瑟缩的贴在了他的胸前,颤抖的问道,你要做什么。

顾正南环抱着我,贴在我的颈间,低声的说道,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吗,昨天晚上的胆识哪儿去了,你不是很主动吗,怎么我才刚刚开始,你就已经害怕了呢。

昨天晚上的那一幕幕全都窜进了脑海里,我也讶异于我自己的大胆,再加上顾正南戏谑的语言,让我恨不得挖个洞钻下去。我紧紧的埋在他的肩上,嗫嚅的斥责道,顾正南,你别再说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耳边传来了顾正南的低笑声,除此之外,他的手也一刻没有停下,不断的在我的身上游走,从后背到胸前,一处都没有放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羞愤难当,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阻止,最后也只能任由他上下其手。

当顾正南的坚挺抵住我下身的时候,我脑海中的弦突然就崩断了,所有的话全都卡在了喉咙口,连低吟声都戛然而止了。

昨天你还在发烧,所以我没有敢要你太多次,但是,女人你要知道,自己挑起来的火,得自己想办法灭了他。顾正南在我耳边说着这番话,与此同时,那种突然被填满的感觉让我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唔——顾正南。

顾正南轻吻着我的脖颈,又在锁骨上不断的啃咬,那种酥麻感遍布了全身,若不是这样攀着他,我怕我随时会掉下去。

就在我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的时候,门铃在这个时候突然响了起来,我所有的神经全都崩了起来,害怕的紧紧贴着顾正南。

相比起我的紧张,顾正南却淡然许多,他顺手从沙发上拿起他的西装外套,披在了我的身上,将我裹紧。可是他的炙热却依旧在我的身体里,没有半点想要抽出来的打算。

门铃又响了起来,有个声音传来进来,颇有礼貌的说道,您好,我是酒店送餐的。

听到这句话,我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不过依旧还是很紧张,有一种被人抓包的感觉,所以我始终不敢动弹,只是怯生生的看着顾正南。

等着。顾正南大声的吼了一句,门外就再也没了动静。

正南。

顾正南低着头,贴着我的脸颊,平淡的说道,不要管他。

我实在有些佩服他的大胆,本想拒绝,却终究还是抵不住顾正南一次次的冲撞。就这样,在我紧张的心情中,顾正南不管不顾的持续了很长的时间,让我既害怕,却又控制不住的有一点兴奋。从头至尾,我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只能趴在他的肩头大口的喘着气。

顾正南将我抱到楼上,在浴缸里放满了水,看着我躺了进去之后,才不紧不慢的下楼开门,说实话,有时候我真的很佩服他的淡定和沉稳,至少,我是一定做不到的。

说是两天,其实他能陪我的时间也就只有今天了,昨天我发了烧,在床上就躺了很久,虽说顾正南也一直在,但我总觉得有些遗憾。

他说明天早上离开,可能会有几天没办法过来,我表面上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的酸涩却在不断的蔓延。

顾正南抱着我,低声的说道,明天早上,我离开的时候就不喊你了,你多睡一会,到了时间再起来。

嗯。我淡淡的附和了一句。

我们没有再说什么,这样安静的氛围让离别平添了一份忧愁。我和顾正南之间,永远就隔着很多的阻碍,也不知道是因为我们原本就不该在一起,还是注定了需要历经这么多的磨难来证明我们的爱情。

我睡的一点都不踏实,我想顾正南也一样。所以第二天早上,当他起身,换衣服离开的时候,我脑子十分的清醒,可是为了不让他担心,我还是装作熟睡的样子。我能感受到顾正南的依依不舍,当他的吻落在我的额头上时,我多想搂着他,让他不要离开,但我终究没有这么做。

我像往常一样的准点起床,洗漱,出门,看到宋倾的时候,我才意识到,生活还是得继续,除了顾正南之外,我也有自己要担的责任,我不再是像以前一样,除了顾正南以外没有自我的梁旖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我必须调整过来。

我对着宋倾笑了笑,早。

宋倾愣了一下,也朝我点了点头,和往常一样,她每天都会替我准备好早餐,然后在车上向我报告今天的工作,大概是我几天没有去公司,今天的安排特别的多,光是会议,就有四场,几乎没有空闲的时间,还有一大堆要处理的文件等着我。

我手里拿着文件,认真仔细的听着宋倾说的每一句话,今天的安排全都解释完之后,我下意识的问道,西郊地块的建工进行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问题,和闫晟的接洽还顺利吗。

梁小姐,西郊工程的第一期已经完成了,并没有什么问题,闫晟那里也很配合,暂时一切都很顺利。

我比较在意和闫晟的这次合作,虽然我一点都不后悔自己做的这个决定,因为对于建燊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但我也不得不顾虑一下顾正南,生怕会给他造成什么阻碍。

我拿着文件仔细的翻阅了起来,这几天我落下了很多的事情,几个新项目的企划案我都没有审批,还有工程的进度表我也没有批示,总之,我想工作会让我暂时忘记一些纷乱的事情,算是消磨时间的好方法。

这一上午,我已经连续开了两个会议了,一个是财务部的会议,因为自从刘正岐潜逃之后,我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去代替他的位置,但是对于建燊来说,每天都会有大笔的资金进出,虽然财务部确实有几个能力不错的员工,可是到底太年轻,我不敢轻易的将重任交出去,以免再出现一次这样的事情。

除此之外,就是几个投标的案子,企划部的预算,设计部的稿子都要一一过目,给出最合理的意见再去执行,一点都不轻松。

我看了下时间,十二点半,我还有半个小时可以吃午饭,休息加上整理一下下午的会议内容,说来还是有些仓促的。

宋倾替我准备好了简餐,放在了桌子上,她已经很了解我的口味了,不过我本来也就不讲究,能填饱肚子就可以了。我一边喝着果汁,一边看着邮箱里宋倾传给我的报表,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下意识的拿起来,才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一行小字。

这是我设定的提醒,明天是陆以沫的生日,虽然我以往都不会忘记,但我还是习惯性的在日历上设置了这个时间点。好在我有这个习惯,否则,我真的可能会忘记这件事情。

每年生日的时候,我们都会彼此送上祝福和礼物,即便是去年我在榆城的时候,我也没有忘记过她的生日,所以,不管我怎么忙,这个日子对我来说,都尤为的重要。我想着今天把事情尽快的处理一下,明天早点下班,可以替她庆祝一下。我让宋倾替我订了个蛋糕,交代完之后,就准备给陆以沫打个电话。

可是奇怪的是,我打了两通电话,都没有人接听,我想了想,又转而用内线打给了沈青,技术部的人告诉我,沈青这几天都请假了,没有来公司,这让我有些意外。我又转而拨通了沈青的手机,好在这次他接了。

沈青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让我起了疑心。沈青的性格就是这样,他不太会撒谎,这大抵也是陆以沫喜欢他的原因之一吧,所以我很快就察觉到他有事情瞒着我。

沈青,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是不是以沫怎么样了。我有些焦急,在电话里的语气就不太好。

沈青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告诉了我。陆以沫的父亲心肌梗塞住院了,已经下了两张病危通知书,所以这几天他们寸步不离的陪在医院里,陆以沫的情绪一直很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