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所以,你还是上了秦子兮。

小说: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作者: 绯语 更新时间:2017-01-14 13:59:19 字数:3076 阅读进度:253/392

我的心跳越来越快,血液流动的速度已经让我失去了理智。在我转身之际。我已经看到了秦子兮吻上了上去。我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步伐。我要离开这里,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也不想看。我觉得,老天根本就是在和我开玩笑,他要让我看看,即便是我嘴上说着,我已经接受了。可是当这一切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依然不堪一击。

我低着头。走了十几步,突然就撞到了一堵结实的肉墙。我忍不住低呼了一声,伸手扶着额头。

梁小姐,你怎么在这里。头顶传来了邵华的声音。

我看了他一眼,冷淡的说道。我找不到回房间的路了,你带我回去吧。

邵华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他的目光在我光着的脚上停留了几秒钟。又看向了我身后那道虚掩着的门。我不知道邵华发现了什么,我也没心情和他解释。我只想尽快的离开这里。

邵华点了点头,说,跟我走吧。

我跟上邵华的脚步。十几分钟之后。总算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没有洗澡,没有洗漱,没有换衣服,什么都没有干,只是肆意的摊在了床上。不知道是空调的温度调的太低了,还是因为刚才看到的那些让我心寒,我所有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冷空气让我头皮都开始发麻了。

我头晕脑胀,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但我觉得自己的意识还是清醒的,只是眼皮很重,怎么都睁不开。

我已经习惯了早起,手机闹钟每天早上都会响,这次也不例外。我醒来之后,发现即使睡了一夜,我的手脚依然没什么力气,头也越来越重,我意识到,我可能是受了风寒,起了低烧。但是,我唯一清楚的是,我要尽快的离开这里,一分钟都不想耽搁。

我拿出手机给司机打了电话,让他立刻过来接我。我随便的洗漱了一下,就离开了房间,朝着酒庄大门的方向走去。

我每走一步,都觉得异常的艰难,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晕倒。好在虽然我走的很艰难,但最后还是如愿的到了大门口,这一路走过来,硬生生的让我出了一身冷汗。

梁小姐,你要离开吗。

我扶着门框,站在那里等司机的到来,突然邵华的声音出现在耳边,我甚至觉得,他像是鬼一样,总是悄无声息的出现。

嗯。我没什么力气,只好随意的回复了一句。

我说完之后,邵华居然就这样站在了我的身后不远的位置,也不离开,我搞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不过我也没有心情和力气去管他了。

司机没多久就到了,上了车之后,我浑身紧绷的神经才得以缓解。但身体上的难受却一点都没有好转,我皮肤烫的不行,可是却又很冷,我没有穿外套,只能让司机把空调的温度调到最高,抱着双臂瑟缩在座位上。

又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家,我的神智已经开始有些不清楚了,要不是司机把我叫醒,我可能会在车上睡过去。

司机询问了我好几次,需不需要去医院,我都拒绝了,我想,只要休息一下就没事了,所以到家之后,我就让司机离开了。

我每次都高估了自己,我真的不好,一点都不好,我拿出钥匙想要开门,可是这个动作对我来说居然如此困难,想要把钥匙插进孔里,我都用了很长的时间。

好不容易打开门,这个走了几百次的台阶居然也跟我作对,大概是脚上没有什么力气,我硬生生的被台阶绊倒了,摔下来之前,我本能的用手肘和手掌想要支撑住失去平衡的身体,这样一来,使得我裸露的手肘全都擦破了皮,手掌上也是一大片猩红。

此刻的我已经脆弱到了极点,脑海中居然全是顾正南,我多希望他可以出现在这里,好让我不要这么难堪。可是我却又嘲笑起自己的幼稚,他昨天才订婚,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我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情绪之后,扶着墙壁站了起来,我艰难的关上门。原本想要上楼,可是真的没有力气了。最后,我索性一头栽倒在客厅里的沙发上,随便拿了一件衣服盖在了身上。

这一觉,我睡的一点都不安稳,一会热一会冷,整个人想要被撕碎。闭上眼睛之后,脑海中出现的全是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一幕,秦子兮浑身赤1裸的坐在顾正南的身上。我想,他们应该已经发生了关系吧,可是我明明就知道,这种事情难以避免,为什么心里还是这么痛呢。

我想,大约是在做梦吧,我感觉自己睡了很久,睡到头昏脑涨的时候,我感受到一阵熟悉的拥抱,还有顾正南身上独有的味道,我竭尽全力的睁开眼,看到的便是顾正南那张满是心疼的脸。

我嗫嚅道,顾正南,你怎么来了。

顾正南正抱着我往楼上走去,他低头睨了我一眼,不悦的说道,我如果再不来,你就死在家里了,你这么大的人,什么时候能让我放心一点。

我知道,他只是担心我才说这些话的,可是,大抵是因为人在生病的时候特别的脆弱,这番话突然就触到了我哪根神经,我冷冷的说道,死了也不需要你来管,你管好你的秦子兮就可以了。

闭嘴,留点力气,少开口。顾正南突然暴呵了一句。

我确实被吓到了,只好顺从。我任由顾正南把我带进了浴室里,将我抱到了放满温水的浴缸,我依然很困,可是我却不敢再睡,我死死的抓着浴缸的边缘,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我生怕这真的就是一个梦。

顾正南始终皱着眉,小心翼翼的替我擦拭着身上的伤口,他一直蹲在那里替我洗澡,花了很长的时间。他抓着我的手,抬起我的手臂,认真的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你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什么事情,是不是被人堵了,还是有人上门来闹1事了?

我抽回手臂,淡淡的回答道,没有,我自己摔的。

顾正南没有再问,他将我从浴缸里抱了出来,没来得及擦干水渍,就抱回了房间。他把我放到床上,用被子盖住我的身体,弯腰看着我,严肃的说,药箱在哪里,我去替你拿药。

大约是因为发烧的缘故,我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大胆了,我想,等我清醒了之后,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伸出双臂,紧紧的搂住的顾正南的脖子,拉进了我和他的距离。

梁旖。顾正南不解的看着我,因为我的动作,被迫的在我床边坐了下来。

我一直在安慰自己,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因为神志不清,才会导致我做出这二十几年来最大胆的行为。

我贴到了顾正南的身上,用足了力气,跨坐到了他的腿上。这一连串的动作,让我喘息不已,更因为这样大胆的行为,让我不敢正视顾正南的眼睛,只好趴在了他的肩头。

顾正南的温热的手掌贴在的背上,他疑惑的又喊了一次我的名字。

梁旖?

我苦笑了一声,抬头看着顾正南,执拗的问道,秦子兮这样坐在你身上的时候,你是什么反应,是不是很兴奋?

顾正南的脸陡然间就垮了下来,他皱眉打量着我,严厉的问道,你昨天,都听到了些什么?

我的手移到了顾正南的领口的位置,试图解起他衬衫的纽扣,我戏谑的说道,该听的,不该听的,我都听到了,还有不该看的,我也看到了。

顾正南因为要抱着我,所以腾不出手来阻止我的行为,我很顺利的就解开了他的纽扣,一颗都没有放过。我掀开他的衬衣,用冰凉的手贴到他的胸膛,我昨天看到秦子兮吻了这里,但我却没有找到一点痕迹,这让我多少有点焦虑。/~

我怔怔的看着顾正南的胸口,冷冷的问道,正南,是不是因为要拿回闫晟,你就必须要爱上秦子兮,你就必须和她假戏真做,对吗。

问完了这个问题,我又怕听到我不愿听的答案,完全没给顾正南开口的机会,自顾自的说道,所以,你还是上了秦子兮。

梁旖。顾正南低吼了一声,你在胡说道什么。

我怔红了双眼,直直的看着顾正南,好笑的说道,胡说道?我有说错吗,秦子兮那么漂亮,身材也那么好,换做是我,也不会拒绝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啊。

我向后挪了挪,伸手解着他的皮带,顾正南终于没有再忍,他将我整个人抱起来,压在了床上,他控制住我的双手,禁锢在我的头顶,怒目圆睁的看着我,贴着我的耳边,大声的咆哮道,梁旖,我只和你解释一遍,不管你信不信,我和秦子兮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不信。我几乎没有犹豫,就脱口而出。

顾正南眼里的怒火像是要把我吞没,他怒视了我一会,松开了我的手,想要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