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行不行。

小说: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作者: 绯语 更新时间:2017-01-14 13:59:12 字数:3127 阅读进度:240/392

除去西郊那块地产之外,建燊集团如今在建的项目一共有六个。经过这一下午的排查。每个建筑工地多多少少都查出了一点问题,其中四个的问题并不严重。只是下了整改通知书,还有数额不大的罚款。但有两个工地,却都是因为同一批的防水材料,被勒令停工接受调查。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难以接受。

廖经理这里的所有材料全都被相关部门带走了。好在另一个工地上因为已经在用这批材料了,所以还有一些剩余的材料。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我们才等到另一个工地送来的这批材料。找了专业的人过来查看,这批材料确确实实出了问题。如果真的投入到施工中去,一定会造成难以挽回的状况发生。

在这期间,我一直让宋倾去联系这家供应商,但从傍晚的时候开始。始终都没有联系上。宋倾还调查了公司的进货源,从采购部到财务部,一一进行了核对。因为这样一大批的材料。并不是一个人就可以决定的,牵扯的部门实在是太多。经手的人也不少,所以真的要查出哪个环节出了错,不是那么简单的。

即便我们将所有的问题都罗列出来。但依旧没有一个头绪。我们在工地上待到了晚上十点多。供应商那里依旧没有半点消息。

我已经快要超负荷了,昨天去医院挂了水,今天也没有好好休息,我知道,我再工作下去,肯定又会出现什么问题了,与其什么线索都没有在这里干着急,不如好好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再想办法。

离开工地,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这一路上,我都没有开口,我脑子很乱,我不觉得事情会这么凑巧,接二连三的难题压的我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车子停了下来,我以为到了,却看到司机下了车,我转头看着宋倾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了。

宋倾说,小区里有辆车子停的位置不好,我们过不去。

我看了一眼四周,已经到了小区里了,再拐个弯就到家了,索性我就在这里下去吧,我对宋倾说,你也早点回去休息,这段时间你也很辛苦,明天的股市不知道又是什么样的状况。等这些事情解决完之后,我给你放个假。

和宋倾寒暄了几句之后,我就下了车,一路走了回去。现在已经很晚了,小区里只亮着几盏地灯,不过好在这个别墅区的治安很好,我不用担心什么。在这寂静的夜晚,我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尤为的清澈。

到了家门口,我拿出钥匙准备开口,就在这个时候,顾正南的声音就这么突兀的传进了耳朵里,让我冷不防的一颤。

你每天都这么晚回来吗。

我停下了手头上的动作,转头错愕的望着他。顾正南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隔壁别墅的门口,好整以暇的看着我,但因为光线的关系,我不是看的太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可就算是这样,也让我足足惊讶了很久。

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正南摊了摊手,语气轻松的回答道,这是我的房子,我在这里,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一时气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来这栋别墅最后还是被他买了下来。那也就意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全都是真的,我不是在做梦,把我抱上1床的那个人,真的是顾正南。

顾正南踱着步子绕过铁栅栏,走到我的面前,他淡淡的说道,你何必非要让自己这么辛苦,现在建燊发生的事情,根本不是你可以应付的来的,梁旖,不要为难自己了,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回到以前的生活,这不好吗?

我觉得,指使我的人生大约已经是顾正南的习惯了,我也不想在反驳了,更何况,我也没有那个精力和他辩论,我觉得,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至于他的想法,我真的控制不了。我转过身,不想再和他说话,我刚要开门,顾正南却伸手抵住了门。这样近的距离,才让我看清楚他的表情,微微皱着眉,脸上挂着几分不悦。

我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低声的说道,江先生,江总裁,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我说了,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喊我顾正南。

听完这句话,我实在控制不住的冷笑了一声。顾正南质问道,你在笑什么。

我转而对上顾正南的目光,戏谑的说道,你转化的还真是自如啊,在别人面前,你是环企的总裁,秦子兮的未婚夫,在我面前,又成了顾正南。不得不说,这一点,我真的很佩服你,至少,我一定做不到,万一搞混了,那该多尴尬啊。

我的语气里满是嘲讽的味道,没有给顾正南留半点颜面,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垂在身侧的那只手紧紧的握成拳。

过了许久,他才冷冷的开口说道,梁旖,你一定要这么伶牙俐齿吗。你需要把你所有戾气全都用来对付我吗。我知道,我确实有很多事情瞒着你,但你也猜到了我的想法不是吗,我这么做,全都是迫不得已的。

迫不得已?我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所以你就要来强迫我去做一些我不愿意做的事情吗,让我变得和你一样迫不得已,对吗?

梁旖。顾正南低吼了一声。

我挥了挥手,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好了,我真的不想和你吵,我的头很痛,你让我回去吧,好吗。我没有力气和你争论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行不行。

我没有再去看他的表情,推开了他的手,用最快的速度开了门,走进房间,又将门反锁上。不过,后来想一想,我这么做真的是多此一举,按照顾正南的本事,他如果真的想要进来,我根本拦不住,不管是从窗户还是阳台或者花园,他都可以办到。

我没有再去理会他刚才说的话,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让我难以消化,就连洗澡的时候,我都在想这些恼人的问题。

在第二天见到宋倾的时候,我第一句话就是问,供应商那里联系上了吗?

宋倾摇了摇头,我也知道自己太急了,这只是过了一夜,现在也就点多,原本就急不来。上了车之后,宋倾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和我报告今天的行程,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想,这几天我们应该都会为这件事情而头疼吧。

我正在盘算着西郊地块的事情,因为昨天无疾而终的会议,还有许多事情没有交代。我无意间的转头,看到我身边的宋倾格外的紧张,她时不时的回头看看,还盯着反光镜里的动静,看着她的神情,我也免不了跟着紧张了起来。

我还没有开口,宋倾就吩咐司机道,改一下道,我们从林安路走,绕一圈再进公司。

怎么了,宋倾。

宋倾没有再回头,却依旧紧紧的盯着后视镜,她低声的回应道,我怀疑,我们被人跟踪了,这辆车我几天之前就留意到了,这几天一直出现在我们后面,今天他们的距离跟的太近了,我怕会有什么事情。

我本想回头,但宋倾让我不要这么做,我只好呆愣在座位上。

谁会跟踪我们?

宋倾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最近发生的事情越来越离谱,一大堆奇怪的问题接踵而来,让我应接不暇,连跟踪这种事情,都和我们扯上了关系。

因为这样绕路,以至于我们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过了股市开盘的时间,我们紧赶慢赶的回到办公室,这才离开市刚过十二分钟,建燊的股票依旧和昨天一样,触底停牌了。连续两天的重创,让股价足足下降了百分之二十,但是交易量却达到了一个新高,中小散户集中抛售,让建燊其他运营的项目都受到了一些波及。

看来,事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如果再这么进行下去,建燊的市值将跌进谷底,那现在进行的几项投资,就根本没有办法完成了。

但是股市这一块,我从来就不曾涉及,宋倾虽懂,但我们现在没有这么大的资金可以去操控股价,如果一定要翻盘,只能找一家靠谱的操盘公司来合作了,这势必也会损失一大笔的资金。我想了想,还是让宋倾先去准备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昨天发生的事情,宋倾已经交代了各部门去排查,我到公司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份详细的责任书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这家供应商在徐州,从昨天到今天都没有联系上。这家公司和建燊已经保持了两年以上的供货合作,从来没有出过任何的岔子,属于建燊的a类供应商,而且是何易燊亲自筛选的。

我搞不明白,一家合作如此顺利的供应商,怎么会突然一夜之间就没了踪影,各种方法都联系不上,这其中绝对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徐州离海城并不远,宋倾已经派了采购部的同事亲自去跑一趟,但我估计,等到有回复的时候,至少也该是明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