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正南,你知道我是你的谁吗?

小说: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作者: 绯语 更新时间:2017-01-14 13:58:51 字数:3054 阅读进度:205/392

何易燊不紧不慢的站在那里整理着被我抓乱的西装和衬衫,没有一丝的慌乱。他整理完之后。双手插在口袋里。朝着顾正南点了点头,颇有礼貌的打了招呼。

正南。

顾正南没有理会何易燊。而是直接走到了我的面前,低声的说道,小旖,你怎么还不睡,很晚了。

我努力的调整着情绪。在发现顾正南也没有什么异样之后,我才转头看着他。怯怯的说道,正南。你先睡吧,我一会就上去了。

但顾正南依旧执拗的站在那里,失落的说道,没有你在旁边。我睡不着。

我的心脏猛烈的颤了一下,下意识的转头瞥了一眼何易燊,虽然我和顾正南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每晚睡在一起的这件事情,我从来没有向何易燊提过。一来是觉得没有必要说,二来,我也说不出口。怕他会误会些什么。

我因为顾正南的这些话。有些紧张,不知该怎么回答,倒是何易燊显得很体贴,他淡淡的说道,梁旖,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我回去了,明天我再过来看你。

不等何易燊说完,顾正南就已经牵起了我的手,旁若无人的拉着我往楼上走去,我甚至还来不及和何易燊说再见。

易燊喂,正南,你等一下。

我就这样被顾正南这样拖着回了房间,过一会也听到了楼下大门被关上的声音,我想,应该是何易燊离开了。

顾正南自顾自的上了床,替我腾出了一半的位置,说道,小旖,睡了,正南困了。

虽然刚才因为何易燊的这些话,我已经有些释然了,可是却因为顾正南的话觉得有些尴尬,想着我们两个还没有离婚,依然是夫妻,每晚的同床共枕就让我没办法如此坦然。

见我不为所动,顾正南催促了一句,小旖,你怎么了,你怎么还不想睡吗。

鬼使神差之下,我竟然脱口而出的问道,正南,你知道我是你的谁吗?说出这句话之后,我才有些后悔,但又很想听到顾正南的回答。

大抵是顾正南根本就没有听懂我的意思,他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脸上没有什么情绪,就在我有些泄气的时候,他突然平静的回答道,你是我的小旖。

仅仅是这几个字,让我的心脏狠狠的一颤,这一刻,我甚至觉得我眼前的顾正南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他依旧是以前的模样。

小旖,快睡吧,正南真的困了。

顾正南的这一句话又让我回到了现实中来,要等到他恢复智力,我们还有一条很长很艰辛的路要走,没有什么好急的。我点了点头,就走到了床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我刚一睡下,顾正南就极为自然的拉住了我的手,贴近了我,过不了多时,我的身边就传来了他绵长的呼吸声。

顾正南的病情已经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了,我们坚持每周都去复诊,这近半年来,一次都没有落下,但每次听到朱教授告诉我,他的情况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的时候,我依旧会很难过,我以为我已经能接受顾正南这个样子了,可是只要想到之前他意气风发的模样,我就忍不住的自责和心痛。

日子逐渐归于平静,我和顾正南的生活也越来越有规律,这样我就能腾出更多的时间来替林皓分担一些工作,设计上也越来越得心应手。我和何易燊也依旧是这样,和他在一起,没有一点压力,却总有被关心的感觉,大多数的时候,我还是很满意这样的现状。

林皓的工作室发展的越来越好,许多大公司也开始渐渐接受这样的模式,我们的工作室也发展到了十几个人的规模,但好在林皓一直不骄不躁,也没有因此而变得浮躁。在工作室运营上,我从来没有担心过,也从来没有过问过。

但这一次发生的事情,算是工作室成立以来,遇到的最大的难题。在一个月以前,林皓接下了一个展览馆的项目,客户是意大利驻华的分公司,这个展览馆是为了展出国外一些优秀的雕塑展品,所以客户对这次的设计稿很重视。更是提前签署了保密协议,因为在场馆的设计确定之前,他们并不愿意公开设计的方案。

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错误,偏偏是这样一份极为重要的设计稿上,居然被客户查出了我们工作上的疏漏,在还没有完成所有的环节之前,就已经向外泄露了这次的稿图。

这个项目的金额很高,也是因为客户的要求很严苛,所以能接触到这次稿图的人也并不多,除了林皓和我之外,还有他的合伙人和另外两位设计师,也就是说,见过这份设计图的,一共也就五个人。

若这件事情没有处理好,对工作室来说,会是一件难以预估的损失,我们将会戴上信誉的污点,且无法挽回。我和林皓都深知这件事的严重性,所以我们几乎都彻夜难眠,为了这件事情头痛不已。

这天,我带着顾正南一起去了林皓的工作室,因为没有办法天天去那里,所以很多事情我也没有及时了解。

林皓,怎么样了。

林皓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我现在没有办法下定论,因为我什么线索都没有,客户现在很气愤,除了中止了一切设计工作之外,甚至打算对我们提告。我们签署了保密协议,一旦走了法律程序,我们必然需要赔偿。

我说,那能不能私下解决,我们做出一定的赔偿呢?

林皓摇了摇头,说,我们尝试过调解了,但对方的直属公司在意大利,并没有办法直接做沟通,我们的力量也很薄弱,所以,这件事应该很棘手。

我深知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除了设计这方面,工作室的业务都是林皓在处理的。我想了想,说,这件事,你和易燊商量过吗?

没有,何易燊现在自己很忙,建燊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不想让他再分出精力来担心我们的事情了。林皓笑了笑,说,梁旖,你别太担心了,我想我会处理好的。

从工作室离开之后,我就心情很低落,大约是之前太过顺遂了,我们几乎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难题,这一次的跟头摔得有些严重。

明天是顾正南复查的日子,何易燊上周就打电话给我,说恰好这天有空,陪我们一起去,我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早上的时候,我刚起床在洗手间里洗漱,就听到了楼下开门的声音。我下楼之后,就看到了何易燊站在了客厅里。

易燊,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何易燊听到我的声音,转身朝我走过来,他伸手捋了捋我凌乱的头发,温柔的说道,想早些见到你,就赶紧过来了。

听到何易燊的话,我免不了的有些脸红,只好适时的转移话题道,你还没吃早餐吧。

嗯。何易燊点了点头。

我拉着何易燊的手进了餐厅,丛姐也恰巧将准备好的早点都端了上来,她和何易燊打了招呼,淡淡的说道,梁小姐,顾先生该起来了吧。

我应和道,嗯,应该差不多了吧,也该叫他起来了,否则一会去医院要迟到了。

我话刚说完,就听到了顾正南的脚步声,我转头看着他,就见他睡眼惺忪的朝着我们这里走来,直接到了位置上坐下。

我们吃完早餐就出发了,从餐厅出来之后,何易燊就一直拉着我的手,我也没有觉得奇怪,任由他这般牵着。只是到了门外,在我准备上车之前,顾正南却走到了我的前面,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我和何易燊都愣了一下,也只好由他去。我只好坐到了后排的位置,但也因为这样,这一路上,我们都没说什么话。

到了医院后,依旧是一些例行的检查,顾正南显得兴致缺缺,一直都沉默不语,我想,大约是昨晚没有睡好,也就没有过多的询问。

拿完报告之后,和之前一样,顾正南就要接受朱教授单独的心理辅导,剩我和何易燊在门口等着。我们两个坐在长椅上,何易燊突然说道,工作室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派了在意大利的同事去做了协调,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和对方公司完成调解。

我惊讶的问道,你知道这件事情了?

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了,海城的圈子就这么大,我知道了并不奇怪。

林皓告诉我,建燊已经有很多事情等着何易燊去处理了,不想再去麻烦他,我也听从他的意见,没有告诉他,虽然当发生了这件事之后,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何易燊。

我靠在何易燊的肩膀上,说道,本不想让你操心,但最后却还是麻烦你了。

何易燊笑了笑,拉着我的手,淡然的说,你我之间,你如果还这么介意,那就是我的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