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你就这么甘心被夺走一切吗?

小说: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作者: 绯语 更新时间:2017-01-14 13:58:36 字数:3084 阅读进度:180/392

何易燊拥住了我,我贴在他的胸前。晃荡了一天的情绪才稍稍得以平复。他说。不论是谁,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一时间都难以平复。你要做的是帮助他走出来,而不是帮他拿回那些失去的东西。

何易燊不但没有因为我整天扑在顾正南的事情上而生气,反倒一直劝慰我应该怎么去做,他对我的好我全都记在了心里,一点都不敢忘。

嗯。我点着头应着。我相信何易燊是真的为顾正南好,我应该听他的。

第二天。我又一次到了顾正南住的地方,我买了很多衣服还有一些日用品带了过去。只是我到了这个院子的时候。却没有见到顾正南的身影,我有些着急了,我以为他离开了。可好在他的床上还放着一些他的东西,这才让我稍稍安心了下来。

我想。他大概是出去了吧。我知道他兴许应该还没有做好要见我的心里准备,所以我也不强求,既然他不在家里。我便替他打扫了房间。

他的床铺很乱,只是铺了一条毯子和一床被子。我将毯子和被子重新叠放整齐,又将他散落在床上的衣服全都收拾起来。我昨天来的时候,看到他连衣柜都没有。所以我还特地的带来一个小的收纳箱。我把他的衣服和我买来的新衣服全都摆在了收纳箱里,又把地板拖了一遍,桌子和椅子擦拭干净。等我这一切全都做好的时候,也已经快天黑了。

只是这么晚了,顾正南却还是没有回来。我想了想,不想给他太大的压力,所以收拾好之后就离开了。

等我走到大路上的时候,恰巧看到了提着袋子走回来的邵华,虽然他的脸上依旧是不满的情绪,但好在也让我知道了,顾正南还在这里没有离开,我也就安心了不少。

何易燊今天要加班所以也没有来找我,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过问过工作室的事情了,这样想着,所以我晚上的时候,打车去了工作室。

我到了那里的已经是晚上点多了,我没有想到林皓居然还在这里加班,他见到我的时候也有些惊讶。

梁旖,你怎么来了。

我淡淡的笑了笑说,这么晚了,你还在加班,是不是最近工作室接了很多的项目,忙不过来了?

林皓点了点头,没有否认,恩,最近确实接了几个比较棘手的项目,他一个人忙不过来,所以我趁着晚上的时候就过来加个班。

听到林皓这么说,我心里难免有些自责,若不是因为我,他们也不会这样辛苦。

林皓似乎是猜到了我的心思,他安慰我说道,梁旖,你不用想太多,就现在的情况来说,我们两个还是可以应付的,你安心的去做自己的事情吧,等你处理好了再回来帮我们。

我现在也确实是分身乏术,虽然我很想过来帮他们,但顾正南已经占满了我所有的精力,我真的没有心思和时间再设计图纸了,即便是我挤出时间来,我想这样的稿子,也不会令人满意的。

林皓站起身,替我倒了一杯绿茶,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了,找到那个你要找的人了吗?

嗯。我应道。

梁旖,有空的话多关心一下何易燊,他最近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顺利,虽然我并不清楚,但我能感觉得到。

我不明白为什么林皓突然会这么说,有些诧异的问道,怎么了?

林皓摇了摇头,笑着回答,是我多嘴了,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能看得出来,何易燊对你是真的很在意,甚至对我们,他也很用心,但他也不是一个超人,也会有累的时候,你应该多关心关心他。

林皓没有详细的解释,只是模棱两可的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我也知道,何易燊最近很累,除了要照顾我,照顾这个工作室,建燊应该也有很多事情要他去处理。我想着,等顾正南的事情稍稍稳定下来之后,我就多花些时间好好的陪陪他。

我和林皓聊了一会之后就回家了,我想着,明天见到顾正南之后,我应该怎么说,他会不会没有那么讨厌我了。总之,我满脑子全都是顾正南,根本没办法再去想别的事情。除了睡觉吃饭以外,我所有的精力都在思考应该怎么帮他走出这段阴霾。

我一大早就去了商场,我总想着帮他那个房间添置些什么东西,不能太起眼,又要实用,还有不能让他反感。我买好了东西之后,就去了他住的院子。

我有些沮丧,因为顾正南还是不在家里,但看到原本叠整齐的被子被摊开,那也就说明了,他昨天晚上已经回来过了。

可是,我昨天给他买的衣服,都被他拿了出来,用一个纸袋子装好,放在了门口。我有些灰心,不过很快也就调整了过来,只要他还住在这里,我相信总有一天,他总会接受我的。

睡了一夜,他的床铺又乱了,我想着再替他整理一下,我翻开裹成一团的被子,居然从里面掉出来一个东西。我愣了一下,低头在床上找了起来。

只是,当我看到那枚戒指的时候,我的心剧烈的颤了一下,这是我们的结婚戒指。是祖母替我们买的,如果不是结婚那天的仪式上需要,顾正南根本不会接受这枚戒指。

但婚宴办完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戴过这枚戒指,因为我跟他关系的疏远,我也把戒指收了起来,几年过去了,我甚至不知道我的那枚放到了哪里。可我很确定,这就是我们结婚的戒指,两枚戒指上都刻着一个大写的g,顾的缩写,所以我绝对不可能认错。

你在这里干什么。

就在我拿着戒指发呆,过往的记忆开始翻涌的时候,顾正南冰冷的嗓音突然出现在我的耳边。我错愕的转过身,他有些不悦的表情就这样映入了我的视线里。

顾正南还是穿着之前的那间白色的t恤,看上去没什么精神,但他清理了脸上的胡渣,至少没有那么颓废了。他大步的朝我走来,一把夺过我手里拿着的戒指,冷冷的说道,我说过了,你不要再来了,这些东西,你怎么带来的就怎么拿走,我一件都不需要。

我没有理会顾正南的这些冷言冷语,因为我依然沉浸在这枚戒指的震撼当中无法自拔。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这枚戒指代表了什么?

我走到顾正南的面前,怔怔的问道,你为什么还留着这枚戒指。

顾正南皱着眉,不悦的回到,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提高了音量,说,你手上的这枚戒指,这是我们的结婚戒指,为什么你什么都没有带走,却带着这枚戒指。

我不知道要得到什么答案,我的心跳开始加快,我一眨不眨的看着顾正南,等待着他给我的答复。

我分明看到他的情绪有些翻涌,可也只是一瞬间,他就恢复了平静,他的语气依然将我隔了千里之外,冷漠的说道,这和你没有关系,因为这戒指是祖母买的,我只是想留点念想罢了。

顾正南说的大义凛然,但我一点都不相信他说的话,如果真的是因为祖母,他为什么非要留下这枚戒指,为什么不留祖母的遗物?

顾正南

好了,别说了,请你离开这里。我还没有说完,顾正南就直接打断了我。

他的绝情让我的心彻底凉了下来,我讨厌这样的顾正南,我希望他能痛痛快快的骂我一顿,让后走出现在的阴霾了。可是顾正南非要把自己困在这样的世界里,不让任何人靠近。

我沙哑的说道,顾正南,你要怎么样才肯振作起来?/~半&cbs;浮生:

顾正南偏过头去,低声的说道,我现在这样,很好,不需要改变。

他的话彻底让我失控了,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去质问他,更没有资格去要求他什么,但我还是因为他的自甘堕落而失去了理智。

我大声的嘶吼道,你好什么,你看看你自己,你现在哪里好,你就打算把自己关在这样十几平米的小房间,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吗?就因为失去了闫晟,你就让自己变成这副样子,你有考虑过所有关心你的人吗,你知道我和心彤找了你多久吗。顾正南,你醒一醒好不好,有什么大不了的,最多也就是从头再来罢了,你就这么甘心被夺走一切吗。

泪水肆意的冲刷着我的脸颊,说完这番话,我气喘吁吁的看着顾正南,可即便我这样咆哮,他却依旧不为所动。

他呆愣的看了我一眼,绕过我直接走到床边,他掀开被子就躺了下来,甚至连衣服和鞋子都不脱。

他淡淡的说道,你走吧,出去的时候帮我把门关上,我要睡觉。

一口气聚集在胸口,我怒视着顾正南,我的讨厌他这幅模样,我也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他才能醒悟。我愤然的转身,用力的带上门,不管不顾的就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