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到了最后,也只是一行字,一张照片,和一段过往罢了。

小说: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作者: 绯语 更新时间:2017-01-14 13:58:34 字数:3004 阅读进度:177/392

何易燊抱着我到了家,他将我放到沙发上之后。依旧拿着干毛巾替我擦着头发上的水渍。我陡然回过神来。我抓住了他的手,呆滞的问道。易燊,你告诉我,顾正南落得今天的下场,是不是全都因为我?

何易燊愣了一下,他皱眉看着我。

梁旖。和你没有关系。

即便是何易燊这么说,我却还是没有办法释怀。我更加确信的是邵华的那个版本,全都是因为我。顾正南才会变成今天的模样。

不出意外,我还是病倒了,我在家里躺了两天,不过我没有让自己萧条太多的时间。在没有找到顾正南之前,我没有资格倒下。

虽然何易燊很担心我的身体,也不想让我再出门。可是他拗不过我,在我的坚持之下。他也无可奈何。

不过我也做了让步,我不想何易燊因为我而影响了他的工作,所以只好接受了他替我安排的司机。

两天之后。我又到了修理厂。我想,只要我坚持不懈,邵华总会有松口的这一天。但让我意外的是,我里里外外的找了一圈之后,完全没有看到邵华的人影。我随便的抓住了一名修理工,急切的问道,邵华呢,他在哪里。

那人莫名其妙的望了我一眼,回答说,他辞职了,走了。

如同一盆冰凉的水从头至尾的浇了下来,我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邵华的离开意味着线索又断了,我又没有任何能找到顾正南的办法了。

我在原地站了很久,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

即使邵华再怎么侮辱我,但他至少让我知道,顾正南还活着,只要我坚持下去,就会有希望找到顾正南。可是他的离开,却完全是为了躲开我。

车子在马路上漫无目的的开着,我不想回家,也不想去任何地方,司机没有办法,只能不停的到处转圈,我大概也只能用这样愚蠢的方法去找顾正南了。

我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一下子就没有了方向。海城那么大,我该去哪里找顾正南。

自从知道郑玉卿去世的消息之后,我也一直没有找机会去看她,我突然想起这件事来,一时兴起,就让司机开去了墓园。因为临时决定,所以我也没有来得及买花,就这样空手去了墓园。

墓园很冷清,几乎没有什么人,可是在我刚走进去的时候,余光却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但只是一闪而过。我依稀看到是个穿着白色t恤的男人,等我想要细究的时候,却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想着兴许是我眼花,可能什么人都没有。更何况,就算有人也很正常,我又何必大惊小怪。我调整了情绪之后就走了进去。

到了这里之后,我才感觉到心情的安宁,大约人到了这里就会变得特别的不一样,因为不管这辈子再怎么折腾,到了最后,也只是一行字,一张照片,和一段过往罢了。

我走到郑玉卿的墓前,难以控制的想起了许多过往,就在我眼睛越来越酸涩的时候,我居然看到了她的墓前有一束新鲜的白玫瑰。我所有的神经在这一刻全都紧绷了,我的心跳开始加快,我发疯一样朝门口的方向跑了过去。

这束白玫瑰上还留着一些水珠,显然是新鲜的,而且,我知道顾正南从来不会碰百合花,因为他有哮喘,百合花会让他哮喘复发,如果说一定要用到花的情况下,顾正南就会选择玫瑰。

不管是这束花,还是刚才在门口遇到的那个熟悉的身影,都让我陡然间失魂落魄起来,我在门口不知疲倦的跑了好久,却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我真的有感觉,我觉得刚才那个人就是顾正南,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是这样的直觉却充满了我的大脑。这是半年以来,我离顾正南最近的一次,却生生的错过了他。

顾正南顾正南你在哪里。

我不断的碎碎念着他的名字,好像他能听到一般,亦或许只是为了安慰自己。

我的头快要炸开了,我对他的思念已经到达了一个顶点,我迫切的想要见到他,我甚至在心里想着,无论让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

若是时光能倒退,若是知道会是今天这个局面,我绝对不会离开海城,不会狠心的离开他,就算我什么忙都帮不上,至少在他最失意的时候,我能陪在他的身边,也不至于到了如今,居然连他的下落都不知道。

我最终还是没有找到他,即使这一次隔得这么近,我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觉得自己都快要奔溃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自从邵华离开修理厂之后,我和顾正南之间像是彻底断了连续,我没有任何途径获知他的消息,也没有了任何的线索,他就像是消失海城一般,让我惊慌。

经过这半个月来的筹办,林皓总算是把工作室迁到了海城,我从头至尾都没有关心过这件事,倒是何易燊一直在帮忙筹办,包括资质的迁移,办公室的选址和装修,他都替我们全都安排好了。

这半个月来,我没有和林皓联系过,直到他们来海城之后,在何易燊的安排下,才特意为我们的工作室总是举办了一个小型的开业仪式。

工作室办在了一条极具特色的长街上,是一个门面,办公室的装修也颇有艺术气息,我知道,这一切全都要归功于何易燊,林皓对海城并不熟悉,如果没有他的帮忙,应该也不会那么的顺利。

工作室开业的这天,何易燊,陆以沫,沈青都来了。

我很喜欢这里的装修风格,但只是最近的事情让我怎么都高兴不起来。陆以沫也知道了我这段时间在忙些什么,这天,她特意很早就到了,拉着我劝慰道,小旖,你也别想太多了,我想顾正南这样一个性格的人,他绝对不会让闫晟就这样被别人占有的,兴许他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罢了,你不要太为难自己。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应该回应些什么。

好了,走了,开业仪式开始了,你作为这个工作室的创始人之一,得去和他们一起去庆祝啊。

我被陆以沫拉着走到了工作室的门口,林皓和他的合伙人正在那里放着鞭炮,震天的喧闹声感染了整条街道。看着这样红火的一幕,我这才稍稍提起了兴致。

鞭炮放完之后,林皓端来了香槟,他将桌子上的酒杯倒满,兴奋的说道,今天是我们工作室成立的日子,我在这里要好好感谢一些何总,多亏他的帮助,我们才能如此顺利的入驻海城,我希望,我们的工作室也会越来越顺利,我敬大家一杯。

说着,所有人全都举起了酒杯,我也同大家一起庆祝着。可就在大家沉浸在喜悦的气氛中,随意的聊着的时候,我透过全景的玻璃幕墙,在街对面看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我很确定,我没有看错,那个人一定就是顾正南。我的手在颤抖,以至于手里的酒杯完全不受控制,就这样掉在了地板上,发出一声碎裂的响声。

梁旖,你怎么了。

我顾不上何易燊担忧的询问,我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灵魂,我推开挡在我面前的所有人,急急忙忙的就跑了出去。

可是当我跨出大门的那一刻,原本站在那里的顾正南却已经不见了。我的耳边嗡嗡作响,我的视线停留在那个相似的背影上,不管不顾的就追了过去。

我从来没有这样的紧张过,生怕一个眨眼那个人就会不见。我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试图追上前面的那个人,可是他也在我追出去没多久之后,开始加速,导致我和他之间永远隔了一大段的距离。

我开始瑟瑟发抖,越是要接近顾正南,却越让我觉得害怕。但我知道,我一定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我开始大声的呼喊道,顾正南,你站住,顾正南。

我知道他一定是听到了,可是他一直没有停下来,我用尽了全力都没有追到他,我眼看着他转身进了一条巷子,我几乎没有思考,就这样跟着跑了进去。

没有了视线的障碍,我愈发的确定那个人就是顾正南,我追了他整整九年,我绝对不相信我会认错。

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留下来的,我沙哑着嗓音,苦苦哀求道,顾正南,我求你了,你别走。

那个人陡然间就停了下来,我也在这一刻停住了脚步,我弯下腰大口的喘着粗气,用手背胡乱的抹了抹脸上的泪水。

我很慌张,我突然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如果他不是顾正南,我该怎么办。若他是,我又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