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所以你就要用这种方式来试探我吗?

小说: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作者: 绯语 更新时间:2017-01-14 13:58:00 字数:3124 阅读进度:124/392

在顾正南离开之后,我一直没有睡着。这兴许是最近以来。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情绪的波动。我躺在床上都觉得心绪不宁,越来越不安。最后只好索性坐了起来,到了窗台边。我看着天色从黑色一片到渐渐有些发白,再到彻底的明亮了起来,顾正南都没有回来过。

还没到早餐的时间,我就已经下了楼。丛姐在看到我的时候,明显的有些发愣。但我依然和往常一样,没有同她说话。直接就往花园里走去。

七点多的花园,露水还重,我站在这里,清晨的水气打湿了我的脸颊。多少让人觉得有些凉。不知是这露水太过恼人,还是因为我的心情原本就烦躁,我待了十几分钟之后就转身回到了客厅里。

恰好丛姐端着做好的早餐从厨房出来。她颇有礼貌的向我打着招呼。

梁小姐,早餐做好了。你直接在餐厅用餐还是给您端到楼上?

我听到了她的话,可是我的脑子里却只有顾正南,我根本控制不住。鬼使神差之下。我竟脱口而出的问道,你知道顾正南什么时候回来吗。

丛姐愣了一下,回应道,梁小姐,顾先生的事情,我并不是很清楚。

我点了点头,是啊,我真是多此一问,她怎么会知道顾正南的下落呢,我有些失去理智了,竟然会问丛姐。我漠然的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我抱着双膝窝在里面,心里乱糟糟的很难受。

我以为自己不会再在意任何事情了,可是为什么顾正南这样的举动还是能轻而易举的扰乱我的心情,我稍稍有些生气,气自己如此不争气。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我几乎是弹坐起来的,我从沙发上站起来,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就朝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可就在走出客厅的时候,我突然就停下了脚步。

门铃声还在不断的响着,原本清脆的铃音在我听来,却格外的刺耳,我一点都不想承认,我还是这样在乎顾正南。

丛姐见我愣在了那里,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就朝着门外走去,打开了门。我始终注视着那里,心里多少有些期盼,打开门后,出现的人会是顾正南。

结果还是让我失望了,在看到顾心彤的时候,我眼里的失落根本掩藏不住,全然的表现了出来。我转身回到客厅,连开口说话的情绪也没有。

我恢复了刚才姿势,抱着膝盖窝进了沙发的角落里,不多时之后,顾心彤就走了过来,她怯怯的喊了一声,大嫂。

我没有回应她,并不是还在生她的气,只是没有这个心思开口。

顾心彤在另一个沙发上坐了下来,她低垂着脑袋,声音中带着几分的歉疚,低声地说道,大嫂,你还在生我的气吗。见我不答,顾心彤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大嫂,之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对,我这次是真的不会再犯傻了,我和乔凯也彻底没有了来往,对于之前发生的一切,我向你道歉。

我怔怔的看着顾心彤,她的眼眶早就已经发红了,脸上也是难掩的愧疚之情,我对她之前做过的所有事情,我都不想去追问了,但我也并没有原谅她的打算。我禁不住的会去想,如果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那我的孩子也就不会没有了,有了这样的情绪之后,我更是没有办法去原谅任何一个人。

顾心彤说,大嫂,我并不奢求你的原谅,我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做错了,但就算你们所有人都看得明白真切,我还是陷在了其中,无法自拔,我也知道不该这样,可是每次当乔凯苦苦哀求我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的心软。

我又何尝不是呢,就算事到如今,我还是忍不住的要想起顾正南,担心他的去向,担心他的安全,我也明知道我们已经离婚了,可我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总是要围绕着他来转。

顾心彤在那里低声的抽泣着,我心里也一团乱麻,就在这个时候,我清楚的听到大门被打开的声音,那阵再熟悉不过的脚步声窜进我的耳朵里。

伴随着顾正南走进门,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也在房间里蔓延开来,我甚至不敢回头,就这样木讷的坐在那里,血液凝固到全身僵硬。

大哥,你怎么了。我看到我对面的顾心彤站起来,朝着门口跑去,我整个人开始抑住不住的发颤。

我没事。顾正南羸弱的嗓音传来时,我才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我鼓足了勇气回过头,就对上了顾正南那双明亮的眸子,他也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可我更关心的是他到底怎么样了,我上下打量着他,他的脸上有道很深的口子,还是不断的往外渗血,衣服上也到处都是血渍,让我根本分不清他的伤口在哪里。我的呼吸都快凝固了,我根本看不出,他伤在了哪里。

我用几乎颤抖的声音说道,把他扶上去,再打电话给陈医生,让他过来。

顾正南愣了一下,转而笑了起来,他推开一直扶着他的邵华,淡淡的说道,不用了,不用叫陈医生过来,只是一些皮外伤罢了,擦点药就好了。

我目光灼灼的望着他,心里对他的不自爱有些抱怨,顾正南大约是察觉了我的想法,他走到我的面前,在我一米开外的地方站定,笑着说道,你别担心我了,我上去洗个澡,擦一擦药就好了,你放心吧。说完之后,顾正南就转身上了楼。

丛姐和邵华拿着药箱上了楼,我犹豫了片刻之后,也跟了上去。自从那天之后,顾正南为了不影响我的情绪,他就搬到了我隔壁的客房里。我坐在床上,有些心烦意乱,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水声,更是心情有些急躁。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顾正南才从浴室里走出来,他换了一件白色的浴袍,手上拿着毛巾正在擦着头发上的水渍。丛姐和邵华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房间的门也被关了起来。顾正南在看到我之后,眼神里是难掩的错愕情绪,但他还是努力的保持镇定,扯出一张笑脸来看着我。

我没有心思去管别的了,我只是想替他上药,我调整了情绪,对着顾正南说道,你过来,我替你上药。

顾正南犹豫了几秒钟之后,还是顺从的走了过来,在我身边坐了下来。我拉过他的手,他手背上的伤口因为他刚才用水冲过,已经泛起了白,这样一来,显得那几道伤口尤为的骇人。我强装镇定的从药箱里拿出碘酒和纱布,头也不抬的对着顾正南说道,你稍微忍一下,可能会有些疼。

嗯。顾正南低声的应着。

我小心翼翼的替他擦着药,再用纱布给包好,但即便如此,我始终觉得弄的不够好,可是顾正南却执意不肯让陈医生过来。我花了很久的时间,才将他手上的伤口处理好,我从头至尾都没有抬头,但我还是感受到了顾正南灼热的目光。

我不太敢碰他脸上的伤口,我生怕弄的不好会留下疤痕,所以还是提议道,你还是把陈医生叫来吧,你脸上的伤口必须让他处理一下。

顾正南却不以为意的说道,你弄吧,没事的。:()☆\\/☆

我知道自己拗不过他,也实在没有勇气置之不理,便也只好硬着头皮的替他处理起来。我抬起头看着顾正南,发现他脸上的伤口很深,甚至隐约的看到里面的肉,我拿着棉签的手都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顾正南嘴上不说,但我知道,这一定会很痛,当我的棉签碰到他伤口的时候,他抑制不住的轻颤了一下,我也紧张的扔掉了手上的棉签。我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颤颤巍巍的说道,你还是叫陈医生来吧。

我刚想站起来,顾正南就抓住了我的手,他认真的问道,梁旖,你是在担心我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我清楚的知道,我非常非常担心,从顾正南当着我的面,和邵华两个人离开的时候,我就控制不住的担心他,我生怕他和之前一样,落得满身是伤才回来,更害怕他会再一次中了乔凯的圈套,总之,我一分钟都没有停止过这样的担惊受怕。

顾正南抓着我的两只手,大声的质问我,梁旖,你是担心我的是吗,你心里还是在乎我的,对吗,你为什么要封闭自己。

顾正南的力道很大,我被他抓的有些痛,甚至有些不悦。我反驳道,是,我是在乎,我很在乎你,所以你就要用这种方式来试探我吗,你得到答案了,你满意了,是这样吗。我甩开顾正南,站起身就准备往门外走去。

顾正南却拉着我的手腕,一个用力,我整个人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撞进了他的怀里,我伸手捶打着他的胸膛,却听到顾正南闷哼了一声,脸色也异常的难看。我这才想起来,刚才他进门之后,身上也遍布着血迹,是不是我没轻没重打疼了他。想到这些,我立刻就住了手,只好被他这样禁锢在怀里,匍匐在他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