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令人肉疼的五万金

小说: 回到大秦做皇帝 作者: 青灯说书人 更新时间:2020-11-24 02:19:46 字数:2231 阅读进度:655/662

夜幕降临,扶苏站在城墙上,望着最后一支队伍离开了城池。

五千精锐已经出城,蓄意待发。

而扶苏负手而立,遥望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上,陈平已经到了。”韩谈此刻立在扶苏身侧,轻声说道。

扶苏点了点头,道“让他过来吧。”

“王上,这城墙夜晚苦寒风大,王上身体刚刚康复,还是进屋聊吧”

扶苏挥了挥手,道“就在这儿,让他过来。”

见扶苏如此,韩谈也不再坚持,少顷,陈平来到了这城楼之上,望着扶苏,躬身便拜。

“卿不必多礼。”对于这些礼节之类的,亲信之间,扶苏不是很在意。

“卿在关中都布置的妥当了”显然,此刻扶苏问的就是自己让陈平在关中留下的眼线和后手。

“王上放心,一切皆已经布置妥当。”

“嗯。”扶苏点了点头,陈平在这一点上,还是令人放心的。自从跟从了自己,陈平做事,还从未有过什么差池,这一回,想来也不会例外。

少顷,扶苏令韩谈将如今的秦军状况和布置对陈平大体说了一遍,陈平亦是侧耳倾听。

他知道,但凡是这种情况,多半是扶苏接下来有事情要问他。

果然,韩谈话音刚落,扶苏便道“陈卿,你可有什么计策助我军获胜或者说缩短些许时间”

“纵然这些都不可,我也有一个要求,项羽和范增这二人决计不能令他们会合,就算是会合,也不可让他二人亲密无间,联手应对我军。”

“不然的话,这场仗,有的打。”扶苏深吸了一口气,将这个要求提了出来。

依照扶苏对项羽和范增的了解,扶苏深切的明白这二人要是联手在一起,那可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那对于合纵联军的战斗力提升,几乎是几何形的。

有了范增这老贼,秦军一些布置和计谋,只怕刚开始就会被他看穿然后被他反针对。

如此一来这仗就会难打的多。

而且,有个范增在一旁拉着项羽,项羽也会变得理性许多,不会如同以往那般莽撞,如此一来,用能打又有计谋这合纵联军对于秦军来说可相当的难啃。

要赢得最后的胜利只怕代价不会小。

陈平听着扶苏的话语心中也是震动主管情报方面的工作,陈平对于这二人的情况自然也不陌生。

这二人组合在一起的确十分难缠。

见陈平沉默扶苏也不打扰他知道陈平在思索对策。

略微沉思片刻,陈平缓缓道“王上,此事臣可以去做,只是”

“只是什么”扶苏瞥了一眼陈平,道“有什么问题和要求尽管提。”

“王上,臣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才能办成此事。”

“府库随你调用。”扶苏没有丝毫犹疑,脱口而出。

“王上,臣调用的这笔钱不是小数目,还请王上仔细思虑一番。”

“嗯”扶苏眉毛挑了挑。

以往府库也是任由陈平调用,陈平也从未说过什么,可眼下,陈平却是特意提出这一点,想来这钱数应该不小。

“具体需要多少”

“至少一万金。”陈平将方才思索的答案告诉了扶苏。

扶苏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气,这钱,还真不少,要知道在原本那个时空,周亚夫平定七国之乱,拢共也不过是借贷了一千金,而陈平,好家伙,一口气直接翻了十倍。

难怪陈平要强调这一点。

要是扶苏突然发现府库中大批金银被陈平调用了,纵然扶苏不会说什么,只怕扶苏心中也不会很快意。

至少这是陈平的想法。

“把握多少”扶苏再度问道。

很显然,方才陈平说至少一万金,证明一万金不过是一个下限,既然是一个下限,那把握不高自然是情有可原。

“最多两成。”

“我给你两万金呢”扶苏略微沉默说出了这个数字。

“五成,至少有五成的把握。”说这句话的时候,陈平斩钉截铁。

“四万呢”

陈平此刻也是瞪大眼睛看着扶苏,听扶苏这个意思,似乎真有拿这么多钱去施行反间计的意思。

“这这肯定成啊”陈平话语也是有些结巴,道“王上,你要给我四万金,若是不成,臣愿以人头谢罪。”

扶苏沉默了下来,显然也在思索其中的利弊得失,少顷之后,扶苏目光盯着陈平,道“我给你五万金,此事你一定要给我做成。”

这一刻,陈平嘴巴也是张了张,未曾想到扶苏不仅没有削减其中的数量,还又多加了一万金。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咪咪阅读a\\\i\i ead\co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这简直了

一时之间,陈平觉得自己这位王上,气魄实在是大的可怕。

五万金,眼睛眨都不眨的给到了他。

“臣谢王上。”陈平此刻慌忙跪下,拜谢扶苏。

“卿不用跪,卿这是在为我做事,只要卿能够做成,钱不是问题。”扶苏安慰了一句。

实际上此刻扶苏也是颇为的心疼,五万金,这得多少钱啊

自己抄家要抄多少才能弄回来,从豪强富商那里敲竹杠要敲多长时间,才能凑够这么多钱。

不过心疼之余,扶苏也知道,这用钱能够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要是能够加快战事结束,要是能够真的让合纵联军离心离德,真的让秦军的战损减少,这五万金,扶苏觉得,花的值。

钱都是王八蛋花完了自己大不了再挣就是了,怕个逑

“臣谢王上。”陈平此刻也是连忙拜谢,然后道“臣立即去着手此事,绝不会令王上失望。”

此刻陈平似乎也有些怕扶苏刚刚答应的爽快,然后又改口了,先去做了再说。

“卿不必着急,我还想请卿看一出好戏。”扶苏此刻也是将此事翻篇。

陈平则是有些狐疑的看着扶苏,在这城楼上,大晚上的,除了寒风之外,还有什么

不过扶苏既然这么说了,那作为臣子,只能陪着扶苏在这里吹冷风了。

扫了陈平一眼,扶苏道“韩谈,去给陈卿拿件衣服过来。”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