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十八章 国礼

小说: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作者: 血蝠 更新时间:2017-09-15 02:53:03 字数:4380 阅读进度:721/750

张楠在南非的行踪只花费了对方两万美元,一名南非民航部门的人出售了这笔信息,之后对方又花了五万美元让在南非的一个雇佣兵小情报组织派人去了趟南非北部。

没几天,张楠所在营地的位置就被对方清楚掌握。

三个弃子的命运已经注定,至于南非方面的情报源需不需要料理,那就是看张楠高不高兴。

按照托马斯的建议,南非是o的地盘,通过“联合力量”方面的名义联系o,让对方给出一个报价,来个“杀鸡儆猴”!

o也有干脏活的人,航空部门那个线人是连猴子都算不上,最多就是只蚂蚁。

至于那个小情报组织嘛,看o的态度:如果是o的合作伙伴,那o自然会权衡利弊,或许会给出一个解决方案。

如果没什么交情,o要么会说“这活我不接”,这就是默许“联合力量”亲自动手;要么会给出个报价,干净利落收钱办事。

你的地盘上有问题,咱先打声招呼,这是给面子。像o和“联合力量”这个等级的军事承包商,不到万不得已、生死关头,那绝对不会互相死掐。正常的情况应该是合适的时候互相合作,没人会和钱过不去。

哦,张楠这个怪胎除外,目前为止在军事承包商的运用上是典型的“争气不争财”,谁让“联合力量”除了北美和少部分欧洲国家境内的高档安保服务外,剩下的基本上就是张楠个人的私人军队。

服务对象是自己的产业和张楠本人,这几年压根就不指望去赚外边的钱,能维护自己产业的安全和利益就是赚大钱了。

这边关兴权沿着走廊往东边走,总统府外传来的枪声稀稀拉拉,并不激烈。这政变还没过去多少天,班珠尔的居民听到今晚的动静是打死不出家门!

至于城内贾梅一派的武装力量,十分钟前倒是从南边组织了一伙三十来人的“突击队”想支援总统府,不过仅仅一露头就被打趴下十多个,甚至还挨了一顿迫击炮弹!

侥幸没死的几人撒丫子就跑,在两分钟内除了少数几个跑进民居暂时躲了起来,其他全部报销。

被侧面迂回的一支小分队断了后路!

漏之鱼不足为虑,那是贾瓦拉回来后该去考虑的问题。

伙计们只管控制班珠尔城内的重要目标,如何有效控制全国,那是贾瓦拉的事。

灯突然亮了。

总统府已经占领,有人打开了发电机。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雷鸣般沉闷的爆炸声,应该是几公里外的大桥被炸上了天!

叶海亚-贾梅已经不在过道上,而是被按在套房内的一张大茶几上,医务兵正在清创。

大量失血加上强效吗啡的作用,这个冈比亚疯子已经没什么力气反抗。

那个黑人年轻女子穿着身丝绸睡衣,被用手铐铐在个大柜子把手上,正一脸惊惧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裘波和林曼不在,听动静这会正在卧室那翻箱倒柜大搜查。

关兴权对医务兵和边上的李攀峰轻飘飘说了句:“让一下。”

医务兵还有点愣神,结果被李攀峰一拉。

懒得废话,关兴权掏手枪的速度快得都看不清楚,对着半昏迷的叶海亚脑门就是的一枪。

加了消音器的,没多大声音。

脑门上就小小一个洞,叶海亚的脑袋似乎弹跳了一下:茶几是非常厚实的硬木,子弹甚至没法击穿,但空尖弹带出的人体组织反弹了脑袋,就这效果。

处死对方前说两句“下辈子别这么狂”?

没那功夫。

房间里没有尖叫,倒是那个铐着的女人不停的在用英语求饶。

很漂亮的年轻女黑人,不仅仅兰迪和林曼感觉这个女人长得好看,甚至有些符合东方人的审美观。

身材高挑,皮肤并不是特别黑,脖子上睡觉时都挂着条镶嵌宝石的细项链,丝绸睡衣上有大团牡丹花的图案。

“可惜了。”

关兴权随口用母语说了句,同时那个漂亮女人的脑门上也出现了个小洞!

医务兵看了两眼,苦笑了一下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而李攀峰去取下那个女人手上的手铐。

顺手拽下女人脖子上的项链扔给医务兵,结果后者有点不知道是不是该往兜里放。

“上头的是祖母绿,她穿的是华夏最好的丝绸睡衣,这是叶海亚的女人,东西你不拿走她也带不到地底下去。”

李攀峰好心说了句,这下三十多岁的医务兵心安理得的把珠宝塞包里,还非常勤快的整理了一些医疗垃圾。

叶海亚的女人,不管是一直就是还是最近才是,政变再加上这里是穆斯林国家,这个结局对她算是最好的!

再说要杀了叶海亚全家,关兴权这是说到做到!

那句“可惜”也不知道是可惜了这么个难得的黑人美女,还是可惜那件当兵时只能在华侨商店里偷偷摸摸看上几眼的真丝睡衣。

这时刚才去大搜查的裘波几个来了,大包小包一大堆,之前清空的一两个弹匣包里都鼓鼓囊囊的。

看到客厅里的情况,几个人一点不奇怪。

“怎么搞得像鬼子进村一样。”

李攀峰还有心思开句玩笑。

裘波道:“给外边的伙计们带的,让他们在船上抽签,免得过几天唧唧歪歪有意见。”

好同志,这事有经验。

这里可是总统府,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少,裘波几个感觉这个叶海亚前些天都应该把原本贾瓦拉的人都来了个大抄家!

总统府里的东西太杂,杂到不像个执政二十几年的总统的家。

搬走,留在这是浪费。

外边的那些伙计可没扫荡总统府的机会,一辈子碰上这种行动估计也就一次,不能让他们有意见,大伙尽量都能带点纪念品回去。

但是有些东西是不会分的。

从主卧出来的兰迪手里拿着两根棍子,造型夸张,一看就造价不菲。

“好东西!”

兰迪笑容满面,不过看到客厅里血腥的样子,把笑容暂时收了起来,在有两具刚刚被处决的尸体的房间里一脸笑容似乎不合适。

关老大从兰迪手里接过来一根,是权杖,黄金的,足足有差不多一米八长!

从之前的情况看冈比亚就是个穷光蛋地方,除了些“不值钱的东西”,整个总统府里连颗像样的钻石都没找到,没想着有非洲土豪最爱的黄金权杖。

掂量了一下,就算是空心货色都感觉有个四十来斤重,通体图腾,头上是个狮子头造型,也不知道是总统自己还是哪个土豪酋长的。

另一根看着有点年头,似乎是犀牛角质地,有六十多公分长,头上也是镶嵌一个黄金狮子头。

这少见,犀牛在冈比亚应该早就绝种了的。

“找两块布包起来,20分钟后送船上去。”

别和贾瓦拉碰头,天晓得这东西原本是不是他的。

关老大对这些东西不客气,很不错的收藏品,估计张楠会喜欢。

至于其他人更不在意,宝贝见多了不贪,投其所好给老板才是正理,最后绝对不会亏了自己。

大扫荡!

值钱的、看着值钱的、有纪念意义的全搬走!

关兴权7个不会留在总统府,将第一批撤离,之前的任务就是找到叶海亚-贾梅。

现在任务完成,就不留在这里刺激贾瓦拉先生了。

7个人一道下楼,看到总统府一楼大厅里堆积了不少值钱货,十几个伙计正在快速打包准备运船上去。

兰迪和裘波也留下两个大皮箱,让伙计们运走,到时候抓阄看运气。

关老大停了下来,指着一边地上的两件物品问正在整理的一个黑哥们:“类似的还有没有?”

“关先生,就这两样看着像是东方来的,您给看一下,要不要送老板那去?”

这位家里开过典当行,所以这会负责“顺手牵羊”行动缴获物品的最初步整理工作。

关兴权居然难得的笑了起来,道:“那匹马你们自己给老板送去,千万别磕碰坏了,保证亏不了你们的!

这个台屏我们拿走了。”

一匹竹编奔马,大约有60来公分高,造型奔放、充满力量的动感!

关兴权自己上手拿起了一个红木台屏,中间镶嵌玻璃,两边都能看到两只小猫。

第一眼没什么特别,但越看越惊心!

这是顶级的华夏苏绣猫!

在华夏之外的地方,这被称为“神奇的艺术”、“有生命的静物”、“天才的结晶”、“东方的艺术明珠”。稀针打底、分层加色,层层密密施针,绣线明亮光泽,小猫色线蓬松、细致柔软……

特别是小猫的眼睛水汪汪、亮晶晶、活灵活现、呼之欲出!

关兴权听张楠说过这种技艺,就是之前没时间去定制几样:不是大师还绣不出这样的效果。

一根丝线能劈成二十四丝进行镶色和衬色,可不是一般人干得出来的!

这四只苏绣猫看着就是活的!

好东西!

花钱也能搞来苏绣猫,但这个级别的难!

关老大把台屏倒过来瞄了眼底座,底上有记号:“19754”。

“这是国礼。”

说了这么一句,关老大又指着那匹奔马道:“那是我和老板老家的特产,剡县竹编,也常被华夏当作国礼送人,有些竹丝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白宫里就有送卡特的一只白头雕。”

华夏顶级的手工艺品出现在这里不奇怪,谁让那个贾瓦拉都跑了好几次华夏。

留在冈比亚是浪费,带回去,估计张楠会很高兴。

关老大一行人离开总统府,后头负责搬运的伙计们也开始行动。

到了海滩边,一架“双水獭”已经在等待,关兴权等人直接登上飞机就走,直飞佛得角。

……

不出所料,萨拉昆达军营的冈比亚军队大约在进攻发动半个钟头后抵达了大桥西南侧。

不是成建制的部队,从望远镜里看着有点乱糟糟,前前后后陆续赶到的各种车辆都有,就是没装甲车。

这速度已经不错了,大概军营里的人还保持着战备状态,有些值班人员应该都没睡觉,不然他们没这么快。

定时起爆器准时引爆了威力强大的黑索金炸药,两个大桥桥墩立刻被炸碎,两大段桥面轰然坠入海峡。

对面一看过不来,居然没放一枪!

大概是没有夜视装备,根本看不清300来米外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群二傻子,看不清岛上的情况,也没人上桥查看,反而在对面忘了把二三十辆汽车的灯光关掉,把己方情况暴露了个底掉。

这头的张振金都能隐约听到海峡对面叽里呱啦的争论声,趴在地上说了句:“一帮子蠢货,真不知道哪个师傅教的!”

然后看到有不少人打开手电,打算到海峡边上去:那里也有渔船码头,这是要渡海峡的打算。

都不用对讲机,张振金对着侧后方二十几米外喊了声:“不用隐藏实力了,看得见吧?让他们尝尝大家伙的厉害!”

那里是迫击炮阵地。

为了可能需要的保密,87式82毫米普通高爆弹上都没汉字。但这会已经接到通知,那个贾瓦拉正在前往冈比亚的飞机上,那就可以用上原本预备万一情况下才会采用的大杀器!

后边的炮兵当然能看到对面的情况,这距离别说被之前的情报员测量过,这会都用上了激光测距仪,炮击诸元早就清清楚楚。

一听分队长的话,两门迫击炮的弹药手立刻打开两个长木箱,从里边抱出两根连着个圆脑袋的“长棍子”。

在底部夹上需要的发射药包,“圆脑袋”上拧上个特别的、需要调整的时间引信,再小心的将整根金属棍塞进迫击炮内。

这是华夏军工独有的长炮榴弹!

全世界哪支军队最能把迫击炮玩出花来?

绝对是华夏军队!

其它国家要是能培养出个指哪炸哪的炮手就能叫炮神,而这样级别的炮神在华夏迫击炮部队一抓一大把!

瞄得准很牛逼?

没瞄准镜、没底座、没支撑架子的一根炮管你还行不行?

其它军队基本会抓瞎,但华夏迫击炮手面对这样的情况,都还要能为友军提供精确的炮火支援!

华夏前炮兵副司令员、炮神、“盲”赵章成将军的继承者们对于这个问题会说:小意思!

后边两个炮组里虽然没有华夏的退役迫击炮兵,但黑哥们炮兵就是被新一代的华夏神炮手们训练出来的,熟悉使用华夏特有的弹药:对面的冈比亚军队要倒大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