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骗棒槌的宝贝

小说: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作者: 血蝠 更新时间:2017-09-14 09:29:38 字数:4282 阅读进度:493/750

一辆车里能塞五六个,有了这么经典奇葩的交通工具,所有人干脆全挤上三轮车,这都还骑得动,“轰隆隆”的就到了隧道口。

挖机钥匙丢给昆卡,今天就打算把余下的九间库房全部打开。

等到第六间库房的门被打开,发现这里边的面积只有之前那些库房大约三分之二大小,堆着不少弹药板条箱。

“不知道又是什么。”

张楠随口说了一句,这边裘波就撬开了一个,里边都是一根根表面青灰色的金属条,这次伙计们可都知道这些是什么:白银。

长条形的银锭,带点微微的弧度,不像工业化时代的熔铸制品,带点古董的味道。

华夏的保镖们眼神都不错,还能看到银条上头都敲着汉字:嘉隆、明命、精银十两……

一般的华夏人看到这些玩意,可能还会以为这些是华夏老银条,不过关兴权他们不会这样认为,因为之前在越南见过这样的银条。

“这些都是越南的老银条。”

说话的是关兴权。

张楠一听,道:“小鬼子好像和法国佬的维希政府对越南来了个协议占领,这个我不清楚。

不过这些安南银条……还真没用!”

就是没什么用。

嘉隆、明命…这些都是越南最后一个王朝阮朝的皇帝年号,嘉隆是1802年至1820年,而明命年是1820至1841年。

至于那时候的越南皇帝是谁

谁去关心那个。

华夏旧时将越南叫做安南,这越南出的老银条在华夏的古董圈子里一直被叫做安南货。华夏老银条、银锭值钱,但安南银条也就值了个银子价,完全不受追捧。

有人说安南银条含银量低所以不吃香,其实张楠见过的大量安南银条里,大部分的含银量都还不错,价格上不去不是简单的含银量的原因。

个人感觉最大的原因应该是“外国货不追捧”,而且安南银条存世量也太大了。

在新世纪安南银条是华夏邻国钱币收藏中的一个大宗,与朝鲜、小鬼子、琉球银锭一样,安南钱币形制上也受华夏汉文化“地广方圆”观念影响。

安南银锭的雏形以华夏唐代船型银锭为主,敦睦大气,形制厚重,样子一直不错。

这会张楠就拿了两根箱子里的银锭出来,十两标记,也就是现在的380克左右。

标准的安南官造银条,银锭有气孔,里边有金黄色的多彩宝光。

这玩意本身应该是雪白的,由于在使用中受人触摸、空气氧化,加上在这隧道库房里又放了几十年,银条外表生成了一层给人感觉清爽的青色氧化包浆。

“七黑八灰九转青,九五成时色还清,这些银锭成色应该有个九成五以上。”

一说完,张楠就把银锭直接给丢回箱子,完全没有一点以前爱护古代货币的习惯。

这就让关兴权和项伟荣有点奇怪了:张楠之前可从来不会这样对待“老银”,连那些最普通的外国银元也不会这样随便扔。

关兴权奇怪道:“都九成五了还没用”

张楠笑笑,道:“就是个银子价,要大批量出手还不如工业银锭好处理,这些都要重新回炉,麻烦死。”

好吧,这些怎么着也能算是古董了,要是全部回炉后当工业银出售,保镖们真是觉得有点可惜,连闹明白情况的菲利普和昆卡都有些难以理解老板的想法。

张楠一看大伙这表情,道:“太多了,实在太多了!

这类银条在法国人抵达越南前就大量铸造,在法国殖民时期也造,清末、民国时期的越南、华夏西南地区一带广泛流通,存世量非常大。

当时高成色的银条具有先天的国际货币功能,不过银锭的成色需要经过公估议定,两边交易的银锭之上会习惯打上戳记。

而且清末民初的商号、商家,往往会将自己经手的银两熔铸标记商号、年号、吉语。

不过这个习惯有时候很不好,像一些银元甚至打的戳多了被凿巴变了形,就叫做烂版。

没打戳子的完好银元则叫做光洋、光版或镜面,这样的说法现在还在用。”

说到这,张楠在几个箱子里随意一翻,就找到条需要的银条,上头有“公甲”、“徐福记”、“如假包换”的记号。

张楠对大伙道:“这就是条越南殖民时期的银条,徐福记是银条铸造出处的商标,这类带有商会或家族字号的银锭在清末民初很流行。

也不用去查这个徐福记是在华夏还是越南,只要这个时间段、这个形制的银条,都归为安南货。

錾刻铭文是当时为了保证银锭的质量,用签字画押的方式表示对经手的银锭负责。

公甲是公估议定为甲等的意思,被议定为公甲的银锭成色都在九成七以上,至于如假包换谁都明白。”

抛了抛手里的银条,顺便踢了一脚边上的箱子:“换成在两年前,要是有这样一两箱,那我们三个就能捞一笔,能蒙一棒子棒槌。现在……”

瞄了一眼仓库,摇摇头:“太多了,没工夫去骗。”

“怎么骗”

接触古董这一块多了,项伟荣也知道这里边到处是陷阱。

“老银锭、老银条在华夏值钱,不过就不包括这种安南银条。

但是知道这里头猫腻的人不多,还以为这玩意和华夏老银锭的价格差不多,结果按照华夏老银锭的价格藏着,直接亏到姥姥家。”

这事张楠上辈子碰到过不止一次:第一次自己成了棒槌,那时候还走村窜户掏老宅子呢。还好对方也是个半懂不懂的家伙,按照银价一倍收的,没亏大。

兴高采烈去找自己那位好友的丈人张荣庭张师傅,想通过他的销路赚一笔,张师傅也能捞点中介费。

结果张师傅告诉他这玩意就值个银子价,不过这个问题行业内很少有人说而已。

亏了,没事,最后张楠以两倍的价卖给了下一个棒槌。

棒槌总是有,就看你找不找的到。

第二次记忆犹新的是自己那间合股的打金店里碰到的:合伙人一朋友去滇省办事,结果带回来二十几公斤的安南老银条。

一两、五两、十两的都有,原本想着能狠狠捞一笔,因为就是按照比银子价格贵点的批发价搞来的,还以为捡了大便宜。

结果一回来就到处碰壁,好不容易出手了几条,还被人拉着要退货:买家不是行里人,可不管你走眼吃亏肚里咽的规矩。

当时国际银价七八块一克,十多万就这么压在手里出不去!

二十几公斤,就是一批看着值钱,实际上是难出手、吃不得的废物!

亏血本卖可不算。

找上张楠的合伙人,看看有没有办法。

最后,一批分给剡县各打金店融化后做成了老银质地的手镯出售,还有一部分由张楠帮忙,到处帮他找路子推销,你一根我两条的抛售,总算让那人差不多捞回了本钱。

“这玩意也就能打个老银质地的镯子,其它还真是没用。”

这边项伟荣倒是想得通,道:“老银好,光泽好。”

“这倒是实话,现在的新银就算纯度再高,那也是萃取银,以前的都是冶炼银,这光泽就是不一样。”

老银纯度比不过新银,但老银质地的银制品有一种特殊的金属光泽,是新银制品无论如何也没有的。

到这,库房里也大概清点得七七八八:还准备了个磅秤,从厨房那搬来的。

几个箱子一平均,乘以这里大概的箱数,不是特别多,百来吨。

这边托马斯问:“老板,这些都要重新回炉”

有点可惜的表情。

“怎么,舍不得”

托马斯笑笑,道:“总感觉这东西是古董,我家里就有条差不多的,从越南带回来的纪念品。

有朋友问我买过,价格是银价的好几倍,我觉得可以让一些老伙计在美国一些跳蚤市场里抛售,就当作是当初从越南带回来的战利品,卖个几倍价钱总没问题。”

张楠一听,道:“可这里有上百吨。”

“老板,靠军品混日子的人不少,很多还真是日子不怎么好过的越战老兵。

这个卖老旧军品的还有联谊会,可以抛售给他们,每次搞个十几二十吨,要不了两三年就会卖光……”

这一解释就明白了,蚊子腿小也是肉,美国人口两三亿,华夏收藏界里只能用来骗棒槌的玩意,在美国就可能卖出个好价钱,只不过换了个由头的事。

百来吨银条看着多,全美国一撒就是毫不显眼,两三亿人呢。

“行,那就当战争纪念品处理。这个交给联合力量,当作公司的运行费用。”

说着看了下这里的人,又道:“行规,百分之十的提成,我加上一倍,我和姐夫、关哥不要,加上公司里必要的操作人员分这的提成。托马斯,你拿三份。”

这样一算,每人至少十万美元的“股份”,具体要联系打电话的托马斯会有30万以上的额外收入,不错的一笔。

要是操作的好,还能翻上一倍。

众人当然觉得好,老板就是大方!

话说这个计划里也不是纯粹的骗“美国棒槌”,文化背景不同而已。

再说这些还真的能勉强算成是“军品”,只是二战的玩意被瞎掰成了越战的“纪念品”:打仗就是这样,没点纪念品的是傻蛋,对此张楠是没有一点负罪感。

……

出门上锁,第七个门又被一枪轰开,结果里边堆着的东西让张楠直头疼!

一屋子的东南亚古董:没有贵金属,很多都是铜质的佛像,甚至还有两张超级大,都有个几百斤重的椅子。

雕龙的,木质,上头有些地方还贴着些金箔。

“阿楠,我看这有点像皇帝的玩意。”

项伟荣去过紫禁城参观,这里的两把椅子和满清皇帝的龙椅有点相似,但明显又带着些东南亚的风格。

“嗯,应该就是国王或者东南亚那些小国皇帝的龙椅。

就不知道是越南的还是缅甸、柬埔寨什么的,这中南半岛往上数一千年,这历史就是你打我我打你,搞不明白。”

皇帝轮流座、今年到我家。中南半岛民族众多、地形复杂,大小-朝廷多如牛毛,天晓得小鬼子从哪搬来的。

龙椅不头疼,让张楠头疼的是那些佛像:东西绝对是好东西,小鬼子当初可是派出了大量的和尚和专家参与劫掠,能被搬进隧道进行最后藏匿的文物,必定是精品中的精品!

要知道菲律宾可不是什么佛教国家,这里表面上信奉的是天-主教,没佛教什么事。

从中南半岛不远万里运到这里,不会是普通货色:这点张楠看得出,也猜得出来。

但这里的大小佛像也太多了,造型各异至少上百个。大的有个几百公斤,小的也有几十斤,造型都非常别致,很多还贴有金箔。

不过这也太多了,搬回家供奉着

华夏有句老话:万万不可让神仙开大会!

庙里菩萨多那说明庙大有实力,但家里要是供奉太多,那就是“神仙在你家开大会”,直接呵呵吧……

自个去掂量!

张楠不是佛教徒,但对佛保持基本的尊敬;而这里的佛像还不是华夏普遍的大乘佛教的造像,而是小乘佛教造像,似乎也被称作南传佛教、上座部佛教。

南传佛教现在盛行在泰国、越南、老挝、柬埔寨、缅甸、斯里兰卡,华夏么也就是滇省一些区域有。

对这个张楠不是很了解,但也绝对不会把这么多佛像往自己家里搬。

卖掉

开玩笑呢!

请尊佛像或者道家的三清像回家,这在收藏界都是有讲究的。

不管你是不是教徒,玩古董的只要碰上神仙、菩萨像,那都会按着规矩来。

搞“大甩卖”

张楠神经没那么大条!

锁门,脑仁疼。

第八个库房门一打开,张楠直接道:“小鬼子,你玩我呢!”

前边的麻烦还没想好怎么处理,新问题又来了!

正对着门口,一座两米来高的坐佛正面对自己,表面金光闪闪。

不是贴着金箔,这是佛像本身材质闪耀的光泽:颜色不像黄金那样金黄,还带点红铜的味道。

但和一般的铜佛又不一样,要亮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