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我们是白人

小说: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作者: 血蝠 更新时间:2017-09-14 09:28:50 字数:4429 阅读进度:405/750

张楠早就知道这家“南非私营武装公司”,这个名称不仅代表了它的性质,还是是它的公司名。

外表看着eo公司似乎是独立的,其实业内人士都知道它是一家名为“战略资源有限公司”超大型集团的32个子公司之一,这些子公司的业务涵盖了采矿、空中运输租赁、安全保卫…

其实从eo公司的全名就能理解它的实际身份:exenetes,翻译成汉语就是“执行结果”!

为谁执行?

当然是金字塔最顶层的那些跨国公司,一切为了资源和金钱!

在“雇佣兵业务”上,eo表面上的客户都是受国际承认的合法政府,如今、几年后最著名的客户就是内战不断的安哥拉和塞拉利昂:但其实它真正的客户是那些采掘自然资源的跨国企业,比如戴比尔斯钻石联合企业、英国石油、德士古石油、海湾-雪佛龙石油…

以几年后的塞拉利昂为例,当时的临时政府根本没钱雇用eo去对抗ruf的叛军,但有一家名叫支路能源的公司替塞拉利昂政府作信用担保,eo的工资实际上是由支路能源支付。

那时候当eo在塞拉利昂每夺回一个钻石矿,支路能源都可获得其60%的开采权!

好吧,非洲小国就是这样的悲催,实际情况如同被那些跨国公司完全控制也差不多,谁让这些国家军队的实际战斗力还不如墨西哥黑帮。

1995年eo才派了300人去塞拉利昂帮忙打仗,结果几个月时间就把该国当时的**武装打到谈判桌上,老老实实签署了和平协议。

这会张楠和关兴权都很想看看非洲最强的军事承包商到底怎么样,因为将来这些人也许会接受自己的雇佣,更有可能的是在非洲成为自己的对手!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

夜色中的开普敦很漂亮,灯光璀璨,和欧美普通的大型发达城市没什么区别。

车队驶入市区后,看到路边灯光下的基本上是白人,人种单一程度比纽约还要高。

种族隔离嘛,黑人都被集中去了东部的一些地区窝着,过得惨兮兮的,要到开普敦这样的大城市工作都要有特别许可证,所以看出去城市就这德性。

开普敦水疗酒店,对着大海,全南非最豪华奢侈的几家酒店之一。

入住、吃饭、休息,和平常住酒店没多大区别,和纽约的大酒店唯一的不同就是:所有前台人员全部是白人。

“明天我想先在开普敦走走,去北部等一两天再说。”

回房休息前,张楠告诉保罗和布朗自己的计划,想先感受一下这个奇葩的国家,还有那个臭名昭著的种族隔离制度:在一家最顶级的五星级酒店里暂时没发现特别的地方,外边可就是不一定了。

布朗笑着道:“您是老板。对了,明天要不要安排去趟老城里的钻石大厦?那里是全南非最大的裸钻集散地。”

“再说,我要去逛公园,看看老子怎么成了个白人的。”

说到这,有句话自个没说:要是20年后再来,张楠就会变成个黑人!

南非奇葩,可不单单是八十年代奇葩,而是张楠重生前照样奇葩!

一般人还真不知道。

至于和布朗说这话,在纽约可能不合适,因为布朗虽然不是个种族主义者,但这种族歧视可不单单是白对其它肤色,倒过来也能成立,只不过很少见而已。

但这是南非,布朗一笑了之:他了解南非,也理解老板这话的原因。

7月底的开普敦气温有点像华夏的春季,10至20度之间,很舒适。

第二天上午,倒过时差的张楠吃过早饭,也没用车,就晃荡着走出酒店大门:酒店边上就是座挺漂亮的海滩公园。

这会气温偏低,没人游泳,那些穿着便装、没拿长枪eo们有点不理解这个华裔美国阔佬怎么喜欢到这来晃悠。

开普敦是南非第二大城市,还是它的立法首都,eo们除了接人时展现一下自己的装备,还真没必要拿着突击步枪出来碍眼。

一群大男人,这会海滩上可没比基尼女郎,就算要看风景,这开普敦有的是好地方,偏偏选海滩公园。

张楠这是懒!

eo们不理解,因为他们是南非人,不过保罗他们倒能猜到老板的举动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很快张楠就找到了自己想看到的东西,让自己这一伙人很不爽的东西:一块树立在路边的告示牌,还有绿化带边的长条椅子。

不光是张楠看到了,其他人也都注意到了那两样玩意!

“我-操,这算什么狗屁规定!”

爆粗口的不是张楠,而是一般话不多的林明。

“变态”都爆粗口,不得了!

项章生的英文比较烂,刚才没注意告示牌上的字,这一听骂人话才去看那几行字,磕磕碰碰认出来:“白人专用海滩,有色人种及黑人不得入内!

白人专用休息椅!”

认完字,项章生一瞅自己这帮人,脸色个个不好看,真不知道大家都在想点什么。

“哇靠,老板,我和卡里米两个倒是能进去玩玩。”

语气酸了吧唧,是阿廖沙这个大块头:他可是标准的白人,斯拉夫人种嘛。

不过谁都听得出他是在骂人:要是冲出个管理员不让张楠进去,大块头有可能把对方的脑袋给拧下来!

项章生刚才认出字后都楞了两秒,在国内他就根本没想过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事!

就算知道南非这个国家在实行种族隔离政策,但有几个华夏人会去关心那个一万多公里之外的国家,隔不隔离关我鸟事……

这会不同了,项章生感觉自己受到了很大的侮辱,那感觉就像看到的电影里,老沪上租界里公园门口那块告示牌上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一样”!

工程师是个老好人,不过骨子里可是个剡县强盗,这肚子里的火气一上来,就像找个南非佬单挑!

“操你……”

听到几句剡县“县骂”,张楠一转头就看到项章生这家伙脸上青筋爆起一截,大有哪个南非佬去接口就让对方吃杀猪尖刀的架势!

这人呀就不能钻牛角尖,有些事开不得玩笑,剡县人吵架不过三句,这么多年稀里糊涂死于几句口角之后的斗殴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

工程师都给惹毛了,可不管你这是在南半球,杀猪尖刀捅完了再说!

后悔?

捅完了后悔也来得及。

“别急,章生,我们是白人好吧。”

“啊?”

张楠笑着道:“我们是荣誉白人,享受白人待遇的荣誉白人。”

好吧,张楠是在笑,不过这笑声带着些讽刺。

一到这,笑完了,张楠对保罗道:“让那些eo回去吧,在开普敦我不想看见他们,看着心烦。”

身边的保罗到后边同领队的eo一说,对方没问题:本身就带着一帮保镖,在开普敦能出问题才怪。

拿着高薪休息,他们求之不得。

项章生被张楠这话一打岔,怎么也没想明白自己怎么成白人这档子事,道:“老板,我可是西楚霸王一家的,货真价实的炎黄子孙,这荣誉白人是个什么玩意?”

“哦,4年前开始在南非的华人正式成了荣誉白人,不过大概七十年代起华人在南非就能享受白人的待遇,只不过到84年才正式规定。

对了,能享受荣誉白人待遇的还有小鬼子。”

到这,张楠不想老站着,一屁股坐在那张“白人专用”的长椅上,对着保镖们道:“好吧,伙计们,荣誉白人坐椅子,白人同志们该干嘛干嘛,别个个像门神一样碍眼。

对了,布朗,现在我也授予你荣誉白人称号,别和那几个家伙凑一块。”

这话是笑着说的,保罗、兰迪和林曼三个脸上笑笑,跑到草坪上席地而坐。

他们可不会脑子里乱想,张楠这样的老板可从不种族歧视。

至于阿廖沙三个,这脑子里压根就没什么人种概念,不过老板既然这么说了,加上保罗他们的举动,也凑过去,打算打牌。

天气不错,海风轻抚,加上艳阳高照,适合打双扣。

关兴权说了句:“别太闲,换班。”

保镖们有一套自己的排班惯例,兰迪、林曼加上个卡里米三角站定,挺有点范。

勒布斯-布朗稀里糊涂就被加了个“荣誉头衔”,这算老板优待。

老板坐着,保镖们照理只能站着,张楠刚才的话其实是让大家休息的意思。

这是在开普敦,自己可没仇人,不用高度戒备。

张楠和项章生坐了张长椅,掏出包中华。

这不禁烟。

分了项章生一支,点上后道:“这会的南非政府把人分成三个阶级,第一阶级是白人,华夏人,小鬼子。因为华人和rb人经商能力、工作能力出色,被划归荣誉白人。

其实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南非要靠弯弯和rb的贸易往来,这会在南非可没我们这样从内地来的华夏人。”

项章生一听,问道:“第二等级是什么人?”

“印度人和除黑人外的其他有色人种,比如马来人或者阿拉伯那边的,根据是这些人的工作能力都高于黑人,素质也远高于黑人。

第三等级就是黑人,一般指非洲土著,估计美国黑人来…呵呵,我也不知道美国黑人来南非是什么待遇。

南非政府认为黑人犯罪率高,艾滋多,好吃懒做,所以黑人不能和第一阶级的人来往,甚至不能和第二阶级的人来往的。”

项章生想了想道:“有点像印度的种姓制度。”

“不,有很大区别。至少在印度,只要你拿的是外国护照,不管你的肤色,都能受到第二等级刹帝利的待遇。

其实和第一等级没多大分别。车票能买头等座,在印度还是属于贵族阶级。

南非这种族隔离其实更像纳粹当初搞的那一套,以人的肤色确立他的身份。

南非政府还有一个由白人组成的人口登记委员会,用来调查申请者的皮肤颜色、面部特点和头发的组织结构,以此来决定是否批准其改变种族身份的请求。

就像《春天里的十七个瞬间》一样,个人资料里要是有一句纯雅利安人就牛掰了。”

项章生有点蒙,脑子里想了一下,不得不道:“春天里的十七个瞬间?”

得,张楠忘了这部经典的电影电视还没在华夏上映,不过不是今年就是明年。

“一部苏联电视剧,胶片拍的,回纽约后我给你去找副拷贝来。”

话题扯远了,张楠也懒得把话给扯回来,就又随意聊了几句。

……

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说白了就是:把占人口大多数的非白人变成人口占少数的白人的工具。

在七十年代,南非的白人种族主义政权发展到了极盛时期,已经把南非建设成非洲唯一一个接近于西方发达世界的国家。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南非白人政权对黑人采取种族隔离政策,但南非黑人的总体生活状况却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最好、受教育程度最高的。

七八十年代不少的非洲政权,比如阿明的乌干达和博卡萨的中非帝国,在对待本国黑人时采用的各种手段比南非白人政权更加残酷。

不过这个事实并非“种族隔离可以接受“的依据:南非黑人并不愿同非洲其他国家的黑人比,就算几十年后,许多的南非黑人仍对来自津巴布韦、莫桑比克等国的贫穷黑人采取歧视和仇恨的态度。

南非黑人喜欢拿自己和南非白人所享受的种种机遇和特权来对比:这会在南非,黑人受到三百多项歧视性法律的限制,这些法律规定黑人可以在什么地方居住、工作、吃饭、旅行,可以和什么人结婚,天黑之后不能进入白人居住的城镇……

对于南非黑人来说,这是最大的不公平!

不公平,很不公平!当然,张楠知道在6年之后,南非黑人会把自己这会受到的待遇还给白人!

6年后,就会变成只能黑人才可以优先得到晋升、优惠价购买股票……

对于那时候在南非的华人而言,又一样奇葩的事出现了:经过争取,华人在南非的法律上又变成了黑人!

为啥?

因为1994年南非结束种族主义统治后,华人被视作白人,处境也犹如白人,这下惨了!

经过争取,大概在08年左右,南非高等法院把南非籍华人归类为“非土生的南非黑人”,让华人享有与黑人一样的福利,但只限于1994年前在南非的华人。

此前,南非华裔经常因为被归为“白人”而失去工作合同和升迁机会。

南非籍华人后来又成黑人了…

呵呵,奇葩的南非,从白人歧视黑人,然后到……

不好说,要吃螃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