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最好的礼物

小说: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作者: 血蝠 更新时间:2017-09-14 09:28:12 字数:2440 阅读进度:338/750

一到自己的小书房,看到地板上放着个纸板箱,里边有几个盒装的手表,还有简单的用一个个小塑料袋套着的,大约一共有二十多块。

全部是金表同铂金表,连块银壳的怀表都没。

“希特勒和拿破仑的那两块表,最初放什么箱子里了”

张楠终于想到了重点:拿破仑的表不大可能是从集中营里拿出来的,倒是有可能原本就在希特勒的手里。

希特勒都去看过拿破仑墓,极有可能收藏点和拿破仑有关的东西。

不过在张楠看来,在军事成就上希特勒有一点比不上拿破仑:远征俄罗斯虽然以惨败收场,但拿破仑还是进了莫斯科的。

至于希特勒,那就呵呵了!

不过在拿破仑腕表的问题上,张楠猜错了!

“拿破仑的腕表就是在集中营那些箱子里找出来的,可能之前是哪个有钱的犹太人的珍藏。可惜,拿破仑的表也没让他逃过一劫,到了那,一切过往都是浮云,留下的只有死亡。

集中营里收集贵重物品的那些人大概都已经麻木了,不然不应该犯这个错误。”

珍妮都说的有些感慨。

张楠和她都看过纳粹宝藏各种来源的资料,一些二战集中营题材的电影里也出现过有关的桥段:筛选物品的人也都是囚犯,进集中营之前一般都从事珠宝等相关行业,不是外行人。

分工明确,有条不紊,每天都会有数量惊人的物品需要经过那些人之手分拣,然后成为了纳粹的财富!

“不过是故意的也不一定,或许是干活的人不想拿破仑的手表进了某个集中营军官的口袋。”

就像张楠常说的那样:万事皆有可能,谁知道呢!

“那块朗格没和其它表在一起,其实是在个有希特勒警卫旗队标志的箱子里,里边还有不少希特勒的私人物品。”

张楠猛一转头,“东西呢”

“在会客室。”

撒鸭子就往客厅走,害得珍妮连忙跟上。

“这么急干嘛。”

听到后头爱人的话,张楠头也不回的说了句:“今天几号”

语气不是自己询问珍妮,反而是有点提醒珍妮“今天是几号”这个意思。

珍妮脑子有点懵逼,“今天几号30号呀,明天劳动节。”

想不明张楠为什么会问自己这个,啥意思

这就功夫,张楠已经到了会客休息室,就看到阿廖沙正把一个常见密码箱那么大、两个厚的皮箱放到了沙发上。

原本它在桌子上放着,因为游艇马上要启动掉头,阿廖沙之前在华夏坐过轮船,担心箱子被震到地板上。

他是多担心:“阳光星辰号”装的不是拖拉机发动机,没那么大的“杀伤力”。

张楠接过箱子,上头果然有纳粹军队的标识,不过换成自己可认不出来代表的是哪个部门:珍妮同妮可前段时间查阅了巨量同第三帝国宝藏有关的资料,所以认识。

动手打开了搭扣,顺便对珍妮道:“亲爱的珍妮,真还亏你查阅了那么多资料。就在43年前今天的上午,希特勒和爱娃在柏林的地堡里给了自己一枪!”

“啊!”

珍妮一脸惊奇:他还真把这件事给忘了!

对于纳粹余孽而言,今天都能算是他们元首的祭日,而一大早珍妮就送了块曾经属于希特勒的腕表给张楠,这感觉!

怪,很怪,加上说不出来的别扭!

这时能感觉到游艇有极轻微的震动,菲利普船长正在指挥游艇离开码头,然后来个180度掉头。

码头上只有两个负责水管、电缆连接的工人,正和托马斯几个在闲聊:“阳光星辰号”租下了长达300米的码头,加上先进的靠港辅助推进系统,游艇只要离开码头一段距离,差不多就能来个原地转向。

上午同港口管理方打了个招呼,德国人表示随便游艇怎么整,别撞坏了码头水泥挡墙就行:这会西德人可不会考虑码头上的钢筋混凝土结构坚固、还是游艇钢板结实的问题!

至于造价哪个贵的问题更不在德国人的考虑范围内:出现意外,你个美国阔佬照价赔钱就行。

身处会客室内,几乎都感觉不到船在动,而张楠也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箱子内的物品上。

有好几本笔记本,不过没去打开,更没去数到底有几本,因为笔记本边上有一把异常耀眼的手枪!

“瓦尔特ppk型,和我包里的那支一样,不过这是希特勒的专属用枪。”

听到边上珍妮的话,张楠拿起箱子里的手枪:明显比来德国之前准备的9毫米型ppk要重一些。

普通的ppk张楠也用过多次,这一上手就能感觉出其中的差别。

不是手里的这把枪口径特别大或者特别厚实,而是它包括套筒在内一切不必要必须使用钢材的部件,全部使用了金晃晃的k金,有可能是18k的,还雕琢有华丽的图案。

握把两侧是两片浮雕有华丽图案的象牙,中间还各用黄金镶嵌了两个德文字母,“ah,这是阿道夫-希特勒的姓名缩写,就和这箱子里的所有物品一样,都带有这样的标识。”

张楠卸下了弹匣,拉了下套筒后空的击发:这是支

使用765x17mm勃朗宁sr弹的型号,七发装弹匣,很小巧。

机械运作顺畅,机件碰撞声音很清脆,就像刚新出厂的一样。

套筒左侧还浮雕有一条飘带,上头刻着一段文字。

“这是什么意思”张楠问道。

“我们只能用武器来保卫和平。希特勒的名言之一。”

一听珍妮的话,张楠将弹匣塞进握把,道:“他虽然是个战争狂,但这句话我赞同,和平只能用铁与血去捍卫。”

一边的阿廖沙刚才没走,对于这趟一起行动的保镖没什么好隐瞒的,所以刚才张楠同珍妮压根就没打算让阿廖沙回避一下。

这会大块头一脸惊奇的看着沙发上的箱子:这里边都是希特勒的私人物品,还有他的手枪!

这对阿廖沙的冲击力,绝对大于几吨黄金出现在他眼前!

一看大块头的样子,张楠搞怪的说了句:“保密,保密!”

“哦,保密。”

不过阿廖沙零点几秒后就反应过来:自己被老板带沟里去了!

这船上就没几样不要保密的东西!

一边的珍妮都笑了出来,道:“阿廖沙,别理艾伦,他在瞎说。”

阿廖沙笑笑,耸耸肩膀表示习惯了,然后转头出了会客室。

手里拿着手枪,张楠无奈道:“还是那句话,希特勒在43年前的今天,用同样的一把ppk解决了他自己,这有一模一样的,绝对是我最近获得的最好的礼物。”

“那是谣传!去年拍卖的那支属于希特勒的ppk,其实是在柏林希特勒的公寓里找到的,而他自杀的地堡距离公寓很远,根本不可能用那支ppk。”

好吧,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去年那枪才11万4千美元成交,自个为什么没把它买下来!

看来托马斯说的没错,自个是要加上老枪、古董枪收藏这一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