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世界最贵门神

小说: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作者: 血蝠 更新时间:2017-09-14 09:28:10 字数:2100 阅读进度:333/750

让船长先生更加心惊的事还在后边!

一边的阿廖沙从另一边的一辆重型卡车里取出很小的一个麻布袋,道:“这些口袋大约有一共有7吨,百分之八十每个大约20公斤,其余30至40公斤不等。”

谁都明白,布袋如此之小,而重量又这么大,里边绝对会是贵金属。

如果是铅、锡一类重金属,根本犯不着用世界最顶级的超级游艇运输:这里可是汉堡港,每个月都有大量货船前往纽约港。

疑问放一边,水手长昆卡问道:“这些箱子和口袋可以叠压吗?”

阿廖沙看了一眼张楠,因为里边装的都是金锭同金币。

金锭互相叠压得最多也没问题,但那些金币就难说了:伙计们这会也懂得艺术品、古董的品像问题。

“最好还是别叠压,过会会有不少储物箱会先送上游艇,每箱里大约能放8个这样的口袋,先上船在装箱。”

听到老板的话,昆卡脑子里很快就有了计较,并打开带着的一个讲义夹。

里边是“阳光星辰号”的个甲板平面图,拿出笔在其中几个舱室写了几行字。

写完抬起头,昆卡道:“艾伦先生,所有物品是否需要处于您的保镖24小时监控之下?我看了这里的物品品种非常多,如果是这样,我需要对船员住舱进行重新分配,比重最大的货物需要尽量存放在下层船舱。”

“舱室能不能上锁?”

问话的是关兴权,菲利普和昆卡一见老板没有表态这就知道这也是位重要人物,就道:“可以,按照要求,所有舱门与房门都可以上锁。

但机舱、厨房这些非私人空间,船员可以用通用钥匙打开。”

有锁就好办!一番协调,下边空出来的两个服务人员舱室将会放进那些每个21公斤多点的小箱子(金砖与金锭),还有四名船员会享受游艇客人的住宿待遇,将搬到位于主甲板位置的客房。

而卡里米、夏米力、裘波同阿廖沙会轮换着到下边去住上几天,不用24小时,但会有一个人住在双人船员房:那里会存放七八吨重量的金币这些贵重物品。

连储存食物的冷藏室也会被利用起来,存放完全不用担心失少的物品:5个各重200公斤的大银锭,外边都包着用包装订书机封起来的帆布。

那玩意要是都能失少那猜就见鬼了!

当初为了把这些死沉死沉的玩意搬到直升机起降场,四条大汉一起抬都被整得欲死欲仙!

一大包一大包的英镑现金和各重有价值外汇也被装进了储物箱,这些将会放进底层储物室,里边原有的日用备品会全部拿出来,先放进各处客房。

还有如今还空着的酒窖,会塞进珠宝袋子。

而在更底下那一层,会搬进不少装有军火的箱子:总共有一千多箱,底层甲板至少存放三分之二!

如果那些军火箱子不进行见缝插针的处理,船上的重心可能会过于靠上;而且一千多箱好几十吨呢,随便怎么放都会碍眼,估计船员们也不会过于好奇去看那些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所有军火箱子外头也套着布袋,用工业包装订书机封口,没人会去自讨没趣。

需要注意的是:别把装子弹的箱子塞紧机舱!

还有数量巨大的珠宝被装进储物箱,将会存放进主甲板、水线上二层甲板的客房同主人房内。

至于数量惊人,装有文书、文件和古董的箱子,也和军火一个待遇,怎么塞合适就怎么放。

不用担心大类别混了回纽约耗时间分辨:外边的袋子颜色有区分,都提前考虑到了。

至于那些最占地方的东西,谁的看得出来里边的到底是什么——那些玩意会直接把所有房间变成博物馆或画廊的大仓库!

菲利普船长手里拿着一个用牛皮纸捆扎的结结实实的画框,问张楠:“艾伦先生,这样的画作一共有多少幅?”

“5126幅。”

“有确切数字就好,这些画作最好都放进宾客房间内。”

船长先生估计这些都不会是便宜货,万一失少可就是大问题!身为船长,绝不希望出现那种情况,更不用说这些还是属于船主的物品。

张楠无所谓,道:“尺寸最大的那些我看就放在会客休息室同餐厅两侧,一般尺寸的能往哪塞就往哪塞。”

5126幅各式名画,这是加上了张楠同项伟荣、关兴权从慕尼黑弄来的那一大批,这里边以油画为主,但也有少量素描和中世纪的珍贵板画。

至于这些画作到底值多少这个问题,张楠早就懒得去想,这会考虑的是自己房子不够大,要想着法子给这些不用、也不合适运去华夏的宝贝找个合适的保存环境。

最后剩下的就是那些超级大件了:存放雕塑的钢性包装箱!

那座爱神阿芙罗狄忒雕像加底座高度超过一米八,放进包装箱、填充了保护材料后,重量接近一吨,竖起来高度有两米!

高度1米52的“掷铁饼者”包装后重量也不小,而且单算包装箱体积,比爱神那个还要大:那哥们可是抡圆了胳膊在掷铁饼呢!

其它雕塑倒都是半身像或胸像,体积重量都不大,随便能解决。

昆卡一想,在第二张平面图上一划:“就放主甲板后半部的阳光甲板,靠前一点就行,上头还有遮盖。小箱子就更好处理,下层甲板艇库边上就还有地方。

那里的甲板能够承受足够的瞬间冲击,遇到恶劣海况也不用担心。两个大箱子刚好两边一边一个,最多甲板柚木地板多打次蜡。”

张楠一听,这注意不错!

一指大箱子:“到时候矮的那个放朝向船尾的左边,高的固定在右边。”

项伟荣和关兴权正好听到,笑了笑:美国人一下子反应过来了,至少珍妮等人就理解不了。

后边是阳光甲板,这么一摆,这明显就是“男左女右”,掷铁饼者和爱神阿芙罗狄忒成了门神。

估计这大概是全世界最牛掰、最贵的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