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野蛮去锈

小说: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作者: 血蝠 更新时间:2017-09-14 05:53:03 字数:2153 阅读进度:299/750

“古人姓名复杂,这‘单’为此人的族氏,‘逨’为其名,此人字为‘叔五父’,其中‘叔’为其排行。

逨自作匜,称‘叔五父’,为其夫人孟祁作鬲則称‘单叔’,为祖考,就是为祖先作祭器的壺、盉、鼎、盘则自称‘单五父’或‘逨’。

那九件鬲就是为其夫人所作的。”

说到这,项伟荣有点疑问:“这么多珍贵的铜器埋下地下,估计又是同南北宋末年你说的宋钱窖藏一个道理。”

“可能吧,应该是这样。不过我看过窖藏的洞龛壁,当初通往上级台阶的通道用夯土回填的很精细,时间不是特别仓促。”

关兴权道:“那次西川的瓷器可没埋得这么仔细。”

三人间没多少秘密不能说,关兴权提了下。

遂-宁青瓷窖藏就是匆忙掩埋的那种,而这次的属于准备充分——算上与上级台地的高度,就算减掉2800年的黄土堆积,当初窖藏通道都至少挖了两米五深、四米五以上的长度!

对于关哥的话,张楠道:“大概犬戎的进攻速度比不上蒙古人。”

“犬戎?”

“古代族名,当初活跃于今陕、甘一带。”

历史上将东迁之前那一时期的周朝称为西周,西周后期社会矛盾,包括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日趋激化,对土地以及政权的争夺都加速了西周的灭亡。

国人暴动动摇了西周统治的基础,公元前771年,由于传说中烽火戏诸侯的那个周幽王废嫡立庶,立褒姒的儿子为太子,原本太子的外公申侯联合缯国、西夷犬戎攻打周幽王,结果周幽王被野蛮强悍的犬戎族攻杀。

历史告诉我们,丈母娘家太强悍不一定是好事。”

“别跑题,说正事呢。”

张楠耸耸肩膀,又道:“这这一仗,幽王宠妃褒姒被掳,西周都城镐京和丰京西北被犬戎占领,强盛了352年的西周就此玩蛋。

公元前770年,申侯和其它一些诸侯立周平王宜臼为王,平王将京都从宗周迁至洛邑,就是如今的豫省洛阳,历史上称东迁以后的周王朝为东周。

我估计这些东西就是战争期间被埋下,如果是迁都时埋藏的可能性不大:最大也就百来斤的玩意,青铜器也是当时最珍贵的物品之一,不该被暂时埋藏。

只有战争才会让那个单五父丢下这些宝贝。”

这时关兴权正站在架子边那个巨大的铜盘前,突然想到些事:这里所有的青铜器,有的通体铜锈,比如那两个巨大的壶;

有的只有几小片绿锈,其它部分还闪现铜质原本的金属光泽,就像那个匜:2800多年了,除了几小片绿锈,就像几十年前刚铸造的东西一样!

对于关兴权的疑问,张楠道:“青铜青铜,因为挖出来的基本都通体铜锈,这才叫成了青铜。其实它原本的颜色就像这个匜,挺光亮的。

杨家村那一带的黄土地保存古董文物的原始条件,要比我们江南好得多!我们这的土是酸性,他们那边是中性或微碱性。

要是放我们这埋个2800年,那个洞龛早灌满泥浆、成了实心土不说,这大鼎都能烂个面目全非。”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盘子我放这时仔细看过,根本就没铭文,盘里都是锈,和对面那个完全不一样。”

“啊!”

张楠还真没仔细看过这个被称为逨盘的超级大铜盘,这下仔细一看:得,盘里头全是绿色的铜锈,一个字也看不见!

“把它干掉!”

这下轮到姐夫和关哥“啊”了!

“把里边的铜锈干掉,又不是把盘子干掉。”张楠说着瞄了眼库房,“在这不行,去厨房。”

那就走吧。

姐夫抱上盘子,挺重。

“我称过,37斤多点点。高204公分,口径536公分,圈足直径41公分,腹深104公分,四条兽足高42公分。”

这盘子方唇,折沿、浅腹、附耳、铺首,圈足下附四兽足:腹及圈足装饰窃曲纹,辅首为兽衔环。

工艺精湛,就是这会看没一字铭文——张楠可知道这个“逨盘”铭文达372字,字数都超过了著名的墙盘!

出了地下军火库,锁上门,外边这帮子家伙还在玩呢,都搞得偌大个山庄一股子烟火味!

“唐贵,唐贵!”

张楠直接用吼的。

厨师同志明天做完中餐后回家过除夕,今天还在,这会也在放烟,明天都还会带个一大包回去。

一听老板喊他,连忙跑过来。

一看项伟荣手里抱着个古董,不过他没多问,知道老板宝贝多,听说了:而且对老板的事要和对待军事秘密一样!

不该知道的不知道、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听的不听!

“老板。”

“去厨房,给我弄几瓶醋来。”

这下唐贵傻眼了,楞了一下,只能道:“老板,厨房里没醋。”

马观虎交代过他:张楠不吃醋,对醋过敏!

山庄里压根就没一滴醋,连保镖那边有时候开火的厨房里也没有!

这下轮到张楠尴尬了,忘了这码子事了。

“永强,帮个忙,去山下买个几瓶醋上来。”说着一看那个大铜盘——麻烦来了!

张楠数学烂得要死,这要多少瓶醋呢?

“一瓶是750毫升吧?这算不出来呀!”

一问关兴权,后者笑着道:“要不要倒满?”

他猜出来张楠要干嘛。

“大半就行。”

“永强,去买个20瓶吧。”

还好时间不是很晚,一些私人代销小店这会应该还开门。永强立刻开上切诺基出发,不过等了好一会才回来。

20瓶醋,还是不同品种。

“跑了3家店才买齐。”

听着永强的解释,张楠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有谁会大晚上买20瓶醋的,着永强估计都被开店的当怪物了。”

青铜器怎么去锈?

办法有很多种,张楠打算用的是最简单、也最野蛮的一种:直接用食用醋泡!

当然不是整个青铜大盘都泡醋里,那样一是瞎几巴蛮干,二对古董也有损害。他是把醋倒铜盆里去锈——别奇怪,考古队有时候就这么干!

但就算这样,这办法也够野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