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旧照片里的秘密

小说: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作者: 血蝠 更新时间:2017-09-01 18:26:20 字数:3175 阅读进度:193/750

条条大路通罗马,这大概是在华夏流传最为广泛的一句西方谚语,而在今天之前,张楠从来没到过意大利。

上午十点半,一架波音767从肯尼迪国际机场起飞,大约九个小时后,在罗马时间下午的14点20分,张楠一行人抵达了罗马达芬奇国际机场。

这次出行可谓成员庞大,两个女人都来了,项伟荣和关兴权,再加上杰克逊等9名保镖,浩浩荡荡一共14个人。

一出机场,一共五辆suv就在贵宾通道出口等待。

这几辆车根本就是太阳公司自己的,他们在罗马有分支机构,5名武装司机也都是太阳公司的员工,还都是美国人。

保护张楠的9个美国保镖居然在各自的车上都得到了手枪,杰克逊说这是因为太阳公司在意大利也有业务,同这里的某些部门签署有协议,可以持有武器。

不过那些格洛克17每支就配三个弹匣,两个备用弹匣里装普通全被甲弹,上枪里的那个弹匣里装的却是非致命的橡皮子弹,这也是协议里的要求:绝对有必要时才能换成常规子弹。

当然,橡皮子弹太近了打中要害也是会死人的!

太阳公司的保镖离开美国,有这样待遇的还有好多个国家,意大利还算是比较严格的:在非洲和东南亚一些国家,杰克逊他们都可以堂而皇之背着冲锋枪保护雇主上街。

他们如今都还是太阳公司的员工,等到明年合约到期,一共十一名保镖如果还想拥有这个待遇,那张楠就得一共付给太阳公司一笔每年近50万美元的“挂靠费”。

“小意思,这个制度不错,这个钱到时候我出。”

“对了,杰克,我感觉太阳公司根子里其实更像是个防务公司。”

“差不多老板,只不过公司主要业务在安保上,防务那一块同我们这些人基本上是分开的,接触不多。”

杰克逊坐在副驾驶位置,而项伟荣和关兴权是倒坐着,关兴权听完问了句:“什么叫防务公司”

他是在问张楠。

“说白了就是有执照的雇佣兵,不过一般做防卫任务的比较多,当然给的钱要是足够多,人家就会什么活都干。”

……

在资本主义社会,真的是给的钱要是足够多,人家什么事都敢干!

杰克逊在车内直接给了项伟荣和关兴权各一套格洛克17,连同全套的隐蔽携行装具。

“报过备的,万一要用上,等用完了立刻给我和保罗就行,我们两个每人要了两支。”

项伟荣两人也没客气,接了过来,不过没立刻佩戴上,而是三下五除二把枪全给拆了,很快又给装了回去。

这才脱了外套,套上枪带,把枪塞在腋下。

不是自己的武器,这样检查过才放心。

5辆车子很快就停在西班牙大台阶附近的一座豪华酒店停车场内,9名保镖簇拥着张楠等人入住酒店。

“姐夫,这会还真有点重要人物的感觉。”

项伟荣斜着看了眼小舅子,道:“如果你现在回国去京城,估计都会给你派一帮中央警备团的战士!”

不说了,每次只要稍有得意忘形就会被姐夫打击,还是不自讨没趣为好。

下午四点,张楠被两个女人拉着要出门,害得保镖们也得赶紧跟上,连项伟荣两个也来凑热闹--选这家酒店就是因为距离那个西班牙大台阶近,走两分钟就到。

“头发就别剪了,再说那家理发店在不在还是个问题。”

珍妮还想在罗马剪个电影里的经典发型,今天还特意打扮了一下:风衣内穿的居然是条裙子,也不怕冷!

骚包了,张楠不得不提醒她。

一到西班牙大台阶,项伟荣抬头一看就说了句:“我看到过这个地方,是在部美国电影里,半个月前刚上映,你姐硬拉着我去看的。有意思,真有意思!”

他说的“有意思”当然是指这人生境遇,不是电影本身:前后半个月,一个在幕布上,而如今就在眼前。

“你是留在罗马最美的童话--这片子百看不厌的。

姐夫,下次你和姐姐一块来,要飞机给飞机,要游艇我给游艇,你们也来个罗马假日浪漫一下!”

说着一示意上手方向:“你看看,那片子在美国都上映三十多年,还有两个这么迷的家伙!”

这两个家伙指的就是妮可同珍妮:奥黛丽-赫本在台阶上吃冰激凌的经典镜头,给这里增添了永久的浪漫气息。而妮可和珍妮在这季节都是一人一个在台阶上吃冰激凌,也不怕冷,还要张楠去当背景板。

西班牙大台阶因为《罗马假日》里赫本吃冰淇淋而声名大噪,后来效仿者太多,导致这里卫生问题严重--罗马政府早就“被逼”下令禁止在此处吃冰淇淋,顿时整个台阶清净了。

可这会碰上了妮可这两个不讲理的:远处的意大利警察直接当作没看见--一群黑西装黑墨镜的家伙围着,天晓得是什么来历,犯不着来触霉头。

珍妮还要张楠尝了口手里的冰激凌,张楠问了句:“刚才没看见你们买呀,哪来的”

“我让保罗去理发店那个巷子里买的,可惜那家理发店真的已经没了……”

这会因为妮可和珍妮占据了“赫本”坐过的位置,十多名黑衣大汉又围住了四周,边上的游客们只能观望。

杰克逊他们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游客有意见,但又不好意思或是不敢上前。

“走了,碍着人家了。”

一看情况别扭,撤!

照片都已经拍了,此时不撤更待何时,不然真会被人骂死。

又去了许愿池,因为明早就要去安科纳,众人也就不再瞎逛,打算返回酒店休息。

等正事办完了,返回罗马时再个半天时间转转。

酒店是座有年头的建筑,边上还有几家商店,卖的不是纪念品就是意大利的奢侈品。

距离晚餐时间还早,妮可想去看看。

张楠无所谓,那就跟着吧。

第一家店卖的是奢侈品,包包和衣服,不过两个女人都没出手,就是看看。

因为有男士同行,几分钟就出来了。

隔壁是家卖古董的,一进去发现里边其实新旧东西都有,最多的是银器同水晶玻璃制品,价格非常贵!

意大利的古董银器也算历史悠久,和它的古董水晶玻璃一样出名。

不过对这两样张楠都兴趣缺缺:上次欧洲大陆大采购都买疲了,没**。

倒是发现个玻璃展柜里有不少老照片和其它一些零碎挺有意思,乘着店主忙着给妮可两个介绍那些19世纪的水晶玻璃制品的当口,张楠就仔细看看柜子里的东西。

“老板,把这张照片拿出来让我看看。”

带着一群保镖逛商店的,这绝对是潜在的超级大客户,店主当然要服务好。

这是一张大约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期的照片,应该是在家照相馆里拍的,有布景,一个长得非常有味道的十五六岁少女的大半身相。

相片表面有细微的米粒状的装饰物品附着,用放大镜看:这老照片上镶嵌的是红绿两色的细小宝石!

当然,这宝石也不一定是真正的细碎红宝石、祖母绿,但是天然的“石头”是一定的,不是有色玻璃。

店主说这张古董照片拍摄制作于1900年左右,银盐纸基、手工着色,最令人惊叹的就是镶嵌在照片上那几串错落有致的宝石项链和桂冠!

它们不是涂抹胶水后撒上去粘住那么简单,而是经过精心筛选、精心设计、一粒一粒、有粗有细、有凸有平,用特殊胶水精心镶嵌上去的,历经近百年时间居然一粒都没有脱落!

很有意思而且精细的一个手艺,一问价,店主要了个听着吓死人的数额,单位是意大利里拉:35万!

其实按照如今的汇率,大概也就200多美元。

老手艺,你说它贵了也行,卖便宜了也无所谓,反正张楠要了。

相片上的一角有个标记,刚才店主说那是家罗马最老的照相馆之一,就在这条街拐角的一条小街口,如今都还开着。

如今那家照相馆主是为游客服务,在那里有很多几十百来年的老道具、老技术,能整出怀旧风格。

黑白照的话,个个姑娘都能圆个赫本梦--大台阶距离那就一百多米。

两个女人了两千美元买了套银器,那个店主太能说,不买都不好意思。不过这时张楠都已经有点微微不耐烦,手里拿着照片,这边东西一包好他就往外走。

妮可和珍妮这时才感觉到爱人的不耐烦,连忙跟上。

一出门口,张楠就对前边的保罗道:“你去看看那家照相馆有没有开着。”

“好的,老板。”

保罗快步离开,而张楠几步就到了酒店门口,走了进去。

项伟荣觉得有点不对劲,用方言问:“怎么了阿楠”

酒店大堂里有个敞开式的咖啡室,张楠一屁股坐在张椅子上,把手里的古董少女照片一递,顺便掏出兜里的放大镜也给了项伟荣:“姐夫,你看看照片里这个女孩右手搭着的是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