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千年干尸

小说: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作者: 血蝠 更新时间:2017-08-12 12:51:21 字数:2188 阅读进度:134/750

汉时西域三十六国,有多少埋没在了这漫天黄沙之中!

当初渠犁、龟兹、姑墨、温宿、尉头、疏勒等绿洲城国都有较发达的农业或畜牧业,有一个共同点:这些绿洲城国都兴建在河流的下游三角洲或沿岸地区,如精绝国就位于尼雅河下游三角洲,且末国是位于车尔臣河沿岸的冲积平原上…

这些绿洲城国的农业用水主要依靠河流的灌溉: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东部边缘和南部边缘,均有地质时期形成的黄土层。

黄土层的承水性较强,因而河流的尾闾多在黄土地区积聚为沼泽湖泊,从而形成了绿洲。

人类的聚落、城镇在绿洲上的出现,是人类对自然环境的选择和利用,同时也对这一地区的自然生态环境构成了破坏——绿洲上的人为了生存,不知不觉中就将自己慢慢埋进了坟墓!

那时古人进行的各种生产活动都是在黄土层上进行的,而沙漠边缘的黄土层一般都比较薄,经过人们长期的耕种以及其他各种生产活动,诸如修渠、植树、建造房屋、城池,凿墓…常常会使黄土层遭到破坏,使地表支离破碎、

要命的是这里是在“死亡之海”的边缘:在黄土层下,就是深厚达数百米以上的粉沙!

当黄土层出现破坏以后,河水很容易出现渗漏,将大量的河水渗漏到地下的粉沙层中,从而减少河水的径流量,致使河流退缩。

黄土层破坏的另一个严重后果就是导致地下粉沙出露,在风力作用下飞扬移动,形成流动沙丘。

这些粉砂一旦暴露出来,那就是不折不扣的魔鬼,沙丘会越来越大随风吞噬所遇到的一切,包括绿洲和文明!

“历史上塔克拉玛干沙漠周边地区不少绿洲城国的消亡,除了人为的战争因素以外,几乎都和自然环境的变迁,即河流的消失、耕地的沙漠化有关,精绝国在尼雅河尾闾地带的生存消亡过程也正好说明了这一点!”

两人开车到了墓地前,张楠从车里取出自己善用的那把锄斧,而关兴权是拿着工兵铲和扁担筐子跟上。

两人下了大坑,张楠拿锄斧顿了顿黄土面,发出的声音已经不是完全的实心土回音,估计下边最多还有五六十公分就是墓穴的棺材板。

近两千年的时间,风沙已经刮走了墓穴上头厚厚的一层覆土,原本这个大土堆应该更高一些。

不然两人一个墓穴就可能挖个几天。

一人用短柄锄斧,那另一位最好离得稍远一段,免得被误伤。

关兴权也不来凑热闹,就站在坑边看着张楠干活。

因为知道下边棺木的大体情况,张楠采取的不是普通盗墓贼“打洞”式的办法,而是采用建筑工地挖地基时的“搬山”法,打算先将上头的泥土全部去掉,将棺木盖板整个打开。

这也是盗墓贼用的最野蛮的一种办法——将整个墓葬完全暴露出来,里边的东西只要是有用的,一样也不会错过!

不过张楠这么干到不是因为穷凶极恶,而是良心发现,打算给墓主人留个相对完整的“家”——没人希望自己房子的屋顶有个大洞,估计死了的也一样。

甩开膀子大干,彻底干燥的黄土有点硬,但因为含有少量沙子,锋利的锄斧凿下去,每一次都能撬起来一大块黄土。

三米的长度,一口气从头开到尾,二十多公分厚的一层黄土就给凿松了。

满身大汗,拿出大水杯灌下一大口微咸的笋干菜汤,对着边上道:“关哥,该你了。”

说着跨上坑口,坐在坑边当死狗!

关兴权下坑,工兵铲往框子里铲土,装满挑着就走。

这动作,绝对麻利,看来在部队里绝对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土工作业技术。

一半黄土挑远点,另一半就倒在坑外头,过会有用。

从七点多干到九点,还有一个小时太阳就要落山了:两具箱式棺木暴露在两人眼前:大戈壁干燥,都一千七八百年了,棺木都还保存完好。

要是在江南,这个年纪的棺木要是没有青膏泥保护,早就连木头渣子都烂光了!

“老天保佑,希望东西就在这里面!”

张楠在那神神叨叨,关兴权一听,道:“如果你要找的东西在里边,咱们明儿就走?”

“恩!谁愿意在这个鬼地方多呆!”

两人这会都灰头土脸得,刚才还各自灌了点藿香正气水,免得中暑。

茫茫大戈壁呀,两个江南人谁愿意在这多呆。

从放在一边的包里取出两个矿山里用的那种“猪嘴口罩”,各自戴上——虽然没听说尼雅古墓里有什么历经千年都还没死的病毒细菌,但以防万一,小心无大错。

要知道在中原和北方当土夫子那会,张楠可是连防毒面具都准备着的。在南方就完全不需要——坟墓里都是土,最多有股特别点、与众不同形容不出来的土腥味,用不着这些特殊装备。

小心无大错。

一人还戴上了一双橡胶手套,这倒不是为了防什么病毒、尸毒,而是怕手上有汗水,损害了与空气隔绝近两千年的古董。

张楠的目标非常脆弱,多见阳光都会损坏,盐分更是不能接触,不然有个万一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关兴权用修轮胎的撬棍,张楠用锄斧,两人三两下就把棺材盖板给敲开了。

还算有点道德,没直接把拼接起来的棺材盖板砸个稀巴烂。

“哇哦!”

当棺材盖板被丢到边上后,关兴权忍不住轻喊了声。

棺内基本没有泥土沙子,很干净。一具仰卧状的干尸以锦绢包头,身着锦袍、锦裤,上覆锦被,脚着勾皮鞋及晕间纹毛靴,彩色鲜艳,纹清楚!

“妈-的,不是!”

关兴权挺兴奋,不过张楠很不高兴:挖错地方了,这座墓不是!

“这些都有近两千年了吧,还保存的这么好!”关兴权说着呢,就听到张楠在那骂-娘,“不是你要找的东西?这些没用?”

张楠从边上取过一个大大的不透光密封干燥箱,还把一个密封袋递给关兴权,指着干尸身上覆盖的那块锦被道:“这块锦被是当时蜀地产的织锦被,是桑蚕丝染色织造的,能保存近两千年是个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