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大方?未必!

小说: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作者: 血蝠 更新时间:2017-08-12 12:49:35 字数:2679 阅读进度:96/750

4月25号,农博升终于赶到香江,一同而来的还有两名展览馆的工作人员,也是馆长同志一手教出来的学生。

事前约好在半岛酒店见面,当张楠单独同农博升见面后,确定一同而来的两人靠得住,这才带着三人到了自己的套房。

“不愧是搞学术研究的人,一进来眼里就只想着竹简!”从内地来的人,照理进入半岛酒店总统套房这样的地方,一定会被环境所吸引!可农博升和他的两个学生,根本没去注意这里的奢侈环境,最多就在过道时,稍稍对这里的羊毛地毯表示了一下对资本主义铺张的感慨。

一进套房客厅,三个人就盯上了放在巨大茶几上的三个漆器盒子。

“就在这里面,到时候连盒子一起带走,很有可能出土的时候就是这种保存状态。”

张楠示意三位请便。

这下张楠等人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古文化研究人员:农博升三人如同着了魔一般,一头扎进竹简堆里出不来了。

足足两个小时,农博升才意犹未尽的让两个学生将三个盒子重新包装好。

“张先生…”

“别,还是叫我小张或阿张楠都行!”

“小张,这次真的要感谢你对华夏历史研究

做出的巨大贡献!”

农博升情绪有点激动,包括那两位研究员也是一脸兴奋。

张楠示意大家随意,不要这么严肃正式。

“农馆长,没到这么高层次吧”

“小张,你可能不清楚:这批竹简是战国时楚国的基本不会错,不仅仅有极其重要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还会了结华夏经学史上的一庄公案!”

“农馆长,这《左传》有真伪的说法我听说过,但我并不是十分了解这其中的详情,咱文化水平有限,没办法。”

他曾是古董贩子、藏家,但不是古文化研究者,对经学这一块,连略知皮毛都算不上。

农博升喝了口水,道:“是这样,《左传》的真伪之争由来已久,因为《左传》是研究先秦的基本文献之一,但在秦代被列为**,一场焚书坑儒差点让此经典消失。

西汉初年张苍献出该书,之后《左传》长期以“春秋左氏传”闻名于世,其作者和成书年代曾是经学史上的一件“大案、要案”,甚至被怀疑为两汉之际刘歆编造出来的伪书。”

张楠听到这,道:“这个刘歆是不是要刺杀王莽,最后功败垂成自杀的那个”

“对,就是他。”

农博升又道:“目前来看这个刘歆还真是冤!清代学者刘逢禄在《左氏春秋考证》中认为刘歆颠倒五经,篡改《左传》。还有康有为的《新学伪经考》也认为刘歆伪造《左传》,全面否定这部书。

这种观点还得到了顾颉刚、钱玄同等“古史辨派”学者的认同,张西堂也认可这个观点。

当然,也有挺《左传》的:章太炎的《春秋左传读》,刘师培的《周秦诸子述左传考》、《左氏学行于西汉考》等论著都力辩《左传》非伪书。

钱穆在《刘向歆父子年谱》一文中,列举28条疑问来反驳康有为的观点,证明刘歆不可能篡改该书,该文刊出后得到当时学术界的普遍赞同。

目前华夏学者多认为康有为的批评表现了经学门户的偏见,是为其“托古改制”的政治观点服务!

但《左传》真伪之争并未彻底终止,西川学者徐人甫在1981年出版的《左传疏证》一书中,继续坚持《左传》晚于《史记》的观点,不过,这种观点已得不到多数学者的接受与支持……”

说实话,听到这,张楠也已摸出点道道来:有战国时期的《左传》竹简为证,“伪书”论不攻自破!

“小张,这里上千竹简,虽然已经打散,但基本都能确定是《左传》一书的内容,和目前流传的版本能够对应上,但有少部分内容我都没见过。

这次带回去,虽然还要上大量时间整理研究,但有两点是可以确定的!”

“第一,自古流传的《左传》是真本;第二,如今流传的版本中,可能有失散的章节,而这些竹简能给我们答案。”

张楠一听,道:“可惜,这不是整一部书。”

一部《左传》十多万字,这里的竹简显然不够。

“呵呵,这已经不错了,如果不是你买下并捐献这批竹简,最后还不知道会如何呢。”

这时,农博升的两个学生已经被小陈师傅领着去卫生间了,留在客厅里的都是“自己人”

说道这,农博升感慨道:“我之前来过两趟香江,被倒卖到这里的华夏文物多如牛毛!但经费有限,每次都有遗憾,我们的钱实在太少了!”

“对了小张,冒昧问一句,如果方便,能告诉我这批竹简你到底了多少资金”

这是书呆子气上来了。

张楠看了眼馆长同志,道:“没多少钱,30万港币。”

农博升倒吸一口凉气!

30万港币!这可是极大一笔外汇,换成是他,想批下来是千难万难!

30万人民币他有办法,但外汇

没辙!

张楠想了想,道:“说实话,你是我姐夫的姐夫,咱们也算亲戚。我这人呢就怕麻烦,要不是为了安全,我也不会想到你们甬城博物馆。”

说道这,农博升立刻道:“答应过伟荣要保密,那就一定保密!我和我那两个学生你绝对可以放心,除非小张你哪天想公开这件事,不然我们三人一定闭口不说,谁来问也一样!”

搞研究的,有时候就一根筋。

“呵呵,如果不相信你们,我就算把东西给你们,今天我也不会露面。

我目前的实际情况如何,连我姐夫也不是十分清楚。”

说道这,张楠停了下:“回头我会和我姐夫说,如果你们博物馆需要收购一些流失海外的珍贵华夏文物,但经费又实在紧张,你可以给他打电话找我。

但是,还是那句话,需要绝对保密!而且我还有两个条件!”

农博升已经高兴坏了,别说两个条件,十个条件他也答应!

“小张,特殊时期我都扛过来了,这会我和我的学生要是不想说,还没人能让我们开口!至于条件,你说。只要我能办到,一定答应!”

建国初期能留学苏联,这能有几个是背景简单的!

“好!第一,等我有空的时候,我会去甬城,向你请教一些西洋古董和艺术品的知识,还有金文。”

“没有问题!”农博升立刻答应。

“第二,我知道你们博物馆有个积攒了几十年的老库房,堆的都是些上不了展台的古董,我想去看一看、挑一挑,合适的我可以按照文物商店的市价收购。”

“这也没有问题,目前展览馆面积小,只有精品才展出,那个库房里有些东西原本就是要当废品处理掉的。你要多少就卖你多少,这个我能做决定,也不会有人说闲话。”

“那好,一言为定!”

张楠也高兴了:他前边真实是随意大方吗

不完全是:甬城展览馆的库房十分巨大,完全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

而且就算自己不乘着这个机会下手,接下去几年也会慢慢散失:里边的东西虽然不是什么高古珍玩,但种类多到难以想象!最简单的:连清代的大铜炮都有!

只要有外汇,大炮也能卖!

而且很多80年代还不显重要、只能放库房积灰尘,甚至当废品卖的东西,十年后就是宝贝!

送出一,至少能捞回来十!

(落枕去做了推拿都还没完全好,这章也是存货,还没法码字。明天照理脖子会好些,明天再恢复一天两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