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梅目的处置

小说: 奋斗在瓦罗兰 作者: 白眼镜猫 更新时间:2020-10-19 00:59:23 字数:2363 阅读进度:675/747

李珂已经很久都没听到这个声音了,所以在听到艾翁的声音的时候还是挺怀念的。只是很可惜的是艾翁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完全不带任何杂质的和他交谈,并且给予帮助,反而开始有了劝说的味道。

“你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了呢,已经可以直面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的威胁了,但是还有着更多的进步的空间……只是很可惜啊,你很难再对整个自然敞开自己的内心了。”

他的语气带着很多的遗憾,而李珂也在恍惚之间因为他那闪着蓝光的眼睛看到了更多的东西,那是一个典型的弗雷尔卓德人悲恸哭泣着化身自然,和自然融为一体的场景,以及一个冥冥之间的召唤他的声音。这声音来自四面八方,甚至说李珂的身体当中都传出了这个声音,并且和之前在自己的心像世界里一样,自己根本就无法辨认出这个声音的音色,只能够感觉到他非常的宏大和神圣。

“来。”

那个声音在召唤着他,他感觉到自己如果愿意的话,随时可以和这个世界的自然的意志融为一体,成为和艾翁一样的自然化身,在这个世界上拥有着几乎无穷的力量不说,还能够天然的得到从这个世界诞生的一切的生命的好感。但代价就是他从此不再是人类,而是成为了自然,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意志之一。

“你的道路并不适合我,艾翁,我是个人类,就算是能够永远的活下去,我依然认为我是一个人类。所以你将所有都奉献给世界的道路并不适合我。”

拒绝了这份尝试性的邀请,李珂的语气当中也有着遗憾,他一直以来都没放松过对艾翁的戒备,但是当他真的知道这个性格温和,并且给了他不少帮助的老好人背后也有着某些存在的影子的时候,他还是多少有点惆怅的。但是这也不影响他个人对艾翁的好感,他依然很感激,并且想要报答这个帮助了他的老好人,以及他背后的那个人。

“好吧好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毕竟你是坚定的站在人类那边的。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了,如果你有空的话,也可以来这边的岛找我玩啊。”

艾翁又一次发出了热情的笑声,他虽然对李珂拒绝这份伟大的邀请而感觉到遗憾,但是也并不会生气,因为他和自然的声音帮助李珂乃是发自真心,并不是为了图谋李珂的某些东西。所以就算是被拒绝了,他和自然的意志也不会有任何不满的情绪,而是会继续给予帮助,并且期待着李珂什么时候能够明白这份使命的伟大。

“嗯,感谢理解。”

和这位总是让人怀疑他在打篮球的神明告别,李珂就开始操纵着残破的木质穹顶回归大地,露出里面那被奈落之炎焚烧的一干二净的内部。不得不说,梅目这个人的实力还是有的,在被亚扎卡纳增幅,并且完美的发挥了身体的力量之后,她所释放的火焰已经达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了,就连李珂附加了飞升者之力的树木都能够在持续不断的输出当中烧毁,以凡人的程度来说的话,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咳……”

推开已经烧焦的木板,李珂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哀鸣声,并且看到了被无数还带着高温的焦炭所覆盖的梅目,那洁白的皮肤和有着美妙线条的肢体在木炭和灰尘的灼烧下呈现出了可怕的姿态,而她凡人的血肉也开始被融化和点燃。但是那股代表着暗裔的不详的力量区依然萦绕在她的身上,并且不断的影响着她的神志。

“暗裔的力量并不是凡人所能够抵抗的,尽管梅目已经脱离了亚扎卡纳的状态,但是她依然会被我们关押起来,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摘下暮光之眼的面罩的苦说慢慢的走了过来,他并没有去救被灰烬覆盖住全身的苦说,因为他知道如果现在把她身上的灰烬扫清,那么就会让梅目被烧焦的皮肤暴露在空气当中,这会直接要了梅目的命。所以他拿出了另外的一张灵符,念动了咒语。

“贴贴盖世提。”

这本来是催生植物,在一定程度上修复均衡的秘法。但是在苦说的操纵下,这个法术现在却招来了充满了生命力的泉水,将梅目身上那灼热的灰烬全部扑灭,并且稳定住了她的伤势,让她不至于直接死去。而随着梅目的伤势稳定,她也慢慢的把头扭了过来,看向了刚刚救了她的苦说。

“为什么不杀了我?”

被亚扎卡纳附身,并且说出那些言论,对掌门人动武的举动都让她在这个世界上无法立足了,对她而言最好的结果就是被苦说杀死,而苦说和凯南看在他们战友的情分上告诉其他人,她是在和邪魔的对抗当中死去的。所以苦说饶她一命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她的四肢已经被打断,容貌也被摧毁,苦练的武功就此消失,而有着亚扎卡纳的遗留影响,她的魔法也不再纯粹,同样无法使用。

这样的她只不过是废人而已,就连吃饭都要让人服侍,活下去就是对她和所有人的折磨。

“死亡并非是罪责的终点,梅目,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不管是谁,又或者做过什么。你的命运不应该被我终结,而是在另外的一个方向。”

苦说对梅目有着别样的期待,他从来都没见过亚扎卡纳被驱逐的如此干净的人,这代表着梅目只要能够从这次事情的阴影当中走出来,那么她就可以再进一步,达到他也无法达到的成就。但是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梅目最大的可能还是因为过度的绝望和愧疚死在均衡的监牢当中。所以他就转过了头,对着李珂行了一礼。

“凯南所说的条件既是我们的意志,阁下,梅目我会将她带离这里,那些学习了均衡武艺的人我们也会接手,并且给出相应的惩罚。剩下的事情……就是您和那位先知之间的事情了。而我想您也有很多事情要询问阿狸小姐,所以我们就先行告辞了。”

他没有拖拉的意思,就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一边的凯南也面色复杂的跳了过来,然后在苦说比出一个剑指的一瞬间就和他们消失在了一个突兀出现的蓝色圆环当中,离开了这片狼藉的战场。而就在他离开的下一个瞬间,诺克萨斯的士兵们就赶到了,并且在第一时间扔出了投网,将没反应过来的阿狸小姐给网了起来。而她那懵逼的眼神,也让李珂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毕竟阿狸小姐不仅是被均衡给遗弃了,就连运气也不怎么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