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二章 治疏勒、插曲、地位、谈话

小说: 奋斗在红楼 作者: 九悟 更新时间:2017-11-21 05:36:36 字数:6265 阅读进度:879/905

闰五月的暖风,在夜幕下徐徐的吹过演渡城外一望无垠草原。葱岭、昆仑山上融化的雪水最终汇聚成数条河流,灌溉着这片富饶、丰美的草原。

在一处小山坡旁,汇聚着十几顶帐篷,兴奋的牧民们还聚在一起说着话,憧憬着未来的生活。一旁的两个帐篷中,自疏勒城中派出的丈量、划分牧场、土地的七八名官吏们在劳累了一天后,在这寂静的夜色中,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

夜月明亮,照在这片草原上,仿佛铺上一层薄薄的银白色面纱。照在牧民们渴望的脸庞上,仿佛是有希望的光芒!

这个夏夜,是那样的迷人呵!

雍治十九年闰五月端午节后,疏勒城中,带着一层薄薄血色。除投诚的铁勒贵族免死,被允许带着财物、家人迁往敦煌城定居外,裴氏、疏勒回纥的贵族都被处死。

三族中,但凡参加过对周军战争的男子,全部贬为奴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俱是全家送往龟兹屯田的农庄中干活:劳动改造。做满五年方才会被释放,成为大周国民。

这些贵族的奴隶们,全部释放,成为平民。这个奴隶,指的并非贵族们的家仆,而是他们在历次战争中,财富掠夺中得到人力,整日在田间,牧场中做活的人。

那些养尊处优的家仆们,在一个个的奴隶的诉苦,告发下: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剩余者,大抵都“不会”心向故主,抵触周王朝的统治!

土地、牧场则是被均分给新近奴隶和底层的贫民们。设保甲,团练制度。由官府牢牢的控制着人口。

将土地、牧场、牛羊均分给贫民、奴隶!这就像一阵清风,吹拂在疏勒地区。为贾环在酷吏的名声之外,赢得极高的人望。贾使君之名,疏勒地区人皆尽知。

随着一大批地方豪强被清除,疏勒城中呈现出百业兴旺的态势。在府衙前的大街上,银号、旅店、茶馆、酒楼、药铺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出来。

在颁布对粟特奴隶商人的处罚禁令后,设在疏勒城西的商贸市场重新开业,贾环攻占疏勒后一个多月后,商旅渐渐往来。丝路重新恢复畅通。

疏勒这里的路线是经天山南脉山口,前往宁远国,然后可以选择去恒罗斯走北线。也可以选择去往河中地区的第一大城:康国都城撒马尔罕。

西市中的店铺早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倒手。旅店、酒楼,客栈,米行、肉店、杂货店、布庄、成衣店,青楼、赌场等建筑、场所纷纷出现,展现出一派蓬勃的生机,繁华。

贾环从三族贵族中历代累积的财富中,获得了价值约1850万银元的财物。疏勒城中的繁华,离不开他以官府的名义进行基础投资,所主导的经济活动。

任何一个经历过二十一世纪初中国财富急剧增长的年代都知道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出口、消费。而基础建设投资,无疑是非常快能见效的。

整个闰五月,贾环带领着解参,柳逸尘等人忙碌着疏勒城中繁琐的政务。主要分为:释放奴隶、均分土地、牧场、统计人口、登记户籍,维护商业市场的公平,收购粮食、牛羊,建立团练制度,屯田,指导农业。

而疏勒地区的手工业的发展倒是不用贾环操心。龟兹的战争机器已经发动起来了。而在蒸汽机还没有出现的时代中,手工业就是最大的制造业。主要行业的工匠基本被征用,调往安西的中心城市:龟兹,为战争供应器械、加工各种物资。

雍治十九年的闰五月,对于疏勒来说,是一个狂飙突进的时刻!

贾环被淹没在繁忙的政务中。闰五月初十,沈迁率兵横扫疏勒东南平原,在郅支满城驻兵1000人。他即将回师北上。

朝廷对疏勒会战诸将的封赏已经抵达疏勒:擢升武毅将军沈迁为宣威将军(从四品),游击将军,疏勒军都指挥使。

闰五月十一日,庞泽率着他挑选出来的文吏,校尉五十多人,踏入于阗城中。他受贾环委托来于阗镇购买粮食二十万石、募兵两万人。于阗镇自被程攸说服归降后,官府力量比较薄弱,基本是地方大族尉迟家族共治。

庞泽至于阗,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尉迟氏对疏勒城中事,有所耳闻。贾使君手黑啊!谁敢怠慢他的使者?庞士元是贾使君的同学,好友,心腹啊!

闰五月十二日,易俊杰翻越葱岭守捉。守捉是唐朝时的地方军事防御体系。由军镇,堡,守捉组成。地名沿用至今。葱岭高原,常年覆盖着白雪,易俊杰率领着五十多人的队伍从陡峭、险峻的山路上行走着。

半日前刚过葱岭守捉,易俊杰灌一个烧酒,看着山峰上的树林,玉树琼枝,回头笑道:“老康,书上说,西出阳关无故人!咱们这都西出多少里呢?但是,情况是一样啊!过了葱岭,就没有故人咯!”

康把总一脸的无语。他作为老兵,因负伤,遂调到新兵中任职。本来在轮台县守门,被调到疏勒军中。这时,给易俊杰点将,跟着出使吐火罗。

这小子现在飞黄腾达了!谁让人家有个好同学呢?听说易俊杰当年和贾使君住一个寝舍中。这关系,谁比得了?

一名早就认识的兵士笑道:“老易,你话太多了。”

易俊杰哈哈大笑。声音在山麓中回荡。想起此行的任务。他奉命出使吐火罗。贾环想要使得吐火罗重新成为大周的羁縻州。这是最高目标,次一级的目标则是要吐火罗诸国官方货币为大周的银币。最低目标,则是在吐火罗购买粮食五十万石。

难啊!

但是,他要尽力而为。

二十七日晚,晚霞照的后庭院里的小湖波光荡漾,几株榕树、柳树的倒映在清澈的池塘中。

贾环心情不错的自府衙前面回来。

各地传回来的消息都还不错。均分土地和牧场等事宜在柳逸尘的主持下,进行的很顺利。他前几日还去主要的县城视察过。

沈迁已经回师,正在横扫疏勒的北面地区。

庞泽在于阗的募兵,买粮很顺利。二十万石粮食,价值200.万银元,运送到疏勒,问题不大。

张四水的团练编练了一万五千新军。

唯独前往吐火罗地区的易俊杰还没有消息。

最后一批工匠和新的一批两万石粮食即将启程送到龟兹,他在明日准备跟着一起去龟兹,向齐大帅叙职。经过一个多月的战争准备,齐大帅准备率大军,前往北庭金满县。一举打爆拔野古孝德。

贾环正在横穿他府中的花园时,他的卧室中,在疏勒平定后自龟兹前来的大丫鬟小晴,正在镜子前帮一名雍容成熟的美妇梳妆。她刚刚洗浴过,散发着阵阵清香。

约三十出头的年纪,穿着一袭月白色的单衣,身姿曼妙动人。充满着成熟女人的韵味。

小晴是贾环取的名字,她其实已经二十六岁。原为敦煌贵人家的美妾。容貌美丽的胡姬。她一边梳头,一边轻声安慰道:“你放心好了。三爷人很好的。他一定不会亏待你。”

美妇清秀的脸蛋上浮起几抹娇羞的绯红,低头道:“谢妹妹。我..”心里的凄苦,令她一句话难以说完。她现在不再是裴氏的长媳,而是一个…女奴、礼物。

小晴抿嘴一笑,风情柔美,心里有些难言的幽怨。三爷人很和气,哪里有外面传的那样凶狠?就是太规矩了。三爷身边就她一个大丫鬟,可是…。

小晴梳完头发,端着茶壶出门,正好在花厅中遇到贾环进来,忙笑吟吟的行礼,“三爷,你回来啦!我给沏茶。”

贾环笑着点头,吩咐道:“来一壶龙井。”自顾的进屋里,刚要换下官服,却发现他屋中有一个秀美的美妇坐在红木圆桌前。一身单薄的月白单衣,梳着贵妇发髻,容颜清秀。

贾环禁不住有些惊讶。这什么情况?虽然他的侍卫头子黄观被派去给着沈迁作战。黄观如此勇悍,留在他身边可惜了!大好男儿,事业当在沙场中!

但是,新近担任他护卫的杨大眼,是他在葭芦馆城中的烈士军属中挑选出来的勇士,他哥哥战死在疏勒会战中。大眼不可能背叛他。让人将一个有危险的女子送到他身边。

“贱妾裴薛琴参见贾使君!”清秀的成熟美妇见贾环进来,犹豫了下,跪地向贾环行礼,微微羞涩、难堪、哀伤的垂下螓首。她不是懵懂少女,知道她等会面临着什么。

贾环思路敏锐,大抵上明白怎么回事。欣赏着眼前的清秀美妇的容颜,身材。总感觉她有些眼熟,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问道:“裴氏的女子?谁送你过来的?”

薛琴低着头,蚊子般的小声道:“是的。蔡知府将我从龟兹赎出来…”

贾环听明白了。蔡知府是韩左布政使的心腹。在韩伯安失势后,这个墙头草打算投靠于右布政使。可惜被于老头卖了。踢到他这里来做事。

这个蔡知府,做事不大行,搞这些名堂倒是很在行。他为疏勒知府,城中,什么美人搜寻不到?为什么下属们都不给他送女人?都知道当前不是享乐的时候!

贾环伸手虚扶,温声道:“你起来吧!”美丽的女人,总是会让人心生怜悯。

回头好笑的道:“小晴,把茶送进来吧。”他知道他的大丫鬟在门外候着的。小晴娇俏的一笑,进来给贾环倒茶,帮贾环脱下官服,换了长衫。这才出去。

贾环坐在红檀木椅中喝茶。薛琴离他半米远。在静谧的傍晚夜色中,离的近了,看着清秀温婉的美妇的容颜,倒是想起来,他为什么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她长的有点像他高老师。

那青葱的岁月啊!美丽的陈老师,不知道是学校多少男同学的梦中情人!人气高的比校花高一大截。那是一种青涩,朦胧的好感。还有花季雨季青年的青春冲动、臆想?

贾环陷入沉思、回忆中,半天没动静,这让薛琴有些惶恐,小声道:“贱妾…服侍贾使君…更衣!”很艰难的将这句话说完。说完,感觉脸都红透。

薛琴的生意非常小,但是在静谧的傍晚,贾环听的清楚,回过神,禁不住一笑,道:“你误会了。你可以走了。”

“啊…”薛琴微怔住,美眸呆呆的看着贾环,不知所措。

贾环做个手势,耐心的解释道:“你自由了。蔡知府哪里我会给他打招呼。去吧!天下之大,总会有你容身的地方。”

这是一个很美丽动人的美妇,清秀的容颜,兼有成熟的美人韵味。他可不是什么柳下惠。何况,他憋了许久的。至于说享乐,来一发,谁知道?

但是,他刚把这位琴美人的公公,丈夫的杀掉,灭掉裴氏。转过来,就占有她。这种事,崩人设啊!他是做不出来!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再一个,他不想在某晚死于非命。据闻孺子帝的某位大将就是这么死的。

薛琴这一回听明白了,眼泪禁不住就留下来,跪地行礼,道:“谢贾使君!”大哭着离开。她不再是奴隶和礼物了。

贾环摇摇头。他当不得这位琴美人的谢。她的处境,命运是他造成的!但是,疏勒大局,是他作为节度使,首先要考虑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会损害,改变一些人的命运!

片刻后,小晴进来,汇报到:“三爷,我给了裴夫人两百两银子做盘缠。”

贾环微笑着点点头,起身到窗口,看着晚霞消失。这是一个很美好的插曲!

随即,他的思绪转移到政务上。他明日将前往龟兹叙职。

六月初,龟兹城中的大街上显得有些清冷。大量的将士,民夫被调往北庭。总督府亦将迁往北庭。而,闰五月份以来,商旅断绝。龟兹这里不再允许商旅通行。

炎炎酷暑,艳阳高照。齐驰带着胡炽、杨渭等幕僚在城西郊的长亭等着贾环。随行的还有大批的书吏。疏勒运来的工匠和粮食,需要人手安置。

长亭内,齐驰面前的石桌上放置着解暑的绿豆汤,加了冰块。他正和一众幕僚谈笑着。疏勒的粮食抵达。这意味着平定北庭指日可待。他心情非常好。

这时,一人笑道:“大帅,贾子玉来了。”长亭内外的众人,纷纷看向官道的尽头。一阵尘土在马蹄下扬起。风卷如龙。一队骑兵奔驰而来。

正是贾环的队伍。虽然有赤水连通疏勒和龟兹一千二百里的距离,但是赤水有些地段,水量不够。无法通行运粮船。实际上,粮食在安西还是走陆运。

片刻后,贾环的队伍放缓马速,来到长亭前,贾环翻身下马,走上前两步,躬身行礼,“属下参见大帅。”

齐驰仰头一笑,从亭中迎出来,道:“子玉辛苦了。二个月平定疏勒,真大才也!”

贾环四月下旬出征疏勒,历时两月而还。出发前,和归来是的地位,当然是完全不一样。齐总督亲迎。

齐总督的看法,曾季高是军略大才,类似于军师,国士啊!贾子玉擅长文政,经世济国之才。

贾环忙谦虚道:“非我的功劳。赖大帅虎威,将士用命。方有此局面。”

齐驰捻须一笑。

贾环再与胡炽,杨渭等人见礼。众人纷纷回礼。“贾兄载誉而归,我辈与有荣焉。”

“子玉为公达兄复仇,我等感激在心。”

“贾兄弟真宰辅之才。治理疏勒,用雷霆手段得以大治。今晚我等在教坊司置酒,向家兄弟请教。”

如果说,之前,贾环促使了北山战役之胜,在齐总督一干幕僚眼中,他是位列幕府第二的人物,那么现在,在幕僚们眼中,他是可以比肩曾季高的大才。

甚至还略要超出。因为,贾环现在独镇一方啊!

众人寒暄毕,骑马返回城中。交接的事宜都留给下属们办理。

….

夜幕如墨,笼罩着北山南麓。龟兹城内,总督府中,灯火点点。

齐驰下午和贾环谈完。正准备于明日启程,前往北庭金满县。府中的随从正整理着他的行李、书籍。这时,胡炽求见。

“请他进来吧!”齐驰从书架边放了几本书到书箱中,听得身后的脚步声,笑道:“教坊司中新添了不少胡姬,他们几个请贾子玉吃酒。兴斋怎么没去?”

胡炽五十多岁,身材矮小,一个很清廋的老头形象,穿着暗色的绸缎长衫,富商装束。苦笑道:“大帅,子玉给公达兄报仇雪恨,按理说我应当十分感激他。但是,他在疏勒的所作所为,我难以对他保持亲近。”

齐驰笑一笑,转过身,伸手示意,要请胡炽落座。喝着茶,微笑不语。

胡炽接着道:“大帅,子玉在疏勒完全是汉朝酷吏的做派!杀的人头滚滚。唉,我是给他吓到。”

作为豪商,他是很害怕贾环这种当权者的。抄家不需要理由。完全是将他们当肥羊杀。只看是否需要。

齐驰洞察人心,笑道:“兴斋是怕日后受到他牵连吧?”

胡炽点头。汉朝的酷吏,能有几个有好下场?“子玉这酷吏的做派,决定了他的仕途上限。”宰辅未必可期。同时,他今天来,其实有提醒、劝谏齐总督的意思。

齐驰微微一笑,看着胡炽的眼光意味深长,道:“兴斋,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路啊。贾子玉今年不过十八岁,有如此才干、能力。杨文忠公,张江陵十八岁时居何职?他的仕途晋升,不可以常理度之。”

别看他在给朝廷的捷报从未提及贾环的名字。当今天子不喜贾环。但,他确信贾环将来必定是宰辅,而且一定会在一段时间内,执掌大周朝廷中枢!

旭日东升,谁可挡之?

齐驰和胡炽换了个话题,聊起北庭的物资供应,然后,告辞。这段谈话湮灭在历史中,不被他人知晓。

齐驰没有想到的是,他一语成谶!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