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一章 召集、出发

小说: 奋斗在红楼 作者: 九悟 更新时间:2017-11-14 08:48:40 字数:2820 阅读进度:866/905

四月下旬,已是初夏。在炽烈的阳光中,信使们从龟兹出发,分头向轮台、姑墨等地驰去。官道上,烟尘滚滚。小麦、玉米、棉花、瓜果在田间地头的长势喜人,农人忙碌着。

玉米、土豆、红薯这几样高产的粮食作物,在此时早就已经传到中国。明朝嘉靖年间成书的煌煌巨著《本草纲目》中,李时珍就对玉米有清晰的记载。(1578年)

轮台距离龟兹约两百里。从高耸的天山上,汇聚下来的河流,蜿蜒的绕过轮台县城。傍晚的夕阳,泛在小河河面上,再落在县城的城墙墙垛边的士兵身上。

此时,军中小吏易俊杰正忙里偷闲,在城门口不远的一家酒肆中喝酒,并和朋友们吹牛。

他是过了县试的童生。在军中充作文吏。虽然龟兹东西两端都出问题。甚至,西域整体的局势都显得有些紧迫、压抑时,轮台这里依旧平静。

易俊杰的朋友是他受伤时在伤兵营里结识的康把总等人。康把总这个月抽签轮到在城头当值。他刚换岗,和手下的五名兄弟、易俊杰一起喝酒。

主要是听易俊杰说一说军中的各种消息,内幕。把总,手下满额时有一百人。约等于现在的连级干部。但是,想要知道军中上层的消息,并不容易。

酒肆不大,摆着七八张桌子。在傍晚时,坐的满满。这家酒肆的拉条子非常好吃。爽滑、劲道,配着羊肉吃,十分过瘾。

易俊杰一身灰色长衫,带着璞头,就着番茄炒蛋扒拉着拉条子,和康把总等人吹牛,“前几日军中的消息,因程公达出使疏勒镇被杀,齐大帅任命我的好友贾子玉为疏勒经略使。”

一名青年士兵好奇的问道:“这个疏勒经略使做什么的?”军中的士兵,识字的是少数。懂军制的,更是少数。

易俊杰吹嘘道:“当然是为程公达报仇。龟兹、军中很多人不以为然。没有兵马怎么报仇?胡儿又不是插标卖首,对吧?但是,子玉他去疏勒,一定可以讨一个公道,扬我大周国威!”

他对贾环信心满满。

康把总忍不住,这个易俊杰消息灵通,就是喜欢吹牛。讥笑道:“老易,别扯淡。贾参议他又不是三头六臂?他文章、诗词写得是好。但怎么报仇?装逼把胡人装死吗?”

酒桌上顿时响起一阵愉快的哄笑声!

牛皮被揭穿。易俊杰脸皮很厚,嘿嘿一笑,反驳道:“你们别不信!等子玉凯旋之日…”

一句话还未说完,他在军中的一名同僚领着一个信使进来,“易兄,龟兹急信。”

易俊杰忙起身,和信使明确他的身份,接过信件。看着封皮上贾环的名字,心头猛的跳了一下!拆开来:信件是贾环写来的,邀请他去疏勒,共建功业!还有盖着总督印的调令。

易俊杰仰头一笑,对康把总等人拱拱手,“诸位,在下有急事,告辞!”

易俊杰这几下子,很有文士风采,而不是庸庸碌碌的一个小吏。

看着他脚步轻快的走出酒肆,康把总忍不住喊道:“老易,你去哪里?”

“疏勒!”

康把总呆了下,心里忽而升起些奇怪的感觉。疏勒,贾环,复仇…,真的能做成此事?

轮台县中的这一幕,还发生在龟兹地区的数个地方。

天山脚下,在大石城驻守的柳逸尘,手里拿着书信,眺望着连绵的山脉,那蔚蓝的天空,心潮起伏!

闻道书院的领袖,在委派他们到军中历练一年之后,终于召集他们齐聚。

这意味着什么?

贾环将组建自己的班底、团队。出镇一方。每一个人的仕途、命运都将迎来起飞般的契机!而现在,他们所面临的第一个难题,就是收复疏勒。

他想起雍治九年时!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而今,成为万户侯的机遇,就摆在他们面前!

抽调幕僚、人手的调令,贾环发出去。这是他在齐总督面前得到的便利、许可。

他去疏勒为程公达讨一个公道。这是目的。而在事实上,他已经独当一面。既然要组建他自己的团队,当然是优先找自己的同学、熟人。

贾环并没有在龟兹等秦弘图、易俊杰、柳逸尘等同学会齐。四月二十三日,贾环带着庞泽、张四水、黄观并五十名家将,雇了民夫搬运物资,从城西出发。

官道上,熙熙攘攘的商队,操着各种口音,牵着骆马,缓缓前行。上午的阳光,在驼铃声中,碎碎。

“丝路通了啊!”

城西的平原上,来给贾环送行的胡炽轻轻的叹口一气,感慨着,注目着商队,久久的没有说话。

丝绸之路,中线,从敦煌,哈密,焉耆,龟兹至疏勒。从疏勒翻越葱岭,至宁远国、撒马尔罕,至呼罗珊的首府木鹿,目的地是大马士革。

还有一条支线,从姑墨翻越勃达岭,西行碎叶,至恒罗斯,与北线汇合,目的地是拜占庭帝国的都城:君士坦丁堡。

贾环轻轻的抿一抿嘴。他在想,现在两河流域是一个波斯帝国,那拜占庭还在吗?世界地图,还蒙着一层朦胧的面纱。他无法用他的世界历史知识去判断。

胡炽目送着一支商队入城,转回视线,叹道:“子玉,你前些日子在大帅面前和稀泥,同僚们两边都不喜欢你。所以,没有人来给你送行!”

齐总督没来的事,不用解释。

齐总督外出至焉耆城视察。北庭战事胶着,已经准备动员高昌、焉耆的民夫。即便耽搁农时,都在所不惜了。

贾环轻笑了下,没说话。

他知道:骑墙派总是不讨喜的。支持复仇的幕僚们,以为他是去疏勒走个过场,装样子,无意给程攸复仇。反对出兵的曾季高,则认为他不可能成功,拆他的台。

胡炽道:“子玉,沈千总一千骑兵的粮草只调拨了十日。接下来,都要靠你自己募集。”贾环去疏勒,大军后勤都由他来负责。贾环的局面很困难。千里远征,只有十日粮草。

贾环点点头。

胡炽神情认真了些,沉声道:“子玉,我征得大帅同意,调拨了十门火炮给你。另外,我赠送给你三百支火铳。

我虽然是个商人,但也知忠信礼义。程公达无辜死在疏勒。希望你这次去疏勒,一定要将波斯人穆萨的人头摘下来,祭奠公达在天之灵!”

贾环诧异的看了胡炽一眼,他没想到胡炽还有这样重情义的一面。这本来就是他要做的事情,郑重的点头,承诺道:“胡兄放心!”

在敦煌,他和程攸相处的很不错。

在疏勒,程攸死了。

他听闻噩耗,不愤怒。是的,他内心之中并不愤怒。他的朋友死在敌人的枪口下。在这淡红的血色中,苟活者体会着浓墨的悲凉!将悲痛献于逝者的灵前。

他沉默着!

他不愤怒,只是想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