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 士不敢弯弓而抱怨

小说: 奋斗在红楼 作者: 九悟 更新时间:2017-11-09 04:18:27 字数:2848 阅读进度:853/905

东市里,来自月氏国的商队,被扣押,带走。

在周军的火铳阵列前,任你武功再高,任你性情再桀骜不驯,都得低头!

当街调戏妇女,罪不至死。但贾环新颁布的法令:胡儿胆敢在敦煌城内拔刀者,罪加三等!

跋忽勒等人得庆幸,没有伤到人。否则,贾环必定会依照何大学士的判例,将这些月氏人腰斩弃市。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随后第二天,东市提举司便做出判决,当众杖八十,贬为官奴,其商队价值数万银元的货物没收。而跋忽勒自称是月氏国使者,则被黑衣新月卫重点审讯。结果,呈报西域总督齐驰。这是另外一个故事的开始。

此时,东市中,淡淡的暮色,渐渐的落在方正的街市上。随着胡儿们被扣押、带走,围观的群众,正逐步的散去。

贾环对着郭娥娘点一点头致意,就准备离开东市,宴请费状元吃酒。郭家跟着他做事。他和此女的爷爷交情不错。

郭娥娘一袭水蓝色的长裙,冬季时,仍旧依稀可见其窈窕的身姿,二八年华,气质清纯秀丽。充满灵性的美眸落在贾环身上,敛裙谢道:“谢贾大人为小女子主持公道!”

声音娇脆、悦耳。

贾环洒脱的一笑,道:“不客气。”

郭娥娘清纯秀丽。小小年纪就有着朦胧、清冷的姓感。红颜祸水啊!上街走路都能被人堵着。郭家曾想将郭娥娘送给他做小妾。他拒绝了。城中都有些传言。

贾环转身,准备走。

郭娥娘踏前半步,目光追着贾环的身影,道:“贾大人,当日你在我家府上的那首浣溪沙,尚缺题跋。小女子愿闻之。另,可否公布于世,请乐师演唱。”

贾环想起当日在郭府读家书时的失态,想着前些日子到来的家信:薇薇有信来,宝姐姐和林妹妹她们当然有。嘴角溢出不自觉的微轻笑。回过身,对郭娥娘道:“自可请乐师演唱。题跋是:雍治十八年秋,于敦煌得林妹妹家书。词记金陵往事。”

林妹妹者,自是贾环的妻子林黛玉。随着贾环被吐谷浑胡人堵在敦煌城的驿站骂他,她的名字早传遍城中。

郭娥娘再一次敛裙行礼,“谢贾大人告知。”

贾环笑一笑,微微颔首,和费状元,一干家将,随从,一起离开东市。

郭娥娘目送贾环离开。然后,出了东市,在郭家护卫的护送下,坐马车出城,返回城南三里的郭家村。

….

马车快速、平稳的行驶在平原上。

郭娥娘托着香腮,坐在软榻上,微微沉思。

俏丫鬟小兰,抚着胸口,略显神秘的小声道:“小姐,贾大人真威风!他为小姐你出头呢。可惜…”

她固然是喜欢英俊、帅气的男子。相貌平平的贾大人,当日在府中吃酒,她和府里其她丫鬟们都为小姐感到不值。可是,现在…!贾大人权势煊赫。而且,还肯保护小姐啊!

郭娥娘好笑的伸出葱葱玉指,将凑过来的俏丫鬟的脑袋推开,翻个白眼,娇嗔道:“小花痴!收起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吧。”

她当然不会认为贾环今日是专门来为她出头!就像那位费大人一样。他们维护的,是朝廷,汉人的尊严!

她距离他有多远呢?或许,曾经很近吧!

想着,郭娥娘轻轻的一笑,心中有惆怅、复杂、心动、带着微微苦涩的情绪掠过。她过两年亦是要嫁人的。不可能等着一个男子。那是小说,不是现实!

或许,她将终身铭记此刻的这种滋味吧!

那是初恋的滋味。花开即谢去!如昙花,留余香。

敦煌大街,归元楼三楼。暮色四合,明亮的烛光照射在雅间中。

贾环和费敏政带着寒气从外面进来,两人的随从都留在外间中,掌柜亲自来上菜。俱是精致、可口的陇菜。陇菜用配料,口味崇尚咸鲜酸香辣,重用香料,口味浓厚,肥腻。

贾环吃着羊羔肉,品着酒,和费敏政闲叙着。说起京中的往事,又说起两人共同的朋友:萧梦祯萧胖子。

费敏政文士装束,24岁,性情沉稳,举杯和贾环饮酒,笑着道:“我刚到长安,就听到子玉的新作。至嘉峪关、瓜州,更是世人皆知。我最喜欢这一句:浊酒不销忧国泪,救时应仗出群才。方才又听闻郭小娘子言,似有词作,我愿一睹为快。”

贾环一笑,将那首浣溪沙诵出来:“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费敏政抚掌赞道:“好词!精品之作!子玉用情之深啊!我方才旁观,郭小娘子似对子玉有意。如此佳人,二八芳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现在方才知道原因。”

贾环好笑的摇头,道:“子充兄,你还真当我是风流才子啊!”

郭娥娘颇有灵性,非常美丽。但是,他并不是一见钟情的人。他认为感情需要沉淀和升华。他和郭娥娘才见过几面?城中的流言,郭家的想法,他是知道。

但,不久之后,他就将随着西域布政司、总督府去数千里外的龟兹。恐怕日后,只会路过敦煌。

唐代诗人元稹,在遣悲怀诗中写道:惟将终夜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金陵家中,娇妻美妾们的深情,他欠她们很多啊!一封封的家书,字里行间的情愫,在她们思念他时,他在西域爱上别的女人?

这种事,他做不出来!

费敏政哈哈一笑,打趣道:“我懂!我懂!不是樽前爱惜身,佯狂难免假成真。曾因醉酒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来,喝酒!”

贾环无奈的一笑,举杯。

费状元是君子性情,打趣贾环一下,实在是他乡遇故知,又因为今天高兴。话题就此转开。转到西域的形势上。特别是胡汉之别,教化的事宜上。

贾环语气颇为激烈,道:“子充兄,胡人行事的准则,以力大者为尊。如野兽族群!他们的文明,是低级的文明,是还没有进化完全的文明!谁愿意披发左衽?

但,他们又往往非常的狡猾。

比如,今日东市之事。朝廷和他们讲道理,讲规矩,讲礼法。他们和朝廷讲拳头!好嘛,我现在代表朝廷和他们讲拳头。我估计,敦煌城中的胡儿倒是想和我讲道理!

呵呵。乃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

我辈有幸站在历史的潮头。要对历史负责!不仅仅要恢复汉唐的荣光,还要有大秦帝国的风范。令胡儿不敢弯弓而报怨!”

这是他颁布新令的原因!

费状元正人君子,深受儒家文化影响: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有着强烈的使命感,击掌道:“善!当浮一大白!”举杯,给贾环敬酒。

贾环在地方上,有此志向,使命,理想,他在中枢,亦要如此。要对历史负责!

在贾环和费状元喝酒详谈时,寻找到共鸣时,在蒲桃城中,自敦煌出发的程攸,带着娄冻、郭灌、韩汤的商队,与自于阗返回敦煌的郭家商队相遇。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