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旅途 上

小说: 奋斗在红楼 作者: 九悟 更新时间:2017-06-29 00:41:51 字数:2410 阅读进度:654/905

贾环离京前,曾经对娇妻宝钗说:颇愧年来负盛名,天涯到处有逢迎。

这句话,并非吹牛。

他这次前往江西画遗像,顺路拿了一个宣慰老臣的钦差差事。一路赶路,在大运河沿线的府县并不停留。但沿途得知消息,拜访他的官员依旧不少。真理报主编这个身份,足以!

而船到扬州,贾环得不得停留一天。因为,驻扬州的右副都御史、淮扬巡抚沙胜是他的老师。

下午时分,天阴。东关码头上,沙胜的幕僚何师爷、何元龙并扬州府沈通判,大盐商汪、马两家,扬州府士子迎接。

龙江先生宁儒纵然归心似箭,但也知道,今天不得不停留一天。耐着性子,跟着贾环一起,和扬州府的官员们寒暄。

此行江西自然以龙江先生为首。但贾环挂着钦差的名头,又是正五品的官员,而龙江先生已经辞官。官面上,以贾环为首。

一行五六十人,横穿扬州新城,到巡抚衙门。吃过酒后,众官散去。贾环和沙胜一起到衙门后沙先生的书房中喝茶叙话。

两人分宾主坐下。

数年不见,沙胜依旧清廋,换了黑色的便服,坐在铺着坐褥的木椅上,伸手示意贾环喝茶,笑着道:“两年不见,子玉已经是正五品的官身。足见我当年没看错。”语气感慨。

贾环笑了笑。和沙先生叹气近两年的事情。扬州的、金陵的,还有山长他们。

到深夜里,贾环回到驿站,还见了汪家的家主汪鹤亭等人。而后才算空闲下来。

中夜的白霜凝固在屋檐,瓦舍中。明月流泻。

驿站里的一处幽静小院中,一豆油灯。贾环在窗前负手而立,久久无语。

他刚从沙先生那里得知京城中最新的消息:元妃于十二月初十生下一位皇子。

沙先生作为一方巡抚,在京中自然有他的消息渠道。不可能仅仅依靠真理报来了解朝堂的信息。

只是,这个消息啊…

如果贾元春生下一个女儿,恢复身体,再次赢取天子的欢心,这对贾府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但是,从贾元春个人的角度而言,她当然需要一个儿子作为她后半生的依靠,并且可以巩固她在宫中的地位,而不是仅仅依靠天子的恩宠。

所以,贾环从来没说,他内心里希望其实最希望元春生下一个女儿。人不能自私到说这种话啊!

元春为贾府的牺牲,很大。她并不喜欢皇宫,省亲时,称之为“见不得人的去处”。再者,把天子、贵妃的身份都抛掉,更直白点看,一个二十左右的姑娘,正值青春妙龄,给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做小妾。这什么情况?

不用多说了吧!

他离京之前,针对生下皇子的情况,做了一些安排。贾蓉会代表贾府给宫中的几个大太监送银子,不求照看贾元春和贾皇子,至少不落井下石。周贵妃那里,亦有厚礼。

北静王,那边,希望暂时不要上书立贾元春为皇贵妃,等他回京再说。如宇文锐,赵侍郎,他都沟通过。报纸那边,他和萧梦祯、庞泽等人都谈过,舆论上不要造势,淡化处理。

安排妥当。但,贾环现在要面临的局面就比较复杂了。以晋王、楚王的年纪,贾皇子没有继位的可能。可别人未必和他一样想。人心不足蛇吞象。变数极多。

北静王等四王八公为代表的旧武勋集团将会推贾元春至皇贵妃的位置。下一步,四五年后,必然是皇后。再接下来,等贾皇子十岁后,或许就是推动参与夺嫡。

这寥寥的几步,每一步,必定都是伴随着朝堂上残酷的政治争斗。他千辛万苦避免参与夺嫡,没想到,最终还是掉进这坑里。贾皇子的身份,他避得开吗?

就算十年后,他代表贾府,四王八公集团宣布贾皇子放弃夺嫡,晋王、楚王会信吗?绝逼不信。这就是政治。

贾环轻轻的叹了口气。

前路艰辛,但路总是人走出来的。他现在多想无益。等回京在做谋划。这是五年、十年的计划。

而他心中更惦记的是金陵里等候他的女子。他已经派了钱槐去金陵,帮他送信给薇薇。

贾环、龙江先生的船从运河到长江,不会在金陵停留,而是直接逆江到九江,再转陆路到广信府。但是,他想先和薇薇取得联系。圣旨给了半年的期限,他届时会从江西返回金陵。

两年多未见,你可还好?环履约而来。

金陵。秦淮河,武定桥,和安街中。

贾环的长随钱槐绕过贾环、黛玉昔日在金陵的住处,在斜对门的院落门口停下,敲门。然而,门扉之上,满是灰尘。

许久之后,钱槐在街坊中的一个大娘处打探到消息:“那姑娘,个子高高的,很漂亮,嗯,她搬走了。不知道她搬到哪里去了。”

钱槐无法,将书信收起来,继续往大功坊南京礼部尚书张府而去。

在一街之隔,一名美丽、婀娜的女子带着丫鬟,在巷子口,于夕阳中,眺望着只有一个守门人的贾环住处。金黄色的夕阳,将她的影子,拖的很长,很长。

二十四日上午,贾环、龙江先生一行十人抵达九江府。

正值小年,九江城中,十分的繁华、热闹。大街两旁酒楼林立,各种店铺或开火关。而街中人流密集。

九江这种水运大城,驿站修建的很宽敞。贾环出示了钦差勘合。在驿丞的恭维中,入主驿站后的一处小院。

在驿站中安置好后,龙江先生过来东厢房这里串门,歉然的道:“子玉,累你跟着我一路奔波。若还有精神的话,我们出去吃杯酒。接下来,行程还更苦。”

坐马车肯定比坐船苦。现在可没有弹簧防震。而龙江先生的家眷,全部都是跟着徐管家,还在水路当中。估计此时,刚到淮安。

贾环正拿毛巾擦着脸,笑道:“行啊!”

当即和龙江先生各自带着一名长随,出了驿站,就在城外的一处繁华街面上找了一家酒楼吃酒。

,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