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整宝玉 下

小说: 奋斗在红楼 作者: 九悟 更新时间:2017-06-24 09:08:43 字数:3774 阅读进度:620/905

贾环态度坚决,朗声道:“老太太,宝二哥如今也щww{][lā}我有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我受林姑父临终托孤。林妹妹的婚事,我是能说句话的。宝二哥若是对林妹妹有什么下流、非分之想,我劝宝二哥趁早熄了这份心。

再者,宝二哥如今和琴妹妹的婚约,口头议定。婚姻大事,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老太太你管不管?”

贾母本来是气得不行,被贾环问一句,气势便泄下去。愣着,爱抚着宝玉的手都停下来。

薛姨妈和邢夫人两人都是闭口不言。这个话题,两人都不想沾。花厅中,安静下来。

贾环心中哂笑一声,冷冷的看着“卖萌”的哭着的贾宝玉。

贾环的意思是问贾母:贾宝玉想搞自由恋爱,你管不管?贾母的答案是什么,不问可知。封建礼教,不是说着玩的。宝玉的婚事,由不得他自己。

贾母要是开明的人,红楼原中,宝玉和黛玉的结局有很大的概率是喜结良缘。然而,她不是!对于一个封建大家长而言,自有恋爱就是反叛。

贾母不管有多么喜欢贾宝玉,多么宠他,在这件事上,贾母的态度,必然是反对。

贾环把准了贾母的脉。

贾母沉默了。

贾宝玉心里顿时一慌,又因贾环把他的心思挑明了,涨红了脸,恼羞成怒,从贾母怀里起来,指着贾环,怒骂道:“环老三,你血口喷人!”又不满的道:“林妹妹的婚事与你何干?自有老太太做主。”

呵呵!贾环讥讽的一笑,不理贾宝玉。这种问题不值得一驳。大脸宝还在做他的春秋大梦呢,指望着贾母将黛玉许配给他。可能吗?

贾环等了一会,拱拱手,道:“老太太,顺亲王与我们贾府不对付。屡屡针对。满城尽知。宝二哥却与其府上一个叫琪官的戏子来往甚密。孙儿要请宝二哥去祠堂里走一趟,当着祖宗的面问问,宝二哥这是什么道理?请祖母准许!”

两家勋贵相互不对付。宝玉还和顺亲王养的戏子琪官来往甚密,这让与贾府相关的力量,怎么看?贾府低顺亲王府一头吗?记着,贾宝玉是贾府的嫡子!

贾母语塞。她当然不想贾环把宝玉带到祠堂里去。但是,贾环扣的帽子够大:吃里扒外!又因为气势不再,又受到不满宝玉想要自由恋爱的影响,她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话。

而邢夫人,薛姨妈见贾环的态度坚决,这时候自然不可能插话,帮腔。

宝玉见势头不对,怒骂贾环道:“我不去。环老三,你这个黑心的王八蛋…,你欺负人!”

贾环淡淡的看了贾宝玉一眼,没和他废话。欺负人?搞笑的很!你打袭人的时候,怎么不说欺负人?

这时,外头一阵脚步声传来。就见王夫人带着贴身的大丫鬟玉钏儿、彩云快步进来。王夫人四十多岁,一身红色的诰命夫人的装束。她刚从宫中回来,进府里,就听说贾环要整治宝玉,没来得及换衣服就匆匆赶到贾母这里。

“我的儿…”见宝玉没事,王夫人松口气,和贾母寒暄几句,坐下来,将呜呜哭着的宝玉搂在怀里,不客气的质问贾环,“环哥儿,你搞什么名堂?我一日不在家,你就反了天,这样逼你的哥哥?”

王夫人和贾环近年来相安无事。有一种脆弱的平衡。但,此时,贾环要动她的儿子宝玉,她心中异常的恼怒。话里话外,敲打着贾环。

花厅中,局面再次发生变化。

贾环心中已经下定决心要给贾宝玉一点颜色看看。当即,拱手一礼,针锋相对的道:“母亲最好先问宝二哥做了什么?他和顺亲王眼前的红人琪官交往,这是什么道理?明知道顺亲王府和我们不对付,还和他府上的人来往?莫非宝二哥不姓贾?这件事,不给族中一个交代,众人难服。”

贾环的优势,在贾家中!

王夫人来了,宝玉又有主心骨,大圆脸上带着泪痕,辩解道:“琪官是琪官,顺亲王是顺亲王。与之何干?环老三,你别乱扣帽子。”

王夫人却不同,拍拍宝玉,安抚着他的情绪,冷着脸,淡淡的道:“环哥儿,别动辄扣帽子。什么小事!你宝二哥有什么做错的地方,自有他父亲教训他。老爷不在,还有他舅舅,他大姐姐。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你要没事,就出去吧。”

王夫人把话说的明白。第一,贾政不护着宝玉,还有王子腾。她的哥哥。第二,贾元春是宝玉的亲姐姐。不是你的亲姐姐。环哥儿,你搞清楚点!

贾环用力的抿抿嘴。

很明显,王子腾升任九省都检点,握有十几万九边精兵,这样的权势,给了王夫人极大的底气。至于元春,这种家务事,必然以调和为主。他怕什么?

嘿,王家!

见贾环被太太压着无语,宝玉心中窃喜,悄然的松口气。他知道贾环想打他,恶意满满。

但宝玉显然高兴的太早了。

贾环神情沉静的道:“太太说的是。我有什么资格管教宝二哥?但是,蓉哥儿作为族长,必定是可以的。太太明日还要进宫中随祭,不在家里罢?”

贾环的意思是,你护的了宝玉一时,护不了宝玉一世。明天你进宫,我就要把宝玉给抓进祖祠里,你信不信?

“放肆!环哥儿,你…好大的胆子!”王夫人怒拍扶手,气的浑身发抖。她怎么不信?

贾环下定决心的事,贾府里的下人有几个敢违抗?上上下下都是贾环的人。去年十一月份的血迹未干。除非宝玉在她跟前。否则,贾环立即就能将宝玉拎到祖祠里去。

贾环让彩霞传话,说“后果自负”,不是嘴上的威胁。他真具备这样的资格、能力。

贾环没再说话,平静的站在花厅中。身姿挺立如松,意志如铁。

贾环和王夫人的关系,不能简单的以嫡母和庶子来概括。因为贾环已经取的官身,早就超越庶子的地位。而王夫人近来因为王府势力大涨,并不怕贾环。她有底气。

但,王夫人和贾环是否撕破脸,取决于双方对后果的接受程度。这是意志的较量!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双方就像都手握着足以毁灭对方的核武器,就看你敢不敢按下核发射按钮。

而当前僵持的局面,贾环占优。因为,他握有贾府的武力。

这一次,轮到王夫人被贾环压的无语。宝玉顿时有点傻眼!贾环的威胁,他如何听不出来?

花厅中的气氛几乎凝固起来!贾母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突然一下子,局势就尖锐到这样的程度。她开口前,自然得想一想。其余人等都闭口不言语。

鸳鸯站在贾母身后,眼睑低垂。余光看着贾环青缎面的靴子。心里想:袭人这回没跟错人。以她看,太太多半吃不劲,要松口。

这时,外头一个小丫鬟慌慌张张的跑进院子里,在门口跪下道:“老太太、太太、三爷,琏二奶奶在东府里骂人,要拉着珍大奶奶见官,蓉大爷跪下磕头,都拦不住,请三爷快去。”

贾环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想了想,告辞离开贾母上房处,去宁国府调解矛盾。

不知道怎么的,看着贾环离开的身影,王夫人心里忽而松口气。

时间已经是雍治十四年了。距离雍治八年已经过去六年!贾环官任翰林侍讲,执掌朝廷舆论。

当日,贾环虽然给叫走。但大脸宝并没有逃脱被惩罚的命运!第二天,经由贾蓉居中调解、保证,宝玉被关在贾府的祖祠中思过一天。

大脸宝小黑屋一日游!

对外的理由,自然是因为他和顺亲王的倡优琪官来往过密,贾家族中不满。对内,贾府的众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为林姑娘、袭人讨一个说法。

消息传出,贾府中,不少院落中,一片欢腾。鸳鸯后来问贾环,“三爷,你当时不怕太太真和你翻脸吗?你和嫡母闹翻,背着不孝的名声,可怎么办啊?”

贾环没有回答,只是莞尔一笑。有些事,太过于阴暗,不好说。他有把握在王夫人和他翻脸后,消除影响。

宝玉呢,从小黑屋里出来,突然发现他生活不复往日的精彩、欢乐。

首先,林妹妹和他的关系降到冰点,令他无数次在深夜里黯然神伤。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其次,其余姐妹,如迎春,宝琴,岫烟等都与他生分。特别是云妹妹。直到他向袭人道歉,费了很大的劲儿,才算是挽回来。有一年六月,贾环过生日,大观园诸芳齐聚庆贺。宝玉却没法参加。令他肝肠寸断。

再次,府里的小丫鬟们似乎对他存在着某些误解,不再和他亲近。大观园里厨娘柳嫂子的女儿柳五儿,生的和晴雯相似,容貌标致,他想要到自己屋里。据说差点将柳五儿给吓病。

打了袭人,宝玉的名声变的很臭。因为,袭人曾经服侍宝玉几年。这背后有没有某人推波助澜,就不得而知。

自打这件事后,宝玉不再有冒犯黛玉的念头。一则是黛玉不给他好脸色。二则是他确实怕了。然后,不再敢有殴打贾环身边人的丫鬟的想法。

但事情并没有完。

雍治十五年秋,贾政自福建回京叙职,回家的第一件事,考校宝玉的学问,然后,狠狠的打了宝玉一顿。因为,贾环给贾政写过信,俱言宝玉在府中的表现。

红楼原中,贾政外放回来,于仕途心灰意冷。不再苛求宝玉读。但如何和此时的贾府比?政老爹仕途得意着。

贾宝玉虽然没有证据,但心里有数,被打的时候,大骂贾环混账王八蛋,告黑状。

三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