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殿试(中二)

小说: 奋斗在红楼 作者: 九悟 更新时间:2017-03-08 00:28:13 字数:2211 阅读进度:456/905

贾环回到贾府中,派了长随去请卫阳许英朗,又派人去请骆先生刘国山张四水柳逸尘贾蔷。.┡M贾蔷有心混文士圈,他自是愿意提携他一二。

贾环正要回里屋里见见晴雯她们时,被散衙回来的政老爹派人叫到书房里。

书房陈设精雅,富贵之气浸润。已经是傍晚,早就点了蜡烛灯笼,光线明亮。香炉字画木椅案几陈列。

贾政换了一身白色儒衫,正在和五六名清客坐着谈笑,一壶酒,几碟菜,在此起彼伏的恭维声中,书房里氛围极好。

贾环从科举舞弊案中顺利脱身,宫中的贵妃展露实力,令人忌惮。贾府现在正是如日中天之时。作为贾府的当家人,贾政怎么可能会心情不好?

见贾环进来,詹光,程日兴,胡斯来几人都是笑着起身,招呼道:“环世兄来了。今日殿试,环世兄当是文思如涌,只待天子御笔钦点第一,成就国朝最年轻的状元。”

马屁话,其实人人都爱听的。只是,进来就是一通马屁,贾环略尴尬,做个团揖,然后给贾政行礼,“儿子见过父亲。”

“嗯。”贾政站在书案前,满意的捻须,环,问道:“环哥儿,你今日考的如何?”

贾环一阵无语。一听这话,他就知道政老爹还真指望他中状元。谁让他之前找贾政借了近期的邸报研读呢?

他倒不是妄自菲薄,策问答案,他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殿试不是只水准的。谢大学士那一关,他过不了。<>dudu1();

雍治皇帝那一关,他只怕同样也过不了。元妃在宫中受宠,四大家族里又有王子腾在军机处当差,简在帝心,雍治皇帝不大可能再给他一个状元。

这无关他的文章水平,也无关贾元春在天子心中的地位,而是,一个正常水准的皇帝,都会知道要防着外戚坐大。

要知道,历史上很有几个朝代,最后都是由外戚终结。比如:王莽篡夺西汉隋文帝杨坚取代北周。

贾环拱手,答道:“考的一般。我打算准备馆选庶吉士的事宜。”话也只能这么说了。

贾政微怔,心里期待感顿时降了一个档次,庶吉士哪里能和状元比?十三岁不到的状元,注定是要青史留名的。有点意兴阑珊的道:“能成为庶吉士也不错。你去吧!”挥手将贾环打出去。

三月二十三日的夜晚。夜色渐渐加深。皇宫的东阁之中,读卷官们正在阅卷。

殿试流程,说是给一天的时间阅卷。但读卷官们可不会等到二十四日再阅完。三百份卷子,十四名读卷官,加紧的话,今天凌晨里就可以完成。<>dudu2();

早点完事,早点轻松。明天休息一天,二十五日让天子圈定三鼎甲,就可以放榜了。

时间缓缓的流走,东阁中,明烛高照,满屋的绯袍大员们,圈圈叉叉(想歪的人自己去面壁)的批改完所有的试卷,走到最后的程序,敲定本次殿试的前十。

前文说过,东阁里,现在都是帝国执政阶层的核心官员,不是大学士就是尚书。庙堂诸公们都很放得开,不讲套话,该吵就吵,该起哄就起哄。

此时,就是如此的状况。谢大学士与何大学士两人当面争的面红脖子粗。为谁是第一名,争执不下。其他的宰辅大臣们,大部分都在一旁充当吃瓜群众。

谢旋六十多岁的人,拿着贾环的试卷,怒喷何大学士,道:“此子的卷子,你认真有。观点精辟,论证的充分,师法前朝,有迹可循,此良法也!如何不是第一?”

何朔寸步不让,拿着翁宗道的卷子,道:“吾辈治国,当求中正平和。治大国如烹小鲜。岂可轻言兵戈之事?此非圣人之道。翁宗道的卷子,才是正理。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

一干吃瓜群众,有兴趣,又飞快的思索着当前的局面。你没有我也没有写错。力挺贾环排第一的是谢大学士。贬低贾环的则是何大学士。

要知道,谢大学士,之前连会试都不想让贾环过。乙卯科会试舞弊案,能在朝堂中有那么大的声势,在座的诸位,即便没有证据,但都心里有数:这和谢大学士脱不干系。

但是,他现在在力推贾环。<>dudu3();

而何大学士在舞弊案中一直都在为贾环说话。他和贾环的渊源非常深。谢大学士都在天子面前攻击他因私废公。贾环的老师张安博与何大学士交好。张安博能在闲居十年后复出,就是何大学士力推,这是什么样的交情?

但是,他现在却推选翁宗道,贬低贾环。

这样的场面,就像谢大学士和何大学士两人分别抢了对方的台词,极其的怪异。

不过,在座的宰辅大臣们都是官场老鸟,什么场面没见识过?任何奇怪的,诞的官场事件,背后都有着其政治逻辑。

虽然有的人暂时,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津津有味。日后,也是一个谈资啊!

何大学士把圣人的话都搬出来。环那份卷子的韩大学士助拳道:“高远,你不要做意气之争。贾环这份卷子,理当第一。你八个圈(一等)。而你手中的卷子,有一个△。”

韩大学士是就事论事。他虽然在白天很耿直的说过,贾环身上的嫌疑还洗清,不配进入前三。但是贾环的卷子,不给第一,根本就说不过去。

早在会试之前就宗道的大学士刘飞白呛了一句,斜睨道:“谁知道是不是某人故意给了个二等?”

他这是在为他的弟子争取。他是翁宗道的会试座师。名分在会试结束后定下来。作为会试的主考官,3oo名中式举人都是他的弟子,但他不可能都照顾到,而是优先关照他眼的士子。

东阁之中,顿时你来我往,唇枪舌剑。最后谢大学士拿出揆的权威,强压道:“老夫身为领班军机大臣,就这么定了。贾环排在第一。照此呈报天子。散会。”

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进入下载安装: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