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沉江

小说: 梵天游戏 作者: 土鲁卡卡泥洼 更新时间:2020-04-20 05:50:34 字数:4496 阅读进度:16/29

姜饼在到家前选择直接下车,怕家人碰巧问到有关小千的事,干脆没有回家,漫无目的在街上乱走。

失去小千,令姜饼的人生彻底失去了方向,如同坠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炎炎烈日炙烤在他的身上,浑身却冷得像冰。

来来往往的行人如同千千万万个幻影在他身边穿梭,在朦胧中令他产生一种幻觉,觉得自己无论怎么走都是在原地踏步,就像他的人生一样,无论如何努力,如何尝试,最后都是泡影。

这操淡的人生啊,真是不想过了。

他来到城市郊区的巨型人工湖,湖边花坛旁的长椅坐下。

他本想坐直,可身子总是不由自主的东倒西歪,最终以北京瘫的姿势瘫倒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眼睛向前静静观看那远处穿行的车辆。

“无论什么时代,赚钱都是王道。我做生意做这么久了,绝不会当骗子砸自己的牌子,从来只卖正货,如果货不好,大可以举报我,你说是不是啊老板。”

这声音有点刺耳,姜饼瞬间惊醒,

原来自己左手边的空地有一位摆摊的老汉正煞有介事的拿老年机和人大声通话。

姜饼朝那个方向看了看,这老汉面相贼眉鼠眼,身材微胖,身上穿着单件白色背心,地中海的头型上面稀稀拉拉长着几根头发,有几分像是猥琐版的火云邪神。

这边刚聊完,老汉又拨通了电话。

“老板,你什么时候来,货已经备好了,绝对正货,童叟无欺,假一赔十。”

……………………

“你的货也快进了,别急啊美女,最迟后天,你要的货就到了。不过那时候我得挪个地方,明天再告诉你交易地点。”

此人的离奇举动略微刺激了姜饼,他扫了一眼老汉摆的摊,

那是一个书摊兼杂货摊,书摊所卖的书大都是那些《宇宙奥秘》《冷战》《二战解读》之类玄之又玄的书,要不然就是早个十年左右的明星八卦杂志,与时代完全脱节。

杂货摊上摆着各种造型的人形石膏俑,像是画素描用的,可造型却不是人们熟悉的雅典雕像,只是各种男男女女,有大有小,身材比例与真人无异,与当代流行的各种动漫小人俑比起来美感差很多,估计没多少人喜欢。

这些东西真的有人买么?

老汉又打完好几个电话,走到了长椅上坐在姜饼旁边,心满意足的抽起了烟,他应该早就注意到了姜饼,上前故意搭讪说道:

“小伙子,我看你年纪轻轻怎么无精打采的,颓废的很呐。来,叔无聊了,和叔聊会天。”

姜饼看都没看那老汉

“我心情不好,不想活了,抽你的烟,别烦我。”

老汉笑了笑,递了一支烟给姜饼

“小小年纪如此惆怅,因为赌博还是情伤呀,叔经验丰富,和叔说说,叔帮你化解。”

发觉老汉是在关心他,姜饼转头看了一眼那老汉,觉得他的面相不那么猥琐了,颇有长辈相。

“我的人生像是被人诅咒了一样,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是原地踏步。”

老汉问道:

“那你的理想是什么呢?”

姜饼说:

“我想拿世界冠军,想和自己喜欢的人过一辈子。”

老汉挑了挑眉毛,吐着烟圈以语重心长的语气说

“年轻人啊,这种事我劝你还是不要想了。”

姜饼诧异的看着老汉。

老汉把手放在姜饼肩膀上:

“小后生,信不信叔会看相。你的相决定了你今生注定是一位凡人,这一点是如何都改变不了的现实。世界冠军这样的梦想就放弃吧,有时间就想办法多赚点钱,像你这种人,虽然不可能大富大贵,努力的话吃穿不愁还是没问题的。”

姜饼回怼

“那你不也是凡人么。”

老汉笑了起来

“别误会,叔其实是为了你好,不要胡思乱想,梦想不是为你这种人准备的。还是听叔的话,在这个时代多赚点钱,凑合过就行了。”

这句话刺激到了姜饼,

“果真如此的话,老子还是死了算了,没有梦想我就是一具干尸。”

他猛地站了起来,发了狂似的要向湖里钻。

那老汉从后面一把拉住了他。

“小后生,千万不要寻死,不是叔唬你,你死以后不过是一团虚无,没有天堂地狱,没有投胎转世,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姜饼想要挣脱,可没想到那老汉的力气奇大,无论怎样都无法挣脱,无奈放弃冲刺,坐回在长椅上。

“那你怎么说我今世注定是凡人,我搞不懂了,你算完了命还跟我讲科学,你到底是唯心还是唯物,你摆的摊根本就卖不出去,凭什么说我没前途。”

老汉道歉

“那就是叔说错了,你别见怪,呃…………其实叔本来只是想让你别好高骛远而已,有困难就自己消化消化吧,没有过不去的坎。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普通人,人呐,终究都想活着,活着,慢慢就不想死了。”

老汉见姜饼不再冲动,默默离开长椅回到自己的地摊上。

姜饼整个下午都瘫坐在长椅上。

远方的太阳渐渐西沉,到傍晚时分,虽然还是一样的难受,可就像那老汉说的,寻死的念头再也没有冒出来。

活着,慢慢就不想死了。

更何况对姜饼这样一个已经习惯受诅咒的人。

老汉的地摊还在那摆着,姜饼饶有兴趣看着。

老汉的地摊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无人问津,反而十分火爆。他打电话邀约的人大多都来了,顾客也不是没多少文化的膀爷老大爷,相反,各个都穿的极为得体,像是成功人士。

那些来买东西的顾客也都是奇葩,根本看不懂他们为何会买他的货。

比如有一位穿着红色高跟鞋打扮靓丽身材完美的女模特,看都不看,直接选了一本十年前的时尚杂志,扫码支付了账单,悄悄离开。又比如有一位骑摩托的摇滚青年,不知为何直接选了一个老年人的石膏像,交了钱像做贼一样飞也似的开走了。

姜饼有种感觉,虽然那老汉虽然对自己挺和蔼,还救了自己一把,但是总是有一种神秘的猥琐气质,尤其是当他拿起手机联系客户,引诱人堕落的奸笑表情就会流露出来。

或许这些东西并不是表面的那样,那老汉绝不是普通的地摊老板,搞不好是个毒贩子,把货藏在商品里,来的人都是有钱的瘾君子。

姜饼这样猜测着。

天色暗了下去,到了半夜,姜饼的心情几乎平复。

街上再也没什么车辆,天桥上的行人也消失了,而老汉还没走,摊子上仅仅只剩下两样货品,

一本盗版硬壳少儿百科全书,一尊容貌秀丽的女性半身石膏像,。

老汉见天色已晚准备收摊。

远处传来这样的声音

“老骗子你好啊!!!”

一位男黑衣人从远处突然出现,慢慢走了过来。

他身穿黑西服戴着墨镜,耳朵上夹着黑耳机,面无表情,看起来像是港片里的黑社会。

老汉看到了那伙黑衣人,猥琐的脸瞬间变得惊恐无比,像是见到城管的小商贩一样,手忙脚乱的卷起地摊,抱起包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另一个方向的下桥阶梯奔。

那慌张表情不亚于战场上逃命的兵卒。

来者不善,姜饼悄悄躺在长椅上装作睡着。

老汉正跑得飞快,不料逃跑的方向又来了一位女黑衣人。

老汉脚步一滑,急忙转向

“哪里走!”

女黑衣人飞身一脚将那老汉踢飞了出去,长长的秀发飞舞,那老汉足足跌了七八米远,倒在地上不能动弹。

姜饼倒在长椅上眯眼看到这一幕。

女土匪啊,对一位老人下此狠手,估计老汉受这一脚,已经半死。

这两个黑衣人肯定不是警察,难道这老汉真的是毒贩,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黑吃黑?

“这里还有人”

其中那位男黑衣人注意到了躺在长椅上的姜饼,走了过来。

姜饼将眼睛闭得更紧。

“你看到什么了么?不要慌,我们不是坏人。”

那位黑衣人向姜饼靠近

“看着这个,盯着上面的小孔看。”

他从怀里抽出一把黑色钢笔样的东西对着姜饼紧闭的眼睛,上面的小孔发出白光,透过眼皮依然能透过许多光亮。

姜饼感觉思想瞬间被清空,紧张感随着意识的消失荡然无存,全身上下轻飘飘的无比放松。

“很好,睁开眼睛,刚才的事你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你今天晚上和朋友在一起喝酒非常累,倒在在这里睡了一觉。”

姜饼抗拒的本能消失,只觉得他说的都是对的,慢慢睁开眼睛,眼前的光亮越来越刺眼。

另一位黑衣人突然按住那人拿钢笔的手,将那灯光按了下去

“那骗子逃了,别管他了,你快和我去追人啊,”

听声音判断似乎是那个女黑衣人。

拿钢笔的的黑衣人回头看,那老汉居然没有被踢残,用残存的体力爬到了马路上继续奔跑。

“你怎么看的人,追!”

两个人飞速冲刺,又跟了上去。

没有白光照耀,姜饼恢复了意识。

他醒来第一眼就看到那老汉正以博尔特的速度逃跑,根本不像一个受了伤的老人。

而那两个黑衣人不慌不慢,男黑衣人负责驱赶,女黑衣人一边跑一边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哐当一声,老汉前方迎面驶来了一辆高速行驶的黑色轿车,不偏不倚的撞在他身上,又将他撞飞了出去。

那黑色轿车如同不知自己撞了人,不减速直接开走,

这一次真心撞得不轻,那老汉倒在地上不停扭曲挣扎,被黑衣人们赶上。

女黑衣人从兜变魔术一般拿出一张明显兜里装不下的麻袋,将老汉套进麻袋里。

这触目惊心的场面吓到了姜饼,他悄悄离开,走到草丛躲了起来。

两位黑衣人见四下无人,合力抬着麻袋走到湖边,将整个麻袋封死。沿着湖选了一个水最深的位置,合力一抛将麻袋扔了下去。

“这是……………………传说中的沉江???。”

“missioncomplete,下班。”男黑衣人拿起手机对着电话说出这样的话,然后带着女黑衣人走进湖周围的密林中,消失在黑夜里。

还好没沉多久,救人要紧,姜饼火速脱下衣物,拿塑料袋套在自己的手机上当光源,扑通一声跳入水中。

凉嗖嗖的湖水刺激着姜饼的感官,他打开手机灯光,在麻袋下沉的地方拼命搜寻。

而这湖水深不见底,手机灯光毕竟有限光透不了多远,,。

姜饼只能忍受着水压一直向下潜,耳膜被压得生疼。

这老头救了我一命,不能就此放弃

姜饼继续下潜,崩胀的肺部因为缺氧发出强烈抗议,头部也开始昏沉。

终于他在湖底看到了麻袋,在灯光的辐射下,那麻袋还在蠕动着。

希望这老头自己会游泳。

他强忍全身细胞的哀嚎,奋力解开了麻袋。

巨大的空气泡泡从麻袋里窜了出来。

麻袋里面居然是空的,只有那石膏像与百科全书缓缓漂了出了来。

姜饼吃了一惊,身体再也坚持不住了,肺里的空气全喷了出来,大量的水涌进他的肺里。

失去了浮力,加上缺氧,再也没有力气上岸了。

姜饼知道,这次是真的万劫不复。

想不到我最终还是死了,

死会不会像那老头说的那样不过是一团虚无,没有天堂地狱,没有投胎转世,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没了。

真憋屈,真不甘心。

视野渐渐模糊,意识也渐渐模糊

那百科全书漂到了他的面前,封壳上是那几个儿童的面容。

卡车龙,飞鱼,瘦肉猪,陈干,我们明年一定会拿冠军。

那美女石膏像也漂至他面前

这张脸好像小千啊

…………

他捧起了那雕像

小千,我当上了冠军就娶你过门,

…………

小千…………

姜饼晕厥了过去。

一束白光从那雕像的轮廓中辐射出来,将姜饼全身笼罩。

轮回之光,我要去天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