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从前有座山

小说: 梵天游戏 作者: 土鲁卡卡泥洼 更新时间:2020-03-24 21:23:27 字数:2454 阅读进度:14/29

佛源山在绍阳这个城市是个有特殊意义的地方,是绍阳市佛教文化的中心。绍阳人自古就与佛教息息相关,耳濡目染下居民不管信与不信往往都会带点佛教的印记,比如爱戴观音,家里喜欢摆几件佛像,或者像姜饼这样想不开的时候会想当和尚,。

这几十年来来佛源山屡屡出现祥瑞之兆,人们纷纷传这山上庙里的住持是活佛转世,不仅本地人会山上去拜佛,外地人会慕名而来想碰运气看看是否能看到什么天地异相。

听到姜饼说要去佛源山,出租车司机来了兴致,

“你去佛源山干嘛,求财还是求姻缘,我跟你说这山上的大师傅住持老灵了。”

姜饼没好意思说自己想遁入空门。

“什么都不求,我就想到庙里看看,散散心。”

司机像是山上大师傅的铁粉

“你别光看,那虚梵大师绝对是个老神仙,快九十岁的人了,却像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样轻便。而且他洞悉天命,能算出每个人的命运。当年我刚碰到他,他说我是求子的,而且已经四五年没孩子了。我当场就说神了,因为我的确像他说的那样。”

姜饼提起了一点兴趣

“那后来怎么样?”

“后来他说是我前世作孽太多,以至于没人愿意当你孩子,让我广结善缘,每个月来山上上香。有个月他看到我,和我说我有孩子了,我回家一验,果然老婆有了,你说神不神奇,本来连医生都说我不太可能有孩子。”

姜饼想当和尚只是生活失去希望,并不是真的信仰

“那也许是巧合呢?或者他本来就认识一些你的熟人,从他们口中知道的。”

司机倒是个讲理的人。

“我当初也曾这么想,可是他帮过的人不止我一个啊,只要是他答应帮忙的人都灵验。那之后不久,我家邻居患重病,到医院一查就是癌症晚期,本来都不准备治了,我就引荐他去找大师,没想到他也是大师的有缘人。大师让他回家什么事都不要做,就诵经念佛,结果半年下来癌症晚期自己好了,这个可不是张口就来。”

姜饼想了想,他之前确实听说过山上有位灵验的老和尚,在绍阳佛教圈里可是神一样的存在。自己在家的时候也常常听家人谈论那虚梵大师的神奇之处,自己之前没怎么关注,一直认为他是一个隐藏很深的魔术师。

司机接着说:

“小兄弟,不忽悠你,咱之前其实也不信这个,可这世界上有些事就是这样,你觉得不合逻辑,不可能,但他就是发生了。这个虚梵大师是真的有鬼神莫测的法力,而且他帮人分文不取,咱也没必要瞎宣传当那五毛党。我看你脸色不太好,你要是有困难不妨就找他试试,万一你们有缘呢。”

姜饼明白司机师傅是好心。他的话也令他燃起些微的希望,若是虚梵大师真有这么大本事,或许能指点一下迷津,挽救一下他这操蛋的命,这是最不靠谱的办法,但是比直接当和尚要强,他下定决心,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到这个虚梵大师。

姜饼到了佛源山的山脚下,因为时处夏天,整座山郁郁葱葱的,山路上挤满了人。

姜饼觉得很奇怪,佛源山虽近几年来名声不小,但是毕竟不是什么名山大川,旅游景点,怎么今天人那么多。

他继续前进,行至半山腰,发觉今天来爬山的多数都是虔信徒,他们的举止谈吐皆与佛教有关,而且神情时喜时悲,搞不懂是为何。

这时山上突然没来由的腾起一层乳白色的雾气,弥漫开来,越升越高,停在了半空中。姜饼以前从没有见过这种烟雾,只觉阳光透过这雾气,如青纱帐般射出一股股柔和的金光,令人充满遐想。

这景象太梦幻了,他联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仙侠小说,穷小子上山拜神仙为师学成武功下山大杀四方。

果然有个信佛的妇女居然突然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五体投地,喊了起来。

“这是佛光啊,不得了了,活佛显灵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佛光普照,佛光普照。”

她这一声喊,很多人都反应过来跪在了地上,顶礼膜拜。

姜饼意识到这绝不是常见现象,而是传说中百年一遇的祥瑞之兆。自己刚决定上山就出现如此异相,难道自己就是传说中的天选之人,有缘之人?

有戏,绝对有戏

若世上真有神仙,那肯定今天就在这座山上。

他登山的速度加快了,越往上走人也越多,到山顶梵音寺的时候发现院外已经聚满了人,都是善男信女,在寺院门口有秩序的恭敬站立。

寺院门被从里面锁上了,门外贴着告示,本院举行宗教大典,无能力开门接待众香客,请各位施主见谅。

这是怎么回事,这份告示又泼了他一身冷水。自己已经失去一切了,难道上天真要赶尽杀绝不成。

所有的愤恨涌上心头。

为何队友离他而去,为何小千私下与郑总暧昧,为何自己的队伍总是拿不到冠军,为何这个世界就是对他充满恶意,种种恶念聚集在他脑子里,令他疯狂。

他走到了院门前,砸起了门,朝里面大喊。因为声音太过吵闹,善男信女们皱起了眉头。

这门还真被他敲开了,一位长相朴实的青年和尚开的门。

“这位施主,真心不巧,小寺今天有重大活动,没有人手接待客人,请回吧。”

姜饼急切地说:

“麻烦小师傅给虚梵大师通报一下,我叫姜去病,是他的有缘人,有要命的事请他帮忙。”

青年和尚听姜饼如此说话,鄙夷之色表露在脸上,但话语还属客气。

“住持已经说了,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他的有缘人了,施主不要妄想了,请回吧。”

姜饼没有死心。

“怎么可能,我一来这里都出现佛光了,怎么不是有缘人。”

青年和尚冷笑道:

“施主,今日寺门前香客这么多,大家都看见佛光了,总不能大家都是有缘人。况且师傅说了,没有有缘人说明已经功德圆满,今天的佛光应该是为我们师傅显现的,请施主不要徒增烦恼。”

姜饼刚想狡辩,又一个个子高点的和尚透过门缝看了看,对那青年和尚说:

“又来一个不正常的,你和他废话什么,赶紧回大殿念经。把门拿链子拴上,谁敲都别理。”

说完彻底栓上了门。

门外的信徒们纷纷指着姜饼。。

“今天是虚梵大师功德圆满的好日子,你这个小后生捣什么乱,当心天打五雷轰。”

姜饼只觉得自己脑子乱哄哄的,几近歇斯底里,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你们不让我见虚梵大师,我偏要见,不择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