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给你钱离开我女儿

小说: 对照组女配觉醒后爆红娱乐圈 作者: 阿眠牌打印机 更新时间:2022-05-12 字数:2278 阅读进度:9/258

陆景山坐在沙发上,一旁方伊梦大大咧咧的靠着沙发背靠上,低头刷着手机微博,看看今天她又有哪些黑料热搜。

方父经过刚刚一番询问户口本一般对话,早已把报纸丢在一旁,前倾身子问起陆景山,“小陆现在是在做什么呢?”

“做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

“阿一,这是什么工作哇?”方母听不懂这些,扯了扯身旁的方伊梦,小声问道。

方伊梦还沉浸在微博里,没听见。

陆景山微微侧身,看着方母,耐心解释道:“是互联网文化活动一类,但要更多一些,后期也会涉及演出经纪。”

方父听着陆景山这番话,他皱了皱眉头,看着坐不像样的方伊梦,站起身子。

“阿一,来一趟书房,我有事跟你说。”

方伊梦在方母推动下,不情不愿的收起手机,走了几步后,想起后头还有一个让人不放心的,她回过头看向陆景山。

陆景山正低头喝茶,错过了方伊梦眼神暗示。

那个男人迟迟不肯抬头对视,方伊梦无奈的深呼吸一口气。

方母看自己女儿小动作,再看看身旁这个男人神色冷清的样子。

她突然想起过年的时候,隔壁陈夫人说得一句话。

“小时候让孩子倒贴福字,长大了这是要倒贴的哇。”

方母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都怪她,在阿一小时候老催她倒贴福字。

“小陆,你也跟我来一趟书房吧。”

方母站起身子,轻轻拍了拍陆景山的肩膀,随后带着他去了一楼的会议室里。

方母落座在软椅上,她推了推鼻梁上小巧的镜框,动作优雅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黑卡,放在陆景山面前,她颇为高傲地扬了扬下巴。

“这是三百万,密码是阿一的生日,拿着卡,离开我女儿。”

陆景山目光落在木桌上那孤零零的黑卡,深眸底部染上一层似有非有的笑意。

他从嗓间低低吟出一声笑声,先夸奖道:“伯母好大方。”

方母原本搭在膝头的手骤然紧握,她心中多了一层紧张的情绪。

“怎么,你嫌少了?”方母盯着陆景山的深眸,反问他。

“没有,”他摇摇头,随后身子微微前倾,将黑卡推回方母面前,“三百万直接给出去,没有转款声明,您后期若是以我非法赚钱为借口报警索回,我岂不是既失了真爱,又没了钱?”

方母在隔壁陈夫人那儿学到不少考验豪门的小伎俩。

她没想到,面前这个小伙子,才二十二岁但心思竟然这么严谨。她豪门小剧场的梦,随着陆景山轻声质问中,破灭了。

——

这边,方伊梦三步一回头看向大厅,都被方父看在眼里。

两个人只是上了二楼的拐角,脚步就此停住了。

“你跟小陆怎么认识的。”

“昨儿不是跟您说了嘛,酒吧认识的,纯纯是对上眼了。”她挠了挠脑袋,干巴巴的说道。

方父冷切了一声,“他本人看得出来是沉稳的人,你昨天说想要帮衬他的事业,我们考虑了一个晚上,这件事行得通。”

“那就成。”

方伊梦点点头,转身就要走。

方父看着她猴急的样子,气极反笑起来,他双手背在身后,追问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同意吗?”

“知道,我得罪了厉瑾辰,这些年厉家打压方家在S市的势力,您现在做的,不过是培养一个新起之秀为方家所有,保方家不会被人一口气斩断尾巴。”

方伊梦抬手摆了摆手腕,懒懒散散的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出拐角,迫不及待的走出一楼。

她熟门熟路来到小会议室的窗外,耳朵贴着窗。

里头动静还没听真切,就听见床帘唰被拉开。

她捂着耳朵,下意识蹲下身子去躲,被站在窗旁的方母一眼戳破了她的小动作。

“二十五岁的人了,还这么一副样子,像什么样!进来说话!”

陆景山此刻坐姿惬意靠在椅背上,双手十指相扣,那双深眸带着几分戏谑看向狼狈的方伊梦。

方伊梦撅撅嘴,转身走进别墅里,没过一会,她就推开门。

刚想坐在陆景山身边,想给他撑个腰。

方母便冷不丁的开口说道:“我女儿是个痴情种,你若是中途放弃这段感情了……我女儿先前怎么纠缠厉总的前车之鉴,你或许知晓一二的。”

方伊梦:“?”

这威胁是到位了,怎么听起来这么怪?

陆景山颔首示意,他慢条斯理将目光投掷在方伊梦身上,低沉的嗓音中带着心甘情愿的沉吟,“这段感情,一直是我痴缠伊梦。”

梅开二度·方伊梦:“?”

我错过了什么?你不该当个总裁,你该去演戏,这不比开公司赚钱?!

方母试探完他的执念后,便忙着开始安排陆景山晚上的礼服,陆景山参加晚宴是昨天晚上临时决定的。

方伊梦由着裁缝量好他的尺寸,裁缝卷尺还没放下来,她赶忙拽着陆景山往自己房间走去。

房门打开,迎面而来的淡香扑满鼻,他站在房门口犹豫了片刻。

“你装什么装,我俩谁跟谁了,你还在我门口矜持给谁看?”

方伊梦从桌案上拿起一叠合同,扭头看到他站在门口,调侃他问道。

陆景山扯了扯嘴角,他毫不犹豫迈步走进屋内,顺手将房门关上,理着臂弯折起的衬衫。

他低头漫不经心地说道:“方小姐,我也是个正常有需求的男人,于男人来说,矜持是给女人最大的尊重。”

方伊梦:“……”

她无言的看着陆景山,“你了不起,你有欲望,我清高行了吧,看一眼这个合同行不行,行了我们就签了,口头协议我不放心,白纸黑字才能给我安全感。”

陆景山被她这句强词夺理弄得哭笑不得,他接过合同看了几眼,“什么叫一方认为任务达标,此合约就此作废,你是在框自己,还是在框我?”

方伊梦反手背在身后,她踢了踢脚上的拖鞋,遮遮掩掩说道:“我乐意!”

陆景山嗤笑一声,“你这样被人卖了还能高高兴兴给别人数钱。”

他走到书桌前,拿起黑笔毫不犹豫的在乙方签上大名。

一式两份,白纸黑字,一锤定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