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你来找我

小说: 对照组女配觉醒后爆红娱乐圈 作者: 阿眠牌打印机 更新时间:2022-05-12 字数:2252 阅读进度:8/192

陆景山刚挂掉电话,预备起身去浴室洗漱,手机叮咚震动了几下。

微信小人头的地方罕见出现一个红点。

「伊梦不emo请求加你为好友」

他刚通过好友请求,对方似乎一直在蹲回复,下一秒飞快发了消息过来。

伊梦不emo:「想起一件事,电话忘记跟你说了,明天你有空吗?」

她头像是一只牛奶猫头像,顶着小猫咪讲话,显得有些赏心悦目。

陆:「几点,在哪。」

伊梦不emo:「下午三点,美景花园,到了跟门卫说一声,我出来接你。」

陆景山想回一个好字,却看到对方名字是正在输入中,大拇指在手机屏幕上方停顿了片刻。

输入中的字样,出现又消失,来回了三次。

陆景山嗤声一笑,他都能猜到,那个女人此时此刻定是看着手机屏幕,姣媚的容貌满是郁闷,红唇必然是带着小脾气微微撅起。

想到红唇,画面总是带着一层旖旎的暧昧。

他深眸一沉,大拇指利落点了几下屏幕,回复了一个好,便关了手机,随手丢到灰色四件套的床上。

——

翌日下午三点,落地窗外的阳光透过厚重的床帘,光线斑驳落在了房间内,依稀可见房内淡紫色的被套。

赫然,三四个松软的枕头下,微信电话声打破了屋内的安静。

床上的人动了动,淡紫色的被子里伸出一只纤细的小手,毫无目标来回摸索着,电话声音都快循环一遍了,她才找到铃声来源。

“喂?”

女人困顿带着些许娇嗔声。

接通电话,对方有一瞬间的沉默,长到方伊梦都觉得这电话是不是没接通。

她半眯着惺忪的眼正要看手机屏幕,话筒传来男人低沉且咬着后牙槽,带着隐忍的语气。

“方伊梦,下午三点半了。”

言外之意,是他在美景花园大门口站了半个小时了。

听到陆景山的声音,方伊梦猛地从床上坐起身子,她单手撩起凌乱的长发,扭头看向床头柜上的时钟。

准确来说,现在是下午三点三十九分了。

“你在门口等我五分钟,马上就来。”

她连忙按了手机屏幕上的红色电话按钮,但时间紧迫,她也没注意到电话没挂断,她翻身要下床,却被床上的小毯子绊了一脚。

“哎——嘶!”

狼狈的跌落在地上,她吃痛的揉了揉膝盖,下一秒就利落的站起身子,随手换了一件居家服,拿起衣架上的鸭舌帽戴在头上,折身拿起手机,匆匆打开门。

“阿一跑那么快干嘛去,你昨天说带来的男朋友呢,人在哪哇!?”

“这不就去接了嘛,等下!”

陆景山原还带着温怒的情绪在暴晒的太阳底下,听到电话那边女人摔倒的声音,他眉头跟着声音不自觉的皱了又皱。

很快电话里传来中年女性关乎男朋友的声音,陆景山好看的眉头又缓缓舒展开来。

他抬起胳膊看了一眼表盘,大抵过去了十五分钟,他终于在大门口看到方伊梦匆匆走来的身影。

女人穿着宽松的T恤,热裤被上衣遮盖住,下半身露出一双洁白且长直的腿,踩着毛茸茸的拖鞋朝着陆景山走过来。

几乎遮住上半张脸的鸭舌帽下,女人素面朝天。陆景山没少在床上见她素颜的样子。

可在非循环下见着素颜的她,陆景山看着方伊梦姣媚却带着素颜的清纯,他下意识抿了抿唇。

方伊梦朝着门卫打了声招呼,这才朝陆景山招了招手。

男人白衬衫,衬衫挽至臂弯,露出完美的肌肉线条。黑长直的西装裤越发衬托他黄金的身材比例,修长的长腿不紧不慢地迈步走过来。

走近了,才看清楚男人冷冽深眸带着警告的意思看着她。

她讨好的笑了笑。

“昨天回到家被批判了好久,一时生气忘记定闹钟了,不好意思嗷。”她伸手下意识拽了拽陆景山衣袖。

陆景山低头看了一眼洁白衬衫上那秀气的小手。

“你听我说,我叫你来这儿,是有理由的,我们不是合作了!”

方伊梦拽着陆景山的袖子,带着他往美景公园里面走,开始替自己狡辩。

“我昨天晚上帮你争取到一个机会,今晚有一个商会晚宴,我让我父亲多拿了个邀请帖。你到我家假扮我的男朋友,我带你参加商会。你搞你的事业,我搞我的敷衍文学。”

她拽着他的袖子有些手酸,就索性扒着他的臂弯,仰头一双眼明亮地看着他。

他沉声简洁回应了一个嗯。

臂弯上微微压重,陆景山心口也微微涟漪几分。他再一次低头飞快看了一眼白皙的手,随后不动声色地直视前方往前走。

方伊梦一路上絮絮叨叨叮嘱陆景山不要忘记他俩之间的合作。

转眼走到一栋独栋别墅大门口,门匾上挂着方宅。

院内保姆碰巧看见方伊梦带着一个容貌英俊,身高修长的男人站在门口,她连忙打开门。

“夫人念叨好久了,快些进去吧,先生外套给我就好了。”保姆伸手要接外套。

陆景山正要给出臂弯的西装外套,他右侧女人伸出手来拦截了外套,徒自抱在自己怀里。

“王姨,外套我来就好了,你去忙吧。”

说完,方伊梦就拽着陆景山往屋内走。

别墅落地窗大厅里,方母和方父能轻而易举看到别墅大门口那一幕。

方父冷笑一声,展开手中的报纸,哼道:“女儿啊,就是长大了胳膊肘往外拐了,她哪回不是麻烦别人帮衬她,居然还能有这一幕,老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方母坐在单人丝绒沙发上,笑意盈盈地双手搭在大腿上,上下打量着那年轻男人的外表,浑然不顾方父的话。

“这小伙长得不错的哇,就是,我怎么没见过他,不应当哇,这S市青年才俊我都过目过的呀。”

“嗤,你那些圈子,认识的不都是厉家那种豪门。这个小伙子,一看就是白手起家的后生,你不认识的多了去了了。”

“你这老头子怎么说话的哇!”

夫妻二人你一句我一嘴争辩自己认识的人最多时,方伊梦已经带着陆景山走进大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