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 浅望面纱之后(中)

小说: 道与碳基猴子饲养守则 作者: 飞鸽牌巧克力 更新时间:2020-10-18 05:48:19 字数:4017 阅读进度:380/392

<>app2();

罗彬瀚觉得自己八成死定了。他死死地咬住牙,不想说出雅莱丽伽告诉他的那个咒语。但他的躯体如今已然彻底地脱离了掌控。他越是企图抵抗,那被虫蚁侵占的感觉就越强烈。当他的舌头也彻底不属于自己时,那个咒语终于还是从他口中发了出来。

他希望阿萨巴姆听错哪个音节,但她马上就举起匕首,只字不差地重复了一遍。

最初几秒她看起来成功了。蓝火从匕身上燃起,就跟罗彬瀚使用它的样子一样。但紧接着阿萨巴姆却猛然扔掉匕首。她的手掌红得发亮,袅袅青烟从上升起。

她冰冷地盯向罗彬瀚。可事实上罗彬瀚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这把匕首——雅莱丽伽称为‘底波维拉的无悔’——正如它的名字所昭示的那样,在召唤火焰时必须毫无悔恨。可那听起来对阿萨巴姆一点也不困难,她应该能轻而易举地使用它。

但真的是这样吗?罗彬瀚脑中灵光一闪。蓝鹊的影子在他眼前晃动。曾有一次白塔学徒在自己的法术工房里帮他检查匕首导致的烫伤。她当时是怎么说的来着?她问这匕首怎么来的,还说愿意送这把匕首的人肯定很重视他。因为仙子们制作的武器只赠给特定的人——既无法被贩卖,也不能被抢夺。

罗彬瀚奋力地挣扎起来,从口中发出支离破碎的声音。阿萨巴姆注意到了他的举动。她没有任何表情反应,但罗彬瀚口中的阴影一下子掉退了。他又能够自由地说话。

“你用不了这个。”他喘着气说。

“原因。”

“仙子武器,听说过吧?”

在罗彬瀚想象中这个概念肯定对阿萨巴姆一点难度也没有。神秘莫测的矮星客怎么会连白塔学徒的知识都不具备呢?可他却惊讶地发现阿萨巴姆在听完这句话后什么也没表示。她微微皱着眉,仿佛还在等罗彬瀚的下文。

“……它没法被抢夺。”罗彬瀚只得补充说。出于谨慎他省略了关于赠予的那部分。

阿萨巴姆陷入了沉默。她握着匕首,如雕塑般静立在黑夜中。罗彬瀚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她。这会儿他身上原本的伤病已经缓和了许多,而他发现只要自己不去蓄意抵抗,盘踞在他心室内的影子也不会使他痛苦。事实上它非但不会伤害他,反倒弥合了那道贯穿伤,让他得以顺畅地呼吸。

这暂时的喘息让他的头脑重新活泛起来。许许多多的思绪碎片在他脑海中闪烁。鹈鹕、天网、火翅膀、溃烂的伤、变成一截焦黑脊骨的阿萨巴姆……所有这些发生在他眼前的事到底意味着什么?

“你被攻击了。”他脱口而出。

阿萨巴姆不显喜怒地看着他。罗彬瀚无法从她的态度判断自己是否猜对了,可他注意到自己仍然能够自如地说话,那至少说明阿萨巴姆对他的下文有兴趣。

他确有猜测,但仍未完全想通。那其中必有他未能知晓的环节,但他并没有忽略不久以前的感觉。那些黄金色的光芒,那些带着火的翅膀,那奇怪的感觉……

阴影又一次在他体内蠕动。阿萨巴姆显然没兴趣和他浪费太多时间。罗彬瀚决定赌一把。

“你们内讧了,是不是?”他语速飞快地说,生怕阿萨巴姆马上给他的肚子开洞,“一个翅膀脑袋的矮星客。翅膀头,长了一堆眼睛,脚多得像章鱼。是他把你弄成刚才那样的,对吧?你身上这些血口也是他干的。你想要我的匕首,因为你发现它能割开那张网。”

阿萨巴姆无声地把双手背到身后,姿势竟然有点像荆璜。罗彬瀚判断出她在听。这是个好迹象,可她究竟想听什么?她现在想要的是什么?

“我,”他清了清嗓子说,“有可能,知道他是为了谁背叛你们。”

那已经在揣测的道路上跑得相当远,一旦前提出错就是南辕北辙,但罗彬瀚还是得继续往下猜。他干巴巴地说:“你可能发现他最近的性格变化有点大,很喜欢吃糖,或者爱弹吉他,还把一个条子引到——”

阿萨巴姆的眉毛颤动一下,罗彬瀚立刻谨慎地滑过了他本想说的话,改口说:“还跟一个杀人狂走得很近。”

他尽量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架势,窃窃观望阿萨巴姆的反应。他并不清楚阿萨巴姆和那翅膀脑袋的矛盾在哪儿,也许引走宇普西隆本来就是他们共同的计划,或者连周温行都是他们的同伙。那他可就没啥能发挥的余地了。

“杀人狂。”阿萨巴姆重复道。她似乎永远只有一种语气,叫罗彬瀚拿不准她到底是不是在发问。

“对,杀人狂。”他说,“背着把吉他,脸长挺嫩的,见过吗?”

阿萨巴姆不置可否。罗彬瀚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我听说他有一种药,能让人好端端地就开始变态。然后我又听说你那个翅膀脑袋的同伙正在吃这种药。挺巧的是不是?”

“你听说得太多了。”阿萨巴姆说。她的语气像是下一秒就准备动手,让罗彬瀚心底凉了半截。紧接着她伸出手,不容反抗地命令道:“说出你知道的一切。”

那简直就是不讲规矩。罗彬瀚气恼地瞪着她,但下一秒阴影就占据了他的舌尖,让他磕磕巴巴地讲起话来。

阿萨巴姆要求他“说出知道的一切”,但或许是这道命令根本没法实行,影子便大打折扣地从他遇到周温行的那一刻开始了。他不由自主地透露了自己和周温行那场恐怖的追逐,宇普西隆的介入和失踪,寂静号为了寻找他而前来此地,他差点被一颗发疯的星星折磨致死,最后却被一只鹈鹕送来了这里。

如果是罗彬瀚自愿地来说这事儿,他自信能够源源不断地讲上数个小时,但当影子控制着他的唇舌时,他被迫组织出来的叙述却异常简洁,有时甚至根本不是连贯的句子。那感觉古怪极了,倒好像他的身体里侵入了另一个不同的人格,而他们除了共享记忆外什么共同点都没有。他听到自己嘴里不断发出一些干瘪空洞的陈述句,在短短数分钟内便将他近期这些惊心动魄的经历全讲完了。

在这过程中,阿萨巴姆只是像木桩那样冷冰冰地听着。她可以说是罗彬瀚遇到过的最不称职的听众,即便说到一颗吃人的星星也毫无反应。当罗彬瀚干巴巴地讲完这一切后,她只对一件事表现了关心。

“玄虹之玉在追赶那个永光族。”她说。罗彬瀚仍然搞不清她是在陈述还是发问,但他点头表示同意。那没什么好瞒的。只要阿萨巴姆提问她就能知道任何事,如果他想藏着点什么,那只能是她没问的部分。

为了不让她有这个机会,他主动说:“那个永光族在追你们的翅膀脑袋,我估计他是想给人报仇。你看,你在找叛徒,或者找少爷,少爷在找永光族,永光族在找叛徒——总的来说咱们现在还是有共同目标的。”

“我们没有。”阿萨巴姆说。

“我们可以有。”罗彬瀚不死心地说,“你们不是想拉少爷入伙吗?你觉得干掉我以后这事儿还能成?咱们就不能愉快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他显然把自己的真实愿望暴露得过于直白,以至于阿萨巴姆终于露出了他们重逢以来第一个最明显的表情。她牵动嘴角,相当僵硬地微笑了一下。罗彬瀚能认出她这个表情,那是他疑似面部神经障碍的高中数学老师在看到他期末成绩时倾尽全力想要表达出嘲笑的样子。这种表情贯穿了他的高中时代,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努力往往不能得到合意的结果。

“不会笑真的可以不笑。”他真心实意地说,换来心脏里的影子狠狠一拧。罗彬瀚差点哀嚎起来,但最后只是满身冷汗地忍住了。

“咱们真的没啥恩怨。”他对阿萨巴姆说,“刚才我们是相处得不太愉快,不过至少是我把你从那玩意儿上弄下来的。你们想和少爷搞点什么英雄史诗,那是你们和他的事,用不着把我干掉。但你要是在这儿杀了我,那肯定不会让少爷更愿意听你们的,懂吧?”

“你在那艘船上待了很久。”阿萨巴姆答非所问地说。她不带感情地审视了一会儿罗彬瀚,然后缓缓地挪开了。当她这么做时,罗彬瀚却毫无来由地松了口气。他隐约感到阿萨巴姆不像上次那么想干掉他,至少没那么着急。那是因为她觉得他在寂静号上待的时间够长?还是因为她现在的状况没上次那么好?

但阿萨巴姆接下来的一个动作又让罗彬瀚紧张起来。她抓着他的匕首,视线落在邦邦身上。这会儿邦邦终于也发现情况不妙。那条紧挨着罗彬瀚的腿硬得像块石头。尽管罗彬瀚不想过度要求一位把生命中大部分时间耗在象牙塔里的学子,他也难免觉得邦邦这个特性有点碍事了。

“他和这事儿没关系。”罗彬瀚想也不想地说,“他是个外地来的。不小心牵扯进来的倒霉蛋。但他的机器人挺有用的,如果你把他捎上没准是个助力。”

阿萨巴姆目光难解地看了他一眼。她又露出那种特别努力的嘲笑。罗彬瀚不禁伤感地怀念起索玛沙斯提亚。他知道沙斯或许在实力上不是个成功的坏蛋,但那又不是沙斯不够努力的错,而如今世上可能再也没有那么风趣、讲道义、有品位、懂经营、人格健全且又可爱迷人的反派角色了,剩下的尽是些变态、偏执狂、面神经炎与双相情感障碍。为什么一个好的坏人却不能够长命百岁?

他走了几秒钟的神,然后发现阿萨巴姆已经不再看邦邦了。这心思叵测的矮星客轻轻甩了一下手腕,匕首像小石块般跳到罗彬瀚头顶,刀刃朝下坠落。那在一瞬间看起来像是要把罗彬瀚扎个洞,可却又刚好挂在他外套的口袋上,叫他一根毛也没伤到。

“噢!”邦邦惊叫着说,“神奇!”

“炫耀。”罗彬瀚了无生趣地说。他恢复自由的手却飞快抓住刀柄,把它紧紧掌握着。他一边琢磨阿萨巴姆的意图,一边让视线逡巡四下,试图找到他丢失的枪。

阿萨巴姆任由他这么干。阴影倏地从她脚底扩向四面八方,俄而又缩回小小的一团。只有其中一条高高扬起,将一柄灰扑扑的手枪递进她掌中。

“你想要这个。”她说。

罗彬瀚耸耸肩。他觉得现在形势比人强,至少得感激一下这位杀人狂女孩没立刻干掉他,再进一步来说可以好声好气地请求她把枪还给自己。他已经在脸上挤了一个热情洋溢的笑,然后他听见阿萨巴姆冷冷地说了一个词。

她说:“跪下。”

<>app2();

(https://www.x/read/165309/558327988.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